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薇诺 ...

  •   少年眼眸微动。
      
      薇诺?维尔莉特这个女人被换魂了?她是“摄魂者”?
      不对。他对黑暗魔法的气息非常敏感,假如有人进行灵魂替换,那他一定能感知到。
      
      距离他离开战场回到王都正式成为维尔莉特的黑骑士已经有整整两年了,洛伦从来没有看见过她这个样子。
      哪怕是喝醉了,维尔莉特永远都是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那么眼前这个自称“薇诺”的究竟是谁?
      
      “薇诺”抬头无辜地看着他,殷红的唇微微张开,想要说些什么。
      他们几乎要贴在了一起。少女身上的体香像是被美酒点燃一样缠绕在他周围。
      
      黑发少年很不适应这样近的距离以及这种灼热的温度,他想把她推开,但是契约给他的限制 让他下意识地做不出抗拒她的行为。
      维尔莉特不会这么做的,平时她巴不得洛伦离她远点,省的“异端”的肮脏气息传染到她。
      
      他开始重新审视她。
      
      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是只单纯脆弱的羔羊,而不是那个倨傲的女帝。
      
      “维尔莉特陛下,您醉了。”他说。
      “我没醉,我是薇诺!”她不高兴了。
      
      这个人怎么就是记不住呢。她的魅力值已经下降到这么点了吗?
      这个人……他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洛伦……
      等等——
      
      苏淼的求生本能让她一个激灵从醉酒状态清醒过来,看着洛伦晦暗莫测的眸子,她的大脑开始飞快地转动。
      
      完了完了,喝酒不规范,马甲两行泪。
      
      现在绝不能让他认为她不是维尔莉特本人,否则被认为是“摄魂者”就遭了。她相信洛伦会很乐于见到维尔莉特进裁判所。
      
      那“薇洛”怎么解释?
      难不成得假装精分?
      
      苏淼灵光一现,心如电转。
      她想了一个下午的问题,解决办法似乎就这么出现在面前。
      
      第一,让“维尔莉特”的性格慢慢变化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法保证艾薇拉这个女主会不会偷偷想办法帮洛伦解除契约。
      
      在原著里,半年以后,艾薇拉就利用她光之圣女的渠道和人脉,集齐了用来解除契约的珍稀魔法阵材料。
      契约解除后没多久,洛伦这个前“黑骑士”就直接去王宫行刺女帝,多亏大魔导士穆修在王宫做客,维尔利特这个恶毒女配才幸免遇难
      但穆修是元素之神卡穆斯的人间化身,他最后也成了女主的裙下之臣。所以能遏制洛伦的人已经没有了。
      
      本来维尔莉特能死得痛快一点,奈何她知道是艾薇拉解除洛伦身上的契约后,本来就讨厌艾薇拉的她直接恨上艾薇拉,于是作死想要杀掉女主。
      结果就是女主没死成,但陷入深度昏迷,男主以为她已经死去,干脆就黑化了。
      洛伦不再行刺维尔莉特,他变得像个残忍的猎手,想要拔除猎物所有的爪牙,然后慢慢折磨致死。
      总之最后维尔莉特王位被夺走,家族没了,死状还挺惨。
      
      因此留给苏淼的时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第二,就算维尔莉特的性格转变了,不再折磨洛伦,他也不见得会原谅维尔利特做过的事。
      原著里可是用恨之入骨来形容他对这位女帝的感情的。
      把这份从小积攒到大的“恨”消除太难了。
      
      那么,假如维尔莉特有一个潜在的“薇诺”人格,那她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刷他的好感。最重要的 一点是,必须把“维尔莉特”和“薇诺”分的够开。
      
      她要他恨“维尔莉特”到骨髓,却又爱上“薇诺”。
      让他舍不得杀她。
      
      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论如何,得先过了眼前这一关。
      
      苏淼露出一个很乖巧的笑容。
      当然,在洛伦眼里,这抹笑按在维尔莉特身上无比违和。
      
      “我知道你是洛伦,”“薇诺”认真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出来,在这之前,我是用维莉的眼睛看着你的。”
      
      洛伦那双没有波澜的眼里第一次出现错愕。
      
      “维莉不知道她有我这个人格……在小的时候,我就已经出现了。”她面不改色地继续胡诌,“我拥有她的所有记忆,但是我没有这个身体的控制权——直到刚才。”
      
      黑发美少年凝聚精神感应,契约的链接告诉他眼前的灵魂就是维尔莉特,哪怕她们看起来完全不同。
      
      “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她我的存在,毕竟维莉有绝对的主导权。我真的不想消失。”“薇诺”用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神望着他。
      
      她需要营造出“薇诺”害怕维尔莉特的假象,强调她和他是一个战线的“伙伴”。
      
      他冷声问:“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我知道你讨厌维莉,”她狡黠的眨了眨眼,“很清楚她是怎么对你的。”
      
      很久没有去回想的幼时记忆又翻滚起来。
      四百个黑暗血脉的“异端”孩子,只剩下他一个。
      他闭了闭眼,不为所动道:“就这样吗?在我看来,你本质上还是她。”
      
      少女忽然抬手抚上他的脸颊。
      “不,洛伦。我们是同伴,都是不应该存在的‘怪物’呀。”她绽放了一个最甜美的笑容。
      
      “我们是一起的。”她注视着他深邃的双眼,补充道。
      
      如果说女主艾薇拉想要“救赎”洛伦,用光辉照耀他。
      那“薇诺”就陪他一起,到最阴暗的深渊里去。
      
      洛伦沉默。
      都是……怪物吗。
      
      他们已经走到了维尔莉特的寝宫前。
      
      “到了,“薇诺”陛下。”洛伦平静地说。
      
      “对啦。洛伦。”身边的少女转过身,有些害羞地对美丽的少年说:“从小时候那次骑士选拔我就记住你了,我一直喜欢你。但是、但是维莉她——”
      
      “……我做不到。”洛伦冷淡的打断她。他不可能对着维尔莉特那张脸动心。哪怕对方是所谓的“另一个人格”。
      随即他转身离去。
      
      “你不会告诉维莉的!是吧?”薇诺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带着希冀。
      他没有说话。轻甲与大理石的碰撞声离她越来越远。
      
      但是苏淼知道,她成功了。
      
      如果说攻略洛伦对艾薇拉来说只不过是她那几位cp候选之一的难度,那对维尔莉特来说难度就是MAX+。
      
      但愿用虚假的谎言编织而成的“薇诺”不会有被发现的一天。
      应该不会。苏淼迷迷糊糊地想,她对自己的演技还是很有自信的。
      她累倒在天鹅绒大床上,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梦乡。
      
      而此时的王都却并没有安静下来。
      
      郊外雷切尔将军的庄园里,一个侍者匆匆地端着一个托盘前往苏珊娜夫人的房间。
      
      雷切尔将军长年在外征战,战功赫赫,可以说是伊恩蒂斯帝国的支柱之一。但是他的第一位夫人伊莲很早就过世了,只留下一个莱德小少爷。之后雷切尔将军又娶了一位伯爵的遗孀苏珊娜夫人。幸好这位新的女主人性格大方,对仆人们相当温和,对待莱德小少爷也非常体贴,可以说是一位完美的妻子。
      
      哪怕她现在已经怀孕快生产了,也不忘记每晚去看望小少爷。
      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女士。侍者想。
      
      他有些好奇托盘里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一位优秀的侍者永远不应该对主人的隐私产生窥探之心。
      他只能可惜的把托盘放在房间的桌子上,向女主人鞠了一躬,随即离开房间。
      
      出门的时候他和莱德小少爷擦肩而过。看来小少爷也很喜欢苏珊娜夫人。他们的感情在这种类型的贵族家庭可太难得了。
      
      莱德小少爷和将军的性格完全不同,这孩子看上去有点胆小懦弱。
      但是没关系,小孩子都是需要成长的。再过半个月就是小少爷六岁的资质测试了,希望他能和将军一样觉醒雷属性天赋。
      
      侍者这样想着,渐行渐远。
      
      小莱德·雷切尔一进房间看见托盘就瑟缩了一下。
      
      而苏珊娜夫人则热情地招呼他:“亲爱的,快坐下。你学了一天的古代文应该很疲惫了。”
      
      “我……妈妈,我来是想和您说,我不想喝这个了。”小莱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
      苏珊娜夫人眉心微微一蹙,“哦,莱德。这些药剂对你的资质潜力提升有很大的帮助,你已经喝了这么长时间了,中途放弃的话之前那些辛苦都白费了。你知道这些药剂的材料有多么珍贵吗?”
      
      “可是它们真的太难喝了,而且——”每次喝完他浑身上下都像针扎一样疼,整个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在抗拒它。
      “宝贝儿,这都是正常的,你看你喝完之后不是感受到了吗?有股力量在增长。”苏珊娜夫人打断他。
      
      小莱德委屈地扁扁嘴。
      可是真的好疼啊!
      
      苏珊娜夫人挺着大肚子,揭开了盖在托盘上的红色绒布。
      那是两瓶奇怪的药剂,圆圆扁扁的玻璃瓶里盛满着银色的不明液体,那些液体并没有安稳地躺在瓶子里,反而像是有生命一样在瓶子里上下翻滚蠕动。
      男孩露出抗拒的神色。
      
      苏珊娜夫人则笑眯眯地对他说:
      “快点喝吧。这可是维尔莉特陛下的恩赐,我亲爱的小莱德。如果惹怒陛下,我们——甚至包括你父亲都会被责罚。”
      
      小莱德纠结了一下。
      他知道父亲不苟言笑的面容之下对他寄托了很大的希望,他一直想努力成为父亲一样勇敢的将军。可是他总是做不到像其他贵族继承人一样优秀。
      
      为了父亲……
      男孩的神色坚定起来,他拿起一瓶药剂,打开瓶盖闭着眼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惨白着小脸,喝下剩下的一瓶药剂。
      
      他痛得浑身发抖。
      
      苏珊娜夫人心疼地把小小的身体揽到怀里,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
      满意的笑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