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云歌》夏艾曼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1-05 11:08: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舍我其谁 ...

  •   比试的地点是竹叶潭,众多云师闻讯赶来。片刻工夫,潭边的竹林中挤满了人。
      竹衣寒坐在潭边闭目养神,玉珂飞身来到潭中,脚踩潭水,如履平地。
      老君大呼:“此次比试,为避免伤亡,一律不许使用‘三心法’与‘古法’,只能使用基础灵术。”玉珂说:“怎么都行,我倒看看你们广云山为了保命,堕落成什么样子了!”
      众云师怒眉,雪落岩喊道:“嚣张什么,你输定了!”有个云师挤过去,把雪落岩拖去书阁,雪落岩一阵闹,却又无可奈何。
      老君击打竹筒——“笃笃笃”三声,比试开始。
      玉珂在水面上来回徘徊,竹衣寒踩着水面走来,微波细细。
      玉珂张手放出云灵,大喝一声:“水龙吟!”潭水震颤,一条水龙从竹衣寒脚下冲出,白光一闪,竹衣寒利用事先放出的云灵,施放“云闪术”与云灵移形换影,避开水龙,疾步直奔玉珂,水龙调转方向,斜冲而来。
      眼看水龙即将击中竹衣寒,竹衣寒握拳收灵,红光一闪,“龙爆术”震水起浪,火柱向上冲去,将那水龙炸断,玉珂即刻握拳,水面上飞腾起无数道水柱,从四面八方向竹衣寒聚拢……青光闪,竹衣寒用“青云术”避入异界,外面水柱合为一柱,冲天而起,水雾漫天。
      竹衣寒从异界刚一现身,玉珂已飞身而来,像挥刃一般挥出手掌——“水龙切”,薄如无物,劈向竹衣寒。竹衣寒握拳——一团火球卷风飞旋,将“水龙切”震作水雾。玉珂大惊失色,化作水雾隐藏身形。
      竹衣寒行进中,挥出手刃——一道薄如剑的赤火,横向划出个半圆,意图将玉珂逼出来。站在对面的云师纷纷使用“青梅罩”防止被误伤,赤火碰到“青梅罩”随即消散。
      玉珂突然从水雾中现身,就在竹衣寒背后,随即握拳——“水龙爆”的水柱震天飞散,竹衣寒急用“青云”避了。
      玉珂放灵再用“水龙吟”,水龙飞天,将竹衣寒消失的地方团团卷住。;竹衣寒刚一现身,水龙就缩紧,将她包裹在其中,形成一个水牢……
      梅兮秋皱眉直呼:“不好!”
      “龙爆”在水牢中震响,“水龙牢”却吸收了它的爆炸力,安然无恙。
      玉珂笑,说:“广云山不过如此。”她握上拳头,水牢急速收缩,仿佛要将竹衣寒挤成碎片——青光闪,竹衣寒再次避入异界,水牢聚成一滴水,又爆散开来,在空中开起一朵巨大的水花,现身而出的竹衣寒被震落到水上,她的全身湿透,头发散乱。
      梅兮秋捂嘴,众云师一片哀声。
      玉珂乘势而上,对着竹衣寒挥出手刃——“水龙切”再次飞出……
      竹衣寒爬起身极速握拳——“龙爆”的气浪震飞水雾与“水龙切”,她甩手飞出云灵,用“云闪”换位,再回灵用“龙爆”震波助力跃入长空。
      玉珂双手握拳,向上一推——两条水龙从潭中腾空而起,盘旋而上,直入长空。
      天空中,一道红光闪过,一条火龙破云而出,裹挟着竹衣寒,自天而下,俯冲向玉珂。火龙与那两条水龙激烈相交,水火纠缠,震声回荡,水气升腾……
      突然,一声裂空巨响,空中爆起火焰与水雾。
      朦胧的水气之中,竹衣寒破雾而下,挥出手刃,“赤火斩”从水气中疾闪而出,玉珂急忙化作水雾躲避。
      竹衣寒盯住那团水雾,放出云灵尾随,看准机会,立刻“云闪”到那水雾跟前。竹衣寒迅速握拳回灵,红光闪,“轰”地一声,火柱掀起千重浪。
      “龙爆术”将玉珂震出了形,竹衣寒三步赶上,挥出玉掌,像一把锋利的刀刃,贴近玉珂的脖子——玉珂杏眼圆睁,眼中满是疑惑与不甘。
      梅兮秋含泪而笑,围观的云师们并没有高兴过度,只是纷纷点头赞许。
      “云灵控制精确,灵术施放迅捷,大云师之位,寒儿当之无愧。”老君大呼。
      玉珂垂首,无话可说。
      竹公权叹:“想不到师从万师公两年,她都变得如此厉害……”
      竹公义在紫心阁将大云师的象征——“飞云玉牌”亲手授予竹衣寒。竹衣寒收好玉牌,祭拜云族先祖,正式成为大云师。
      待竹衣真下葬七日后,竹衣寒来到月主庙,跪别竹公义的妹妹,自己的生母竹辞怜。
      竹辞怜靠着窗户,望着外面晚春之景,并无回应。
      竹辞怜的侍女宝姑说:“近日主家并无异常,小娘就放心下山吧,我在这里照应,不会有事的。”
      竹衣寒抱住宝姑。
      宝姑说:“外世有许多坏人,一定要注意安全。”
      宝姑送给竹衣寒一双青色云纹履——“夏日转眼就到了,路上换掉靴子,凉快些。”
      竹衣寒点点头。
      从月主庙出来,竹衣寒回望庙里的桃林,伫立良久。
      竹公义在龙天门设了简宴为竹衣寒送行。
      竹公义将“神君玉牌”交给竹衣寒,说:“在南境,有了它,凡人应该不敢为难你。”
      竹衣寒点头,跪下接过玉牌。
      梅兮秋让人取来一个香木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把蓝晶礼器,对竹衣寒说:“这把‘金时’匕首,据说有神力,大夫人叮嘱让你带上,或许你能发现如何使用它。”
      竹衣寒半跪接过。
      竹公义走后,竹衣寒抱住梅兮秋,久久不愿分开。
      梅兮秋轻声说:“你很少下山,又是女子,务必小心些。太楚与文戎新战刚止,必定混乱,从山岭间绕行,能免去一些麻烦。”
      竹衣寒说:“母亲,此去不破残云之危,孩儿绝不甘休!孩儿也不知何时能回来,母亲务必保重!”
      在广云山下山半道上,有个平生亭,相传为大云师黄西坡参透道术之地,侍女霓儿在此等候多时了。
      山路曲折,云雾渐浓。
      淅淅沥沥,原来山中在下小雨,霓儿将竹担上用云鹰之羽制成的“青羽”取下给竹衣寒披上,自己则披上蓑衣。
      主仆二人小心地向山下缓行。
      竹衣寒扶了扶竹笠,对霓儿说:“快到山脚了,你回去吧。替我照料好‘红巧’,不要让落岩再翻我的书……你别笑,等我回来,让我知道你放他进去捣乱,我就不许你找婆家!”
      霓儿点头又摇头,竹衣寒抿嘴笑。
      霓儿说:“偏是让你知道了我的短处,待我出嫁了,看你还拿何事吓我。”
      “等你出嫁了,我不许你下山,让你们二人,天天着急!”竹衣寒若无其事地说。
      霓儿捶打竹衣寒。
      俄而,两人依依惜别,互道珍重。
      竹衣寒行至山脚,回望云气缭绕的广云山。随后,她走过“云族界”石碑,进入太楚国境内。
      两个轿夫路过。
      领头的轿夫问:“小娘子要不要上轿避避雨?去田温乡只要一百六十柳①,去九戈乡只需两百柳,到苍梧郡千柳,去……”
      竹衣寒问:“去久章岭多少?”两个轿夫闷头就走。
      竹衣寒喊道:“你们不用进山,到山下就可以。”
      轿夫们回来了,领头的说:“说实话,怎么也得一个银蟾②,那地方要绕远路,又太邪。我不知道小娘子是去给夫君收尸还是给父亲收尸……反正我劝小娘子还是别太执着,人死在何处都是与大地相伴,这样想,心里能好受些。”
      竹衣寒说:“无需多言。”
      轿子颠来颠去,竹衣寒挑着帘子朝外望。
      一路农田荒芜,村落破败。
      到了一处坡上,山贼冒出来吓跑了轿夫,竹衣寒用“蓝凝术”将那些山贼折磨得惊号痛哭。
      没了轿子,竹衣寒只得步行下了坡,幸好雨停了。
      天渐渐黑了,竹衣寒用“云闪术”上树休息。
      夜莺白枭,虎啸狼嚎。
      杂木悉悉索索,长空流云飞逝。
      月清清,星懒懒。

  • 作者有话要说:  注:
    ①柳叶钱,太楚国钱币,状如圆角柳叶,青铁制。有一,五,十,百面值。乌银制的柳叶钱为“银柳”,折合柳叶钱八百柳。
    ②银蟾,太楚国钱币,扁蟾蜍状,乌银制,折合柳叶钱一千六百柳。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