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此花开尽更无花 ...

  •   九月初九,临安。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特殊的日子,特殊的景色。
      
      临安街道上摆放着好几列的各色菊花,汇成海洋,温吞吞的太阳照耀下便闪的亮晶晶。
      
      “千菊宴?”穆甘棠抬手拉起车帘,望着外头热闹的景象。有个正巧和她对视的姑娘家羞红了脸,转而捧起一盆菊花遮住自己。
      
      “娘,道路拥挤,不如我们也下去享受千菊宴的热闹?”穆甘棠莞尔一笑,回头对李氏说道,“我还看见有几盆珍贵的绿菊。”
      
      李氏停下手里转佛珠的动作,“绿菊?听着倒是稀罕,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这几个月,穆甘棠带着一家老小从西北来到江南,之所以并没有直奔金陵,一是因为临安的千菊宴,二是因为临安的天目山。
      
      八年的历练,穆甘棠从不打无把握之战。
      
      父亲去世多年,能不能勾起启元帝尘封多年的兄弟情,给穆甘棠一个立功的机会,几率各自参半。
      
      柳皇后是惜花之人,最爱周敦颐的《爱莲说》,其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最得她心。但据李氏所言,年轻时的柳皇后其实更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临安的千菊宴,是穆甘棠拿来讨柳皇后欢心的。
      
      临安的天目山,是穆甘棠用来勾起启元帝兄弟情的。
      
      这日下午,穆甘棠独自带着长云来到了天目山山脚。这八年来长云跟在亲卫身边学武,手脚功夫十分了得,因此李氏等人并不担心穆甘棠身边只他一个人跟随。
      
      歇在树荫下的白胡子老丈拿着草帽遮脸,打瞌睡间忽然听见有清脆爽朗的声音在喊他。
      
      “哎呦,小公子喊醒老丈有什么事啊?”老丈悠悠醒来,打了个哈欠问道。
      
      “老丈,我想请你带我们上山采一株茱萸。”穆甘棠面色温和地说道。
      
      “那你们可来晚了。”老丈捋了捋花白胡子,“前几日就有好多人上山采走了不少,说什么要拿回去应景。小公子不如去街上卖花姑娘那里看看,或许还能寻到一两枝。”
      
      穆甘棠闻言抬头望了望上山的石板路,“老丈,我给你五两银子。”
      
      九月的临安城还有秋老虎在虎虎生威,天目山却是凉快的很,树荫底下甚至还有些冷意。
      
      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枝干,在石板路上落下斑驳的碎影。有风吹来,枝干相互摩挲便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耳边细细呢喃。石板路上的碎影微微晃动,迷乱了上山人的眼。
      
      “这条路上能看见的早就被人摘走了。”老丈在前头带路,乐呵呵地说道,“不过小公子别担心,老丈我带你去找别人没发现的。”
      
      “那便劳烦你了。”穆甘棠应和道。
      
      “小公子看着不像是本地人。”老丈回头看了眼,“不过小公子的模样是老丈活了六十多年看到最好的。要我说啊,那些个诗人说的什么潘安?也比不过小公子呢。”
      
      老丈拿了五两银子心里十分高兴,话多了也连带的总是奉承穆甘棠。
      
      “老丈谬赞。”穆甘棠轻笑着,“我是金陵人,前几年和母亲居住西北,好久没有回故乡了便回来看看。我有位姨母十分喜欢菊花,我就来临安看看。”
      
      “我姨母家里家大业大离不得她,我看了也要回去和她说说有多热闹。”穆甘棠笑道。
      
      “呵呵,临安城的千菊宴远近闻名,每年都有新奇东西。”老丈笑说,“要说菊花,员外郎家里可都不是凡品。就去年,他家有盆紫色的有人脸那么大的菊花,啧啧,真漂亮。听说那一盆花费了员外郎三万雪花银。”
      
      “哎,千菊宴在城里,小公子怎么来了天目山?”老丈突然反应过来,一双小眼睛里透出好奇。
      
      “我姨丈曾经与我父亲在此地登高,我,我也想上去看一看天目山的景,再为我姨丈带回去一株茱萸。”穆甘棠眼底微暗,表情有些落寞,“若是我父亲也能和我一起登高就好了。”
      
      老丈不是个糊涂人,听穆甘棠言语间便猜测他父亲恐怕已经不在人世。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不停喘气的老丈指着一个方向,“小公子你看,这个就是茱萸了。”
      
      草木葳蕤之间,有一棵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树上长着红色小果子。
      
      “茱萸三四月开花,九十月结果。果子可以驱虫也可以入药,重阳节时,人们就会佩戴装有茱萸果子的香囊登高。”老丈为穆甘棠解释道。
      
      盎然绿意中是点点的红果子,穆甘棠一言不发,跟在身后的长云走进去折了一枝下来。
      
      “不知道当时,父亲是不是也在奇怪,原来重阳节的茱萸是果子而不是花。”穆甘棠暗自呢喃。
      
      离开天目山,穆甘棠又重回人山人海的街市。
      
      “公子,你看!”长云突然指着一个方向喊道。
      
      穆甘棠顺势看过去,看到那是一朵紫色的有人脸那么大的菊花。
      
      千万重细长的花瓣汇聚成一朵紫红色的菊花,绚烂夺目,听闻它的名字叫做紫气东来。
      
      “若是母后,母亲看到一定会很高兴的。”人群中有个人高兴地说道。
      
      因这声音如出谷黄莺般清脆,穆甘棠下意识转头去看,发现是一位面容稚嫩的小姑娘。
      
      小姑娘身穿粉色如意暗纹锦缎上衣和一条满地金马面裙,光凭她这一身衣服便可抵一户人家一年的花销,更不用说她佩戴在腰间的那枚毫无杂色的双鱼玉佩了。
      
      “主子,这里人太多了,不如我们去空旷些的地方。”跟在小姑娘身后的侍卫低头附耳说道。
      
      “我不,这里这么热闹,我要在这里多看看。”小姑娘闻言不是很乐意,“你看那盆紫气东来,下个月就是母亲的生辰,我想把它送给母亲。”
      
      不远处人群突然大声喧闹,不少人突然朝着穆甘棠的方向涌过来。
      
      侍卫第一时间就被人群冲开去,小姑娘睁大眼睛十分慌乱。
      
      “与我来。”穆甘棠赶紧把小姑娘拉到自己身边,长云更是撑开手阻止那些人靠近穆甘棠。
      
      好像是因为烟花突然自爆,被波及到的人慌不择路。
      
      朝这面来的人越来越多,穆甘棠微皱起眉头,扬声喊长云到屋檐下。
      
      乐宁闻到陌生的气息一时有些茫然,耳边都充斥着男男女女的尖叫,可她却被保护的好好的。
      
      她情不自禁地抬头去看保护好自己的人。
      
      注意到乐宁投来的目光,穆甘棠低声说道:“小姑娘,你刚才果然应该听你家人说的话。”不巧,她刚才把主仆两人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只不过,穆甘棠并没有点破两人主仆的关系。
      
      衙役很快就赶到现场,慌乱的人群得到了有秩序的疏散。
      
      侍卫很快就寻到了乐宁,穆甘棠却早一步先行离开了。
      
      “主子我们赶紧回去吧,明日一早就回金陵。”侍卫面色发黑,心有余悸地说道。开玩笑,乐宁这小祖宗不见了,他们一群人都跟着没命。
      
      乐宁却不自知,一心想着那盆紫气东来。还有刚才保护她的穆甘棠。
      
      “你,把那盆紫气东来给我弄来,我要带回去给母亲当礼物。还有!”乐宁突然有些害羞,眼睛又转了转,“刚才那位公子,你帮我去查查是谁。”
      
      弄盆菊花倒简单,但要查人?
      
      侍卫心里一惊,瞥了眼面前身高不及他胸口的乐宁。虽说十二三的年纪还小,但春心萌动也差不多了。
      
      怕小祖宗不乐意,侍卫先应下。
      
      等回了金陵,小祖宗再不高兴使脾气,也有能压住她的人。
      
      回到暂住一晚的客栈,小桥早就铺好了床等穆甘棠回来。
      
      “公子为什么不带我出去玩啊?”看着模样有些狼狈的长云,小桥却心生羡慕。
      
      穆甘棠看到了长云被撕破的衣服,先喊他回去休息。又把刚才街市上烟花自燃的事情告诉了小桥,当然乐宁的事情没有提及。
      
      “你说,这时候是你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穆甘棠眨眨眼睛,又抬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
      
      穆忠生的高大,李氏也是个身材高挑的妇人。穆甘棠虽为女子并不矮小,约有五尺三,比小桥高了半个头。
      
      也因此,穆甘棠生的清秀漂亮,却没多少人怀疑她的真实身份。
      
      “都怪我娘。”小桥闻言埋怨,“当初我就应该跟着长云一起和张统领学功夫,那我也可以和公子出去了。”
      
      “芳姨是为你好。”穆甘棠自行脱去外衣递给小桥,说道,“军营里人来人往乱糟糟的,你可是个姑娘家。”
      
      “等回了金陵吧,天子脚下治安好些,到时候你随便逛。”穆甘棠安慰道。
      
      提起离开近十年的繁华古都,小桥有些近乡情怯,却又想到了什么,“公子,皇上到时候真的会召见你吗?”
      
      “知道我为什么特意绕道来了临安吗?”穆甘棠摘下铜簪玉冠,问道。
      
      小桥摇摇头,谢将军说公子是再世诸葛,她一个小丫头怎么会知道再世诸葛的心事呢。
      
      “柳皇后最爱菊花。”穆甘棠浅笑说道。
      
      “哦,公子是像带着最珍贵的菊花去见皇后娘娘?”小桥有些兴奋地猜测道。今天她跟着李氏,确实看见了不少稀奇的菊花呢。
      
      “是,还是这世间最珍贵的菊花。”穆甘棠说道,“好了你也快去睡吧,明日一早就要启程,到时候你可不要在马车上打瞌睡。”
      
      第二日一早,小桥看到并没有增加的行李,不禁有些奇怪。上了马车后正想问最珍贵的菊花在哪,却见穆甘棠闭上双眼作冥思不便打扰。
      
      如利剑的阳光破开薄薄的雾气。拿着大扫把的小二有气无力地在清扫客栈门口的地面,时不时还打个哈欠。
      
      有人逼近他突然问道:“昨天住店那个长的很俊朗的公子住哪一间房?”
      
      小二正打哈欠,眼前模糊一片,只懒散回道:“一大早就走了。”
      
      没有听到回应,小二揉揉眼睛,却发现眼前根本没有人!
      
      “阿弥陀佛。”此时,小二完全清醒了,他连忙扯开衣服拿出挂着的平安符。平安符是他老娘从灵隐寺给他求来的,当初他带上还不太乐意。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我,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