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幼齿 ...

  •   九十年代的童年生活挺有趣,不似后来小孩子都抱着手机,现在的孩子没有手机和游戏机,只能聚在一起玩各种有趣的游戏。
      时光倒退,岁月变得特别特别漫长。
      
      光影绰绰,姜穗怀念这一年的简单和快乐。她倒是一点也不排斥和孩子们在一起玩,毕竟她现在也是个九岁小女娃。
      上午阳光并不炽烈,孙小威从包里摸出半截白色粉笔,在地上歪歪扭扭地画格子。
      他画好以后说:“手心手背分派,我数123,大家一起出。”
      
      “1、2、3!”所有人都选择了手心手背。
      
      姜穗缓了几秒,才伸出小手,露出柔软的掌心。
      
      同样露出掌心的孙小威当即炸了:“姜穗!”
      姜穗软软应他:“啊?”
      孙小威说:“你故意整我们的是不是?非要和我们出手心的分在一组。”
      
      大家都知道,姜穗玩游戏是个小废物,谁和她分在一派谁倒霉。
      
      可这就冤枉姜穗了,她反应慢嘛。
      女孩子湿漉漉的长睫眨了眨,姜穗看着炸毛的孙小威,道歉道:“那对不起哦。”
      
      孙小威说:“重来!”
      
      出手背的可不满了,但是孙小威淫威还在,于是大家只能不情不愿再来一回。
      
      这回姜穗出了手背,又晚了几秒。
      同样出了手背的孙小威气得满脸通红:“……”啊啊啊啊啊他想杀了这个笨丫头!
      
      阳光剪成碎金,驰厌肩上搭了一条毛巾,他肩上扛着五十来斤的货物,全身是汗水,从她背后走过去。
      
      驰厌听见她又好脾气地道歉安慰:“对不起哦,那要不我们重来。” 
      
      孙小威快疯了:“还重来!再重来就吃午饭了!”
      
      最后孙小威被迫接受了这个拉后腿的拖油瓶。
      
      大院儿孩子们玩的这个群体游戏叫做“攻城”,阵营一共分成两派,每一派有一位“小公主”坐在画的圆圈中,其余孩子则作为将领追逐,触碰到则算出局。
      最后一位归来的孩子,能带走敌国“小公主”,成为胜利方。 
      
      跑不动的只能当废物战利品“小公主”,跑得动的则成为骁勇大将。
      
      废物“小公主”姜穗坐在圆圈里,认命地接受了这个结局。
      另一面的“小公主”可要名副其实多了,梁芊儿双手搭在膝盖上,小心翼翼整理自己的裙摆。
      
      “大将冲锋!冲呀冲呀!啊啊啊啊!”孩子们一阵铿锵欢呼,就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走远了,留下姜穗和梁芊儿面面相觑。
      
      梁芊儿问:“姜穗,你觉得谁会赢?”
      姜穗说:“我不知道呐。”
      
      梁芊儿听见她的声音,有些不高兴。姜穗声音像是清甜的水,又软又柔,因为语调慢,有种别样的可爱滋味。
      梁芊儿情不自禁学她讲话:“你坐那边一点,出圈子了。”
      
      姜穗盘腿往右边挪了挪。
      
      阳光洒下一片碎金,一只帝王蝶轻盈飞过来,梁芊儿目光情不自禁被吸引了,接着眼睁睁看着那只彩蝶落在姜穗肩膀上。
      对面的丫头慢吞吞转过头,惨不忍睹的小脸和彩蝶对望。
      
      彩蝶受了惊吓,翩翩飞起来,又落在她柔软的发上。
      
      梁芊儿羡慕得眼睛都要红了,天啊这年头蝴蝶不长眼睛么!她和蠢丫头谁更像一朵娇花啊!
      梁芊儿想去捉,然而她们在“城池”里,是不许出去的。
      
      驰一铭背着书包回来,就看见了这一幕。
      
      顶着一张惨不忍睹小脸的小女孩,浅黄色头发上彩蝶懒洋洋扇着翅膀。驰一铭也忍不住想,明显另一个小女孩可爱,这蝴蝶瞎么。
      
      姜穗看见驰一铭,勉力绷住了脸,维持镇定。别慌,驰一铭还不是驰少呢。
      
      驰一铭友好地对梁芊儿笑笑,走进她的粉笔圈:“你好,我叫驰一铭,可以帮你写暑假作业。”
      梁芊儿问:“啊?写暑假作业?”
      
      驰一铭露出两颗小虎牙:“对呀,《暑假乐园》三块钱一本,其他小作业一块钱一份。”
      
      梁芊儿眼睛亮了亮,然而她看了眼对面姜穗,小声说:“还、还是算了,我自己写。”
      
      驰一铭也不失望,他转头看向姜穗。
      
      姜穗:“……!”你走你走!
      
      然而还是小男孩的驰一铭可不是人精,他走过来,盯着她头上翩飞的蝶,做好心理建设才带笑看姜穗的脸:“你需要我帮忙写作业吗?如果写得多,可以少一点钱。”
      姜穗第一次知道,幼齿的驰一铭这么逗,多写几样还打折?
      
      她面无表情,想要高冷严肃地让他走远一点。
      
      出口软绵绵慢哒哒小奶音:“我不要。”
      
      驰一铭呆了一瞬,这丑丫头声音真萌。讲话跟慢放似的,他怀疑她写得完作业么!
      姜穗警惕地看着他,驰一铭说:“要不……《暑假乐园》两块五?”
      “……”
      驰一铭认真强调:“不贵了真的,要写好久呢。”
      
      姜穗心想,虽然自己看着蠢,可是其实不蠢啊。她一点都不心动,没看到对面梁芊儿特别心动么!
      姜穗又想起来,驰一铭骨子里是个小变态,越得不到他越想要。
      她尽量冷漠地说:“哦,好,行吧。”
      
      彩蝶落在她发间,驰一铭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小女孩身上香喷喷的。说不出是什么香,他又奇异地看了眼那张青青紫紫的脸,心里嫌恶地抖了抖。
      
      然而到底年纪小,驰一铭今年才十岁,没那么弯弯道道,多了一个“小客户”,他心满意足地走了。
      
      “我晚上来拿你的作业。”他背着书包跑远了。
      
      *
      
      驰一铭说到做到,晚上吃晚饭前,他悄悄过来拿走了姜穗的《暑假乐园》。
      姜穗支付了他两块五,把他打发走了。
      
      她看着驰一铭的背影,心情复杂地想,怎么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么多事情?大院里最不合群的两个孩子,就是驰家的两兄弟。
      在所有孩子玩闹的时候,他们在用稚弱的身躯挣钱。
      
      有些人过早就懂了生存的艰辛。
      
      驰一铭缺少童年,而驰厌完全就没有童年。
      
      她下午坐在粉笔圈中,看驰厌搬了六次货。如果一次五十斤,他总共搬了三百斤。
      他目不斜视,汗水把衣服打湿了一轮,狭长的眼尾冷漠轻慢。他一眼也不曾看过他们,仿佛没有任何情绪。
      
      驰厌看起来只是尘世里再普普通通的少年,谁又能想到,这人后来那么了不起呢?
      
      *
      没有童年的驰厌,用冷水抹了一把脸。
      
      舅妈邓玉莲摇着扇子,喊道:“驰厌你死人啊,我让你弄蜂窝煤你没听见吗?”
      
      七月来去匆匆,没几天就要进入八月了,这个夏天真是热。
      驰一铭一整个暑假,都用来帮人写作业了。闻言他站起来,要和哥哥一起去。
      
      驰厌额发湿漉漉的,瞳孔比夜色还黑:“不用,我一趟就弄完了。”
      驰一铭说:“很重,我们一起。”
      驰厌淡淡命令道:“回去。”
      
      说完他并不等驰一铭,大步离开了。
      
      少年高高瘦瘦的背影,在黄昏下拉成长长的影子。驰一铭习惯了哥哥淡漠没情绪的语气,他有时候在想,哥哥眼底从来没有笑意,也不对谁温柔。
      驰厌肩负起了驰一铭的生活,然而驰厌对驰一铭也是冷冷淡淡的态度。
      
      生活不好过,人的眼睛里就没有笑意。
      
      驰一铭合上孙小威崭新的《暑假乐园》,心底其实很羡慕孙小威这样的孩子。有爸有妈真好,父亲和爷爷当官真好。
      
      驰厌搬完了家里的蜂窝煤,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上沾了许多煤灰。
      
      他回来的时候,听见驰一铭惊讶地出声:“她傻吧?”
      驰厌抬眸。
      
      玫瑰色夕阳下,一本干干净净的《暑假乐园》躺在驰一铭木桌上。
      上面小女孩认真稚嫩的笔迹写了她自己的名字——四年级一班,姜穗。
      
      “穗”字笔画复杂,她写得很大。
      
      驰一铭乐死了,“哥,丑丫头都只剩两页没写了。”
      天呐,丑丫头不仅丑,还笨啊!这两页二块五,简直赚翻了!
      
      驰厌手指触上那本书,皱了皱眉:“你赚她的钱?”
      
      驰一铭问:“怎么了?”
      驰厌说:“以后别要她的钱。”他收回手指,她课本落了浅浅的煤灰,驰厌说,“反应过来哭了怎么办。”
      “不会吧?她自愿的啊。”
      
      “收了她多少钱?”
      “二块五。”
      驰厌也没说话,他用井水洗干净骨节分明的手指,清澈的井水映出他沉静的脸。
      
      驰厌回房间,从橱柜一件衣服里拿出两张一块的和一张五毛的,他路过驰一铭时,拿起那本落了煤灰的《暑假乐园》出了门。
      
      天边瑰红色的夕阳,这一年风轻柔又慢,用得起空调的人家很少,全球变暖似乎也还挺遥远。
      
      而温柔的夏天,一到傍晚便渐渐散了热度,空气中带着树木清香。扇子一摇一摇,便会越过一整个夏天。
      
      姜水生在后院收药材,姜穗坐在院子里纳凉,她有一个小小的藤椅。
      蚊子落在她嫩藕节一样的小腿上,她百无聊赖,慢腾腾踢腿把它赶走。
      
      没成想一抬眼就看见了面前的驰厌。
      
      少年眸光疏凉,轮廓冷硬,俨然已经有了几分几年后的模样。姜穗还在踢腿,没反应过来吓了一跳,当场就从椅子上翻了下去。
      这回摔了鼻子,当即酸疼出了眼泪。
      
      少年冷冷看着,也不拉她。
      空气流着清浅的草木香,姜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她隐约觉得这个才十来岁的少年在看小猴子后空翻表演。
      
      姜穗疼得满眼泪汪汪,又尴尬又羞恼。偏偏她站起来,也不到人家胸膛高。
      她一声也不吭,把眼泪憋住。桃花眼憋得水盈盈的,仰头对上他的眼睛。
      
      驰厌见她站好了,他把那本夹了二块五毛钱的《暑假乐园》扔到她椅子上:“自己写。”
      
      姜穗恍然觉得他们两个小混账是想要玩弄自己过童年。
      一个非要帮她写,另一个命令她自己写。
      
      她是脾气好,可是不代表没脾气,她不吭声,无声不满地瞪他。
      
      驰厌迎着她的目光,她仰起头,眼里是天边又轻又浅的薄红。
      水色漾着几分恼。
      
      驰厌轻飘飘道:“说话。”
      姜穗嘴巴不受脑袋控制般:“噢、噢好。”片刻后她反应过来,耳朵通红。姜穗绝望地想,这具九岁老实巴交笨拙的身体,丢完了所有时光倒退者的脸。
      
      驰厌漆黑的瞳孔看了眼小姑娘凄惨柔软的脸蛋儿,青青紫紫红红肿肿,驰一铭说的没错……
      
      真是惨不忍睹,丑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小天使说,厌哥“鉴表专家”,这个称号好搞笑贴切啊哈哈哈哈。
    这约莫是个穗穗等着厌铁汉柔情的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