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云歌》夏艾曼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1-05 11:03: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残云之誓 ...

  •   迷雾中,一群影子围着竹衣真。
      竹衣真:我竹衣真愿意接替云松公大云师①之位,为破除残云之祸,恢复云族生机,即使面对无尽的凶险甚至死亡,亦无所畏惧,永不退缩!
      一个影子喊道:授,飞云令牌……
      广云山位于南境太楚国境内,隐藏在神龙山脉的深处,是千年之族——云族的发源地。
      烈风骤起,一声轰鸣,天空中的滚滚长云散开了,原本橙红色的云彩淡成了黄色的云簇,白色的云朵,直至消散不见。
      广云山的早月宫里,大云师竹衣真躺在玉榻上,不停地咳嗽,侍女将她扶起轻拍她的后背。有人已经通报给了鸿天宫的云族族首竹公义。
      不一会,竹公义带着家人赶到,竹衣真嘴角沾血,面色惨白。一见女儿的惨状,梅兮春闭眼落泪,竹公义赶紧让侍女服侍她到外面休息。
      竹衣真含泪,喘息着。她对竹公义说:“父亲,孩儿,命不久矣……”
      竹公义忍泪,喝道:“不得胡说!我已派人去寻老君,他一定有办法的!真儿,你千万要坚持住,为父求你了……”
      汗与泪交融在竹衣真的脸颊上,她奋力抓住竹公义的手,说:“父亲,请让叶空云族重回广云山吧,这是孩儿最后的愿望……”
      竹公义嚎啕大哭,满脸泪痕,完全没了南境“龙云神君”的威风。
      竹公义说:“叶空会回来的,你现在就不要分神想这个了!”
      竹衣真断断续续地说:“孩儿,无力解决残云之祸,不能拯救族人,愧对先祖,惭愧之……”一口鲜血从她口中涌出,竹公义怀抱住竹衣真,牙齿似要咬碎,泪珠滚涌不绝。
      竹衣真气越来越急促,脸色渐渐苍白。
      早月宫哭声一片。
      竹衣寒站在早月宫的月栖门,望着早月宫升起的一盏盏葬仪灯,她咬着下唇,眼眶里泪光闪闪,眼神却坚定如山。她身旁的侍女霓儿,忍不住哭了出来。
      梅兮秋站在台阶上向竹衣寒招手,哽咽着说:“寒儿,上来,陪你姐姐最后一程吧……”
      早月宫的大殿里布满枯白的孝布,跳动的灯火。侍女们来不及擦干泪水,忙着整理灵堂,拿着各种葬仪用的物品进进出出。
      竹衣寒缓步上前,跪在竹衣真面前。
      竹衣真望着竹衣寒,嘴角含着笑意,她右手的手指动了动。竹衣寒靠上前,用两只手紧紧握住竹衣真的右手,随后腾出一只手来,帮着竹衣真轻轻拭去泪水。
      竹衣真闭上眼,气息渐渐轻了。
      梅兮春咬住朱唇,望向梅兮秋。
      梅兮秋便让侍女掩了纱帐,带着两个年老的妇人将竹衣真的衣物脱去,换上新衣。
      竹衣真的气息突然加重,一口血从她口中涌出,新衣上一片殷红……
      狂风袭入早月宫大殿,所有的灯都熄了,老君让侍女去库房取祭祀用的礼伞。
      几位男子将竹衣真缓缓抬入红棺中。众人垂首,肃穆忍泪。
      月光洒入大殿内,一颗小小的白色光球,从竹衣真的口中飞出,停在月光里。
      梅兮春撕心裂肺的哭声穿透了大殿,随即众人号声一片,泪水如河。
      负责葬仪的老君喊:“竹雪家族②家主,鸿天宫之主竹氏公义,烦请云族先祖庇护其长女竹氏依真上登天云……亮灵灯。”竹公义在旁人的搀扶下,跪拜上天。
      族老们与老君一起商议此次葬仪流程,其他人则呆立等待安排,一个个面如死灰,哀伤难表。
      竹衣寒跪地将那个光球捧起,朝着明月,对着残云,誓言道:“月神为证,我竹衣寒将继承姐姐遗志,为解决残云之祸,纵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白光球在竹衣寒手中慢慢消失了。
      竹衣寒双手合十,三拜明月,三拜竹衣真。梅兮秋点头,默泪。
      两百年前,云族中的一些人掌握了控制“云灵”③的能力,成为“云士”。后来,经过数十代云士的努力,云族将凌驾于万物之上的乌猿族④从神龙山脉驱逐去了西方。
      在那之后,云族从竹岭,梅岭,雪岭等云族聚居地,相继迁入神龙山脉的广云山。因为这里的长云如滔滔江水,带来了不竭的修养之气,远比其他山岭更加适合云族居住。在云气的滋养下,广云山里的植物放肆地生长,动物尽情地繁育,处处生机勃勃,如同永生之境。
      然而,自去年春天开始,这一切都变了——长长的云河,伴着轰天巨响,有时裂成线状,有时散成片状,有时断成数段,修养之气停了,散了,云士们病了。这种病被称为“残云病”,一个残云病病人,经历两到三次残云期,就将发病,随即撒手人寰。
      最近,这残云出现得愈发频繁——每两个月至少出现一次,云族已饱受摧残,还在修行的云士们都生活在极度的恐惧之中。
      “再寻不出原因,云族就亡了。”老君望着天空,说完叹了口气。
      风飞鬓发,竹衣寒凝眉握拳,上望苍穹,静静地说:“云族,绝不会亡。”老君侧目瞥了竹衣寒一眼,似乎有些笑意。
      在竹衣真的葬礼结束后,一些族老立刻建议竹公义开紫心阁议事堂,商议大云师的归属。紫心阁位于广云山最高处的,是云族祖先牌位的供奉之所,云族一些重要事务的决定也多在此处商议。
      “如今真儿去了,大云师之位再度空缺,不得已,开此议事堂。还请各位族贵讲讲心中人选。”老君说。
      竹公权见众人低眉不语,笑着说:“我觉得,梅落家族的梅落尘可以胜任,他是五空云师,又是男儿,下山调查‘残云’,会方便许多。”
      众人望向竹公义。
      过了许久,竹公义才说:“真儿已选定屈儿为其继任者,此事暂时就这样决定吧……”
      “竹衣寒?她有何资格担此重任?”玉龙岭云族首领玉珂站起来,十分不悦。
      梅兮秋低着头,轻轻说:“真儿慧眼独具,自有她的道理。”
      “道理?强者的道理才是‘道理’!竹衣寒不就是那个叛贼之女吗!而且,她的云灵还是异灵,不是我正统云族,如何能继承大云师之位!即使是竹衣真指定,也断然不行!若是广云山没有人做大云师了,我玉龙岭来!”玉珂昂首,环视四周。
      竹公权笑劝玉珂不要动怒,转过身体对竹公义说:“论年纪,论实力,寒儿尚且不够资格……”
      一向冷漠的梅兮春站起来,说:“这两年,她师从万师公,大获长进。论实力,五空云师之内,她已不遑多让,哪里不够资格!”众人沉默,老君望向玉珂。
      玉珂暴起,喝道:“那就让她与我比试!若是她赢了,我绝无二话!若是输了,我来当这大云师!”
      竹公义问众人,众人讨论一番,多是应了。
      紫心阁下面的书阁里,一个云师正在向云族学生讲课——“‘云灵术’分‘内灵术’与‘外灵术’,云灵在体内时施放灵术,是为‘内灵术’;云灵在体外时施放灵术,是为‘外灵术’……哎?雪落岩?雪落岩!什么时候溜的?”其他学生都捂嘴笑。
      雪落岩跟着一群云师赶去看竹衣寒与玉珂的比试。他边走边说:“好个玉龙岭,还敢叫板我广云山!看寒姐姐怎么赢你……”

  • 作者有话要说:  注:
    ①大云师,为云师之首,都是实力强劲的“五空”云师。“五空”即云灵的五种颜色所对应的招式,它们分别为“青空”,“蓝空”,“金空”,“白空”与“赤空”(又称“赤心”)。
    ②生活在竹岭,雪岭,梅岭的云族迁入神龙山脉后,形成了三大家族——竹雪家族,梅落家族与三神家族。
    ③在云年三千年以后,乌猿族统治了长云境的山林湖海,奴役着当地人为其筑建享宫乐殿,无数人死于乌猿族的统治。一位乌猿“黄农夏”(Vungnonxa),因皮毛色异变为赤色,被乌猿族驱逐,他为报复乌猿族,将“觉灵术”传授给了北方与西方的各个灵族,从而开启了灵族“究灵”的修行道路。自此,北方(中江以北)灵族将黄农夏奉为“猿神”,也称“火神”。与此同时,一位水族女子梦月春(也有一些传记记载为“孟月纯”)掌握水灵技艺后,来到南方,教导各个灵族“觉灵”。因她曾自言为“龙月仙人”,各灵族在驱逐乌猿族后,将她结庐住过的山称为“圣峰”,将圣峰所在的山脉更名为神龙山脉,敬她为“神龙”,其中云族与月族称其为“月神”,水族称其为“水神”。传言她曾生下一女,此女浮游东海,在一处名为“无觉仙岛”的地方住下,云族称其为“无上人”,认为她同样掌握着长云之境的气运。
    ④乌猿族,一个崇尚武力与野性的民族,他们控制着大地的力量,能化身为“猿”,拥有无尽的气力与野蛮的抗打能力。死后,乌猿人会化为一张乌猿皮毛,披上它可以获得“化猿”的能力。在被云族与风族打败后,乌猿遗族西迁去了天极与地极山脉。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