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白猫 ...

  •   白落落视线紧盯着那里,只见灌木丛“簌簌”摇动了片刻,突然冒出个毛茸茸的脑袋来!
      
      白落落:“……?”
      
      ——那是一只白色的猫。
      
      那猫全身雪白,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像是两颗蓝宝石。
      它身材有些肥硕,慢悠悠的走到白落落身边,竟也丝毫不怕人。
      
      白猫在白落落脚边转了两圈,似乎是确定她无害,轻轻用身子蹭了蹭她的腿,冲她柔柔的“喵”了一声。
      
      白落落:“……!”
      好、好可爱!
      
      她弯下腰,试探着伸出手,摸了摸猫咪的头。
      
      白猫乖巧极了,湛蓝的大眼睛水润,仰头紧紧的盯着她——
      
      手中的肉包子。
      
      白落落:“……”
      她有些无奈的蹲下身,给它掰了一块。
      
      白猫低下头,就着她的手掌心吃的正香,尾巴轻摇,喉咙里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
      
      白落落凑近了,这才惊讶的发现,白猫的肚子沉甸甸的垂着,似乎怀了小崽子。
      
      学校里经常有这种流浪猫出没,通常对人类很有戒备心,没想到这只母猫竟然主动凑上来要食儿吃。
      
      白猫吃了包子,仔细嗅了嗅白落落身上的味道,很快又钻回灌木丛里,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掩映的树枝中。
      
      白落落目送它离去,沿着林荫小径,转身往教学楼走去。
      
      今天来得早,白落落到班级的时候,早自习还没开始,班上只有寥寥几个早读的同学。
      她放下书包,又给窗台边那盆绿色的仙人掌浇了点儿水,随后便对着课本发起愣。
      
      白落落用左手支着下巴,右手的笔不自觉在课本上涂画起来。
      
      一根单调的线条,渐渐拉长成一个圆,再变成立体的小圆球,分出阴影,点亮高光,填补细节……  
      
      “哇!白落同学,你在画画吗?好棒啊!”
      
      突然有女孩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白落落动作一顿,下意识的停下笔,低头望去。
      
      只见课本上,已经画出一个圆滚滚的仙人球,线条圆润可爱,活灵活现。
      
      欸?
      白落落一脸懵逼。
      
      这什么时候画的?
      她刚刚真的只是在走神儿啊!
      
      似乎被女孩儿的声音所吸引,有不少女生都围过来,对课本上那个小仙人掌爱不释手:“没想到白落同学还会画画啊!真是多才多艺!”
      
      有女生闪着星星眼小声问:“是啊是啊!白落同学能不能……帮我画一幅肖像呀?”
      
      “那……我也想要!”
      “啊啊啊!我也可以拥有吗?!”
      “白落同学,可不可以帮我也画一张!”
      
      白落落:“……???”
      
      什么?不是!你们听我说——
      我根本不会画画啊!
      
      然而耳边的系统提示音疯了似的响,提示她大量迷妹值入账:愣着干啥?赶紧行动虏获迷妹芳心啊!
      
      白落落:“……”
      行、吧。
      
      她面带微笑的点点头,面上胸有成竹,心中慌得一批。
      
      原娅一马当先挤过来,往白落落跟前一坐,画着精致眼线的眼睛朝她眨了眨,像是在放电:“白落同学,拜托你啦!”
      
      白落落硬着头笔开始画。
      
      她身边的窗户敞开着,柔柔风吹得格外舒适,微微掀起细碎的额发。
      
      少年纤细的手指握住笔,在纸上仔细涂画着,时不时抬头望向对面的女孩一眼,眼眸中满是认真。
      
      女孩子们娇笑着打闹,围着少年叽叽喳喳——
      
      “白落同学有女朋友了吗?”
      “欸?没有嘛?!我才不信呢!”
      “白落同学这么优秀,喜欢你的人一定很多吧!”
      
      少年却只是无奈的抬眸,温柔的嗓音解释着什么,那模样引得众多女生红了脸。
      
      窗外,临澜垂眸靠在身侧的墙壁上,一动不动。
      
      那边女孩子的笑声不断传来。
      临澜垂在身侧的手掌也一点点握紧,漆黑的眼睫止不住颤着,手背用力到凸显出些许青色的血管。
      
      ……
      
      “砰。”
      
      教室门开了。
      临澜拎着书包进来,大步迈向最后面的座位。
      
      挤在过道里的女生下意识的避让开。
      白落落从画纸上抬起头,看着临澜朝她走过来:“临……”
      
      临澜面无表情,携着满身的寒意,自她身边擦肩而过。
      
      白落落的声音便卡在了嗓子里。
      
      她微微偏头,看见临澜走到最后一排坐下,腰背挺拔,漆黑的眼睫低垂,静静看着桌上的课本。
      
      “白落同学,画好了吗?”原娅的询问声响起。
      
      白落落连忙回过头:“啊!快了快了!”
      
      身后,临澜忽的抬眸,望向白落落的背影,盯视了片刻,又垂眸落向自己攥紧的掌心。
      
      半晌,他缓缓松开手。
      
      只见掌心里,躺着一只粉色的千纸鹤。
      淡淡的樱花粉,尖尖的嘴。
      
      纸鹤扑了扑翅膀,一副沉迷美色的模样,小脑袋满脸着迷的望着临澜,讨好的用翅膀蹭了蹭他的手心。
      
      纸鹤的翅膀上,用黑色水笔写着两个略有些歪扭的字——
      
      临澜。
      
      耳边,又传来前面女孩子嘻哈的笑闹声,还有少年无奈轻柔的嗓音。
      
      临澜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两个字,墨蓝色的眼瞳幽深,像风雨来临前波荡的暗海。
      
      对白落来说,所有人都一样。
      
      原来——
      他不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
      
      等白落落把画画好,早自习也已经结束了。
      令她意外的是,画出来的画像竟然相当不错,女孩子们拿到画心满意足的离开,吓得白落落捧着自己的手又端详了好几遍。
      
      然而之后的几天,白落落却发现状况不对了。
      
      她本以为临澜只是在闹别扭,可后来却发现,临澜真的生气了。
      
      每当白落落凑过去,或者想说什么的时候,临澜就会垂下眼眸主动避让,或者是直接起身离开。
      
      白落落:“……?”
      
      唉。
      女人心,海底针。
      
      白落落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归咎于是对方最近心情不好。
      
      临澜却越发沉默起来,身上总携着一股凌冽的寒意。
      自从上次体育课看见临澜的脸后,班上的同学们心生恐惧,均愈发的远离她,这么一来,更显得她形单形只,格格不入。
      
      等到周四的下午,惯例是周老师的课,他夹着一沓厚厚的试卷,面色难看的走进来。
      
      白落落仔细的观察一眼,发现他后背上并没有那男鬼,这才松口气。
      
      “啪!”
      周老师一进教室,就狠狠将试卷拍在了桌上!
      
      全班同学吓得一缩脖子,情不自禁绷紧了皮。
      
      周老师推了推黑框眼镜,锐利的三角眼冷冷的环视一圈,道:“这次测验,你们简直是太令我失望了!”
      
      听听,这地狱般的开场白。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周老师使出杀手锏:“下面,我报到名字的人站起来!”
      
      他拿起试卷,开始一个一个的报名字,那声音简直像催命符:“周佳,徐小生,黄文,林亚亚……”
      
      “还有……临澜!”
      
      周老师报出最后一个名字,白落落猛地一惊,骤然回过头去——
      
      只见临澜已经沉默的站起来,垂眸看着课桌。
      
      怎么可能?!
      临澜的成绩明明那么好!
      
      白落落还记得在鬼教室中,临澜的数学试卷拿了满分。
      
      周老师已经走下讲台,从右起第一个座位开始,挨个儿训过去。
      
      “周佳,61分!”
      “我说了多少遍?!这种题你还能错?你脑子让狗啃了吧?抄50遍!”
      “徐小生,53分!”
      “考成这个鬼样子,你也有脸来上学?连条狗都比你聪明!抄100遍!”
      
      教室里的气氛压抑极了,没被叫到名字的人暗自窃喜,而站起来的人有快将近十个,皆是面色惨白。
      
      “黄文啊,三十分都不到,我要是你,我都没脸活下去啊!我现在就能从江边上跳下去!”
      “呦呵,还学会顶嘴了?有本事你去跳啊!你去啊!”
      “林亚亚,你哭什么哭?你还有脸哭了啊?500遍!不抄完不准回家!”
      
      周老师骂的一众人狗血淋头,语气极其尖酸刻薄,听得白落落目瞪口呆。
      但看其他同学的神色,显然这已经是家常便饭。
      
      周老师转了一圈,最后才绕到临澜的面前,冷冷道:“临澜,14分!”
      
      白落落:“……???”
      怎么可能!
      
      然而临澜的试卷已经落在桌上,满是红叉叉的试卷上写着大大的“14”。
      
      临澜垂眸看着桌上的卷子,厚重的刘海掩住了她的神色,白落落什么也看不到。
      
      周老师:“临澜,你干脆退学吧!哪儿来的给我滚回哪儿去,这种分数我闭着眼睛都能考出来!!你带脑子来上学了么?”
      
      白落落的心都揪起来了。
      临澜像是根本没听到似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周老师骂了一通,最后走到教室门口,扔下一句:“报到名字的人都来我办公室!今天不抄完不准回家!”
      
      半晌,站着的同学微微动了动,他们面色惨白,目光黯淡,行尸走肉般的跟着周老师出去了。
      
      临澜自白落落身边经过,同样也跟出去。
      
      教室里剩下的人这才舒口气,大家相互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气氛微微活跃起来。
      
      “周老师今天磕了什么药,这么猛!”
      “谁知道啊,我说,刚刚看黄文那眼神,好像真打算去跳江呢!”
      “你们别说,还真有一件事儿!”
      “什么什么?!”
      
      那同学道:“听说周老师带的上一届学生,就有一个跳楼自杀的呢!”
      “听说是个男生,就从咱们学校天台跳下去,摔的四肢扭曲,血糊了满脸,都认不清是谁了!”
      “嘶!别说了,真吓人!”
      
      白落落听到这里,心猛地一紧,莫名就想起那个扒在男老师背后的男鬼。
      她左想右想不对劲,趁着众人不注意,偷偷站起来从后门溜出去。
      
      教室里,原娅察觉到什么,往后瞥了一眼。
      
      *
      
      白落落并没去过周老师的办公室,不过她知道,就在这栋教学楼内。
      
      楼学楼内走廊和拐道极多,她七拐八绕,转悠了好几圈,还是没能找到目的地。
      
      现在是上课时间,走廊里很安静,没有一个学生。
      白落落快步走在游廊里,目光来回移动着,观察这周围的门上的标识。
      
      她视线无意中从瞥向楼下的小花园,忽的顿住脚,猛然瞪大了眼睛。
      
      只见教学楼下的小花园里,竟凭空多出一颗大柳树来!
      
      高高的柳树梢上,坐着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婆婆。
      她慢慢抬起头,遥遥看了白落落一眼,咧嘴露出一个怪异的微笑。
      
      下一秒,她整个人猛地从柳树上栽下去!
      
      “砰!”
      一声闷响,树下一片血肉模糊!
      
      “嗬!”白落落吓得一闭眼,嘴中倒吸口凉气。
      
      片刻后,等再她睁眼望过去,那柳树和老婆婆都已经不见了,楼下的小花园里郁郁葱葱,一片宁静。
      
      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那老婆婆又在暗示着什么?!
      
      无从由来的不安感,一下子掠住了白落落的心脏。
      她不由自主的加快步伐,视线焦灼的在一个个办公室间梭巡,周身的场景在眼前快速掠过。
      
      她经过楼梯口,正打算下楼看看时,旁侧的一个隐秘走廊忽的有些动静,夹杂着一个恶毒的声音传过来——
      
      “去死吧!!!”
      
      白落落心下一紧,扭头冲进身侧的走廊,看清眼前画面的一刹那,她全身的血液都停滞了——
      
      只见走廊边,周老师狠狠伸手一推,临澜便整个人翻出了护栏!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满身璎珞鸣..珂..佩、崩人啊崩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