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沢田奈奈久违的梦见了以前的事情。
      
      自己好像很久没有梦见她了。
      
      梦里面的自己在哭,哭的很伤心,眼泪一串串的往下落,黑发紫眸的少女神色有些慌乱的哄着她,她那个时候好像委屈极了,不愿意抬头。
      
      少女却强硬的抬起了她的下巴,珍而重之的亲吻了她的眼睛,吮去她的眼泪,然后抱住了她。
      
      沢田奈奈隐约知道,少女接下来会说几句话,是哪几句话呢?她想啊想,在少女即将开口的那一刻,想起来了。
      
      “奈奈,请你等等我,等战争结束,我救出老师,我们就结婚。”
      
      她看见梦里的自己脸红红的点了点头,少女心满意足的笑了,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转身就走,衣袂翻飞间带起一阵风。
      
      要抓住她!沢田奈奈有些焦急,她急切的想让梦里的自己抓住她。
      
      要抓住她啊!走了就抓不住了!沢田奈奈在心里呐喊,梦里的她却还是站在原地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
      
      那个人背影纤瘦,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被光吞噬。
      
      抓不住了,再也抓不住了,沢田奈奈猛地惊醒,她从床上坐了起来,细细密密的疼痛从心里泛了起来。
      
      她拉开了窗帘,明亮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了屋子,想到已经回家了的儿子,沢田奈奈心里稍微好受了些,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强迫自己整理好思绪,迎来了新的一天。
      
      沢田纲吉被咚咚咚的敲门声吵醒,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纲君,赶快起来,山本君和狱寺君已经在楼下等着你了。”
      
      “知道了,马上——”他坐起来,用手指将头发理顺,里包恩早已经没了人影,被子被叠的整整齐齐。
      
      床头闹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九,好久没睡过这么长了,果然回家之后睡眠质量也变好了,沢田纲吉感叹着换好了衣服,拿上牙杯开始洗漱。
      
      “伯母还是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啊。”
      
      “啊呀呀,山本君还真是会说话呢。”
      
      “可恶……”狱寺隼人看着因为山本武的话而笑颜如花的沢田奈奈,咬牙切齿的想要在十代目的母亲大人面前扳回一成,却刚好看见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沢田纲吉,“早上好十代目,您今天依旧光彩照人!”
      
      然后他就看见自家boss大人似乎捂住了胃,表情虚弱困扰:“狱寺你大可不必这样。”
      
      “十代目请相信我!这是我的肺腑之言!”
      
      “不,还是免了吧……”他环视了一下客厅,沙发上只坐着狱寺隼人他们,里包恩还是不在,“反正这家伙也不能弄丢自己。”
      
      “纲君,早饭给你乘好了哦,”沢田奈奈冲着沢田纲吉挥挥手,“我先走啦。”
      
      “嗯,注意安全。”
      
      享用完自己的早餐后,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他们一起出了门。
      
      “屉川前辈现在好像在一个拳击馆里。”山本武看了看地图,“再往前走走就到了。”
      
      狱寺隼人有些奇怪地问道:“他去那里干什么?”
      
      “好像是受了友人的委托,在拳击馆当一段时间的临时教练。”
      
      “屉川前辈当教练的话……”沢田纲吉想起无论什么时候都很热血,口号是“极限”的前辈,由衷地为那些学员捏把汗。
      
      还没进拳击馆,他们就听见了青年有些热血过头的声音:“哦哦——极限的燃烧吧!!!”
      
      “这家伙的嗓门还是一如既往地大啊。”
      
      “某种意义上还挺了不起的。”
      
      “屉川前辈——”看着没练的面露苦色的学员们,沢田纲吉忍不住叫住了屉川了平,把前辈叫过来聊聊天的话应该就能让这些学员们轻松一点吧,他这样想着。
      
      “现在开始体能训练,在我回来之前,极限的跑步吧!”
      
      “是!”学员们应声之后就开始围成圈绕着场地跑步。
      
      啊,还是没能救得下他们,沢田纲吉在心里偷偷地说了声抱歉,在看见迎面走来的屉川了平之后,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们上一次见面好像是在两年前,而且闹得颇不愉快……糟糕,只是想想脸颊已经开始疼痛了。
      
      “哟,山本和狱寺回来了啊,”屉川了平爽朗地对着山本武和狱寺隼人打了声招呼,等到看见沢田纲吉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啊,你也回来了。”
      
      “你这家伙,凭什么对十代目……唔唔、”狱寺隼人的质问还没完全说出口,就被山本武伸手捂住了嘴,拖到了一边,本来还在挣扎的狱寺隼人猛然想到了上次的那件事。
      
      见他挣扎的力度小了起来,山本武放开了他,然后就得到了一个眼刀。
      
      “……屉川前辈,”沢田纲吉摸了摸鼻子,“因为太久没见了,所以过来拜访你一下。”
      
      “京子知道你回来了吗?”
      
      “还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她联系了。”
      
      屉川了平面色严肃:“那就好,你这次也注意些,不要出现在京子面前,要是让我知道你又惹她伤心的话,我还是会揍你的。”
      
      沢田纲吉心里有些苦涩,但还是答应道:“我知道了。”
      
      “我知道你也有为京子考虑的缘故,但是你还是让她伤心了,”屉川了平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膀,“时间会冲淡一切,不要露出那种表情,毕竟你还是我的首领。”
      
      他们之后又聊了些别的话题,屉川了平毕竟是教练,没聊多久就送他们走了。
      
      沢田纲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解决完彩虹诅咒没多久,他终于鼓起勇气向笹川京子告白,令人喜悦的是京子也答应他了。
      
      世界因为被拯救而变得和平,师长的诅咒解除能够好好生活,身边的朋友志同道合吵吵闹闹,还有喜欢的人陪在自己的身边,生活美好的让他在梦中都带着笑意。
      
      初中毕业之后里包恩告诉他他要去意大利上学,黑手党是危险的,屉川学长和他一样都想保护好京子。
      
      沢田纲吉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他想,我也可以像爸爸保护妈妈一样,把京子保护的很好。
      
      少年的喜欢真挚又热烈,哪怕是在大洋彼岸,哪怕他在异国学校遭受排挤,都不影响他偷偷窝在角落里和喜欢的人煲着电话粥。
      
      成为彭格列的继承人后他参加的几场战斗都是为了守护同伴,拯救世界,这让他几乎快要忘记彭格列是什么了。
      
      彭格列是黑手党家族,他是彭格列的十代目。
      
      他以为自己能坚持本心不变,但他亲手杀了人。
      
      意大利的街头有很多无家可归的流浪儿,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们会聚集在一起,在收集些细枝末节的消息上面意外的有天赋,很多家族都会像他们买点什么,包括他。
      
      他记得有一个叫做缇娜的小姑娘。
      
      小姑娘有着棕黑色的卷发,蔚蓝的眼睛就像西西里的海洋,她很善于交谈,沢田纲吉有时候会把省下的饭费换成小饼干送给她。
      
      但有天沢田纲吉发现了缇娜的尸体,在一个小小的阴暗角落里。
      
      她的血液干涸成黑褐色的线,苍白的脸狠狠地印在了沢田纲吉的脑海里。
      
      凶手是个因为贩du发家的小首领,偶尔也会拐卖一些长相漂亮的人做些皮肉生意,他之前就很喜欢虐/杀动物,小有权利之后就开始对流浪的孩子下手。
      
      沢田纲吉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因为用铁钳子拔掉一个小男孩的指甲而放声大笑。
      
      沢田纲吉开木仓杀了他,用里包恩在他十六岁生日时送他的那把。
      
      血液从伤口中喷溅出,他死的猝不及防,面容还停留在扭曲的兴奋上,就那样倒在了地上,血液汇成了一条细细的小溪。
      
      彭格列灭了这个小家族,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
      
      愤怒消退之后,沢田纲吉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他惊觉自己变了。
      
      他杀人了,哪怕这是个恶人,他也以正义为名被愤怒裹挟着亲手剥夺了这个人的生命。
      
      他和笹川京子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手上沾了血,回不去了。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沢田纲吉逐渐减少了和笹川京子的联系,在冷战两个月之后,他打电话提出了分手。
      
      屉川了平知道之后,请假坐飞机到了意大利,只是为了亲手狠狠给他一拳。
      
      “以后别叫我大哥。”
      
      这是屉川了平走之前给他留的最后一句话。
      
      他的手伸进了衣兜里,轻轻摩挲着已经磨损了的平安符,似乎还能回忆起京子送给他平安符时的神情。
      
      “汪汪汪——”
      
      狗叫声打断了沢田纲吉的思绪,他看见了那只米黄色的吉娃娃:“什么嘛,原来是你。”
      
      十四岁的他是个连吉娃娃都会怕的废柴,只不过没想到现在这只小家伙还是看不惯他,他蹲下身子,手指头轻轻推了一下它的额头:“我现在可不怕你了。”
      
      吉娃娃依旧在狂叫,只不过不是冲着他,而是对着他家的方向。
      
      沢田纲吉这才意识到空气中似乎漂浮着淡淡的血腥味,他神色一变,起身向家门口奔去。
      
      沢田宅的铁门前,赫然躺着是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