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墨道长的拂尘》龙曜 ^第23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马迷途案23 ...

  •   胡铁花瞪着傻傻地举着酒坛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李副将,又倒抽了一口冷气:“……老臭虫,我死了,我死在这了。一千金啊!解毒圣药啊!全没了……”
      
      李副将投来迷茫的眼神:“什么一千金?”
      
      墨麒:“……”
      
      他无奈地从腰间百宝囊内又摸出两粒极小的药丸来,递给唯二没喝上酒的楚留香和胡铁花:“无妨,吃这个吧,比酒还要好些。”
      
      胡铁花小心捏着蚂蚁大的药丸子,谨慎道:“不知道长能不能先给我们讲讲,这药是什么宝贝?”
      
      要是一次性的,胡铁花有点想留下来,省着以后再用。反正他也没碰过这些墨绿玉,万一不会中毒呢?
      
      行走江湖,中毒都是家常便饭,就算是存个一瓶子几百粒的药丸都不为过啊!毕竟大部分时候,毒都是一片一片下的,一倒就是一大群人。
      
      墨麒:“避毒丹,食后一月内可保百毒不侵。不过……只能避毒,不可解毒。”
      
      这避毒丹的原料比酒的还要难找些,他的百宝囊里也没剩几粒了,唯二的两颗,恰好够胡铁花和楚留香两人用。不过,这就不必说与胡铁花和楚留香知晓了。
      
      胡铁花不晓得手中米粒儿大的避毒丹的珍贵,还有些遗憾:“哦。”
      
      他和楚留香一块把药丸吞了。
      
      避毒丹还是不存了,毕竟用途没有解毒丹大,谁还能提前预料到自己会中毒呢?要是吃晚了,那岂不是连命都一块白白浪费了。
      
      有了赵祯的经历在前,众人行走之间不免便注意了许多,果真在这玉矿的地面上又发现许多半埋在玉中的尸骨,都已经没有了血肉,裸.露出的白骨被毒素侵蚀成了夜光玉骨,靠近地面的地方在慢慢溶解,和玉矿融为一体。
      
      林七胆子最小,一开始还记得跟在赵祯后面,保护赵祯,最后就忍不住跑到墨道长身边了。
      
      好在大家本来就都是围着墨麒的,活像一群簇拥在老母鸡肚皮下的小鸡崽,林七的动作并不显得突兀。
      
      墨麒盯着地上嗖嗖爬过的虫鼠,它们身上也是布满了荧光:“先前我们见到这些东西,都是在白日,若是在晚上,可能会发现的更快些。”
      
      不过到了没有光的晚上,这些已经养成了向光习性的虫鼠们,就都回玉矿中的巢穴里了,自然不会被人发现。
      
      薛衣人已经一马当先地走的没影了,墨麒身后拖了一大帮子人,走了好些时候,才追上他。
      
      薛衣人停住的地方是一大片开阔的空地,仔细观察,四周的石壁都有人为挖掘过的痕迹,应当是被人开辟出的一间大厅。而在这间大厅的地上,倒满了一个又一个穿着土黄色盔甲的辽人的尸体。尸体上趴满了虫兽,窸窸窣窣地啃咬着血肉,极为恐怖,也极为恶心。
      
      大厅里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十几口大锅,锅里还煮着食物,不过那些食物也都泛着剧毒的绿色荧光。
      
      看来这些人,都是被这些锅里的食物毒死的。
      
      楚留香大致数了数:“至少有两百多人,难不成辽军都死在这儿了?”
      
      薛衣人却管不上什么辽军不辽军,已经跃入虫堆中去翻尸体了,一边找一边急切地放声大喊:“笑人,你在哪?”
      
      巨大的大厅内,来来回回地重复回荡着薛衣人的呼喊。
      
      墨麒已经和楚留香一块进去翻尸体了,宫九都没来得及拦住墨麒。他瞪着已经走进尸堆,背对着他的墨麒,深呼吸了一口气,将满腔的不爽,统统转移到其他还站在原地,不想靠近的人的身上:“墨道长都下去了,你们还站在这里,嗯?”
      
      胡铁花、李副将还有林七,只得硬着头皮也跟着进尸堆,去翻找尸体了。留下赵祯无辜地站在原地,略带讨好地对宫九道:“这……朕这手无缚鸡之力的,要是进去了,岂不是又喂老鼠一餐?”
      
      宫九讥诮地卷起嘴唇:“嗤……”
      
      满脸写满“没用”。
      
      赵祯厚着脸皮,这回知道赞同墨麒的话了:“那个,墨道长也说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立不倚衡。’”
      
      宫九懒得再同赵祯废话,足尖发力,轻功一跃,落到墨麒身边:“你在找什么?这不是都是辽军?”
      
      墨麒摇头:“不是。”
      
      他翻开堆叠在最上面的辽军,露出一具身着夜行服的尸体,将尸体脸上的面罩摘掉,露出一张面色青绿的,苍老的脸。
      
      宫九僵住了,过了一会才道:“霍休。”
      
      又是一个本应该死在数年之前的人。
      
      胡铁花那边也叫了一声:“这儿!”
      
      宫九和墨麒跨过尸堆过去,看那同样穿着夜行衣,被揭开面罩的男人。
      
      “木道人?”宫九直起身体,极为少见的,也同墨麒一样皱起了眉头:“这些死人,早就该腐朽得只剩一把骨头了,怎么都出现在这里?”
      
      楚留香苦笑:“最重要的是,除他们之外,究竟还有多少死人,被人从地府里拉回来了?将他们从地府里带回来的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在最外围翻找尸体的李副将,突然惊呼起来:“马将军!”
      
      李副将匆匆伸手驱赶掉马将军身上的虫鼠,发力抱起他,将他带出尸堆,放到一块干净的空地上:“马将军,你还活着!”
      
      赵祯第一个围上来,一眼便看到了马艾稼身上被啃咬的几可见骨的伤,面色苍白了一下,还是强忍着到马艾稼身边,没什么架子的蹲下,去看伤口间露出的泛绿的手骨:“你也中毒啦。”
      
      马艾稼原本情绪还很稳定,处于一种无畏等死的状态,看到赵祯的第一时间,惊恐地瞪大了双眼,要不是真的已经重伤到爬不起来,只怕马艾稼立刻就会跳起来,把赵祯从洞里扔出去:“陛下!陛下您怎么会在这里,您不能在这里,会中毒的!”
      
      马艾稼看起来像是激动得要强迫自己立即爬起来了,赵祯忙语气温和地安抚:“将军莫担心,我已经喝过解毒的药酒,无事的。”
      
      马艾稼使劲想要摇头:“不,不,这里的毒是不可解,也不可避的,您莫要受骗!如今您还没有在这里待太久,还算能救,若是再呆得久些——”
      
      宫九走到马将军身边,冷冷打断马艾稼的话:“你是说,墨道长在骗我们?”
      
      这问话句尾语调上扬,显然是极为不悦。
      
      墨麒却并不怎么动怒:“无妨,这种毒玉我曾见过,解毒药是我特调的,可以解。”
      
      胡铁花一把抓住楚留香的手,又开始痛心疾首地抽气了:连这种毒都能解,我们都浪费了什么!
      
      马艾稼愣住了,不信:“你莫要胡言,你看看这满地倒下的尸体,若是这么简单就能解毒,他们怎会死?我不信,此话若是当真,你割了手指,挤一滴血出来,让我看看你的血是不是还正常!”
      
      宫九冷漠道:“你信不信与我等何干?”
      
      可当宫九正想扭头对墨麒说莫要听马艾稼的话,快些审问他的时候,却见墨麒已经单膝着地,将自己的食指伸到马艾稼眼前了。
      
      白皙无暇的指腹上,流出一滴殷红的血珠,没有半点荧光。
      
      宫九面色顿时阴冷了下来,只觉自己方才的维护,活像是在多管闲事,极为可笑。
      
      墨麒低声道:“将军,我不会让陛下中毒的,你放心。平心静气,否则,以你的伤,只怕说不完自己想要说的话。”
      
      赵祯急道:“那就先帮他治疗一下,墨道长你连这种奇毒都能解,更何况是这种伤呢?”
      
      墨麒没说话。
      
      马将军叹息道:“陛下,臣已是罪人了,不值得在世间苟活。臣的命不值钱,只希望能护的玉门关太平,护得……护得我那无辜小儿平安长大。”
      
      薛衣人已经将尸体都翻了一遍了,没找到自己弟弟的踪影,飞身到马将军身边,急急道:“你可曾见过一名剑客,他同我长得有几分相像——”
      
      马将军猛咳了两声,呕出几口荧绿的血来:“可是叫做薛笑人?”
      
      薛衣人克制不住地面带喜色:“是!”
      
      马将军淡淡看了他一眼:“见过,怎么会没见过?就是他劫走的我的小儿,若非如此,我又怎会在此?”
      
      薛衣人面上的喜色被冲淡了,但还是坚持道:“……那也还是请将军告知,他此时在何处?”
      
      马将军:“去抓这条链上最后一个漏网之鱼。”
      
      薛衣人惊疑不定,楚留香已同他说了玉门关的案情:“你是说,那东珣王世子赵显?”
      
      薛衣人猛地站起身,刚要离开,又迅速止步,转回身来:“怎么可能,这个时候,他不赶紧逃跑,或者赶紧收拾能带走的东西离开,怎么会浪费时间去杀东珣王世子?”
      
      马将军嘲讽地一笑:“因为影子人组织,做交易不择手段,但却最讲究诚信。我同他们做的交易,便是告知他们玉矿所在,帮他们收敛财物,而他们要做的,则是放我小儿一命,替我铲除了玉门关的这些毒瘤。”
      
      薛衣人不再多言,立即拔腿便往洞外匆匆赶去。
      
      “那你的孩子在哪?”楚留香道。
      
      马将军又咳了几口血:“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一定也在这玉矿里,一定也中了毒,但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
      

  • 作者有话要说:  龙曜看看簇拥在老母鸡肚皮下的小鸡崽:嗯,这只白色的长得真好看,捉了拔毛炖鸡汤,分给收藏和评论的宝宝们喝。
    宫九·鸡崽:叨不死你:)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