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鲜血淋漓 ...

  •   一瞬间,白落落心脏都停跳了。
      
      她几步冲上前,从背后狠狠撞开周老师,冲上去一把拽住临澜的手!
      
      “嗷!”
      周老师踉跄几步,头嗑在墙壁上,当即一声惨叫。
      
      白落落丝毫没有给他眼神,她半个身子都探出护栏外,勉强抓住临澜的一只手。
      
      临澜全身都悬空在护栏外,堪堪吊在半空中。
      
      她脚下是高达六层楼的虚空,风声呼啸着,张狂的在周身来回盘旋。
      女孩儿单薄的身体在风中摇摇欲坠,像只折断翅膀的蝶。
      
      临澜微微抬眸,那双暗沉的眸子便落在白落落的脸上,幽深的瞳孔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隐隐翻腾。
      
      “抓紧啊!”
      
      白落落脸上满是焦灼,她试图更多的探出身体,两只手一起用力,紧紧握着临澜往上拖。
      
      “嘶……”
      “白落?今天……只怪你的命不好了!”
      
      身后,阴森可怖的声音响起。
      
      周老师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头上的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淌,他眼底通红,流露出无尽的怨毒,跟趴在他背后的男鬼如出一辙,贪婪的望着临澜。
      
      “只要她死了……我就……解脱了,赫赫……”
      
      白落落心下猛地一惊!
      合着是要找替死鬼,怪不得一直针对临澜!
      
      周老师朝白落落走来,唇角扬着怪异的微笑,白落落两只手拉住临澜,大半个身体都探出围栏,根本无法移动。
      
      “放手吧。”
      围栏外,临澜嗓音沙哑道。
      
      她口中说的好像不是自己的性命,一双眼睛凝视着白落落,里面平静极了。
      
      白落落急了。
      她大吼一声:“你别急!你等等!你给我站那儿——别动!!!”
      
      白落落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竟真把他给喊停了。
      
      “怎么……还有遗言……没交代?”周老师桀桀的笑着,面上满是戏耍般的恶毒。
      
      白落落:“……”
      白落落决定虚与委蛇。
      
      她酝酿了下,面露悲苦:“其实……我家里还有位卧床不起的老母亲……没人照顾,还有四个面黄肌瘦的弟弟妹妹,自从跟着我,天天玉米面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周老师越听越不对,铁青着脸打断道:“你敢耍我?!”
      
      他背上男鬼一声嘶嚎,男老师整个人便朝白落落扑来!
      
      白落落吓得一闭眼,在脑中拼命吼:“好了没有?你快点!再迟咱俩一起嗝屁啊!!”
      
      系统:“马上!马上就好!我这里正在——”
      
      系统话音未落,白落落陡然感觉手上一轻,像是拎着个轻飘飘的棉花糖,轻而易举的就把临澜从护栏外拉了上来。
      
      “……!”
      白落落:“哇!老铁太给力了!”
      
      系统:“……???”
      系统:“你说什么?我还没有准备好啊?你怎么把人给拉上来的??!”
      
      然而系统的后半句白落落已然听不见了,身后的男老师已经恶狠狠扑了上来——
      
      “咣!”
      突如其来的一声响。
      
      男老师无声无息的倒下去,露出后面一脸惊愕,举着棒球棍的原娅来。
      
      身后的过道里,有许多女生探头探脑望过来,发出一声哗然的惊叫,面上却满是兴奋。
      
      “啊啊啊——”
      地上,男老师忽的惨叫起来,白落落看见那男鬼浑身冒青烟,不一会儿就消失在空气中。
      
      白落落:“……?”
      我还没有出手呀???
      
      白落落和原娅面面相觑。
      
      半晌,原娅惊讶的捂着胸口,用娇滴滴的语气道:“呀!真没想到周老师竟然是这种人!真是吓死人家了!”
      
      白落落:“……”
      把你手里的棍子放下再说话。
      
      身后,忽的传来轻微的脚步拖移声,窸窸窣窣的。
      
      白落落闻声望去,便看见临澜蜷在角落里。
      她头发凌乱,衣服上满是灰尘,低垂着头不说话。
      
      ——简直就是人生惨家。
      
      白落落几步走过去,蹲下身来,让自己的视线与她平齐。
      然后,她试探的伸出手,揉了揉临澜的脑袋。
      
      “放心吧,以后一切都会好的。”白落落向她保证。
      
      想害死临澜的男鬼也消失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临澜缓缓抬眸。
      那双墨蓝色的眼睛望过来时,白落落突然恍惚了一下。
      
      那双眼睛,蕴满夜空的深沉,藏进暗海的诡秘。
      像一道致命的海底旋涡,将所有靠近的人,不由分说的吞吃入腹。
      
      ——而瞳孔的最深处,似乎还藏着一些令人无法窥探的暗潮。
      
      白落落脊背莫名一凉,再回过神儿来时,临澜已经重新垂下头,坐在角落里不言不语,纤细苍白的手臂却往前伸了伸。
      
      那手臂上,有一道拇指长短的红色刮痕,淡淡细细的一条,血液都已经凝固了。
      看起来并不严重。
      
      白落落小心翼翼的碰了下伤口周围的皮肤,小声问:“疼吗?”
      
      临澜毫不犹豫的点头。
      
      原娅:“……”
      你说真的吗?!那么短小的一道!!
      我用指甲划出来的都比那深!
      
      原娅清清嗓子,挺了挺胸,捏细了嗓音提醒道:“白落同学,你能先帮我将周老师送去保卫处吗?他情况看起来有些不对,我怕一个人制不住他呢!”
      
      白落落扭头一看。
      
      周老师正在地上打滚,他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脖子,发出“嗬嗬”的喉音,舌头长长的吐出来,看起来快把自己给掐死了。
      
      白落落身后,临澜冷漠的抬头,面无表情的望向原娅。
      
      原娅:呵。
      老娘征战十八载,什么样的绿茶婊没见过!?想跟我抢男人!
      小妹妹,还没有婊到家哦!
      
      然而下一秒,她便见临澜伸出手,轻轻拉了拉白落的衣角。
      
      在白落同学回头望过去时,她微微仰头,露出那张苍白透明的小脸蛋。
      接着,不动声色的伸出脚踝,露出上面的一小片青紫淤痕,沙哑着嗓音道——
      
      “阿落,疼。”
      
      白落同学十分应景的露出心疼的神色,并立即蹲下身去给她揉脚,柔声问她痛不痛。
      
      原娅:“……”
      艹。
      
      这个小婊砸!!!
      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黑心莲!!
      
      白落落揉完脚,又从兜里摸出一块蓝色的卡通创可贴,贴在了临澜的胳膊上,正好盖住那道浅淡的伤疤。
      
      “在这里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白落落站起身,跟原娅一起把周老师带下楼,身后看热闹的女生们纷纷跟上,痛苦的嘶嚎声渐渐远去。
      
      走廊里陷入一片寂静,只剩下呼啸的风声回荡。
      
      半晌,临澜慢慢从角落里站起。
      
      就在她转身的刹那,猛地有一团黑影朝她后背扑去,那狰狞的鬼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
      
      只是瞬息间,临澜却突然回身,苍白的手指一把将鬼影攥紧在手心!
      
      “赫!”
      
      鬼影一声惊惧的嘶吼,目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不……不可能、你……你刚刚是装——”
      
      临澜抬眸,那双没有丝毫情绪的眼睛淡漠看着它,指尖慢慢用力。
      
      “难道……都是为了白落?”
      
      那鬼影似乎想到什么,突然“桀桀”的疯狂笑起来,它用无比讥讽的嗓音道:“为了引起心爱人的注意,所以故意这样做的吗?哈哈哈哈!真可悲啊!”
      
      鬼影的狂笑声在狭窄空间里蔓延。
      临澜突然微微松了手,转身原路返回至围栏边。
      
      鬼影声音忽的惊慌起来:“你……你想做什么?放,放开我!”
      
      临澜将手伸出围栏,那鬼影挣扎的更厉害了,痛哭流涕起来:“不……求求你!绕了我!……饶了我吧!别把我扔下去!”
      
      每个鬼的死因,是他们内心中最深沉的梦魇。
      这只鬼,显然是跳楼而死。
      
      围栏边,风呼啸的吹着,烈烈的吹拂开临澜的黑发,在风中高高扬起。
      
      鬼影陡然刹住了音,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你、你是……”
      
      临澜垂眸,墨蓝色的眼睛漠然看着它,脸上的红色藤蔓妖异而诡谲:“如果只能用那种方式,才能获得他的注目——”
      
      她嗓音突然温柔的可怕:“纵使鲜血淋漓。”
      
      话音落下,临澜松开手,鬼影发出一声尖锐的嚎叫——
      
      “……临澜,你在做什么?”
      
      身后,传来少年犹疑的嗓音。
      
      白落落奇怪的看了一眼围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隐约听到一声沉闷的重物落地声。
      像是熟透了的西瓜在地上摔烂了。
      
      临澜收回手,转身望向走廊尽头的少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没什么,我们走吧?”
      
      白落落看着临澜,莫名身体一凉,第六感突然拉响了警报。
      
      而临澜已经走过来,神态自若的牵起她的手,微微偏头,那双狭长的暗蓝色眸子看过来,在阳光下显得漂亮极了——
      
      “阿落?”
      
      她的嗓音沙哑,却莫名带了一丝磁性。
      
      白落落恍然回神:“啊!好,我们回去吧。”
      
      临澜便拉着她往前走。
      白落落落后一步,视线从女孩儿格外宽大的指骨,慢慢移到她的背影上。
      
      不知道为什么。
      临澜看起来……似乎长高了呢。
      
      ……
      
      这次事件过了有大概一个多星期。
      
      校方终于传来消息,说是周老师涉嫌挑唆他人自杀,已有确凿证据,被警方找上门带走了。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班上喜气洋洋就像过年似的,同学们纷纷拍手以庆。
      
      解决了跳楼鬼的事件后,白落落大松口气,连带着每天上学的心情都美妙许多。
      
      而她跟临澜似乎也和好了。
      关系更胜以往,临澜现在都会软软的喊“阿落”了呢!
      
      惯例是星期一的早上,白落落前两天嗨过头,第二天不出意外的又起晚了。
      
      她马不停蹄赶到学校,叼着包子匆匆奔跑在校园的小路上,忽然便见前面熙熙攘攘围了一大圈人,人声嘈杂的热议着什么。
      
      恩?
      出什么事儿了?!
      
      虽说快迟到了,白落落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拉住路过的一个人问道:“同学,前面发生什么啦?”
      
      同学摇头唏嘘:“唉,别说了,又是一场命案啊!”
      
      白落落:“????”
      
      她脚步一转,好奇的凑上前去。
      
      白落落透过人群间的缝隙,目光刚扫过里面的场景,便似有惊雷猛然在耳边炸响,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她惊愕张着嘴,口中的肉包子咕噜噜滚落在地上,雪白的包子皮上沾满了灰尘。
      
      白落落却顾不得包子,目光定定落在人群的包围圈里——
      
      血泊中,躺着一只白色母猫。
      
      母猫的四肢被残忍的折断,扭曲成一个怪异的弧度,白色的毛发被染成猩红血色,鲜血尚未凝固,似乎才刚刚死亡。
      
      但她湛蓝色的眼睛却仍不肯闭上。
      
      猫眼圆睁着,直直的望向身侧,眼睛里没有怨毒,只有无尽的温柔和悲伤。
      
      母猫身侧的血泊里,被人扔了四只白色小猫。
      小猫们眼睛都尚未睁开,四肢同样被折断,就这么死在它们的母亲眼前。
      
      ——是被人开膛破肚,生生挖出来的。
      
      “啧,真可怜啊!”
      “造孽啊,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不得了,要迟到了!赶紧上课去,走走走!”
      “都让让,让让啊!别围着了!”
      
      刺耳的上课铃响起,围在一旁的众人顿时鸟兽鱼散,母猫和小猫的尸体便暴露在空气中。
      
      “同学,你怎么还不去上课?!要迟到了啊!”白落落对面走来一个男老师,看了她一眼,严肃的喊道。
      
      白落落正处在极大的震惊中,她眼神茫然了会儿,下意识的道:“我……”
      
      话音未落,身后突然传来些许动静,白落落闻声望去。
      
      母猫的尸体动了动。
      
      然后,肚子上缓缓鼓起一个小包。
      只听轻微的“噗嗤”一声,一个小脑袋就从被剖开的肚子里钻了出来。
      
      那是一只满身鲜血淋漓的幼猫。
      
      来自母亲的血将它成鲜红,甚至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晨间清冷的寒风中,它站在母亲的尸体上,鼻尖盈满了血腥味儿,瘦弱的身体在风中微颤,却不哭也不叫。
      
      半晌。
      它静静睁开眼。
      
      白落落呆站在原地,愣愣看着那只猫。
      
      它右眼是湛蓝的天空,左眼是炽热的骄阳。
      
      那是一只鸳鸯眼的小猫。
      
      ——唯一的幸存者。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明天就要入v啦,到时候会有万更掉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鞠躬!
    预收文:《情敌们性转后都暗恋我》
      我,一本狗血玛丽苏文的女主角。
      在经历千辛万苦,打败绿茶心机继妹,高傲豪门女神,狠辣大小姐后,我终于和霸道总裁HE了。
      不料婚礼前夜,人生巅峰时,眼一睁一闭——
      我重生了。
      
      我:????
      *
      重生后,我本想继续打脸虐渣之路,却发现有哪里不太对。
      计划A:装柔弱骗取父母信任,嫁祸心机继妹get√
      当天晚上,继妹潜入卧室,伏在我耳边声音低哑疯狂:“你娇气的模样真美,以后就这样对我撒娇好吗?”
      我:……醒还是不醒?
      计划B:装失手打翻酒杯,溅高傲女神一身酒get√
      宴会后,豪门女神将我堵在更衣室,一贯冷淡的脸上露出极致的隐忍神色:“……乖,过来。”
      我:有、有本事你过来!
      
      计划C:故意招来桃花们,栽赃给狠辣大小姐get√
      下课后,大小姐一把将我压在墙上,语调狠辣阴沉:“再敢去勾引别人,就打断你的腿!”
      我:你他妈在说啥???
      *
      后来我才发现——
      她们个个深藏不露,裙底暗藏玄机_(:зゝ∠)_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满身璎珞鸣..珂..佩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