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小企鹅 ...

  •   等到月亮露出了个头,驰厌才勉强恢复精神回到了家。
      
      最北面的小院,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幸灾乐祸地看着他,手里还拿了半个苹果在啃。她皮肤偏黄,有些胖,怎么都称不上好看。
      驰厌进了屋,木桌上果然什么都没有,连米粒都不会给他留一颗。舅妈邓玉莲和舅舅赵松石在院子里摘菜,赵松石神情尴尬地看了一眼驰厌,然而他生性懦弱,到底不敢给驰厌说话,只讷讷道:“阿厌回来了啊?”
      驰厌点点头:“舅舅。”他舔了舔唇,也没什么表情,就要回屋。
      
      身后表妹赵楠见他又没饭吃,笑嘻嘻说:“活该。”
      
      这些年什么苦没吃过?驰厌面无表情,往堆放杂物那间房走。赵家才搬过来不过半个月,舅舅赵松石花了小几万块把这个院子盘了下来,一间给他和邓玉莲,另一间给亲生女儿赵楠。两个外甥驰厌和驰一铭只能把原本的杂货间拾掇一下,住了进去。
      
      驰厌还没进门,就看见了木桌前认真写字的驰一铭。
      
      这一年驰一铭九岁,听见声音惊喜地抬头:“哥!”结果他一看驰厌衣服上的血迹,高兴的神色立马凝重了下来,驰一铭连忙站起来:“哥,你怎么了?”
      驰厌淡淡开口:“没事,累。”
      
      驰一铭年幼的脸上神色几变,咬牙握紧了拳。
      
      生活太早教会人成长,驰一铭看了眼外面,从自己破旧的“女式书包”里拿了一个白.花.花的馒头出来。
      “哥,吃饭。”
      
      驰厌眼皮子都没抬:“你哪里来的?”
      
      驰一铭从书包里哗啦啦倒出一堆《暑假作业》,他说:“我帮他们写作业,他们给报酬。”所以他今天出门,就是收集作业本去了。
      驰厌也没说什么,这才拿过馒头吃了起来。
      
      他今天在太阳下跪了一天,嗓子干涩的疼。这一年的馒头不如后世松软香甜,压得紧紧的,只够分量,噎得人心里发慌。
      然而比起胃里的饥饿的隐痛,这都不算什么。
      
      胃里终于感觉到了些许充实,驰厌好受一些了。他动作慢下来,一口口咬着馒头。
      驰厌漫不经心道:“院子里那个孙家的小少爷,下学期给你买东西你就接着。”
      
      驰一铭聪明得紧,他红着眼圈,没有说话。
      有时候驰一铭真恨现在的生活,舅舅和舅妈拿走了他.妈妈出车祸的抚恤金,说是要抚养他和哥哥长大,然而两个还未长成的少年,一个十二岁,一个九岁,在赵家饭都吃不饱。 
      
      然而驰一铭再也不敢说去孤儿院生活了。
      1997年的孤儿院,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体面,这年头没人要的孩子,多多少少带了残缺,里面得了大头症的、天生残缺的孩子比比皆是。
      更别提念书。
      
      至少待在舅舅家里,驰厌还有一个念书的机会。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驰厌说:“我去冲凉。”
      他走出院子,从水井里打了水。驰厌拿着一个瓢,少年裸着上半身,凉水从他身上冲下去,刺痛了腹部的肌肉,驰厌轻轻皱了皱眉。
      驰厌回来时,驰一铭还在写那厚厚一摞《暑假作业》。
      
      驰厌只看了眼,就躺床上睡觉了。
      
      有时候驰一铭都觉得这个哥哥很淡漠,然而最煎熬那一年,是驰厌无所不用其极把他们两个养活。他捡过垃圾、搬运过油桶,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
      驰一铭很早就知道,驰厌不是他亲哥,是他母亲带回来的流浪孩子,一勺一勺喂大。
      后来这个孩子长大了,也用宽阔的肩膀来养他。
      
      在驰一铭心里,这就是他亲哥。
      
      不敢开灯,借着月光驰一铭又写了一会儿,他小小的身体有些瘦弱。比起驰厌冷淡凉薄的长相,驰一铭眉眼精致漂亮。
      驰厌已经快睡着了。
      
      驰一铭拉好书包,难过地看了眼哥哥。
      驰厌脑子活络,能屈能伸,也很有主意,特别能忍。馊的饭菜他都能面无表情吞下去,可是啃着软乎乎的馒头时驰厌的表情也没多大变化。
      
      驰一铭小声说:“哥,总有一天这世上不会有人敢瞧不起我们。”
      
      驰厌闭着眼:“嗯。”
      
      驰一铭又道:“我以后会有很大很大的房子,也不给舅妈和赵楠那个丑丫头住,还要有车子,有保镖。”
      驰厌不置可否。
      驰一铭来了兴致,突然问:“哥,你呢?你想要什么?”
      
      这个糟糕的世界,什么才是你最想得到的?
      
      夏夜,远处草丛有浅浅的蛙鸣声。
      夜总算渐渐带来了清爽的凉意,驰厌其实还未睡着,狭长的眼睁开,可最后什么都没说。
      
      *  
      天还没亮,驰厌就起床去搬货了。
      
      今天郑春进了一堆新零食,拉货的车子一早就到了。驰厌有些发烧,他早上起来呼吸灼热,然而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灌了两口冷水,对偏高的温度不以为意,踏着早晨的薄雾出了门。
      
      一天这时候气温最舒服,也适合搬货。
      
      他从大院外面搬货搬了一会儿,一辆自行车往外面骑。一个面相方正的男人温和地说:“穗穗,爸爸出门了,你走路要小心,别再摔了。”
      
      驰厌脚步顿了顿,把肩上的一箱水往上抬了抬。
      
      过了好一会儿,小女孩慢吞吞软糯的嗓音才说:“我知道了,爸爸再见。”
      
      姜水生看见大院里步伐稳健搬东西的驰厌,心中叹了口气。然而到底不是自家事,他还真不好管,养个娃娃可不是养只小猫小狗那么容易。
      姜水生骑着自行车叮铃铃出门了。
      
      *
      姜穗起床以后,开始做肢体训练。
      
      没一会儿她额头就磕了一个大包,姜穗爬起来,痛得嘶嘶抽气,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还是不行啊,这个身体反应太慢了,像是摁下“减速X4”似的。
      
      姜穗认命了,她被迫老老实实做拙笨的九岁小女娃。
      
      太阳出来以后,大院儿里渐渐热闹起来。
      
      有孩子在她家门外大声喊:“姜穗!出来玩了!”
      姜穗觉得这个声音好耳熟,她犹豫了一下,几分钟后挪到了门边,看向榆树下的几个女孩。
      
      中间的薄荷色裙子女孩冲她挥手,笑容明朗:“姜穗快来,给你介绍新朋友。”这个薄荷色裙子小姑娘鹅蛋脸,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清纯极了。
      姜穗肿着眼皮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慢半拍想起了她是谁。
      
      她叫梁芊儿,好像、大概、据说是今后大佬驰厌的白月光。
      
      姜穗:“……”
      
      小时候大院儿里,就属梁芊儿最体面,她成绩最好,穿得好看,长得也跟朵小雏菊一样清雅,大院里最受欢迎的女孩子就是她。
      驰厌喜欢她也不足为奇。
      
      梁芊儿嘟着嘴,关心地道:“姜穗,你看什么,快过来呀,要不要拉你?”
      
      如果是小姜穗,一定会感动一把,毕竟像梁芊儿这样友善对她的小朋友着实太少了。可是姜穗麻木地看了她好几眼,左眼皮跳了跳,慢吞吞说:“不用,我过来。”
      
      梁芊儿有个怪毛病,她喜欢和长得丑的女孩子一起玩。
      姜穗常年鼻青脸肿,是她心中“最好的朋友”。
      当然后来,这个友谊无情地破碎了。姜穗漂亮啊,梁芊儿打死也不要和她站一起了。
      
      姜穗走过去,才看到又一个熟人。
      哦哦哦,梁芊儿还拉着赵楠。
      
      看着梁芊儿亲昵拉着赵楠的的姿态,姜穗忍了又忍,差点笑出了声,还好她反应慢,面部表情微微动了动就回归了原点。
      
      赵楠皮肤黑黑的,下巴也很短,确实不好看。
      梁芊儿挑朋友的标准真是相当苛刻。
      
      梁芊儿左手拉着赵楠,右手想拉姜穗,对她来说,这简直是人生巅峰。
      
      姜穗本来手想往后缩,结果一看到远处过来的小男孩,姜穗身体瞬间僵硬了。
      
      姜穗伸出自己小手,梁芊儿小美人,快拉我拉住我!
      
      梁芊儿这时候像个小天使似的,美滋滋拉住了她。
      姜穗忐忑地跟着她们走。
      
      蝉从一棵树鸣叫着飞向更高的枝头,粉雕玉琢的小男孩驰一铭背着书包,在和男孩子们说话。
      
      童年的驰一铭脸蛋红润,睫毛又长又翘,笑得腼腆羞涩。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孙小威和一众男孩子摸了一本书和几个作业本给他。
      驰一铭才装进书包里,赵楠就狐疑地喊道:“驰一铭!你在做什么?”
      
      驰一铭抬头。
      尽管身体迟钝,姜穗依然有一瞬头皮发麻。  
      
      男孩子的目光先是看了赵楠一眼,然后略略看了中间可人的梁芊儿一眼,最后看向鼻青脸肿的姜穗时,姜穗敏锐地看见他眸光一丝浅浅的嘲笑和不屑。
      
      姜穗一喜。
      驰一铭就以貌取人这点真是……太好了!
      
      然而驰一铭小朋友装得特别好,他甜甜一笑,冲赵楠摇摇头:“我回家了,你们好好玩。大家再见!”愣是一个眼风都没有分给自己。
      
      姜穗紧紧握住梁芊儿的手,心里快活得转圈圈!时光倒退之后,简直让人每天幸福三千遍,天天都有新的盼头!
      
      阳光下,搬货的驰厌远远看过来。
      一个绿衣服小姑娘身边,那只桃花眼儿“小企鹅”目光炯炯有神,要笑不笑。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她憋笑快憋不住了。
      
      人家白净的脸粉.嫩可爱,小企鹅的脸惨不忍睹。
      驰厌低眸,汗水从他眉骨往下.流。
      驰厌懒洋洋地想,这象牙塔走出来的傻团子,连朋友都不会找。

  • 作者有话要说:  穗穗:梁芊儿,快拉住我拉住我!
    梁芊儿惊喜脸,赶紧拉住!
    ————
    感谢以下小仙女的打赏,挨个儿抱抱~
    感谢【红豆奶茶】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喝可乐让我打嗝、染心知画】两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喝可乐让我打嗝、喝可乐让我打嗝、鱿小鱼、十七柒10、居居的猴子、魔法少女郭德纲、你是不是有点迟钝、湘慈、橘筒、CDCMW、同萌于归、32000605】的地雷打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