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68章^ 最新更新:2019-08-15 23:26: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昏迷 ...

  •   
      百炼将花渐落带到地面上来后,花渐落仍旧是昏迷不醒。
      
      百炼在那枯井旁坐下,让花渐落躺在他的腿上,花渐落的脸朝上,一侧靠在百炼的胸口,苍白的脸显得格外安详,他的红衣垂下,在这一片枯草地上艳丽得像一团火焰。
      
      百炼痴痴地看着花渐落的脸,两人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昏过去了平静安详,清醒着的痛苦扭曲。他一手抚在花渐落肩头轻轻摇晃着,另一手在花渐落的头发间摸着,像是生怕眼前这人会突然间消失不见。
      
      “阿落……”百炼眼中发红,仰头望天,这一声喊中带着绝望。
      
      郁凌发现,此刻百炼已经不再介意他的存在,根本不会因为他在场而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也就说明百炼不再对人隐瞒他与花渐落之间的关系。
      
      郁凌在一边站着,看着百炼这个样子,感觉有些不自在,他不知道是该在百炼面前坦然承认自己的身份,还是应该继续像以前那样装下去。
      
      他想想从前的百炼,只要他稍微提一提花渐落,百炼就要生气,而现在百炼却在他面前抱着花渐落心疼成这样。
      
      百炼长叹了一声,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看向郁凌道:“你这具肉身好歹是丁愿的,阿落将你抚养成人,你得救他,去给他找个可靠的大夫过来。”
      
      百炼之前就是因为去给花渐落找药,结果花渐落醒来后擅自离开,才会被天衍派的人追杀,如今他再也不放心将花渐落扔下了,所以让郁凌去找人来救花渐落。
      
      郁凌也迎着百炼的目光朝他看过去,这人目光相对时,好像都已经彼此脱下伪装了,郁凌承认了他不是郁青,而是无稽山上由百炼一手带大的那个郁凌,百炼也将自己脆弱的那一面展现了出来。
      
      百炼看郁凌呆呆地看着他,没有马上应答,又接着说道:“咱俩之间的恩怨暂且搁下,欠你的我会给你一个交代,这会儿救人要紧。”
      
      听到百炼这番话,郁凌心里一阵翻涌,瞬间有些恍若隔世之感,过了好一阵,才回答道:“是的,救人要紧,我去找大夫。”
      
      郁凌施展起神行术,很快在附近找了一废弃的草屋,让百炼暂时安顿在那小屋里,又找来瓦罐让百炼先熬药,自己则打算去城里给花渐落找大夫。
      
      他知道花渐落这个病不是一般的病,是因为练引咒术而导致的身体虚弱,就算是找了大夫来看很可能也治不好,但他还是不忍心直接断了百炼的希望,答应要替花渐落找人来治。
      
      郁凌出了小屋,刚走出一截路,来到那枯井附近的荒地上,看到金禅带着耽耽正朝这边走来。
      
      耽耽被郁凌支走后,知道郁凌可能会遇上危险,便赶紧回到客栈将金禅叫了过来。
      
      耽耽见了郁凌,赶紧朝他这边跑来,一脸焦急地看着他,她从郁凌的神情感觉得出来百炼已经出现了,而且不久前这里还发生了一场混乱。
      
      “我师父呢?”耽耽远远地就问道,她看到百炼没和郁凌走在一起,估计情况不太乐观。
      
      郁凌知道这一刻耽耽很担心百炼,很想找到百炼,可是如果她这下见到百炼,她会亲眼见到百炼和花渐落之间亲昵的样子,她会相信百炼并不是个不懂情爱的人,他只是爱的只有花渐落一人。
      
      郁凌知道耽耽看到百炼这个样子会难过,可是刻意不让她看到的话,似乎又是在刻意骗她,他到底该不该将耽耽带到百炼那儿去呢?
      
      而且金禅也来了,金禅懂医术,要是让金禅早些看看花渐落,可能大家能想到救他的法子,所以郁凌不想骗他们说没找到百炼和花渐落。
      
      郁凌心想:“耽耽还小呢,她要经历的还很多,我总不能为她考虑所有的事情,只能靠她自己想明白了。”想到这里,他终于狠下心带着耽耽和金禅朝百炼和花渐落暂时歇脚的茅屋走去。
      
      耽耽看到百炼时,百炼正抱着花渐落在发呆,她本打算朝百炼跑过去的,看到百炼怀里抱着的那人,走到门口脚步就停下来了。她扶着门框朝里看着,一声“师父”喊得也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得见。
      
      百炼看到耽耽来了,一开始有些惊讶,随后转过脸去,冷冷地说了句:“你怎么来了?”
      
      耽耽缓缓走进屋,离百炼还有好几步远就停住了脚,脸上神情有些怔怔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郁凌知道耽耽这会儿心情很复杂,他又不好去安慰她,只好先将她搁在一边,让金禅先进去给花渐落看看病情。
      
      “师父,你快给他看看。”郁凌拉着金禅往里头走。
      
      百炼听到郁凌说出的这一声“师父”后,猛地朝郁凌看了一眼,他总觉得郁凌这一声师父叫的是他,郁凌也感觉到了百炼看他这一眼是什么意思。
      
      金禅走到百炼旁边,有些尴尬地看向别处,轻咳了一声,道:“把人放下来吧,你这么……抱着,我不方便看呀。”
      
      百炼这才反应过来,将花渐落放下,脱了自己身上的外衣垫在旁边的草席上,然后才抱着花渐落放上去,因为他一直记得花渐落是个极爱干净的人。
      
      金禅把了花渐落的脉搏,探了他的鼻息,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百炼将花渐落这病的前因后果、症状,和之前服药的药方全都向金禅说了,金禅默想了一阵,仍然觉得把握不大。
      
      金禅道:“他受到引咒术煞气的伤害,元气渐损,又得不到补充,身体越来越弱,不可逆转,也就是说这病……无药可救,找大夫来看也是看不出什么名堂了。你刚说的那些药,在他身体还没到这种地步时,服了是有用的,可都这个样子了,服下去他也没力气运转开啊!”
      
      “无药可救……”百炼起身,眼神有些涣散,嘴唇半张着,念了这句话,他人本是十分憔悴,又硬打起精神,朝金禅拱手道:“金护卫,你懂医术,又是修道之人,你肯定能想到办法救他,只要你能救他一命,我百炼从此供你驱遣,来报答你的大恩。”
      
      郁凌还是第一次看到百炼这样低声下气来求人,百炼在他印象中永远都是挺胸直背,傲视一切的样子,如今看到百炼为了花渐落说了这些话来求金禅,他心里既可怜花渐落,也可怜百炼。
      
      金禅长叹一声,无奈地说道:“不是我不肯救,是我这会儿也想不到法子救,花渐落这人够爽快,我也挺想救他,只是都成这样了,我又不是神仙……哎,他要是这样下去,可能拖不了多少日子了。”
      
      百炼听说花渐落没多少日子了,强打起的精神又垮下去了,重新坐回到花渐落身边,痴痴地看着花渐落,目光不肯再从花渐落身上移开。
      
      耽耽在一边呆站着,既不朝百炼走近,也不离开这小屋,她心里像是被一阵又一阵的波涛拍打着,在一点一点重新认识百炼。
      
      在她心里,百炼像兄长或是父亲一般让她觉得可靠和安心,百炼支撑起无稽山的一切,是无稽山所有人的榜样,强大得几乎没有缺点,好像没人任何人和事能够将他击垮。
      
      而现在她看到百炼脆弱的一面,也看到他为了花渐落落得如此狼狈,百炼和花渐落之间的关系真的像谣言中所传的那样,她原本以为这一天到来时她会很伤心,而现在她心里更多的是可怜百炼,想要保护他。
      
      百炼朝郁凌看了一眼,又低下头道:“你把她带走,以后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你们俩一起长大,今后互相帮衬。”
      
      郁凌心里一沉,百炼说这话,像从前在无稽山一样,带了命令的语气,既然如此,百炼也也就是和他相认,将他当做从前的郁凌了。
      
      郁凌道:“我会照顾好耽耽,一辈子将她当亲妹妹。”
      
      “那我就放心了。咱们之间的恩怨,等到我找到办法医阿落了,我自会和你清算。”百炼恢复了从前理智又淡漠的姿态,眼睛却始终看在花渐落身上,“你带着耽耽走,别让她再来找我。”
      
      百炼的话里透露出郁凌的身份耽耽完全没注意听,她只听出百炼有要赶她走的意思,而且还托付郁凌照顾她,知道这次一分开,将来可能就很难再相见了,她快步走到百炼身边蹲了下去,哽咽着问道:“师父,你不回无稽山了?”
      
      “不回了,无稽山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方伦术知道该怎么做。”百炼不愿与耽耽多说,又看向郁凌,“带她走!”
      
      金禅也清楚郁凌和百炼之间的恩怨,不想郁凌留在这里内心受煎熬,便劝道:“你们俩先走吧,我在这儿就行了。”
      
      郁凌想到耽耽此刻的心情,只想让她从此再不见百炼,安安心心开始新的生活,便将耽耽拉起来往外头走。
      
      耽耽没有抗拒,但仍旧死死地盯着百炼,她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会是她和百炼最后一次见面,她想留住眼前的人,可是她明白,她留不住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