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村里只有土凤凰 ...

  •   才一进屋,被烟熏退几步。
      千红妈斜抱炭盆进门,让她往边上稍稍,径自走到灶边添火,锅沿蒸汽腾腾,不知道煮了什么,千红皱鼻子嗅,排骨味,喜上眉梢。
      
      进了里屋,听见炕上有动静。猫在窗台打呼,千红爸给二姨夫点烟,二姨夫梆梆猛吸两口,眯起眼打量闯进来的千红。
      “千红条件好哇,不愁。”
      
      听完这话,千红爸咧嘴笑了,喊了她妈献上瓶白酒,正倒着酒,千红凑过去:“我什么条件好?”
      “去去去,跟你妈做饭去,大人说话别插嘴。”千红爸撵走她,千红估摸和自己有关,贴墙根偷听。
      
      千红妈踹她屁股:“千里呢?咋一个人回来了?”
      “说是在老师家补习呢。”千红撒谎张口就来,她妈将信将疑地拧她耳朵:“你可别替他扯谎。”
      
      “啊疼疼疼,我替他扯什么谎,他给我钱了?”
      提到钱,千红妈也觉得很有说服力,立马相信了她。
      
      千红也是真想收钱,奈何她弟弟兜里五块钱都放不住。
      在窗底偷听,千红听见二姨夫说起了七里村的好后生,某某家的某某就不错,某某家的谁谁也还好。
      
      要给她说媒?
      千红忧虑得像明天就要出嫁。
      
      二姨夫是个万事通,耳朵灵,嘴巴巧,说媒十个九个成,家家户户看起来都满意。二姨夫去过县城,去过市里,见过世面眼界广,十里八村的都仰仗二姨夫出头。千红能和二姨夫当亲戚也是三生有幸,从小家里没少沾他好处。
      
      现在二姨夫开金口给千红说媒,对方肯定也不会差。照理说没什么可挑的,千红该坐在家里梳妆打扮,盘算对方给多少彩礼,再跟人见上一面,相看还算顺眼就办酒席,到了年龄就抱着孩子去领证。
      
      哦对,千红今年十八岁,也算成年,结婚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掉到头顶的喜事像咸菜缸子里的石头,给千红压了个瓷实。她也觉得结婚挺好的,但莫名其妙就不太高兴,心里好像给铁锹铲了一个洞,簌簌落落地漏风,她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但又找不到源头。以她的初中文化尚且不能给这种感受精准概括。
      
      排骨吃了两口,她爸憋不住,就把事情交代。
      列举三个人选摆在千红面前,像抓周似的。二姨夫抽烟,自信笃定,像个天上的神仙,没有他说不成的亲。千红爸给神仙点烟,好像上了柱姻缘香,眉眼虔诚。
      
      现在也很发达,面前摆了三张照片。
      二姨夫不亏待千红,都挺好,三个人都长得方方正正不丑不老,都身体健康没啥怪病,挣多挣少都有工作,住得也近,好走亲戚。
      
      千红的朋友上次相亲,个个歪瓜裂枣,也有死了老婆的,瘸了腿的,偏偏谁也没相中姑娘。
      三张彩色照片都挺洋气,小伙一个个都挺俊朗。
      千红盘着腿坐,一手端碗一手握筷,憋着心里莫名的不舒服看了一会儿,觉得三张照片不下饭,撂下碗筷,一口也吃不进去了。
      
      “千红哇,你现在年轻,有得选,等再大几岁就是人家挑你啦,没有看上的,二姨夫给你再找。”她爸替二姨夫做主,苦口婆心,瞥二姨夫,二姨夫也努努嘴,示意就这仨,不行拉倒。
      
      到了年纪谁还不嫁呢?也就她好朋友长得瘦怯怯的没人爱才没嫁,同龄人都怀上孩子了,她还做姑娘呢,也该安定下来。
      
      随意点了一张照片。二姨夫满意地点点头:“千红就是眼光好,这是七里村的小伙子,在外打工,一个月能挣两千块,是个条件最好的。”
      
      一家人都松了一口气,约定过两天见见那后生。
      
      七里村的小后生来的时候,钱千里也回来了。
      难得他有良心,提前替千红摸去小伙来的路上多看两眼,骑着自行车回来禀告:“长得像个大马猴!”
      
      “不要看皮相!要看内涵!”
      千红在对着小红镜子梳妆打扮,抹了头油戴了花,妈说这样精干利落,当年妈就是用一朵漂亮的蔷薇花变身村花,和爸好上了。
      
      千里得令,骑着车看人内涵去了。
      半道截住了,千里把车一歪,自有办法看人内涵。对着照片看见七里村的那小伙,提着衣领子扯起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小伙愣住了:“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
      
      钱千里和人打了一架,把人堵死在半道,打得小伙的新皮鞋也坏了,鞋底飞出三尺远。
      回来,千里禀告:“你也别打扮了,他长得瘦,你一屁股就能把他坐死,我看不成。”
      
      弟弟说话就是欠揍,埋汰她身材丰腴。
      
      “啧,哪里来你说话的份儿,去给你姐姐揪住那绺头发,这个八角角辫不好弄。”千红妈专心地替她梳妆打扮。
      “我跟他打了一架,那人窝窝囊囊,感觉不出什么内涵。”千里翘着兰花指给他姐弄头发,被他妈往屁股上招呼了两巴掌。
      
      果然,那家从村里联系二姨夫,说今天来不了了,路上碰见个泼皮给揍了一顿,破了相,工厂下次放假不知何时,改日再约。
      千红妈急得拿扫帚追打钱千里,千红抿着红嘴唇憋回一肚子笑,稍松一口气。
      
      她对镜端详自己,她钱千红长得不丑,不见得没得选,今年十八,像牲口一样拉去相亲市场,竞价的人要激烈抬价,斗得眉心发红口吐白沫才对得起她。胸脯高,看起来好生养,个子不矮,头发又黑又亮,抛去风言风语,是个正直的好闺女,身体结实能干活,怎么挑都没瑕疵。
      
      她妈说打扮都打扮了,不能白瞎。抓出零钱,挥斥方遒,指挥千里骑车带他姐去乡里照张彩色照片回来。千里当然从中克扣零钱慢慢数,千红坐在凳子上,感觉浑身不得劲。
      
      “笑一个,这是要去相亲哇,最后做闺女了,不得笑一个?”
      千红紧张地绷紧后背,咧嘴露出个憨厚的笑容,头上的鸡冠花有点儿锈了,没精神地搭在发间。她瞪大眼睛极力不眨眼,一阵亮光后,照相馆的说,一个礼拜后来拿相片。
      
      千红的头梳得很光,千红妈给辫的发型都在后脑勺,完全没看出来。鬓间的花不好看,一身红夹袄,她觉得喜庆归喜庆,就是有点儿老派。
      她妈满意得不得了,把照片给七里村的男方家里看。
      
      据说那小伙回复:“城里早就不时兴带花了,这是哪个世纪的潮流?村里姑娘太土了,还是城里姑娘好。”
      
      这挑三拣四的话落进千红妈耳朵里,千红妈憋着气,否认花就是否认她村花的审美,但她出于两家还没结成的亲的大义,忍辱负重地吞下不满,把照片撤下来了。
      
      千里说:“他就挣两千块还挑挑拣拣的,眼高手低,哪有城里姑娘看上工厂小伙?”
      “你就眼高手低,家里供你念高中还不好好考大学,你还说人家。”千红借机教育,心里憋着一股气。
      
      看不上她?她可是屈尊降贵地考虑看他了,结果被人瞧不上?
      心里的大铁锹吭哧吭哧多挖了几个坑,心里空落落一片。
      
      千里说:“本来就是,两千块还拿出来显摆,电子厂干够一年就能一个月挣两千了,满大街都是,就他牛气。”
      炕头那只黄猫的打呼突然被人截断了,千红搂着猫坐起,一个劲把嘴往猫身上拱:“他看不上村里的,他就是城里的了?”
      “就是就是。”
      
      猫竭力蹬开千红的脸,受惊了似的跳出窗外。
      千红心里风声呼啸,撑脸想了一会儿:“我也要找个城里的。”
      “咋,这还赌气?”
      
      “我还看不上他呢。”千红咬牙切齿,拆开发辫,黑发乱糟糟地披散下来。对镜自照了半天,审视自己确实是村中的金凤凰,拿梳子狠狠顺顺发尾,突然顿了顿,“我是不是该烫个头?”
      “谁说烫头就洋气?”千里是见过世面的高中生,看她摆弄头发也心痒痒,凑过去抓挠两下,“人家城里人喜欢自然美。”
      
      千红一愣,随即醍醐灌顶,立即蹦起来,翻腾出妈年轻时的布拉吉,泡泡袖,腰间束带,天蓝色带着小碎花,她身形好看,把胸撑得很高,回过头问千里:“我这样洋气不洋气?”
      “人家城里都爱大学生呢,你个初中文——”
      
      千里顺嘴一句,及时刹车,但千红还是脸色变了。
      “我初中文化是啥缘故了?你要好好念书才对得起我辍学牺牲了。”
      
      千红还是忍下怒气耐心教导,虽然说教意味太重,此刻千里也不敢不听。
      “哎呀姐你简直是玉环在世,闭月羞花无人能敌啊!”
      
      一句话哄得千红脸色和缓,拽着裙摆转着圈。
      千红心里还是空落落的,她的心给铲成了个蜂窝煤,簌簌漏风,吹得胸口难受。
      
      “我要去城里。”她放下裙摆。

  • 作者有话要说:  两章试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