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莫愁前路无知己 ...

  •   一切真相大白,穆甘棠与谢子华见面再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谢子华设宴请了穆家人,李氏不便出门,最后到场的也只有穆甘棠,身后还跟着长云和小桥。
      
      亲卫知道谢子华有要紧话说,便拉着长云喊小桥去隔壁。
      
      “颜朵归顺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了金陵,不出一个月就会有人带着圣旨来封赏你,谢将军如今是春风得意。”穆甘棠看着桌上满满的菜肴,浅笑说道。
      
      “哈哈。”谢子华闻言笑了,“总是忘记你还是个孩子,现在就让我给你上一课吧。”
      
      谢子华笑容里带有苦涩,穆甘棠不明白了。
      
      “当年我主动投诚,金陵也派了人来封我为西北军将军。”谢子华缓缓说道,“可你不知道,当时送来的其实是两份圣旨。”
      
      “表面上,皇上封我为将军镇守西北,一方面是对我主动的奖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腾不出手亲自处理西北,只能由我这个有经验的继续当下去。”谢子华说道。
      
      “确实,这几年我成了将军后无所作为,既没有领兵攻打颜朵部落,也没有保护好住在城外的百姓不受土浑鲁骚扰。诚然,这里面有我私心不想伤害他们的原因,可最重要的是,第二份圣旨里,皇上命令我不能轻举妄动!”
      
      “皇上知道我的母亲是颜朵人,他装作通情达理地告诉我,我可以不用去攻打颜朵部落、伤害我母亲的族人。”谢子华眼底一暗,万千情绪难言。
      
      谢子华看了眼无言倾听的穆甘棠,告诉他:“我告诉你吧,他是怕我收服了颜朵,成为了真正的西北军首领,到时候他派谁来都再也不能坐稳这个位子。”
      
      西北离金陵千万里之远,消除了百年大患的谢子华,会比大建皇帝更深得西北百姓人心。
      
      听到这里,穆甘棠终于有了反应,她眼里带了些慌张,“那你,为什么同意与我合作?”
      
      她不懂,谢子华韬光养晦四年,最后却又和她走上一条船。
      
      “因为,你说的就是我想做的。”谢子华仰头喝尽杯中酒,“我爹当年拼死也要护住盘岳城护住西北,这片土地上洒满了谢家军的血汗,我不能拱手相让!”
      
      “我爹去世,谢家气运减去三分。我主动投诚,谢家尊严减去三分。这四年,我无所作为装作昏庸无能,虽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我仍然又败了一分谢家尊严。”谢子华拎起酒壶为自己倒酒。
      
      “谢家可能真的不行了,但我,我要护住谢家最后一丝尊严和傲气!”谢子华对着穆甘棠举起酒杯,“穆甘棠你年纪虽小,但我知道你心里抱负远在我之上。”
      
      “我虚长你二十多岁,便以过来人的身份,真心实意地与你说一句。”谢子华双眼有些混浊,一副酒醉不自知的模样,“伴君如伴虎,你的生死只不过是他的转念之间。”
      
      醉了酒的谢子华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明天过后他会因为“昨夜喝多了”忘记一切。
      
      原来她是司马昭之心。
      
      穆甘棠无奈地笑笑,她一早就知道这条路注定会很危险,但生死是那个人一句话的事情,荣耀也是他说一句话就可以了。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谢子华又端起酒杯朝着穆甘棠一送,溢满的酒液洒落在暗红色桌布上,落下一处颜色微深。
      
      第二日,许久未现身的羌戈因长云留下的口信再次来到穆家。她当然知道穆忠被杀一事真相已水落石出,她在其中贡献了不少力量,可也犯了错。
      
      羌戈一路上有些紧张,过去了这么久穆甘棠才喊她,是终于记起她这个人要给她论功行赏,还是旧事重提?
      
      “我一直以为,你会不择手段地完成我的吩咐。”站在廊下的穆甘棠屏退众人,与羌戈说了第一句话。
      
      这是要怪罪她的意思了!羌戈不自觉地咬住嘴唇,面前还没她高的少年给了她无形的压迫。
      
      “我很庆幸我没有看错。”穆甘棠拂起嘴角,以欣赏的眼光看着羌戈,“你有你自己的判断,不会盲目听从我说的话。”
      
      “羌戈,世无完人,我希望以后我犯错的时候你能提醒我。”穆甘棠说道。
      
      “以后”一词明显打动了羌戈,她嘴巴微微蠕动,心里在想此时是不是她说出一切最好的时候。
      
      “我,我有一事想求小公子帮忙!”羌戈突然跪倒在地,说道。
      
      穆甘棠闻言面容上有一瞬间的局促,“你先起来。”
      
      “羌戈愿用命求小公子帮我!”羌戈扑倒在地,声音里带着哀求。
      
      见此阵仗,穆甘棠便知道这件事情即便不是登天揽月这么难,也不可能是随手一帮就能解决的。
      
      “羌戈,你自己衡量,如今以我的本事能不能帮你这个忙?”穆甘棠提醒她,自己如今虽有点小钱但毫无权势。
      
      “小公子是人中龙凤,假以时日就能一鸣惊人!羌戈愿意成为小公子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羌戈越说的情真意切,穆甘棠就越不能轻易答应她。
      
      是多重要的事,居然能让羌戈以命相求?
      
      没有听见穆甘棠答应或是拒绝的声音,羌戈咬牙索性说道:“羌戈求小公子了,不要让我父亲死的不明不白!”
      
      “你父亲?”穆甘棠闻言有些恍惚。
      
      “继母联和叔叔杀了我父亲,此仇不报对不起父亲的养育之恩!”羌戈声音里带着哭腔,“我母亲早亡,是我父亲保护着我长大。小公子,我求求你帮帮我吧。”
      
      穆甘棠摇了摇头又叹口气,之前的锋芒毕露已经让别人忽视她如今才十岁的事实。
      
      “我自己要走的路也很困难,但我可以答应你,一旦我有了足够的能力,我会帮你的。”穆甘棠应允道。
      
      羌戈被穆甘棠伸手搀扶起来,那张原本素静的见后便忘的脸上,洋溢着的是如冬日暖阳一样的笑容。
      
      握在手里的是十分柔软的手心,羌戈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是白如雪。
      
      穆甘棠半垂下眼睛,心里十分明白羌戈背后的真实身份绝对不凡。但抛弃一切为父报仇,这样的理由她不忍心把羌戈推开。
      
      “我想在西北建立完全属于我的信息网,你原意助我一臂之力吗?”穆甘棠把自己初步的想法推盘而出,想要做到和羌戈完全的推心置腹。
      
      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但羌戈也深知做完以后带来的巨大的回报。
      
      “羌戈,听从小公子的任何命令!”羌戈表忠心道。
      
      有了属于自己的力量,穆甘棠才有筹码回到金陵,她还记得韩铁不明不白地死在地牢里,她也确信,韩铁背后一定还有人!
      
      土道蚀残砖,沙草埋折戟。
      
      这应该是死前最后一刻良心发现的韩铁,为她留下的线索吧。
      
      八年的时间便一晃而过,时光的催促让穆甘棠成了翩翩少年郎,她早早地便束发为冠,再插上一根梨花铜簪。
      
      父亲亲赠的簪子,穆甘棠不愿意离身。玉冠是哥哥九岁时柳皇后赠的生辰礼,穆甘棠还记得当时哥哥有多兴奋,天天都在盼着成年的那一刻。
      
      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小桥,还有身形健壮、性子终于沉稳下来的长云。这两人已经成为了穆甘棠对外对内的贴心帮手。
      
      “这些东西可都要小心拿放,若是磕了,卖了你们都赔不起。”双手叉腰的小桥恶狠狠地看着搬运东西的工人,说道。
      
      “哎呦呦,小桥姑娘这么好看的姑娘怎么能这么凶。”油嘴滑舌的工人套她便宜,说,“小桥姑娘也到了出嫁的年纪,若是看得起我不如就嫁给我好啦!”
      
      正在搬运家具的工人闻言哄堂大笑。
      
      小桥却不臊,冷笑一声问他:“你这一日赚下的钱有多少,你又知道我待在我家公子身边每个月拿的有多少?便是不论钱,你们所有人前途难不成有比我家公子还要好的?”
      
      “呵,原来小桥姑娘心里想的这个啊。”工人不恼,又说,“小桥姑娘的姿色搁在盘岳城也算是前十,但放到金陵去那就说不好了。我可听说,金陵的烟花巷子那些姑娘就像仙女下凡一样,比猫儿巷那些漂亮上十倍百倍!”
      
      “胡说八道,我撕了你的嘴!”小桥扬起一双柳叶眉,气急。
      
      “范老二,舌头不要了就割下来给兄弟们下酒。”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及时阻止了小桥要去打范老二的动作。
      
      定睛一看,居然是长云。
      
      “再敢欺负我妹妹,我就把你捆了送进军营去,张统领可是我师父,看他不把你折磨的掉层皮。”长云恐吓范老二道。
      
      西北军营里天天都有惨叫声,范老二咽了咽口水,不敢再造次。
      
      “不跟在公子身边来这里干嘛?”小桥问道。
      
      “还说呢,放着自己的东西不收拾来管他们搬家具,你娘让我喊你回去,你不回去自己收拾,她就把那些衣服手帕全丢了。”长云催促她。
      
      穆甘棠陪着李氏坐在廊下,两人看着家里进进出出的众人,突然心生不舍。
      
      “到底是年纪大了,当初千般不愿来这里,现在要走了反而舍不得了。”李氏抬手摸着暗红色的廊柱,想要把眼前的一草一木都记在心里。
      
      “娘,若是想这里再过几年我们就搬回来。”穆甘棠安慰她。
      
      “娘说笑的。”李氏打趣地看着穆甘棠,“你要带着娘来这里养老啊?那我可不愿意,我啊等你有了伯爵之位,我再封个几品夫人就天天进宫找皇后娘娘唠嗑。”
      
      “她和我有快十年没见面了,便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李氏笑道。
      
      启元帝打天下的时候,柳皇后和李氏关系最好,两人时常待在一起说话打发时间。
      
      三日之后,穆甘棠正式辞别众人,踏上了前往金陵的路。
      
      谢子华不舍地看着马车欲行欲远,他当年因收服颜朵立下大功,随后果然真正掌握了西北军,但无诏不得离开西北,等于在西北被终身监、禁。
      
      亲卫想着小徒弟长云不在身边以后,日子一定很无趣。想到这里,也不由得抹了抹眼泪。
      
      行至此,要说的早说了,该教的也教了。
      
      看了眼身侧已经到胸口的儿子,谢子华笑笑。当年认识穆甘棠的时候,他年纪比儿子还要小上几岁呢。
      
      “穆甘棠。”谢子华看着漫天风沙已经见不到马车的方向说道。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 作者有话要说:  西北地图暂时完结,金陵地图开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