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69章^ 最新更新:2019-08-16 11:59: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9、在意 ...

  •   
      郁凌知道耽耽这会儿离开百炼肯定心里很难受,但他还是狠下心拉着离开了茅屋。
      
      回到客栈后,耽耽回到房里,说要自己单独待一会儿。郁凌听到耽耽拴门的声音,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随后便听到耽耽低低的啜泣声。
      
      他知道这会儿耽耽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是不会向他袒露她对百炼的感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好让耽耽自己待着。
      
      天快黑的时候金禅才回到客栈来。金禅进来后,郁凌赶紧将门关好,打算问他花渐落的情况。
      
      金禅看上去有些疲惫,他靠在椅子上重重地叹了一声,道:“我是想不到什么办法了,我告诉百炼,说我们北域有个冰檐宫,冰檐宫的冰床或许可以救花渐落,只有让花渐落躺在冰床上,他的元气才不会不断消散。如果照这样下去,花渐落撑不过十天。”
      
      “十天?带着花渐落去北域,路上花的时间也得好几天吧?而且一路奔波,可能病人也吃不消啊!”郁凌觉得金禅这个想法还是有些冒险,又问道,“那百炼怎么说?“
      
      “能不能救花渐落,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反正除了这个法子也没其他办法了。百炼说他想试试,哎,我就怕他走不到北域啊!”
      
      “百炼功力那么高,路上自然比寻常人要快许多,但是这一路上,天衍派和钟家的人肯定会追着不放,尤其是天衍派的人,这是他们杀花渐落的最好机会了。”郁凌说着说着,才发现自己自己心底里还是帮着百炼和花渐落的,不仅仅是因为花渐落对他这具身体的原主有养育之恩,对他也有救命之恩,更出于他对这对有情人的怜悯。
      
      他想着,百炼和花渐落年轻时相爱,隔了十几年才再相见,当百炼终于想通,不再顾忌世人的眼光了的时候,两人又要面临生死决别,实在是让人扼腕不已啊。
      
      金禅虽不能理解两男子相爱这种事情,但是他向来不讨厌花渐落的为人,而且对花渐落的行事风格还有些佩服,所以他还是尽己所能想要救回花渐落这条命。
      
      郁凌正打算出房间时,正好碰上店里的伙计上来,说是有个面生的人来店里找金禅。
      
      金禅一听,赶紧下楼。
      
      好一阵过去,金禅才上来。
      
      金禅神色凝重,似是在做着什么重要的决定。
      
      “师父,怎么了,刚下去什么事?”
      
      “咱们得走了,刚刚是神殿的人来蛟州办事,顺便给我带信,让我赶紧回去。”
      
      “怎么神殿的人经常来蛟州办事,上次师叔也说是来蛟州办事。”郁凌随意问道。
      
      金禅有些心不在焉,顺口答道:“他那哪里是办事,对外的事务又不归他管……”他话一说出口,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说了一半猛然停住,一脸惊慌地看着郁凌。
      
      郁凌看金禅这样子好像是在有意瞒他,事情关系到李寂郁凌瞬间便紧张起来,追问道:“师父你在说什么?上次师叔回胶州不是为了办事?”
      
      金禅脸上有些讪讪的,尴尬地一笑,道:“哎呀,多大个事情,他非得要我别和你说实话,我看他大概是特地来看看你,你那会儿不是伤得重嘛。看就看,好歹是你师叔,来看看也不奇怪,还非得说是来办事,顺道来找咱们,这不,还牵累我说谎呢!”
      
      郁凌听得到自己鼻间的喘息,金禅这么一番话让他格外激动,他想笑,又想叹气,更想快点见到李寂。
      
      金禅说完脸上又有些幸灾乐祸的神情,笑道:“上次你师叔不是突然急着离开嘛,可能是因为他偷跑出来,回去受罚去了。”
      
      “受罚?”郁凌惊讶地问道,原来这背后还有这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偷跑出来当然要受罚,我们俩身份不一样,他不能随意离开神殿。”金禅说到李寂要受罚,完全看不出他对李寂有何关心,完全是一副戏谑的样子。
      
      而郁凌想到李寂要受罚,心里便开始忐忑不安。
      
      他回到自己房中,周围安静下来后,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李寂,他突然间觉得李寂对他并不是他原来想的那么冷淡,但如果说李寂对他有非一般的关心,那为什么李寂在走的前一晚对于他的暗示完全不表态呢。
      
      第二天一早,郁凌通知耽耽说他们要启程去北域。
      
      耽耽觉得很意外,她认为她和郁凌之间的交情还不到带着她一起往北域去的份上,便委婉地推辞道:“郁公子此行去北域路途遥远,带上我多有不便,我还是不去了,如果找不到我师父,我就回无稽山去,还是不拖累你了。”
      
      “我答应你师父要照顾你……”
      
      郁凌话还没说完,耽耽突然很惊讶地看着郁凌,像是想起什么事情来了一样,皱眉问道:“昨天……我师父好像在说我们俩一起长大,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
      
      郁凌看到耽耽紧盯着自己,在急切地等待得到一个答案,而且那神情,好像是已经在怀疑他的身份了。
      
      从前他对耽耽隐瞒身份无非是因为怕让百炼知道他就是郁凌,如今,他和百炼之间已经捅破了那层纸,两人都不再装下去了,所以也没有必要再向耽耽隐瞒了。
      
      “耽耽,我就是郁凌。”郁凌脱口而出。
      
      耽耽直直地看向郁凌的眼睛,耸了耸眉头,又在郁凌脸上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随后,缓慢而小心地抓向郁凌的胳膊,依次往两边拨了拨,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耽耽嘴唇抖动了几次,才说出话来:“真的是你吗?样子不一样了,但我相信是你……原来你还活着……”耽耽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一手抓在郁凌胳膊上,另一手不停地擦着眼泪。
      
      郁凌抓着耽耽的肩膀,安慰地朝耽耽笑笑:“真的是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哭。”
      
      耽耽破涕为笑:“我就说你怎么看着这么眼熟,说话的样子,笑的样子,都像极了凌凌,原来你真是他……“
      
      “你呀他的,都被你绕晕了,真的是我。”郁凌朝耽耽扮了个鬼脸,拉着耽耽坐下和她说起了这一路发生的事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