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残云之誓 ...

  •   
      疏雨点点,竹叶沙沙。
      滚滚迷雾,幽幽倩影。
      “姐姐?”竹衣寒跃过溪流,来到竹衣真面前。
      竹衣真背负宝剑,回眸一眼,似有愁绪。
      “为何来了,也不言语一声?”竹衣寒那对丹凤眼里,映着清溪,透着喜悦。
      竹衣真回身,扶着竹衣寒的肩,“姐姐此行,乃为,道别!”
      “又去何处?”竹衣寒神情落寞。
      竹衣真望着竹衣寒的眼睛,“去,远处……”
      竹衣真将宝剑解下,放到竹衣寒手中,“族中之事,便交予你了!”
      竹衣寒睁大眼睛,面露疑惑,“姐姐?”
      “主家,主家……”侍女霓儿推开院门,冲了进来。
      竹衣寒猛地睁开眼,翻身下床,迎了出去,急问:“何事?”
      “广云山飞鹤来了——大云师,命危!”霓儿喊道。
      竹衣寒呆住了……
      春风料峭,一拂百里,自白雪皑皑的雪岭吹到了云气氤氲的广云山。
      一条宽广的橙红色云河,横亘于星空之中,从东方向西方静谧地流淌着。
      三天前,烈风骤起,一声轰鸣巨响,震破天极——云河顿时散作片状,竹衣真随之突然发病……
      早月宫后面的“气净斋”里,灯影飘摇,广云山大云师——竹衣真躺在青榻上,咳嗽着。
      她的侍女小用已派人去通知竹衣真的父亲——鸿天宫之主竹公义了。
      不一会,竹公义带着家人提着灯笼赶到了。
      一见竹衣真嘴角染血,面色惨白,竹公义闭眼落泪,步伐紊乱,其正妻梅兮春赶紧让侍女扶着他,到斋外休息。
      竹衣真含泪,喘着气,伸手拉住梅兮春,“母亲,孩儿,恐怕,命不久矣……”
      梅兮春凌眉,推开竹衣真的手,喝道:“休得胡说!你父亲已派人去孝德宫请老君了,他定能救你!真儿,再疲再乏,也须咬牙坚持!为娘,可不许你,如此懦弱!”
      汗与泪交融在竹衣真的脸颊上,她奋力抓住梅兮春的手,说:“母亲,孩儿临死前,唯望父亲,让叶空云族,回广云山……”
      梅兮春咬牙,正欲说话——竹公义又进来了,听到竹衣真的话,他泪如雨下,“真儿,休要再惦念此事,身子要紧!”
      “父亲,答应我……”竹衣真的眼神里满是期待。
      竹公义颤声咽泣,侍女们端来药汤给竹衣真服用。
      竹衣真喝了两口药汤,缓缓说道:“孩儿,无力破除‘残云之祸’,未能拯救族人,愧对先祖,惭愧之至……”
      话未说完,一口鲜血从竹衣真口中涌出,竹公义上前怀抱住她,牙齿似要咬碎,泪水滚涌不绝。
      梅兮春含泪握拳,“天命于我家真儿,为何如此,残忍!”
      竹衣真气息逐渐急促,陷入了昏迷。
      早月宫里哭声一片……
      次日夜里,竹衣寒与侍女霓儿到了广云山中段的迎客斋。
      有送餐妇人挑起灯笼,认出了竹衣寒,连忙呼道:“小主家,还不快些,再晚,怕是来不及了!”
      竹衣寒眼中流露出一丝慌乱,她弃了霓儿,独自飞步而上,直奔早月宫。
      月栖门前,宝姑正指挥众人将黑白布匹往早月宫送,一见到竹衣寒,她便跺脚哭道:“小娘为何这才回来!快上去,快去!”
      竹衣寒行到早月宫外,望着早月宫升起的一盏盏葬仪灯,她的眼睛禁不住泪光闪闪。
      竹衣寒的养母梅兮秋闻报,立刻赶出来,站到台阶之上,向竹衣寒招手,哽咽着说:“寒儿,快些,让真儿看上一眼!”
      早月宫的大殿里白布飘散,灯火晃动。
      侍女们满脸泪痕,却还要忙着整理灵堂,拿着各种葬仪用的物品进进出出。
      竹衣寒疾步转至后宫内院,众人见着竹衣寒,纷纷让开。
      有人往气净斋里喊道:“寒儿回来了!”
      竹衣寒走入气净斋,立于人群中,望着竹衣真,呆住了。
      梅兮春招手,竹衣寒这才跪到竹衣真身前。
      仿佛是感应到了一般,竹衣真缓了一口气,醒了过来,她望着竹衣寒,嘴角含着笑意,她右手的手指动了动。
      竹衣寒靠上前,用两只手紧紧握住竹衣真的右手,随后腾出一只手来,帮竹衣真拭去泪水。
      “姐姐,屈儿回来了!”泪水划过竹衣寒的脸颊,滴在褥子上。
      竹衣真闭上了眼,呼吸声愈加急促,深重。
      梅兮春咬住朱唇,望向梅兮秋。
      梅兮秋便示意侍女小用与宝姑。
      二人一同上床,掩了纱帐,互相配合,将竹衣真的衣物脱去,用净水为其擦拭身子,之后为其着上新衣。
      看着主人满身深蓝的“残云”血脉,小用不禁咽泣起来。
      宝姑为竹衣寒盘好头发,轻声说道:“好真儿,该见的人,你也见着了,登云之路,千万要喊祖宗们来接你,别为那‘灵屠’当成孤魂野鬼……”
      鲜血猛地自竹衣真口中涌出,湛蓝的新衣上一片殷红……
      狂风袭入早月宫大殿,所有的灯都熄了,老君让侍女去库房取祭祀用的礼伞。
      几位五空①云师将竹衣真缓缓抬入红棺中。
      众人垂首,肃穆抽噎。
      月光洒入大殿内,一颗小小的白色光球,自竹衣真的口中飞出,漂浮在月光里。
      梅兮春撕心裂肺的哭声穿透了大殿,随即众人号声一片,泪流成河。
      负责葬仪的老君喊:“竹雪家族②家主,鸿天宫之主竹氏公义,烦请云族先祖,庇护其长女竹氏衣真,上登天云……亮灵灯。”
      竹公义在旁人的搀扶下,跪拜上天,跪拜月主。
      族老们与老君一起商议此次葬仪流程,其他人则立于一旁,等候安排,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哀伤难表。
      竹衣寒跪地将那个光球捧起,朝着明月,对着残云,含泪起誓:“月神为证,我竹衣寒将承姐姐遗志,为除‘残云之祸’,纵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梅兮秋默泪。
      须臾,那白光球便在竹衣寒手心中消失了。
      竹衣寒双手合十,三拜明月,三拜竹衣真。
      早月宫里,哀乐忽响,号哭急起……
      门廊里,一个族老对老君哀叹道:“真儿竟走了,这‘残云’,不知,还有何人可以破除啊……”
      “是啊,真儿灵力冠绝广云山,若论我云族可破‘残云’之人,舍她其谁!”老君望向残云,“只是,不承想,真儿竟如此薄命!若是,再寻不出‘残云’之因,广云山,便难保了……”
      一年前,不知是何缘由,伴着轰天巨响,云河时而裂成线状,时而散作片状,时而断为数段,成了“残云”。修养之气也随“残云”,停了散了——众多修行的云族灵士病了。经不过三次“残云”,他们便会发病而亡……
      云族将此劫,唤作“残云之祸”。
      
      

  • 作者有话要说:  注:
    ①五空,即青空,蓝空,金空,白空,赤空五类灵术,熟练掌握此五类灵术的“云师”就被称作“五空云师”。
    ②灵族所谓“家族”与“姓”无关,多与家族起源时所聚居的山岭有关,如“梅落家族”就起源于“梅落岭”;“竹雪家族”,起源于“竹岭”与“雪岭”;“三神家族”,起源于“竹岭”,“雪岭”与“梅岭”。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