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文是换号重开的,原名《扒一扒那个想和我抢妈妈的混蛋》,因为之前没有准确的大纲瞎写,结果导致太混乱写不下去了,这次重新更改,几乎好多东西都改了,时间线也改了,总之,我回来啦!!!
  •   意大利。
      
      西西里的夏天炽热干燥,太阳炙烤着大地蒸腾出向上的水汽,路边的狗在阴凉的树荫下耷拉着耳朵,闷热的气流扑在脸上更加让人心烦气躁。
      
      靶场内,身量欣长的少年站在中央,阳光将他的脸印射地明暗交杂,只偶尔能窥见下颚凌厉精致的线条和抿起的唇,修长的手指扣动扳机,子弹自黑压压的木仓口中疾驰而出——正中红心。
      
      不应出现在靶场上的五岁男童悠闲地端着咖啡杯,趴在他帽檐上的变色龙幻化成望远镜,看了眼靶子:“勉强合格。”
      
      听到老师的评价,沢田纲吉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有了些笑意:“偶尔也要夸夸我啊,里包恩。”他将木仓械熟练地拆卸放进保养箱,衣袖抹去额上汗珠,“比起以前,我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还差得远呢。”里包恩飞起一脚踹在了沢田纲吉的腿上,西装裤上留下了一个醒目的小小脚印。
      
      “我是不是该庆幸你现在至少不会跳起来踹我的头了?”
      
      “如果你怀念这种滋味的话,我不介意再让你尝试一下。”里包恩阴恻恻地看着他,“再多说几句我就把机票取消,你今年就给我一直留在意大利吧。”
      
      想到首领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年轻的彭格列十代目十分干净利落的认错:“我错了,对不起!”
      
      初中毕业之后他就离开了并盛,云雀前辈守着并盛不愿意挪窝,沢田纲吉也不敢让他挪,屉川前辈不放心京子决定在日本继续修行,六道骸和库洛姆待在黑曜,只有山本武和狱寺隼人跟着他来到意大利上了这所专门培养黑手党的高中。
      
      当沢田纲吉来到意大利,第一次被人反手绑在马桶上,旁边还塞着一个自制的简易计时炸弹的时候,他真心地有些怀念并盛。
      
      毕竟并盛高中的独/裁者只有云雀恭弥一个,而这所高中就读的学生来自各个家族,且他们从小就聚集在一起就读黑手党学校并接受训练。
      
      虽然彭格列是老牌的黑手党家族,但这并不影响奉行“实力为王”的学生们给这位嫩的出水的彭格列一点点小小的教训。
      
      大多数情况下里包恩对这种现象都袖手旁观,在不影响性命的情况下他甚至会引开山本武和狱寺隼人,把烂摊子丢给沢田纲吉一个人。
      
      从一开始的灰头土脸到现在的游刃有余,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写一本百万字的悲惨传记,绝对是字里行间都泣泪渗血。
      
      随着年龄的增长,家族里的大小事务开始落在他身上,再加上学校的课程并不好过,杂七杂八的事情堆积在一起压在他身上,拖得他一年多没有回过家了。高中毕业之后他就要正式地接手彭格列了,也许是体恤他未来的水深火热,也许是良心发现,总之里包恩大发慈悲的准许他高中最后一个暑假可以回并盛度过,在功课全A的前提下。
      
      头悬梁,锥刺股,他终于以全A的成绩登上了回家的飞机。
      
      飞机落地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实感,但当大巴车停在站牌前面,他拖着行李箱脚刚落地的那一刹那,温暖熟悉的感觉瞬间就涌上了心头,放眼望去,一草一木都熟悉的可爱,他不禁感叹道:“还是老样子啊……”
      
      “毕竟也才刚过一年多,没什么变化是应该的。”山本武笑的爽朗,“阿纲这话真奇怪。”
      
      沢田纲吉有些语塞。
      
      以“十代目永远正确”为人生信条的狱寺隼人感受到了沢田纲吉的尴尬,挺身上前:“十代目这是感慨,脑袋里只有棒球的笨蛋是不会有这么细腻的想法的。”
      
      “我说的是实话,而且我脑袋里也不……”“不管是不是实话,你都不能说十代目奇怪!”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这两个人总是一如既往地会因为某句话,某个点开始互相呛声,天然黑和真炸/药遇到一起,没有一时半会停不了。
      
      沢田纲吉看了一眼坐在行李箱上面倚着拖杆假寐的里包恩,想着这祖宗会不会被这两个人激怒,然后给他们一人一锤。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去我家吃寿司。”“大早上的谁吃寿司啊,不对,谁跟你说定了,你这家伙自说自话还真是令人火大!”
      
      在吵吵闹闹背景音中走了一路的沢田纲吉在一个岔路口停下,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十代目,是有什么危险吗?”
      
      “我记得山本和狱寺是同一个方向吧,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我沿着那条路走就行了。”
      
      “至少要送您回到家才行。”“是啊,阿纲。”
      
      “不用了,坐了这么久飞机你们也累了吧。”他实在是害怕两个人在这么吵闹下去,里包恩给他们来一个血溅当场。“云雀前辈的地盘很安全,不用担心我遇到危险。”
      
      “那明天见。”未说出口的担心被自家boss温和地堵了回去,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只能停下脚步看着沢田纲吉向前走。
      
      “嗯,明天见。”
      
      行李箱上的祖宗还在睡,沢田纲吉推着他一步步走到了自家门前,庭院外的铁栅栏没有上锁,他轻轻一推就开了。院子里的草坪修剪的正好,还有几朵不知名的野花在墙角随风摇曳,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上面挂着有些磨损的平安符。
      
      他转动钥匙打开了房门,从门厅的鞋柜里翻出自己以前的脱鞋换上,客厅里的电视机声响大的惊人,沙发上却看不见人影,沢田纲吉随手拿起茶几上的遥控把电视关掉,他没有勇气吵醒里包恩,只能连人带箱子的一起搬到楼上去。
      
      ……失策了,他忘了里包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小婴儿了,不光身高,体重也长了很多,沢田纲吉有些吃力的搬起了强子,一步一步地挪上台阶,好不容易到了楼梯口,沢田纲吉将行李箱小心放下,甩了甩有些酸麻的手臂,余光闪进了熟悉的身影。
      
      时间如同指尖流沙,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沢田奈奈也是突然觉得家里空了起来。家里的餐桌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过吵闹的景象了,心里明白孩子长大了一定会飞向外面的世界,可家里的大鸟小鸟全都飞走了,只留下她自己一个人,还是忍不住有些寂寥。
      
      不过没关系,她最擅长的就是等待。
      
      将家里里里外外收拾了一边,望着闪闪发亮的地板,她突然有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打开电视机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台,最后索性将声音调到最大,跑到楼上房间翻看着以前的相册。
      
      她看得有些入迷,回过神来时感觉家中又安静了下来,电视机出问题了吗?还未仔细思考,楼梯又在此时传来了声响,意识到某种可能的她匆匆从房间里出来,相册都来不及放下,就看见离家一年多的儿子穿着一身西装帅气又体面的站在楼梯口,出现在她面前,手中的相册“砰”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她走过去,语气惊疑:“纲君……?”
      
      听见母亲颤抖的声音,看见她惊喜又惊讶的表情,已经长大很多的孩子露出一个柔软的微笑,张开手臂给了母亲一个久违的拥抱:“我回来了,妈妈。”
      
      “欢迎回家。”沢田奈奈拭去因为喜悦流下的泪水,发觉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要仰视儿子了,少年的脸上已经褪去柔软的线条,有了几分沉稳的意味,作为母亲的酸涩和骄傲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纲君长高了呢……”
      
      察觉到母亲的情绪,沢田纲吉故意做出夸张的表情:“那当然,我可是有好好吃饭的!”
      
      “ciao‘su”里包恩从行李箱上跳下来,“伯母好久不见。”
      
      “里包恩君也回来了呢,”沢田奈奈蹲下和里包恩打招呼,“好久不见呢。”
      
      “对了,坐了这么久飞机你们一定饿了吧,”沢田奈奈急急忙忙的起身,“纲君也真是的,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现在去买菜,你们先休息一会儿。”
      
      “诶,妈妈——”注视着母亲风风火火的背影,想说随便吃点就好的沢田纲吉并没有拦得下高兴的母亲,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又笑了起来。
      
      脱下西装,换上柔软亲肤的短袖衬衫和宽松的裤子,空调轻声运作,吹送着一阵阵凉爽惬意的风,沢田纲吉呈咸鱼状瘫在沙发上,开始吐槽:“三十几度的天气还穿着西装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作为首领,必须要时时刻刻保持形象得体。”里包恩坐在沙发上颐指气使,“我不要看这个,换台。”
      
      “是是是。”老实的把遥控器的控制权交给里包恩,厨房传来了有条不紊地“哒哒”声,是菜板和菜刀碰撞出的和谐旋律,无论多少年过去,沢田奈奈始终没改变一有高兴的事情就开始疯狂做菜的习惯。
      
      “妈妈真的很高兴呢。”
      
      “毕竟好久不见的儿子回家了。”
      
      听着母亲愉悦的哼歌声,感受到这久违的烟火气,沢田纲吉真心实意的说了句“谢谢你,里包恩。”
      
      成功的得到了对方的一声冷哼。
      
      母亲就是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样,反正你一回来就肯定说你瘦了的人。在饭桌上接受了暴风雨般投食的沢田纲吉揉着肚子看着沢田奈奈弯腰给他铺着床单。
      
      已经长大了少年想要帮忙,却被母亲巧妙的躲过:“碧洋琪之前住的房间还没收拾好,里包恩君之前的小吊床也不能睡了,先委屈你跟纲君挤一晚,等明天我就把房间收拾好。”
      
      “没关系的伯母。”里包恩带着天蓝色的睡帽,神色乖巧。
      
      “纲君的衣服也有好多不能穿了,明天我去给纲君买几身衣服吧。”
      
      “明天我可能不能去,”沢田纲吉挠挠头,“我和山本他们约好去看看屉川前辈的。”
      
      “没事呀,我可以一个人去。商场里进了好多新衣服呢,”想到自家儿子穿着那些衣服的帅气模样,沢田奈奈不禁笑了起来,“我儿子真帅。”
      
      听到母亲直白的赞美,沢田纲吉窘迫的摆了摆手:“哪、哪有啦……”
      
      “今天不早了,你们早点睡吧,晚安。”沢田奈奈笑眯眯的退出了房间,只留下沢田纲吉和里包恩面面相觑。
      
      “你不会真的要跟我睡一张床吧……”
      
      “怎么可能,”里包恩抢先跳上了床,“你今晚就打地铺吧。”
      
      “喂,里包恩——”
      
      沢田纲吉已经好久没有睡过地板了,他躺在地上,明黄色的薄被妥帖的盖在他身上,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洒进了房间,虽然添了一点光亮,不过房间仍是昏暗的,虫鸣让黑夜更加寂静。
      
      从前他还是个废柴的时候,里包恩就经常蛮不讲理的霸占他的床,他只能怂了吧唧委委屈屈的抱着被子打地铺。
      
      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他在里包恩面前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沢田纲吉长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