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魔王 ...

  •   七月,城市被火炉炙烤一般的炎热,只是干热,道路两旁百年古木林荫下坐着乘凉的大爷大妈们,吹牛摆龙门阵打牌,等孙子孙女补课回来才做晚饭。
      
      钢铁矿业职工老小区里林立着六层高的小楼房,家家户户窗台上装着防盗栏杆,外墙斑驳发黄,落了灰尘的空调外机一台一台摆放在每一层窗户下,错综复杂的电线拉过电线杆,再卷成一圈又一圈,低压压地挂在人头上。
      
      楼房内部空间都是六十多平米大的两居室,附带一个勉强摆放点杂物的小阳台,余宸就蹲在这里刷微博,穿着白色汗衫背心、大短裤,脚下夹着人字拖,不时伸手不耐烦地抓一抓被剪成短茬的头发。
      
      热搜一啪啦的类似于“xx怀孕”、“xxxxx”、“xx歪头杀”明星各式花样上榜,下面一堆营销号带话题通稿,刷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没有瓜吃的人民群众兴致缺缺,懒得再为热搜贡献一份流量。
      他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余玥差不多该下课回来了。
      
      ·
      周五下午两节课,余玥从补习班和同学一起出来,双肩包只背了一根带子,斜斜挂在左肩上,像是每一个即将迈入中二期的少年人那样,开始学着让自己彰显特立独行的方式。
      
      单肩背包显然是一种能让自己酷一点、与众不同一点的好方法,只不过余玥她哥每次看见一定会皱眉头。
      
      “昨天我姐给我推荐了一部小说,我熬夜看完了,真好看。”
      
      同学是个圆脸小姑娘,和余玥差不多大,两人小学就是同学,后来一致考入区重点初中,同学的父母听说余玥她哥找了个不错的课外补习班,提前“预习”初中所学,能让自家娃赢在起跑线上,成为能够从一群中二少年中脱颖而出,蔑视中二的中二少年,于是也跟风报了班。
      
      余玥有点感兴趣:“叫啥子嘞?耽美还是言情哦,我最近只看耽美嘞。”
      
      同学说:“当然是耽美噻,还是我拉你入的坑,叫啥子我给整忘了,啥子啥子‘拒绝你的信息素’还是啥子‘强势标记’,不过好像是两个男的生孩子的,你看不看?”
      
      余玥很惊奇:“两个男的还能生孩子?这咋个生哦?”
      
      “不晓得,你改天抽空问问你们家大魔王噻。”同学说,“你记得到时候把你的SD卡给我,我转给你。”
      
      余玥说:“我的学习机在家里头,我明天拿给你……哦不对,明天放假都嘛,我下周一拿给你。”
      
      她又说:“你这次记得给我找个文件夹好好藏起,把名字改了,上次你就塞到一级文件夹下面,差点让我哥给发现了。”
      
      同学嘿嘿一笑:“我不是给你改成‘初中语文教材名篇赏析’了吗?大魔王应该没发现哦,你不是说他是理科生,我这才改了个文科的名字。”
      
      想到上回那事余玥还心有余悸:“亏得你聪明,要是被他发现,我怕是要被吊起来打。”
      
      “不愧是大魔王。”同学也心有戚戚,抬头忽然一看远处上坡路边站着个背光的人,眼神一僵,声音瞬间低了下去,“说魔王魔王到,谷德拉kei佛油。”
      
      余玥也跟着抬头一看,大魔王远远站在坡头,背对着下午耀眼的太阳光,看不太清楚脸,只看得到一个四周轮廓晕着光环的身形,双腿修长笔直,身材也有一种匀称的美感。
      
      如果就这么看上一眼,不认识大魔王的人估计都得被这一幕给骗了,产生一种“这人长得一定超级好看”的错觉。等到走近了才会发现,所有脑中幻想出来什么岁月静好、红尘无忧的画面,都是假的。
      
      眼前只有一个寸头、半张脸胡茬的大叔状男人,赤着膀子短裤人字拖,左手手臂上一道烫伤的疤痕,额角一道指甲长的疤痕,皮肤倒是白得惊人,气质却颓废得像饱受生活摧残的中年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中年危机。
      
      余玥和同学一看坡上那男人,不约而同放慢脚步。同学背着书包嘿咻嘿咻喘气:“余玥,你不是说大魔王原来是个大帅哥?我咋一点都看不出来诶?”
      
      “他没留胡子的时候是真的帅,不对,不能算是帅,是超级好看。”余玥说,“改天我把照片翻出来给你看,天,不是我吹,大魔王年轻的时候那简直可比我都还好看,我妈说让他小时候忒漂亮,我都比不过他。”
      
      同学感到十分震撼:“真的啊?”
      
      余玥唏嘘不已:“那句话咋说来着,岁月是把宰猪刀?大魔王就是那头被宰的猪,越宰越皮糙肉厚,现在开水都煮不动他了。”
      “大魔王听到肯定会揍你。”同学小声说。
      
      余玥撇撇嘴不以为意,她哥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大魔王,真要动手绝对是舍不得的。
      
      不过她是真的不懂她哥,明明可以好好做个美男子却让自己看上去这么放浪不羁,明明曾经是个精致男孩,如今却成为一个暴躁老哥,每天散发着“我要鲨了你们”的气质上班下班,煮饭做家务,以及辅导余玥的学习,管控她的早恋相关问题,把自己天天就知道打麻将的妈喷个痛快,对看不顺眼的人渣口吐芬芳,深得早些年祖安老哥们的真传。
      
      想到这里余玥就忍不住叹气,开始摇头晃脑朗诵:“生活啊你全是泪,没死就得活受罪,看看你把好好的一孩子逼成了什么样子。”(注)
      
      余宸老远就听到小丫头在念叨什么,眉毛倏地一敛,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在哔哔什么呢哔哔?”
      余玥爬上坡,走到他面前问:“你今天咋没上班?”
      同学跟在后面,喊了声:“宸宸锅好。”
      
      余宸伸手把余玥背着的书包取下来,跟同学点点头打招呼:“我今天调休,下午就回来了。”
      余玥持有怀疑态度:“你不会又跟你们老板吵架了吧?”
      余宸冷笑一声:“什么吵不吵架的,说得我跟个无理刁民似的,都说了那叫合理辩驳,为争取自己的权益勇敢站出,谁教你的动不动就跟人干架?小孩子家家的不懂就别乱说。”
      
      余玥和同学一致在心里想,你还真是那种人。但没人敢反驳余宸,大魔王这个称呼可不是浪得虚名,最开始是余玥这么叫的,后来大家综合他的外貌、脾气以及收拾小朋友的手段,共同认可了这个称呼。
      
      余宸还觉得郁闷,虽然说他就是和老板吵了架,但他不能跟余玥这么说。小孩子没出去历经社会,对外界认识全靠从亲近的人那里得来印象,他要是给小小年纪的余玥塑造出一种外界社会很可怕的样子,担心以后余玥会畏惧踏入社会。
      
      虽然社会确实如此腥风血雨,但也不应当畏缩不前。
      所以即便成年人都知道的真相,在小孩子面前他依然要说成假的。
      余宸有时候觉得这个世界还真是有意思,童话这种每个成年人都知道是虚假文学的东西,当小孩子们问起里面的内容是不是真的时,他们都必须要回答是真的,而当人间现实摆在小孩子面前,他们又要竭力撒谎那才是假的。
      或许今日的虚伪和欺骗,正是为了让他们日后更好地接受真实。谁孩提时代没点热血沸腾的梦呢,只是在日复一日生活的重复中,麻木了一颗满腔热血的心。
      
      拐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同学和余宸两兄妹告别:“余玥拜拜,宸宸锅拜拜,下周见。”
      余宸拎着余玥的书包,跟着同学走了几步:“你过马路去吧,我看着你上楼。”
      同学点点头:“谢谢宸宸锅。”
      
      兄妹俩站在马路边上的树荫下等着同学拐进自家楼栋,看小姑娘身影消失后才往自家里走。路过小卖部时余玥说:“哥,我要吃冰激凌。”
      余宸一边掏钱一边嫌弃:“成天就知道吃冰激凌,说了吃多对身体不好,少吃点听到没。”
      余玥嘿嘿笑着接过钱,撒欢似的奔向小卖部买了两根老冰棍,拿着找零的钱过来了,给冰棍拆了包装纸塞到余宸嘴里。
      
      从楼下经过时,老头老太太们一看俩兄妹,老远就开始招呼起来了:“宸宸锅,又去接妹妹啦?”
      余宸含糊应了一声,余玥嘴甜,挨个把邻居喊了一遍,然后大家就继续打他们的牌,一边聊着最近的八卦。
      
      回家后余玥舔着冰棍进屋写作业去了,余宸蹲在厨房外面继续吃冰激凌,顺便刷了会儿手机,去和贴吧老哥们水了一波经验。
      
      刚把“我连看都不看,就是要+3”的表情包发出去,人生顿时又变得索然无味起来,正准备起身丢了冰棍开始做晚饭,余玥从房间里探头出来:“哥把手机借给我,我们老师要让网上找一部电影来看,看完写观后感。”
      
      余宸应了一声,起身把手机递给她,随口问了句:“你打算找什么电影看?”
      余玥一愣:“没想好,你有啥子推荐的不?”
      余宸还真沉思了一下:“……不如看唐人街探案?”
      
      这部电影之前余宸和余玥一起看过,余玥一脸怀疑地看着他:“你是认真的?这电影能给我带来什么观影启示?”
      
      “人生已经够枯燥乏味了,给自己找点快乐不好吗。”余宸耸肩,继续搜肠刮肚替余玥想什么电影适合写观后感。想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他只得说:“你去网上搜索一下,小学初中生适合看的电影。”
      
      余玥拿着手机回房间去了,余宸打了米开始做饭。窗外阳光逐渐西斜,楼下的邻居们也开始收了凳子回家做饭,一个背着老式牛仔布大包的年轻人从楼下走过去,大家看见后又开始纷纷打招呼说开了。
      
      余宸正好开了窗户拿垃圾桶,听到下面有人说了声“波仔回来了”,于是好奇探头出去看,发现是一起玩大的邻居洪波回来了。
      年轻人一身饱受风吹日晒后的黝黑皮肤,笑起来倒是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眼睛微微眯起,像是看不得强光。余宸盯了他一会儿,在窗户前大喊一声:“波娃子!”
      
      于是洪波顺着声音抬头,看见余宸后招了招手:“宸宸锅!在干啥捏?”
      “做饭呢。”余宸大声回道,“你不是在外面干活路吗?咋个就回来了?”
      “我妈前头不是进医院了么,”洪波说,“我老汉又不在这边,我这会儿就回来照顾她了噻。”
      余宸答道:“噢——听到说刘阿姨进医院的事情了,病得重不重,改天我去看看她。”
      洪波露齿笑:“没得那么严重,就是她一个人不方便得很,正好我也不想在外面飘到起了,等她病好一点就去那边厂里头找点活干。”
      “以后就在这边住下了噻?”余宸刚扯着嗓子说了几句话,就觉得喉咙有点不太舒服,干咳了两声。
      “看情况嘛,不过多半都不得出去了。你现在在干啥子嘞?”
      “在一家公司给别人当编辑,拿点死工资。”余宸说,“改天来我家喝酒,我们好久都没聚一哈子了。”
      洪波笑着应了:“要得。妹妹嘞?现在读几年级了,是不是还在上课哦,我到时候就不去你们家里了,免得吵到妹妹看书。”
      “下半年开学读初中,现在在补课,没啥子作业,你来就是了。”
      洪波点点头,拿手抹了一把眼睛:“对哦,你咋个现在满脸都是胡子了?以前你不是多清秀的一个娃儿?”

  • 作者有话要说:  注:“生活啊你全是泪,没死就得活受罪。”—《哪吒之魔童降世》台词
    悄悄开文…不出意外都是晚上九点更新,跪求一个收藏叭orz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