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关系》安度非沉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16 1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千红呀你可长点心吧 ...

  •   灯突然亮了,露出两排电脑,趴着的少年们睡在烟味和脚丫子味之间,昏昏沉沉,有人抬头看一眼,见进门的是个女的。
      “千里,千里,你姐来了,快跑!”
      
      衣服堆里突然腾空而起一个瘦削的身影,少年脚上长了翅膀一样踩着横躺竖卧的男孩子们跳到后门,被踩醒的人咕哝着翻了个身,少年留下一句:“对不起!”
      人已经从后门跳出去,只剩敞开的后门吱呀吱呀地扇进冷风,吹散了满网吧几乎凝固的烟气。
      
      “真是家门不幸。”
      门口叉腰站着个身披粉色塑料雨披的女孩,她年纪不大,胸脯不小,胸脯发育得太好,透出股盛世气象的丰腴,雨披也遮掩不住这呼之欲出的曲线,网吧老板忍着没把眼珠子瞥过去,但还是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原则多看了两眼。
      
      钱千红恨铁不成钢,用眼神把屋子里所有伙同她弟弟钱千里逃学上网的少年们都凌迟一遍,再度钻进雨里,绕去网吧后门,千里早就脚底抹油不知道溜到哪个狗窝去了。
      
      大雨将本就灰蒙蒙一片的县城涂得更没有轮廓,模糊一片,千红的粉色雨披漏了水,网吧附近只有一家音像店开着门,音响里轰隆隆地放《两只蝴蝶》。
      “大哥我避一下雨就走啊!”她慢吞吞地脱雨披,音像店老板捧着电脑搓脚丫子,没空搭理她,她偷看一眼屏幕,别开了眼。
      
      城里人真是开放。青天白日的就看那东西。
      音像店门口有两张马扎,她头发湿得像刚捞出的一把水草,不好意思进门,于是规规矩矩坐在门口。
      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两根大烟囱,笔直冲天,好像利剑直插云霄。人们说那是县城的工厂区,有各种各样的工厂,负责制造全中国的玩具,衬衣,皮鞋底,手机配件,做衣服用的条绒布,牛仔裤……拉动县城GDP增长,是县城脱贫的主力。
      
      后两句是千红在报纸上看见的,马扎上搭了张报纸。她穷得叮当响,妈给的两块钱吃羊汤泡馍都抠下来攒进小金库去。
      
      这雨下得没完没了,而且没找到千里,千红也不敢贸然回去领赏,只好坐在门口等,所幸音像店老板没轰她走,音响里的歌一首接一首换,换到第三首的时候,卖卤味的蹬着三轮车来了,支开大伞出摊。
      
      “这天气还出摊?”音像店没客人,老板和卖卤味的打招呼。
      “段老板快来了。”卖卤味的一件件摆东西,脸上还带着憨厚的笑,“她每天都来,我也不好偷懒。”
      
      “她不是在那边,嗯?”音像店努努嘴,和卖卤味的交换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卖卤味的还是憨憨地笑,擦干净刀,亮出玻璃柜子上的招牌:平都好卤味。
      
      “谁是段老板?”千红多嘴。
      “啊,一个女的,天天照顾我生意。”卖卤味的看见千红,也还是憨憨的笑,好像也不会什么别的表情,“我平时在那边,但是那边路不好,我就搬到这边来了,段老板在那边能看到。”
      
      “你不是这片的工人哇?看着面生。”音像店老板和千红搭话。
      “咋,这片只许工人来了?”
      “这片都是厂区,全是工人,谁在哪个厂做事,我清楚得很。”
      “哦,连这儿也是啊。”
      
      这厂区真是绵延千里,也不知道钱千里这个狗崽子到底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千红对着雨幕望眼欲穿,音像店老板想和她搭话,她觉得这男人的眼神总钉在自己胸脯上,于是不想多搭理他,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搭理,懒懒散散应付几句。
      
      音响里的歌已经切到了第九首,千红脑子都快被轰成浆糊了。
      听听,老板都放的些什么歌。
      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千红现场作词,他爱你,爱着你,就像苍蝇爱吃屁。
      
      百无聊赖地撑脸听,等雨势收小,千红抖落抖落她的粉色雨披启程。
      音响里切歌,陌生的旋律。
      
      灯灯灯灯!
      她突然被轰住了,站住听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儿好听又有点儿耳熟。
      
      雨中一把黑伞像朵花一样婀娜地过来了,伞檐儿一抬,露出一张白皙的妩媚的冷淡的锐利的……难以形容的一张漂亮脸蛋,妆很浓,看不清本来长什么样,嘴唇涂得艳红,吐出一句轻柔的:“老样子。”
      “半斤豆干一斤脱骨鸭掌,来了!”卖卤味的憨厚终于裂开了,千红觉得他是在献殷勤,脸上的笑堆得都要溢出来了,两只手忙碌起来,刀子咔咔一剁,豆干切细,和鸭掌分别装好。
      
      音像店老板说:“段老板,今天什么时候开张?”
      “你爸来了我就开张。”
      “我来行不行?”老板拍拍鼓鼓囊囊的□□,那女人斜着瞥了一眼,连沉浸在这突然的音乐中的千红也感觉被眼神斩了一刀。
      “别显摆你的小鸡鸡。”段老板语出惊人,惹得千红下意识打圆场:“啊……老板,这首歌真好听,是《猫和老鼠》哇……”
      
      “是命运。”女人连着她一起怼。
      “啊?”千红拽着皱巴的雨披下摆没回过神,以为这位“段老板”要和她呛声,刚酝酿好词句说说这位段老板是不是不识好人心,她可是来打圆场的,对方就补充了一句:
      “不是猫和老鼠,是命运交响曲。”
      
      灯灯灯灯!
      原来女人是来纠正她的。
      千红感到自己是个没文化的人,心虚不说话了,钻进雨里,段老板拎着卤味,撑着晦气的黑伞消失在对面的雨幕中。
      她的粉红雨披漏水严重,刚好是领口坏了,她撑开双臂捏着那破口,看起来像母鸡孵蛋,站在马路中央。
      
      卖卤味的开始收摊,仿佛他来卖卤味就是为了段老板一个人。
      音像店老板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拿拖鞋狠狠碾掉了:“不就是个鸡,高贵个屁。”
      
      啊?那种生意?怪不得被叫段老板,她还以为是开店的女强人,合着只是做皮肉生意。
      千红不了解情况不敢吱声,音箱里的音乐落幕,下一首狂放地唱着:
      伤不起真的伤不起!
      
      她保持着母鸡孵蛋的姿势匆匆跑着,再晚了就没有回村的大巴了。
      找人把自己丢县城了可还行,钱千红不允许自己干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她快步跑回汽车站,两条裤腿溅满了泥点子,看起来她就像去田里插秧一回。
      
      钱千里的校服在汽车站一堆打工人中格外显眼,千红也不顾雨披漏不漏水,冲过去把钱千里拽回来:“你还知道回家?跑什么跑,我能吃了你了?”
      “你别跟妈说我打游戏,求求你啦好姐姐。”钱千里甜言蜜语几句话哄得千红点了头。
      
      好不容易把人拽上大巴,等车一开,钱千里打开车窗翻出去,身形矫健得像个武林高手。
      千红趴在窗边死瞪他,他在大雨中淋着雨嘻嘻哈哈地笑,冲他的身形丰腴绝对跳不出来的姐姐做鬼脸,贱得人神共愤。
      
      此时千红恨自己胸前没少长二两肉,好冲出去擒住那厮回家复命。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专栏了解一下?
    时代背景:九十年代一直到2008,有一定加工,不完全参照某地某时期。
    避雷:非双洁
    其他地方欢迎批评指正!欢迎各位把我挂到各种地方批评我写得哪里哪里不好!我会好好记笔记的!【我是认真的!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要分享给你的朋友啊!【我已经好几本不能入v了……穷到恰不起饭(也没有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