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墨道长的拂尘》龙曜 ^第24章^ 最新更新:2019-08-05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马迷途案24 ...

  •   “找不见?”胡铁花猜测,“是不是因为这矿洞地形复杂……”
      
      “不!”马将军一时心急,又咳出几口血:“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个矿洞!我已经把整个矿洞都找遍了。那些家伙就好像根本不担心我能找到孩子似的,每次见我在洞里敲敲打打,他们都不会阻止……有时候,我都能听得见孩子的声音,就在我耳侧,我们能够互相说话,可我却瞧不见他。”
      
      “哈、哈……”胡铁花干笑了两声:“将军,你这话说的,像跟讲鬼故事似的。”
      
      “确有可能。”沉默许久的墨麒终于出声,“若是如此,你的孩子或许是被人藏进了奇门阵法里。”
      
      先前江湖百晓生,就是这么一直隐匿在他身边的。
      
      墨麒站起身:“我略通此道,可帮你寻找你的孩子。”
      
      马将军脸上的灰败之色被喜悦暂时冲淡了:“如此甚好!”
      
      宫九冷眼看着似乎开始好转的局势,漠然道:“将军还是别慌欢喜,先将事情交代清楚为好。”
      
      “自然,自然。”得知孩子可能有救,马将军看起来精神一振,面上突然浮起了一丝红润,可大家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了。
      
      马将军硬撑着,在李副将搀扶下半支起身:“我马家,受皇恩浩荡,得太.祖信赖,奉命世代驻守于玉门关中。但其实,我们领受的圣旨里,还有另一道密旨,便是令我们马家秘密地守住这片药玉矿。太.祖说,若有一日山穷水尽,这药玉或能令我大宋再有一搏之力。”
      
      “去年,一伙来历不明的人不知从何得知了这个玉门药矿的秘密,突然闯入我家中,劫走我的孩子……我虽习武多年,竟也敌不过他们一招半式,只能眼睁睁看孩子被劫走,作为人质威胁……是我无用!”
      
      马将军又咳了几声,面上那点血色开始慢慢消退:“从那时起,我就想着,该如何同他们周旋……这食物中的药,便是我下的。我作为药玉矿的守护人,自然知道点如何让药玉暂时不发光的秘法……”
      
      马将军的话才说了一半,矿洞内突然传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马将军,我影子人组织做事,向来信守承诺,可你为何却背弃了我们的约定……下毒手来害我们?”
      
      马将军的脸色刹那间灰了:“薛笑人!”
      
      一道身影被人从大厅口扔了进来,在地上滚了几圈。
      
      楚留香定睛一看,竟是才冲出去找薛笑人的薛衣人。
      
      此时他已满身是血,形容极为狼狈,在地上挣扎半晌,才勉力撑起身子,面如白纸,哇的一声呕出一大口血。
      
      胡铁花惊道:“难道死人复活之后,还能功力大涨?”
      
      这要是放在以前,薛笑人可绝不会是薛衣人的对手!
      
      楚留香没有答胡铁花的问题,而是对着薛衣人被摔出来的洞口厉声道:“薛笑人,难道你连你的兄长也不认得了吗?”
      
      “谁?谁是我的兄长?我只知道我叫薛笑人,我是影子人,我没有兄长。”薛笑人晃晃悠悠地从洞口走出来,手中提着的正是昏迷的赵显。
      
      宫九微侧过脸,低声道:“难道死而复生还能丢掉记忆?”
      
      墨麒闭了闭眼:“把他们从地下拽出来的人,自然不想让他们还和过往有所牵连。”
      
      薛笑人像是没听到宫九和墨麒的对话一样,阴森的眼神直勾勾地转向马将军:“交易就是交易,你想毁约,那是痴心妄想。”
      
      薛笑人笑了起来,声音极为怪异,配上他那双本就不似活人、毫无眼白的漆黑双目简直犹如鬼怪:“马将军放心,赵显,我定会替你杀掉,完成我们影子人的承诺的。不过……作为你破坏交易的交换,你的孩子……”
      
      马将军惊怒地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你对他做了什么?!”
      
      薛笑人的笑声在矿洞中回荡:“没什么……只是你早该想到,我们每天给他送去的饭菜,都是和我们同一锅烧的。”
      
      那孩子,也吃下了他父亲亲手下毒的肉汤。
      
      单看那些已经倒了一地的辽军,谁都不敢说,那孩子现在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已经和这群尸体一样,早就没有进出的气了。
      
      马将军已然说不出话了,墨麒自袖间抽出几枚银针,暂时封住他的穴道,免得他一时气急攻心,就这么过去了。
      
      “一群乌合之众……”薛笑人阴恻恻地嘻嘻一笑,扫了一眼殿中的所有人,目光只在墨麒身上落了片刻:“嘻嘻嘻,来陪薛宝宝玩个游戏吧!”
      
      一旁还用手撑着地面,勉强坐着的薛衣人,本该平稳有力的剑客之手,蓦然一颤。
      
      这一声熟悉的“薛宝宝”的自称,令薛衣人心神俱震。
      
      从前,薛笑人装成傻子来掩人耳目的时候,就是这么自称的。
      
      薛笑人的神情流露出一种孩童特有的痴态,配上他此时的模样,和黑窟窿一样的眼睛,显得极为诡异,令人毛骨悚然:“宝宝手上有一个特别讨厌的人,乖宝宝要说话算话,把他杀了,丢到沙漠里去。这玉矿之中呢,还有一个特别好的小小人,他的爹爹破坏了交易,宝宝也得把他杀了……可怜的小小人,就快要被自己的亲爹毒死啦!”
      
      薛笑人嘻嘻笑着问:“讨厌鬼和小小人,你们要救哪一个?”
      
      楚留香匆匆道:“我不会阵法,我去阻止薛笑人。”
      
      “我也不会,我同你一道。”
      
      “我也……”
      
      飞快地交流了一圈,会解阵的竟然只有墨麒一人。
      
      然而就在众人觉得无所谓,他们可以让墨麒解阵,自己去追的时候,一直安静地作壁上观,也不打扰他们交流的薛笑人又神情诡谲地笑了起来:“可惜呀,薛宝宝看了一圈,能追得上薛宝宝的人,只有那个黑衣服的神仙哥哥一个!”
      
      话音未落,楚留香等人已经追了上去。
      
      胡铁花厉喝:“莫要小看我等!”
      
      然而正如薛笑人所说,当他运起轻功的时候,竟连这其中以轻功冠绝天下的盗帅楚留香,也追不上他的脚步。
      
      并不是薛笑人的轻功比楚留香精妙,而是因为他的内力,比从前凭空多翻了数倍。
      
      宫九面无表情地运足内力,发足紧追,心中有一团冰冷的怒火在烧灼着。
      
      从来他才是给别人选择的那一个,何时有人胆敢让他做选择?
      
      然而,即便如此,众人同薛笑人之间的距离仍在不断地拉大。
      
      正在楚留香等人拧着眉头,无奈地准备放弃追逐薛笑人,先回头帮墨麒救回孩子的时候,一道黑色的掠影从他们的眼底一闪而过。
      
      直掠而来的墨麒手中已执着莹白的拂尘,劲透尘尾,一记比剑光还要轰烈,还要耀眼的罡风,在撕裂的空气中发出尖锐的鸟鸣,向前方的薛笑人直劈而去。
      
      那记白金的弯月光,在空中化作一朵妙曼的昙花,分开四瓣,以难以逾越的速度飞劈向薛笑人的四肢。
      
      薛笑人扑倒在地,鲜血染红了绿莹莹的地面。昏迷的赵显也摔落在地上。
      
      墨麒此时的脸色和平日的宫九出奇的像,他站在不远处,手中的拂尘已经轻轻柔柔地垂落下来,看不出任何威胁性。
      
      墨麒看着倒在血泊中,失去行动能力的薛笑人,漆星一样的眸中压抑着隐怒,冷冷道:“我不需要做选择。”
      
      宫九极为意外,他看向墨麒:“孩子呢?”
      
      墨麒看了宫九一眼,神色慢慢缓了下来:“阵法就在大厅里。已经救出来,喂过药了。现在正在陪马将军。”
      
      墨麒想到那小孩子被他匆匆放在马将军身边时候,呆呆的、好像没反应过来的可爱表情,神色彻底缓和了下来。
      
      胡铁花松懈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边喘粗气,边目瞪口呆:“这、这么快?!道长你这不是救人,你这是在施仙法吧!”他转头看向一旁的楚留香,又满脸嫌弃道,“你看看你,枉称盗帅……你这就是闲事管多了,老本行都丢了!没事多练练轻功,看你这丢人的……”
      
      胡铁花痛心疾首地摇头:“唉,还盗帅……”
      
      楚留香看着老友,满脸无奈。
      
      这凭空多出的几甲子的内力的差距,楚留香确实也无可奈何。若是他当真就能轻轻松松追上内力暴涨的薛笑人,那江湖第二就是他楚留香了。
      
      也正因如此,楚留香才在当初无意间见识过墨麒内力之雄厚时,燃起好奇心,忍不住上前搭话,这才结识了这位至交好友。
      
      因为重伤一直缀在后面的薛衣人,终于追了上来:“笑人!”
      
      他心神剧裂地一下跪倒在地,颤着手半抱起薛笑人的上半身,只觉昨日的噩梦又在重演。
      
      他穿的明明已不再是白衣,可这血,依旧箭一般地飞激到他胸膛上,再一次染红了他的衣服。
      
      不,比红色更鲜艳了,那刺眼的荧绿色,简直闭上眼睛也躲不开。
      
      薛笑人好像呆住了。
      
      他那双像黑洞一样漆黑的眼睛疑惑地看着薛衣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薛衣人激动:二弟!我是你大哥衣人啊!
    薛笑人:……滚犊子你老阔有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