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富丽堂皇 ...

  •   一开始只是个梦。自己梦到的情景,过几天居然会一模一样的发生。
      黛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才慢慢摸索出用法。
      
      这是预知的梦境,时不时会出现。
      到后来,自己甚至能在别人情绪激动时,看到他头顶上冒出的一句句真心话。
      
      子不语怪力乱神。黛玉安静消化着这个能力。
      
      直到有一天,她模糊地梦到林府的结局:母亲病逝、父亲病逝、自己病逝。
      偌大的林家,一朝溃败!
      
      想到这里,黛玉豁然睁开眼睛。她平复了下呼吸,随手把玩着腰间的佩玉,鸦羽似的睫毛起伏着。
      
      那次梦境太过诡秘,而后面又接连了一个梦。
      
      在第二个梦中,自己乘着小舟,只带着一个奶妈和丫环到了京城。
      迎接自己的婆子们句句劝慰,可她们头顶上,却冒出一个个的字,皆是嘲笑嫌弃。
      
      『果真是打秋风的。』
      『也太过落魄,才两人服侍?』
      『府中下人都比她阔气。』
      
      黛玉以旁人的视角,看着梦中的她们一个个口是心非,而后就是入了荣国府。
      想到入府之后的情景,黛玉轻叹了声,漫不经心地将佩玉拢进手心。
      
      从梦中惊醒后,她就去找了父亲,果然从父亲那儿看到贾府邀请的书信。
      也得知了林府现在动荡的局面。
      
      黛玉还记得自己和父亲商量到最后的结果:“为父本是想托孤,让你轻装简行往外祖母那去。”
      “不过既然玉儿有这个心,那也可带人手上京,让背后之人分散一下注意力。”
      “玉儿不必心慌,为父一直都在。”
      
      而现在,自己终于入了京城,荣国府就在眼前。
      黛玉垂下眼眸,一把握紧了佩玉。她长睫犹如鸦羽般顺直,投下一片阴影。
      
      宝盖华冠车一路浩浩荡荡前行,长街上车轿连绵犹如剑脊。
      
      荣国府正门前有两大石狮子,列坐着数位丽服之人。东西两处又有角门人进人出。
      
      周瑞家的在车架处,正要叫车夫往角门去。可车轿却停也没停,直直就对着正门一路过去了。
      
      门前有个挺胸叠肚的,见这来人莽撞,刚要开口呵斥。旁边年长的就拉了他一把,压低声音快速道:“快快将门打开!”
      
      年轻的看大家都严肃动作起来,只得跟着含糊起身,又皱眉不解地询问:“这是哪家?虽然周大娘在,可他都没递帖子——我们就这样开门了?”
      
      “看那纹案。”旁人使了个眼色,将四指收了,只留食指往上顶了顶示意。又像是忌惮什么似的,快速缩了回来。
      
      年轻的定眼一看,这才发现宝车的窗沿和前栏上,都隐蔽刻着四爪的龙。
      这可是皇族的标志!他立刻反应了过来,顿时噤若寒蝉。
      
      荣国府的大门“吱呀”着开启,门房们将手逼着立在两边,俱是低头恭迎。
      
      周瑞家的本想按惯例走角门,可没想到荣国府正门却开了。而这轿夫,居然就这样自然地进了去。
      
      从始至终连眼都没瞥角门一下,轿夫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像是走惯了正门似的,没有一丝的犹豫。
      
      周瑞家的嘴巴张合几下,最后还是闭上了。她只伺候着卸下行李,又让家仆守在外院,换了小厮来抬。
      
      如此再三,等到了内院,打发小厮都出去了。周瑞家的整整衣袖,这才上前打起轿帘,掐媚示好道:“林姑娘,地方到了。”
      
      黛玉扶着明怡的手下了轿,只觉眼前明亮。
      荣国府内有树木山石,俱是巍峨,而面前又搭着垂花门,点缀着朵朵嫩黄。
      
      ——和自己之前的梦是一样的。
      
      目光平静瞥过四周,黛玉任由侍女们簇拥着。她一边回想着梦中景象,一边跟着婆子往前去。
      
      一样的游廊、一样的穿堂。等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立在面前时,黛玉难得细细瞧了眼。
      边框、纹理,连角落细小的图案都没有放过。
      
      梦中的场景和现实重叠起来,一般无二。
      黛玉眉眼稍稍弯起,连脚步也踏地稳了些。
      
      前头周瑞家的已经先到,黛玉刚刚进入正房大院,早有眼尖的丫鬟打起帘笼,争先传话:“林姑娘到了!”
      
      还没走几步,黛玉就见一鬓发如银的老母红着眼眶迎了上来。
      
      那老母身后紧随着好几个丫鬟,俱是苦口劝慰搀扶“姑娘一会就到”“老太君何必心急”“小心点儿路”。
      
      可她理也不理,颤巍着跨步上前,一把将黛玉搂到怀里,只心肝儿肉地叫着。
      “我可算是见到玉儿了!”
      
      她头上跳动的『我的宝贝玉儿』聚拢又散开,化作金粉纷纷扬扬落在黛玉肩头。
      
      这是自己的外祖母啊,看着是真心疼惜自己。
      黛玉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中,心中有所触动,也微微红了眼眶。
      她任由外祖母搂着,抬眼扫视一圈。
      
      周围人都跟着落泪。不过哪怕她们面上如此悲伤,而头上依旧是不带感情的空白。
      
      黛玉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又用话劝解了这唯一一个头顶跳字的外祖母。
      
      贾母这才稍稍收了眼泪,细细打量黛玉。
      
      天气刚刚转凉,而黛玉已经外套了洋缎软烟披风,倒显弱不胜衣的模样。
      
      见外祖母满眼俱是笑意地瞧着自己,黛玉正要卸下面纱时,就听得耳边传来一道慈和的声音。
      
      “我们这儿又不是外人,姑娘何必戴着面纱。”
      王夫人面上是一片的和蔼笑意,手心正一下下转动着佛珠。
      
      这瞧起来就是位平和的夫人,可不知为何,黛玉感觉到了一丝违和。
      
      “我一心急着想见外祖母,倒是将这个给忘了。”
      黛玉看了眼王夫人,自然地接过了话,又由着明怡将自己披风解下。露出身上穿着的锦绣银纹裙,显出腰间的芙蓉佩。
      
      而后她就伸手摸去发间,微微垂首,将面纱摘了开。
      
      一时间屋内都安静了些,众人将目光都落到黛玉脸上。
      
      飞云髻由流苏点缀,乌发间闪烁着清丽光芒。
      衬着她肤色纯白压过冬雪、眼眸剔透更胜琉璃。
      
      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
      
      黛玉有些困惑于屋中的安静,她轻轻挑了下眉,目光流转而过,就见好几个人头上出现了赤红色的大字:
      『美美美美美美』
      
      赤色字体铺满了黛玉的视线,她有些好笑地弯了弯眉眼,却发现红色大字越发活泼,一个劲儿跳动着。
      
      “天下竟有这般标志的人物,我今儿才算是开眼呢。”一道清脆的笑声从内廊传出,将众人惊醒。
      
      金冠彩衣的王熙凤出来就先搂了黛玉的手,眼里全是惊艳,只满口不绝的赞叹:“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念着,谁见了不爱呢。”
      
      众人一时间都恭维起来,贾母听了更是开怀,亲自领着她介绍众人。
      
      黛玉一一行礼而过,又到二舅母面前。
      
      王夫人穿着半旧的青缎,面上都是和蔼可亲。她手中挂着串佛珠,对黛玉点头微笑:“长得和小姑子极像。”
      “就把这儿当自己家一样。吃什么用什么,都不必拘束。”
      
      黛玉目光从她头上掠过,笑而行礼不语。
      
      “这是你三个姐妹。你还有个表哥,唤做宝玉。”
      贾老太君为黛玉一一介绍过,又爱惜地拍了拍她的手,话语里藏着希冀:“你们年岁正近,要好好相处才是。”
      
      王夫人端坐在椅子上,手上抚着一颗颗的佛珠,让滚珠在掌心穿过,闻言动作都慢了些。
      
      彩霞站在王夫人身后伺候着,一看王夫人顿下的动作,就知道她心中有些不喜了。
      
      只怪这林姑娘模样太过出挑,夫人向来是喜欢笨笨的。
      
      彩霞心中想着,又偷瞧了眼黛玉。看她身上纱摆晃动闪烁,形容姿态俱是美颜,心下又爱又叹。
      
      这表小姐瞧着金贵非凡,只可惜不入夫人的眼。
      
      而此时,像是和老太君心有灵犀一般,门外的丫鬟们争相来报:“宝玉来了!”
      
      “快!快迎进来。”贾老太君身子微微前倾,欢喜笑着。
      
      黛玉也是有些好奇。在她之前的梦中,这个宝玉的行为实在是令她大开眼界。
      也不知道现在,会不会像梦里一样发展。
      
      门外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俊秀公子。目若点漆、唇似涂丹、面如敷粉。
      他穿着金百蝶撒花大袄,脚登粉底小朝靴。整个人神采奕奕,眉梢眼底俱是多情。
      
      贾宝玉进来行礼后,一眼就看到了黛玉。
      
      他是常听老太君提起过这个妹妹,也时时想过会是怎么个样子。
      
      如今一见,宝玉才发现自己想象的匮乏,竟是不能勾出其貌美的千分之一。
      天下多少精灵汇聚,才能生出这等模样来。
      
      而且不知为何,宝玉只觉得这妹妹越看越是眼熟,一时间都有些痴了。
      胸中像是有无数的柔情要发,宝玉俊秀的面上染了薄红,半饷忍不住柔声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黛玉长睫一动,犹如波光流转,心想这个表哥我也是见过的。
      
      在预知梦中,这人摔玉摔得可开心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黛玉:读心在手,天下我有 > ⅴ ☆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