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二、醉意 ...

  •   
      洛伦沉默,他表面上安静顺服,犹如最温顺忠诚的牧羊犬。
      
      实际上他内心的黑暗欲望像是得到了养料的幼苗疯狂生长起来。
      
      他不知道维尔莉特今天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她的厌憎感又增加了一些。
      
      他清楚自己一直想要什么。
      想要破坏这里的一切……
      想要杀掉眼前这让他从幼时到现在都受到束缚的根源……
      只有这样,他才能去毁灭肮脏的自己——一个流淌着黑暗魔力的怪物。
      
      虽然苏淼不知道自己的小命已经在对面这位大佬心里被反复灭掉无数次,但她能感知到四周的温度直线下降,眼前的少年额上的花纹像活了一样扭曲起来,仿佛是在阻挡什么可怕的怪物。
      
      “唔、”
      洛伦突然闷哼一声,支撑不住软倒在地,细密的汗珠不断从他的额头冒出,浸入地毯。
      
      苏淼愣愣地看着他,脑海里掠过一些原著的片段。
      “艾薇拉心疼地看着那俊美的少年,那些诡异的花纹就像禁锢住野兽的沉重锁链。只要他稍微产生一些对那位恶毒女帝的杀意,契约就会折磨他的灵魂。让他得不到自由,也看不见希望。”
      
      苏淼:……
      
      所以他这是想杀她被反噬了?
      
      幸亏有这个紧箍咒,不然装逼还没结束她就得挂掉。
      她相信,假如现在女主就帮洛伦解除契约,别说明天的太阳了,她连今晚的月亮都见不到。
      
      不行不行,得回到入戏状态,现在她还是维尔莉特。
      
      “就这么想杀我?”洛伦听见维尔莉特用戏谑的语调问他,似乎是在观察一个被随意破坏的工具。
      
      他没有回应,脸上五官扭曲,忍耐着体内能量的冲撞。
      
      这时,女仆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陛下,您应该为今晚的宴会做准备了。”
      
      宴会?
      
      苏淼忽然想起来,小说里好像有这个剧情,而且还花费笔墨详细描写了一章。
      
      女主艾薇拉作为圣光教会在伊恩蒂斯的代言人回到王都以后,在白天的欢迎仪式上匆匆瞥见因为迟到而被带走惩罚的洛伦,对他产生了好奇心。晚上的宴会上,她真正见到了这位传说中女帝身边的黑骑士。
      
      “贵族男女们踏着竖琴和双簧管奏出的美妙旋律于舞池中旋转。觥筹交错间,艾薇拉瞅见女帝与大公相谈甚欢,白天那个黑发少年并不在她身边。一种奇妙的冲动和预感在她心里骤然浮现。趁着主教阁下暂时与伯爵夫人在跳舞,她悄悄地穿越人群,走到一处隐秘的阳台,果然——”
      “洛伦斜靠在阳台栏杆上,听见她的脚步声。他转头,看见一位身穿白色礼裙的美丽少女。”
      
      这就是男女主第一次正式见面,还是孤男寡女的私会。
      
      现在为了小命,不能让他们单独交流感情,她得搅黄这个剧情才行。
      
      想到这里,她用高高在上的口吻命令还在抽痛着的洛伦:“晚上的宴会,你得一直跟着我。那位光之圣女不是对你很感兴趣吗?那就让她好好欣赏我的怪物吧。”随后迈起优雅的步伐离开房间。
      
      必须得走快点,不然再继续看这么个浑身湿透的美少年虚弱地躺在地上,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崩人设。
      
      在这本书里,洛伦作为绝对的颜值担当,他的美色能使除维尔莉特外的所有女人都垂涎万分。
      
      但是很遗憾,伊恩蒂斯帝国把和黑暗魔力沾边的任何人都看做异端,洛伦长得越好看,别人就越会以邪恶和不详看待他。
      
      女人们喜欢他的脸,恐惧他的黑暗血脉。而且黑骑士只属于女皇,她们根本得不到他。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只有维尔莉特对那张脸一点感觉都没有?从头到尾都坚定地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着。
      
      苏淼坐在大大的梳妆台前看着女仆为她打理头发,百无聊赖地想。
      
      当时看的时候没在意,现在想想真的很奇怪。
      可能这就是许多小说里恶毒女配自带的眼神滤镜和降智光环的影响?
      
      玫瑰色长发被细心地盘起,两组秀发从耳鬓处自然垂落。女仆长玛丽娜为她戴上月光宝石制成的王冠。
      她可真美啊。
      镜子里的美人自我迷醉地眨了眨眼——苏淼以为这样就差不多结束了。
      
      转头一看,一个女仆还捧着一个大大的珠宝匣,期待的看着她。让她感到一阵窒息。
      
      看来她今晚注定要成为一颗花里胡哨的圣诞树。
      女帝陛下惆怅地想。
      
      科特斯是圣光教会的新晋骑士,今年刚刚去掉了“见习”的前缀。
      他觉得自己在同批次的骑士中无疑是个幸运儿,能够被选拔为圣女阁下前往伊恩蒂斯的护卫团中的一员。
      
      据主教阁下说艾薇拉大人的光明魔力在历代圣女中也是拔尖的,那浓厚的神圣气息简直沁人心脾。
      可惜她的贴身护卫是安德尔大人,教会下任圣骑士的第一候选人。他们永远竞争不过的对象。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拿起酒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不得不说,这场伊恩蒂斯王室举办的晚宴提供的银鸢尾酒相当不错,让他恨不得再来几杯。至于更昂贵稀少的金鸢尾,那是给大人物们专供的。
      
      比如那位轻晃着酒液正在和圣女阁下交流的伊恩蒂斯女帝。深领的晚礼服上部勾勒出她动人的曲线,而红色的曳地裙摆更衬托出她白皙的肌肤和强势的气场,完全就是晚宴的焦点。
      
      一位护卫团骑士感叹道:“哦!科特斯,这位女皇陛下不愧是伊恩蒂斯的玫瑰,与圣女阁下的气质迥异,却又那么吸引人。”
      
      “不不不,在我心里,艾瑞拉大人的圣洁之美无人可以超越。”科特斯严肃道。
      
      苏淼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艾薇拉,作为玛丽苏小说的女主,她的气质完美符合书中描述,出尘不染却富有亲和力。
      
      她扬起嘴角向艾薇拉致意。
      
      “圣女阁下,一个下午不见,你可还好?”
      
      艾薇拉则有点恍惚。
      
      她还记得她四岁生日的时候,安娜婶婶带她去蛋糕店,虽然她们只能买得起最廉价的品种,但艾瑞拉觉得相比口感又干又硬的黑面包来说,那枚小小的蛋糕简直是神的恩赐。
      
      出了店门,人群突然密集齐来,安娜打听到皇女维尔莉特殿下刚从沿海郡度假回来,会路过这里。
      
      于是安娜把她抱起来,越过黑压压的人头,她看见庞大奢侈的马车载着一抹小小的红发身影伴随着民众的赞美声飞驰而过。
      
      被最甜美的蛋糕和璀璨的宝石包围着,真好。
      那时的她呆呆地想。
      
      她闭了闭眼,又绽放出柔和的笑容。
      
      一切都过去了,艾瑞拉。自信一点,现在你是圣光教会的圣女,女神的眷者。
      而人间君主的权势永远不会触及诸神尊荣的一星半点。
      
      “我很好,陛下。愿圣光女神与您同在。”艾薇拉微笑着说。
      
      不不不,这位女神与你同在,毕竟人家神格都给你了。苏淼暗自吐槽。
      原著里圣光女神极其厌恶作为魔神的洛伦,也是反对他的神灵之一,最后直接被洛伦以武力解决。
      
      消散之前她选择把自己的神格传承给了自己最虔诚的信徒艾薇拉。
      差不多就是死后遗产还留给仇人老婆了。
      
      不经意间,艾薇拉看见隐藏在维尔莉特身后不远处角落里洛伦的身影。
      
      她忍不住提醒:“陛下,我认为您应该善待您的骑士,他们忠诚的品质值得我们敬佩。而您却只因为迟到这种小小的理由就对他进行责罚,实在是——”
      
      “艾薇拉小姐,萨法尔家培养黑骑士的传统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维尔莉特不耐烦地打断她,连圣女阁下的称呼都没有用了。
      
      艾薇拉咬了咬嘴唇,“不合理的制度是可以更改的。”她坚持道。
      
      我也不想惹他啊,可是已经惹了我能怎么办。你行你上啊。
      苏淼有些烦躁。随即她又想起来,人家还真上了。
      
      我也太难了。她心中叹气。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不是萨法尔家收留这些异端,他们早就被送到裁判所处死了。”维尔莉特冷冷道。
      
      艾薇拉无话可说。
      
      就像书中一样,因为洛伦的问题,维尔莉特与艾薇拉不欢而散。
      
      趁着宴会,苏淼开始熟悉维尔莉特原先的人际关系,包括各种王公贵族,各大教会在伊恩蒂斯的负责人等。
      不知不觉,手里的金鸢尾酒一杯又一杯地进了她的肚子。
      
      晚宴已经接近尾声,苏淼拿着记录官写好的致辞念了一遍,宣布结束。
      
      离开大厅的时候艾薇拉忍不住好奇,偷偷瞅了洛伦一眼。
      她可一直没来得及看到女帝黑骑士的容貌。
      
      洛伦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毫无波动地回望。
      
      眼神交会时,艾薇拉觉得自己的呼吸要停止了。
      他没有教会里天天歌颂的圣洁气息,但那是属于暗的完美,就好像禁忌诱人的果实一般吸引着她。
      
      贴身骑士安德尔看见她的样子有些不对,皱了皱眉。
      
      “艾拉,我从那位黑骑士上感受到浓郁的黑暗气息。他极度危险。”安德尔提醒。
      
      艾薇拉知道能让安德尔觉得危险,那他一定足够强大。
      
      “没关系安德尔,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心。”一颗被黑暗污染,需要圣光抚慰的心。“我觉得我可以帮他,即使是不受圣光庇护的黑暗血脉,女神也会宽恕他的。”她又说。
      
      那样美丽强大的少年不应该被困在伊恩蒂斯王室打造的囚笼中。
      只有她,可以救他。
      
      安德尔对她的想法不置可否,他觉得艾薇拉远远不了解那个黑骑士身上隐含气息的可怕。给他一种似乎在哪见过的奇怪熟悉感。
      
      算了,谁让他爱的就是这么勇敢执着的她呢。
      
      与圣洁无私的艾拉相比,那个女帝显得傲慢自私又愚钝。
      
      傲慢自私又愚钝的苏淼现在有点头疼。
      
      她忘记自己喝不了这么多酒了。虽然金鸢尾喝起来不是那种度数很高的酒,但架不住量多使人醉。
      
      以前的助理们包括她自己都知道她的酒品,刚喝完很清醒,但过一段时间就会陷入一种奇怪的醉酒状态,所以她很少碰酒。
      
      已经很久没体会过这种奇妙的感觉了,就像灵魂陷在棉花状的云里一样,软绵绵、轻飘飘的。
      
      她和洛伦走到了一处转折的狭间。
      
      “维尔莉特陛下,请您注意脚下。”诺伦不含感情的声音响起。
      这个女人越走越不稳,虽然他厌恶维尔莉特,但是万一她出了什么事,契约会让他的精神海非常痛苦。
      
      维尔莉特?谁?
      
      “我?我不叫维尔莉特,我叫薇诺。”她乖巧地辩解。
      
      洛伦扶着她的动作顿了一下。
      
      接着少女又歪着头凑近少年,似乎想要仔细观察他瞳孔的形状。
      
      他可真好看呀,这么好看的人必须得记得她。不然就撩不到了。她想。
      
      紫罗兰的芬馥香气混合着金鸢尾的清甜酒香把这小小的空间塞得满满当当。
      
      “记住,不是Violet,是Vi-no~”她认真的又重复了一遍影后苏淼的英文名。
      
      这下他总该能记得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蠢新作者努力存稿中:
    求收藏评论~
    小天使们给我一些关爱吧~~~(日常碎碎念)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