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玉溪 ...

  •   早些时候也有不少人问这个问题,余宸一律回答的是“生活是把杀猪刀”,久而久之余玥那小丫头也跟着他学得有模有样,拿出去到处和别人说是生活让她哥变成了一位大魔王。
      
      其实余宸是觉得麻烦,他这外表往这小地方一放,怎么看怎么出挑。最开始大学毕业回来那几年,几乎每个月都有人来找他相亲,邻居长辈们无非就几个爱好,龙门阵、广场舞、拉郎配,他那外貌优势往那一搁,不给他说亲简直都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了。
      
      起初他还能勉强应付一下,后来名声传开不知道怎么的还惹上了本地的gay,隔三差五就有人来加他,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你是1还是0?”
      
      1他大爷的1……你们这么热爱1和0怎么也没见着为祖国的计算机科学做出贡献呢,余宸不胜其扰,正好又要忙着照顾余玥,索性留了胡子把自己搞出一副落拓不羁的样子,并且义正言辞拒绝了后来的所有相亲,只说自己要照顾妹妹,没空,如果再问为什么他来照顾妹妹,就说怪只能怪他不负责任的妈老汉。
      
      即便如此,后来依然总有各种社交软件附近的gay加他。余宸倒是不怕和他们对喷,就怕余玥拿着他手机用的时候看到这类少儿不宜的消息,他没打算这么早就给余玥买手机,所以余玥要用手机干点啥都是拿他的。
      
      有一次余玥加了个gay进来,余宸还不知道,那个人直接给余玥发消息:“哥哥来不来,人家水超多的哦。”
      
      余玥还一脸天真地举着手机去问余宸这个人在说啥,气得余宸直接夺过手机回了条:“铁打的笼子都关不住你们这些流水的鸡。”拉黑删除一条龙完事,顺便严厉警告余玥再不准加奇怪的人。
      
      后来余宸放了张自己近期沧桑的照片上去,并且严肃声明自己不搞基,骚扰这才少了很多,但还是有人不死心前来,余宸都快被闹得没脾气了:“大哥,我真的不是基佬,你看我现在就是个糙汉啊。”
      
      那人羞答答回复他说:“我就是喜欢操汉。”
      余宸:“……”
      余宸回复:“鸡那么多,咋就你会上网。”
      
      拉黑,删除,一条龙走好。
      
      余宸记得大学期间也总有人觉得他是基佬,其实他还真不是,寝室也总有人觉得他成天gay里gay气。虽然后来和一个男生拉拉扯扯理不清,但他自认为从本质上来说肯定不是个gay,不过他大学期间寝室里倒是有个男孩子后来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最开始的想象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是什么体验,到后来逐渐什么都不想了,甚至不会想自己生活中再多出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子,想着想着就容易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幻想说白了就是阳光下的泡沫,看着美丽一戳就破,徒增麻烦罢了。
      
      余宸站在窗户前又和洪波吹了几句,互相问候了一下感情生活,得知对方都还是单身狗的时候相视一笑,约好下次一起去撸串串喝酒。洪波还要回家做饭给他住院的妈送过去,背着包回家去了,余宸继续站在窗户前理菜。
      
      他看了眼时间,回头朝余玥房间里喊了一声:“问你妈回来吃饭不,成天就抱着她那个破麻将打,打打打打他大爷的打!”
      余玥刚把百度关闭,界面切到企鹅登录,一边输入自己的账号密码一边应了一声:“知道啦。”
      
      她的社交账号都是余宸帮忙申请的,虽然余宸没打算这么早给她配备手机,但是办了手机号,该有的社交平台账号她都有,有时候拿到余宸手机的时候还能登上去看一看,和她的同学朋友们聊聊天。
      
      余玥登上企鹅后,一大堆广告裹挟着寥寥几条聊天消息弹了出来,她一一划掉,首先点进一个昵称为“阿忆西特撸”的好友聊天界面,滑到数十条消息的最上方。
      【妹妹】
      【你真的好可爱呀~~】
      【这么可爱竟然还没有男朋友,为什么有一种我捡到宝贝的错觉】
      【(表情包)疯狂舔屏.gif】
      【怎么又不理我了嘛(大哭/dk大哭/dk大哭/dk)】
      【上学挺忙的吧?】
      【呜呜呜什么时候才理我呀】
      
      余玥一边看一边笑,美滋滋给网友回复了消息:【我来啦,上次你不是说要给我看你的照片吗?】
      
      这个好友是她在扩列聊上的,特别会说话逗人开心,余玥经常隔着一根网线都被对方撩得脸红。她接触网络、电子设备这种新鲜事物没多久,又是这个容易动心的年纪,一来二去心里生出些朦胧的喜欢,经常什么事儿都给网友说。
      
      后来慢慢熟悉了,两人又聊到所在地,余玥发现他们相隔就十多公里,大概就是出个城的距离,更觉得有缘,以至于网友说要给她寄东西,直接把自家地址和余宸的电话号码给了出去。
      当然这些都没有告诉过余宸,余玥收到网友寄来的东西他也半点没有怀疑,因为他不太管余玥在网上买东西,只当是余玥在网上购物收到的快递。
      
      对方暂时还没有回复消息过来,余玥关掉聊天界面,点进通讯录给名为“老赌鬼”的联系人拨打电话。
      
      拨通后又等了好长一阵子,电话才被人接起,那边稀里哗啦洗麻将的声音和碰牌还有吆喝声混杂在一起,刺得余玥耳朵发疼。她把手机拿远一点,扯着嗓子问:“妈你回来不,哥今天晚上烧鸡吃啊!”
      
      余妈在电话那边笑得张牙舞爪,看来是这一天在麻将桌上混了个风生水起,也扯着嗓门吼道:“老李,牌给老娘发到起——闺女喂,喊你锅锅给我留一碗哈,我等哈打完了回来吃,你们在家里乖啊——”
      
      她一口气说完后直接挂了电话,余玥拿开手机看了眼,确认电话被挂断后起身走到房间门口喊了一声:“妈让你给她留一碗饭。”
      余宸举着菜刀从厨房走出来:“我留个毛,不回来算了,喝西北风去吧。你现在有空没,没得酱油了,到楼下徐老头那儿去买一瓶……算了,你看你的电影,我下去买。”
      
      余玥看着他回厨房放下菜刀拿了点零钱出门,于是又关上房间门打开手机。她听到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重新打开企鹅聊天界面,发现那边已经给她回了消息过来。
      【哥哥这就发给你噻】
      【图片】
      【妹妹也要给我看你的照片哦】
      
      发来的图片是一张自拍,不过照片中的男人没有露脸,只拍了胸部到腹部这一片区域,凸显出男性坚硬结实的肌肉,以及发黑的皮肤和腰下流畅的线条,牛仔裤皮带松松垮垮吊在身前,充满着若有若无的欲感。
      
      这样的照片让谁看着都得盯上好一会儿,余玥也有点移不开眼睛,不过她想了想余宸也经常在夏天裸着上身走来走去,胸腹肌肉也是那么好看,于是又不觉得很稀奇了。
      【怎么没有脸呀】
      阿忆西特撸:【要是先给你看脸的话,等我们见面就没有惊喜感了】
      余玥回:【你想和我见面?】
      阿忆西特撸:【想和你面基(害羞/hx)】
      余玥:【我哥哥说不可以和陌生人见面喔】
      阿忆西特撸:【我们不是陌生人呀,我们是朋友呢】
      余玥犹豫一下,发:【我先给你发照片吧】
      
      ·
      徐老头的小卖部开在两栋楼房中间的转角处,六七点这会儿大家都忙着回家做饭吃饭,乘凉跳广场舞的人还没有出来,于是徐老头一个人坐在冷清清的店里,戴着老花镜看报纸,旁边老式电视里放着地方台新闻。
      “三岁女童独自在家,父母在外搓麻将,却不知道惊人一幕正在上演……”
      
      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黑衣黑裤马丁靴的年轻男人踏上两步阶梯,一米八几的个子在这狭小的店里显得有点伸展不开,于是他稍微低了下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头,随着走动肩背流畅的肌肉线条也被牵动,再往下是修长有力的双腿,裤脚褶皱一层一层堆叠在靴子上。
      
      徐老头抬头看了一眼,男人恰好也抬起头来,黑色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犹如点缀着星光的眼眸,轻飘飘扫了四周一眼,不急不慢又收了回去。
      
      他进了店里,先是在四排货架前挨个巡视一圈,拿了一袋面包,又从冷藏柜里拿出一瓶可口可乐,沿着原路倒过去重新看了一圈,走到徐老头面前。
      “一包玉溪。”
      
      男人的声音低沉,被压在口罩下,徐老头慢吞吞摘下老花镜:“啥?小伙子你声音大点。”
      他露出有点无奈的眼神,重复一次:“给我拿一包烟,玉溪。”
      
      这次徐老头听清楚了,从凳子上又慢吞吞地站起来,走到摆放香烟的货架上取下一包烟,转身递给男人。
      
      男人用修长的手指在柜台上敲了敲,指了下徐老头身后货架的某个位置:“拿错了。”
      
      “噢噢噢。”徐老头转身把手里的烟放回去,拿了另一包下来放在柜台上,重新戴上老花镜,“还要啥子不?”
      
      “跟您打听个事儿。”男人将可乐和面包一起放在香烟旁边,“不,想问问您知不知道一个人。”
      
      他说着普通话,很标准,不带任何一个地方的口音,态度十分客气,一看就不是这附近的居民,甚至还可能不是本地人。徐老头眯眯眼笑着看男人:“你要问啥子嘞小伙子,我们这附近的人我阔都是晓得哦。”
      
      男人却犹豫了,片刻后才动作有些僵硬在面前空气比划一下:“我想问一个男的,比我矮一截,瘦一点,长得……长得挺帅,有点清秀,可能有点像女生那种好看。”
      
      “喂哟,这哪儿有你说的内种人喏。”徐老头摇摇头,“我们这种穷卡卡果果,就算有啥子帅锅美女,那不早都到外面打工去了,哪个还会住在这破地方哦,成天就看到老头老太太些,出去进来也不方便,这两年经济形势也不太好……”
      
      徐老头自顾自地念叨下去了,男人露出有些失望的眼神,转念一想又觉得徐老头说得在理。
      
      他从外面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来时就发现了路不好走,能够出城的交通方式偏少,尤其这会儿夏季七八月份的时候正值多雨季候,这一带山体地区容易发生泥石流滑坡等自然灾害,只要哪条国道上稍微被滚石一砸,整条公路都要玩完。
      
      近几年本地矿产业越来越不如一二十年前火热,年轻人都纷纷离开去外面打工,这一带钢铁矿业老小区留下的居民大多都是中老年人,仿佛要和这座城一起慢慢老去。
      
      城外群山巍峨伫立,大江奔流而去,被环绕其中的城市静谧而安宁,仿佛时光遗落在历史浪潮中的明珠。
      
      这里适合老人们养老,但不适合志在高远的年轻人打拼,但凡想要多长点见识的人,都往北上广或者是省会跑去了,谁还乐意留在这里。
      
      男人却不死心,又问:“真的没有这样一个人吗……三十岁左右,一个男人。”
      
      徐老头掏了掏耳朵,指着正好进门来的一个人说:“你看看他嘞,像不像你说的内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  “鸡那么多,咋就你会上网”是一张表情包,没见过不要紧,就是一个围栏里有很多只鸡,其中有一只挂在了围栏的网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