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49章^ 最新更新:2019-06-14 20:59: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9、归来 ...

  •   
      金禅将其他东西收拾完了以后,在书案上翻着他写写画画的那一堆东西,将要带走的卷成一卷。
      
      郁凌想着,如果此刻李寂也在整理东西的话,会不会发现案上那张画不见了。
      
      这时,李寂刚好出现在了房间门口。他转过头来看向房间里面,就只那么淡淡地看了一眼,也让郁凌感觉到了他眼神里的催促。
      
      李寂随身带着的东西很少,不外乎就是他的剑和琴,而金禅却还带一些书、画,以及在到处买的各式小玩意儿。
      
      郁凌将金禅和李寂送到楼下,金禅往远处看了看,满脸不舍,叹道:“我就先回去了,我会先向上头禀明让你入神殿的事,修炼的事你可别松懈了,别到时候来了给我丢脸。一有机会我还会出来,你少露面,大家看到我和你师叔走了,应该会以为你也走了。”
      
      “好啦,师父,我都知道了。”郁凌口里回答着金禅的话,眼睛却不自觉地看到了李寂的脸上。
      
      郁凌感觉到李寂知道自己在看他,可他就是不回应他的目光,抬着眼睛看向了别处。
      
      “师叔,路上多保重。”郁凌只好先开口和李寂说话。
      
      李寂这才转过来看向郁凌,眼眸平静如水,双唇微启道:“嗯,你也是。”
      
      郁凌将两人送走后,感觉心里突然之间空落落的,有些无所适从起来。好像是发生了一件事,但突然无疾而终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够任由着心里那股惆怅继续作祟。
      
      他只知道他心里有了那么一个人,两个人在一起时会像是走到了生命尽头一样激动和不计后果,可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是真的不知道。
      
      和李寂在一起的时候,他时不时地惹一下李寂打趣李寂,心里是雀跃和躁动着的,分开后反而突然间变得沉静了,这种沉静真让人难受,让他直想叹气,甚至是想骂人。
      
      “烦!”郁凌真想大声骂出来。
      
      他回到房间里,往椅子里一坐,不自觉地就去掏藏起来的那两幅画。
      
      看到这画的时候他心里才好受了一点,好像那画上还留有李寂的气息和体温。
      
      “我他妈这是喜欢师叔了吗?这种感觉又开心又难受。”郁凌坐下来全身放松后,觉得一颗心简直在受着某种□□,而自己却无法反抗。
      
      他一闭上眼睛,浮现在脑子里的都是李寂的额角,眉骨,眼眸,下颌,那些角落在这一下都变得那么清晰,让他想冲出去追上李寂。
      
      ————————————————
      
      半夜,郁凌突然间被一阵窗子打开的声音惊醒,这声音听上去像是有什么人破窗而入。
      
      他仰起头,朝窗口看去,一个人影罩在床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吓得只觉眼前一黑,身子猛地往后一退。
      
      “是我。”
      
      这声音在夜里听着如同鬼魅,可仔细一听,竟有些熟悉。郁凌又抬头看了看这黑暗中修长匀称的身形,猜出此人应该是花渐落。
      
      他知道花渐落不会伤害他,但想到花渐落古怪的行事风格,还是伸出手掌来示意花渐落朝后退。
      
      “愿儿,是我。”花渐落以为郁凌没将他认出来,又重复说道。
      
      “我听出来了,花尊主。”郁凌恢复了平静,下床穿了鞋去点灯。
      
      灯一亮,房中的红色身影顿时清晰起来。花渐落穿着一身暗红的衣裳,衬得一张脸白得妖异,在灯光下像是突然现身的某种精灵。他神色温柔,看上去依然把郁凌当成是丁愿。
      
      “大晚上的,你这么破窗进来,胆子小的都要被你吓死。”郁凌将灯放一边,小声抱怨道。
      
      花渐落往床架上懒懒地一靠,朗声笑道:“我要是大白天出现才会真的吓死人。”
      
      郁凌一听,觉得花渐落这话说得还真有道理,也忍不住笑了:“花尊主这么远跑来,不会是为了找我吧?”
      
      “当然不是,听说蛟州最近热闹得很,我也过来凑凑热闹。”花渐落轻描淡写地说着,姿态洒脱。
      
      “上次花尊主不是相信我不是丁愿了么?怎么还……”郁凌对花渐落的来意仍旧感到好奇。
      
      花渐落走动了两步,叹了几声,那洒脱的样子突然之间不再有,流露出了眼里的黯然神伤:“这些日子里我派人到处找愿儿,可没一点头绪。”
      
      郁凌想到钟子奕的死,也懂得花渐落此时的心情。丁愿是花渐落养大的,又对他那么看重,如今说没了就没了,他必是不相信和不甘心。
      
      “不用找了,你找不到他的……”郁凌想到花渐落与丁愿之间的情义,实在于心不忍将花渐落再瞒下去。
      
      花渐落似是猜到了郁凌的意思,向郁凌逼近:“因为你真的就是他?”
      
      郁凌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将头转向一边,好一阵过去,才开口说道:“他的魂魄可能重新投胎了,花尊主还是节哀顺变吧。”
      
      花渐落痴痴地朝郁凌走来,烛光映在他的一双眼眸里,显得憔悴而可怜。郁凌再次从这张脸上看到了自己前世的样子,也是一样的呆呆地看着花渐落。
      
      “我居然会和他长得像,看到他的时候根本不会记得他是万人唾骂的大魔头,反而会觉得像是与故人相见一般,觉得亲切。”郁凌看着花渐落慢慢朝他靠近,在心里嘀咕着。
      
      花渐落走着走着,突然间又停了下来,冷笑道:“呵,难道这世间还真有报应,要让我彻底成个孤家寡人?”
      
      “你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让别人变成了孤家寡人,所以遭报应了。”郁凌撇了一眼花渐落冷冷地说道。
      
      花渐落跨到郁凌跟前,揪住他胸口的衣襟:“臭小子,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很快他又松开手,看着郁凌笑了。
      
      “哈哈,你说的倒是大实话,小子,要是你真是我愿儿就好了。”花渐落说到这里语气轻松了许多,长叹了一声,又朝窗口走去,“既然蛟州闹得这么热闹,怎么能够少了我呢?”
      
      “你真是来凑热闹的?你不知道来这儿的人都想让你死?”
      
      “正是这样才有意思呢!如今东方天齐也死了,剩下一个钟尧初,真没劲。”花渐落看着窗外,语气中透着高傲和寂寞。
      
      郁凌试探地问道:“不是还有百炼真人么?我看他好像挺讨厌你。”
      
      花渐落转过头来看向郁凌,脸上带着些像是醉酒后的媚态,笑道:“他?你信不信他讨厌我都是装出来的,哈哈。”说完往窗外斜上方一跃,那红色的身影便在夜色中消失不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