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盛世美颜 ...

  •   【年龄私调,保住贾敏,架空】
      
      “林家的船怎么还没到。”
      “看漏眼了?难道她们是坐小舟来的?”
      “我们贾府可从来都是大船,出门没那么小家小户。”
      
      三三两两的交谈声压低,又带起一阵哄笑。从外面看婆子们面上规矩都不错,可话语里显露着轻视。
      又有人笑道:“好歹是外家,也不知那林姑娘长得如何?”
      
      “好了,都收着点。”
      为首周瑞家的咳了声,身后婆子们便安静了下来,只用眼神互相轻瞥笑着。
      
      周瑞家的心知肚明,也不怪她们起小心思。
      太太闲聊时也随口说了。姑奶奶嫁的虽是书香人家,不过也就面上好听,怕是没有在贾府的矜贵。
      
      想必这一趟,是没有什么油水可捞。
      
      周瑞家的正埋怨自己怎么得了这么个差事,就听得婆子惊呼了声:
      “看,那大船!”
      “这是谁家来人?这样大气!”
      
      周瑞家的兴趣缺缺地抬眼望去,下一瞬瞳孔微微放大。
      
      那是一艘大船,正破开蓝色水面往岸边疾驰。
      它足足有两层的阁楼,装点着彩绸和琼玉,又有旗帜高悬鼓动,在阳光下反射出金光灿灿,迎着风飒飒作响。
      
      这豪华程度,是贾府没有的。
      
      不知是上位哪家回来了?
      周瑞家的暗暗纳罕,又带着婆子们往边上靠了些,生怕扰了大人物的行程。
      
      豪船招摇地靠了岸,铺着猩红毡子的船板放下。先是几位抖擞的护卫开道,然后是家仆们出了来。
      
      家仆俱是一样的整洁衣帽,搬运着一个个金丝暗纹的箱子。
      每个人都屏声敛气。虽然人多,却是规矩严齐,不发出一丝的喧闹。
      
      周瑞家的见这等行事,心中早就啧啧赞叹。对比荣国府中那些眼空心大的,这家家风何其严谨。
      
      而婆子们可没想那么多,她们只死盯着那些神彩耀目的箱子,出来一个就念一声佛。
      
      等到后面箱子整整齐齐摆好了,家仆们也背手低头候着时,婆子才将憋着的气一齐吐出来,语调满是惊愕上扬:“阿弥陀佛!这是谁家归来,这样大的阵仗!”
      
      大家对了一下京中名望,都不得其解,便只一心看向船头。
      在望穿秋水之中,船头才慢慢走出一位姑娘。遍身凌罗,端的是花颜月貌,娇俏动人。
      
      婆子只想着这家主人终于出现,倒也不辜负这大船的时候,就见那姑娘又转身掀起帘子,作出等候的姿态。
      
      而后是第二位、第三位,娇花似的姑娘们都婀娜出了来,俱是恭恭敬敬在一旁候着。
      
      原来这不过是先行的丫鬟。
      婆子们已经被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盛景折服,嘴里早没了言语。
      
      最后是一位面覆白纱的女子,由四位同色锦衣的侍女簇拥着,漫步行出。
      
      乌发由碧簪松松挽起,又有翠色流苏点缀,在光下微微闪耀。
      面纱覆面,只露出一双明眸盼顾生辉,长睫一瞥,皆是华光流转。
      
      让人不由自主地去幻想,这面纱下该是怎样的仙姿容颜。
      
      女子由娇俏的侍女前后簇拥着,像是处在繁花齐放中。而她只凭这通身的气派,就超然脱凡、绝立所有之上。
      
      周瑞家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神采,连眼睛都有些看直了。
      而她身后婆子直接倒吸了一口气:“我的亲娘,这是哪路神仙?!”
      .
      
      黛玉由贴身侍女明怡扶着,目光流转。
      这是京中的登岸,大理石铺就的地势宽阔,一眼望不到边。外层远远瞧着有繁华高楼,鳞次栉比。
      
      微风吹拂,卷起海水的气息一路顺畅而过。
      黛玉衣摆银纹像是水波般闪烁起伏。墨发轻扬,衬得她本就过于白皙的肤色更显剔透。
      
      她忍不住清咳了声。哪怕一路上都是被精心伺候着,可从扬州到京城路途太长,黛玉身子骨弱,到底还是着了凉。
      现在被风一吹,就觉得冷了些。
      
      明怡立刻侧身体贴地将风挡着。她身为黛玉的贴身侍女,几眼就看清局势,只派人往婆子那询问。
      
      不一会儿,周瑞家的被引了过来。她满眼都是不可置信,声线颤抖着问好。
      
      黛玉长睫一动,微微抬眼看向那婆子。
      婆子目光呆滞,是一脸被震撼的动容。而在黛玉眼中,她头顶上正跳着个火红的大字:
      
      『美』
      
      这字巴掌大小,活泼地甩着红彤彤的小尾巴,一个劲地对黛玉蹦跶招呼着,恨不能跳到黛玉身上去。
      
      黛玉有些好笑地收回了视线,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又控制不住咳嗽了下。
      
      侍女明怡调整了角度替黛玉挡着风,快速出声:“可是贾府来人?还请麻烦引路。”
      
      周瑞家的这才从近距离的貌美冲击中清醒些。她满脑子恍惚的连连点头,好一会才急急转身招呼:“我们带了轿子......”
      话说到这里,她往黛玉身后望了眼,突然接不下去了。
      
      上京的侍女家仆成群,行李物品众多,没有车队是接不完的。
      ——而她们只带了一乘小轿子来。
      
      之前都说林府只是外地人家,比不得京城,一顶轿子绰绰有余。
      谁想现在落得这般境地?!
      
      周瑞家的在脑海中急地跳脚,面上更是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轿子旁的婆子们个个低头敛目,面色也是通红。
      本想着穷酸的人,居然是这样的气派。
      
      豪华富丽的大船、接连不断的家仆、华美不凡的行李,还有花容月貌的丫鬟。
      这每一件,都将她们比到尘埃里去。
      更不要说林姑娘,简直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她们甚至不敢多看一眼。
      
      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真情实感的嫌弃林家,她们面上就是火辣辣地疼。
      现在要让那等金贵的美人进这破轿子,她们都觉得亵渎了。
      
      明怡四下一瞧,也看到了青色的小轿子。这可是连拉行李都不够的了。
      
      “是我的疏忽,这就派人去叫轿子来。”
      明怡心中对贾府的第一印象瞬间拉低。她迅速安排了人,口中只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不不不。”周瑞家的连忙摆手赔笑,听着这绵里藏针的话,只觉嘴里发苦。
      
      现在正是繁忙的时候,轿子大都被先行预定了。就是有空闲的,又哪里容得了下这么多行李。
      
      再说了,这里人来人往的。刚刚豪船和林姑娘的出场太过惊艳,可岸上却连像样的接待都没有。
      这要是传出去,荣国府的面子要往哪搁?!
      
      “这时候怕是难有轿子。”
      周瑞家的看周围已经有人注视了过来,她扯着手帕扭捏了半天,才忍着耻道:“不然我先去府里寻车。林姑娘,就先回到船上......”
      
      对上黛玉剔透若星辰的眸子,周瑞家的只觉心中一软,尾音几不可闻。
      
      她也知道现在又回船上,会像一个笑话。可是形势如此,又能怎么办呢。
      岸边风又大,姑娘看着体弱,要是一个不好,岂不是她的罪过。
      
      “少不得还是要委屈林姑娘。”周瑞家的紧了紧指头,只觉得手心都是湿漉漉的汗水。
      她低头不敢看向黛玉,自顾自嘟囔埋怨着:“这时候正是繁忙,哪里有空闲的车轿可用?”
      
      “轿子找到了!”
      像是应和她似的,派出去的小厮恰好层层递进来报道,这声音将婆子心都惊了一瞬。
      
      周瑞家的脱口而出不可能。可她一扭头,就看见一辆辆拉着宝盖华冠车的高马大轿,正巍峨地停在外头,带着通身的金贵。
      
      这阵仗瞧的周瑞家的是目瞪口呆,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明怡看这车轿不凡,也留心问了一句。小厮只说是轿夫自荐而来。
      
      这等车轿怎么会来自荐?
      黛玉眉稍微挑,眼眸中掠过一丝诧异。她目光向四处望过,却没看出端疑。
      
      远处倒是有一个金光灿灿的心语,在半空中起劲地蹦跶,拼命挥洒着光辉。
      只是隔得太远,黛玉没看清字。她收心略想了想,还是上了车轿。
      
      周瑞家的满眼满心都是疑惑,见明怡就要将黛玉扶上去,她又连忙快步上前涨红了脸赔罪:“这是我们疏忽,还望姑娘见谅。”
      
      “不必,带路便是。”黛玉用帕子掩着轻轻咳嗽了声,目光在她头上一扫而过,就入了轿子中。
      
      而后的丫鬟家仆都一个个按规矩坐在后头,箱子行李也已经备齐。
      
      婆子只觉得这声音就像是冰泉融化叮当回响,她痴想了会,这才连忙上前引路,只在心中深恨:第一面就落下不好,这可怎么办?!
      
      周瑞家的一面苦思着,一面往前指向。
      长长的车轿并着高马,声势浩大往荣国府去了。
      
      而黛玉在轿子中,已经看透婆子全部心思。
      刚刚那一眼,她又看到婆子头上像是开了花似的,冒出成串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一连串的字体是透亮的红色,从头顶挂到婆子肩头,连着缀拖到地上。
      
      瞧起来倒是瑰丽。黛玉笑叹了一声,将帘子落了下来,又微微阖上眼,鸦羽似的长睫落下一片阴影。
      伴着轿子的起步,她思绪也随之飞扬。
      
      前些日子,母亲突然身体欠佳,父亲早出晚归。而自己,却是得到了神仙法术。

  • 作者有话要说:  黛玉容貌:“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
    【预收《黛玉是个小福星》——喜欢我,会暴富(* ︶ *)】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