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48章^ 最新更新:2019-06-12 20:59: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猜测 ...

  •   
      郁凌见李寂进房间来了,立马起身回金禅那边去。
      
      金禅一副想凑上来安慰人的样子,可一看到郁凌脸上还带着笑,好像并不需要他安慰,他睁大眼睛看着郁凌,一脸好奇地问道:“怎么样?小姑娘见到了?谈成了吗?没谈成我去给你谈!”
      
      郁凌立马止住了金禅:“别,师父,这个你还是不太好掺和。”
      
      金禅听郁凌拒绝了他的热心肠,瘪着嘴闷闷不乐在一边坐着。
      
      郁凌看看眼前的金禅,又想想从前的百炼,同样都是他的师父,可他与百炼之间好像就是有着越不过去的隔阂,而与金禅却是想什么说什么,处得像兄弟一样。
      
      他感觉刚刚经历的一切像是一场噩梦一般,让他短时间内都回不过神来,脑子里反反复复回想着刚刚百炼说的那些话,和说那些话的样子。
      
      到了这一步,他感觉已经在逐渐揭开百炼的真面目,他心里极为矛盾。他想知道真相,想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死的,如果害死他的人是百炼,那么他想知道百炼为何要这么做,即使百炼比他想象的要复杂,他也难以相信百炼真的会下得去手要他的命。
      
      “好像活这一场原本就挺荒唐,死得荒唐,再活过来也挺荒唐。”
      
      郁凌躺倒在床上时,全身上下好像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只有一双眼睛朝上看着帐顶上那些没有意义的纹路来回地转动着。
      
      可一想到李寂来救他,又在李寂房里找到了那些画,他心里又涌出一股暖意,“老天爷这是打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颗糖,让我看到希望,到底还是想要我好好活下去。”
      
      想着想着,他眼皮眨了几下就合上了。
      
      ……
      
      他感觉自己在空中被人拉着飞行,他转过头看去时,无法看清那人的脸,那张脸像是罩了一层冰,只能够大概看出个轮廓。
      
      那人穿着一身白袍,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寒意。他直视前方,完全不理会郁凌看过去的目光。
      
      郁凌被他带到了山巅一处巨石上,他背对着郁凌站着,郁凌慢慢朝他走去,他突然间回过头来,脸上的面具没有了,却变成了百炼的脸。
      
      “师父!”
      
      郁凌从梦中发出一声惊叫,也把自己给惊醒了。
      
      金禅听到郁凌的喊声,立马把头凑了过来,问道:“怎么睡觉了还喊我?”
      
      “不是喊你。”郁凌坐起来,脑袋里仍旧有些昏昏沉沉的,突然之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梦到百炼了。
      
      他靠在被子上眼睛稍稍一闭,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我刚刚梦到的是曾经救过我的无脸人,他最后转过身来成了我师父,难道……当初救我的人就是师父?”
      
      他想起刚刚见到百炼时,觉得百炼的声音里那种冰冷的感觉有些熟悉,觉得是在哪里听到过,但是当时他脑袋里太混乱,并没有想起无脸人来。当他睡下后,这个念头再次钻了出来,所以会做这样的梦。
      
      他在无稽山修炼时也常常从梦里获得关键的提示,因为在醒着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反而将关键的东西给蒙住了。
      
      “如果当初救我的人真是他,那么救我的时候他是把我当成丁愿的,那又是何时他发现我的真实身份的呢?”郁凌又回忆起这一路上与百炼见面的情形,“想必是知道花渐落将我抓回了摩柯山,然后又将我放了,所以猜到我不是丁愿。后来又看到我多次帮耽耽,而且无法说清自己的身份。在天衍派大家都说我是丁愿,他上来试我功夫,一来是想验证他的猜想,二来就是想为我开脱,以免我落到天衍派手上将他害我的事情说出来。”
      
      郁凌又想到当时无脸人救了以后,让他带话给花渐落,说花渐落早晚会臣服于他。
      
      “我去摩柯山的时候,花渐落见我是无稽山的人便感到很厌恶,马上让我离开,看来花渐落与他之间的仇怨极深。如今他有望成为除魔大会的盟主,看来他很快就会向花渐落寻仇,又要再起一番腥风血雨啊。”
      
      郁凌在回忆这一路与百炼见面的情形时,想到在沅水的时候碰到过耽耽,但是当时没有看到百炼。耽耽很少一个人出无稽山,按理当时她也是陪在百炼身边的。那天也刚好是他看到耽耽就追了出去,回来后钟子奕就被杀了。
      
      而且从耽耽口中得出,他前世死时的状况和钟子奕相似,都是身上发青。
      
      想到这里,他有些内疚,好像觉得自己将怀疑的对象指向百炼心里有愧疚。
      
      “不知道我是一时将事情想得太牵强了才会把子奕被杀的事情扯进去,还是事情真的是我猜测的这样,还是暂时放在心里不要说出来吧,等到证据充足了再看吧。”
      
      郁凌忽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金禅正在房中来回走动。他拳头时不时抵在下巴上,摇摇头叹着气,似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金禅看到郁凌坐起来了,快步走到郁凌旁边坐了下来,焦急道:“徒儿呀,这地方只怕咱们不能久呆了,上次我在天衍派暴露了身份,神殿那边已经得到消息了,神殿向来不想参与中原门派之间的争斗,我和你师叔在这里会被百炼那帮人当做是神殿来的代表啊,要是出了什么事,麻烦就大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郁凌脸上露出为难神色。
      
      金禅道:“我知道你没查出杀死子奕的凶手不甘心走,这么着,我和你师叔先走,你留下来,等你事情办完了,你来找我。”
      
      郁凌点头答应:“师父和师叔出来也久了,是应该早些回去。”
      
      郁凌虽答应了,金禅仍然心中不快,像是此刻离开会留下多大遗憾一般。
      
      突然,他又心生一计,脸上露出笑来:“我回去了又不是不能再出来,我盯了这么久没看到花渐落和百炼打起来,好不甘心,我先回去,回去了肯定还要再出来。”
      
      郁凌听金禅说着,心里却想到了李寂,金禅会再回来,只怕李寂是不会再来了,看来他要面临一次长久的离别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的剧情你们在之前是不是能猜出来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