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成功学小课堂开课啦!》水骑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02 14:31: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蜉蝣(二) ...

  •   孟筠讲了一个他从来没告诉别人的故事,一个乞丐的故事。
      
       
      
      小雪节气的那一天,孟城果然下起了雪。一大片一大片的,像是最柔软的鹅毛,从天上不要钱的飘落。但鹅毛是轻柔暖和的,雪却冰冷的很。有钱人披着貂裘,乘着香车,热热闹闹的城外山寺中赏雪,并慷慨的解出大笔银钱来修缮庙门,广结善缘。普通人家没有这般风雅情趣,就三五成群的约了人,在家里热气腾腾的吃一锅汤饭,同样感到难得的愉快。
      
      可对于乞丐来说,雪是他们最不愿意看见的东西之一。
      
       
      
      孟筠说,我要讲的这个乞丐,他那时还很小。
      
      这个小乞丐没有名字,故事开始的时候只有七八岁大。他从小就是孤儿,听说父母本来也是乞丐,但是生下他没多久就死了,他就由乞丐们凑活着抚养长大。一连长到七八岁,还什么都不会。又因为总吃不饱,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大,一副短命相。
      
      他的衣服破破烂烂,还是夏天那一套短衫,脚下的草鞋也破了,走在雪地里,冻得都感受不到脚。当时他已经四五天没有吃饭了。本来他还能每日去河边喝水,乞丐们只要把肚子喝饱了,也就不觉得饿。可是最近实在太冷,有几个老乞丐喝了冷水后,腹泻不止,已经接二连三的死了。
      
      那是孟城最冷的一个冬天。这个小乞丐他没有吃的,喝的也没有。风每天都像刀子一样,连月下着雨或者雪,一直没有放过晴。他的身边每天都有都有人死去,什么死法的都有。饿死的,冻死的,失足落水的,还有因为偷东西被人捉住,而活活打死的。
      
       
      
      香炉里云烟渺渺,烟灰色的雾气像极了那年冬天,孟城上空持续不散的阴云。孟筠盯着那炉香烟,眼神投向无尽的虚空中。
      
      他很轻的笑了一声,仿佛玉珠碰撞的声音。
      
      他说:“萍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姐,想来是没感受过那种冷吧。”
      
       
      
      那个雪天实在太冷,冷到让人丧失一切希望。或许这就是天意,要将他们这群活的毫无意义的垃圾,城市里肮脏的暗影,一股脑全都清扫掉。然后白茫茫一片大雪,世界就又是一个清净美丽的地方了。
      
      小乞丐每天都缩在破庙里,浑浑噩噩的。一天他从昏迷中醒来,竟突然看见了一只老鼠。他一时大喜,跳起来便追了出去。
      
      孟筠:“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追出去吗?”
      
      不待楚白萍回答,孟筠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冬天实在太冷了,哪里都没有吃的。好不容易见到一只老鼠,捉回来剥皮烤了,不但是吃的,还是吃到了肉。所以你可以想到,那个小乞丐见到老鼠,心里是有多兴奋了吧?”
      
      他感到怀中美人猛地一抖,便缓缓的抚摸她的脊背,以示安抚。他的声音柔和而缱绻:“你害怕了?”
      
      楚白萍伏在他的胸口,看不清表情。她只是摇了摇头。于是满头青丝便如浪波一般,在烛光下发出动人的柔光。
      
      孟筠叹气,道:“是我吓到你了,我会很快讲过这一段的。”
      
       
      
      老鼠喜欢偷盗,所以有时候会给人带来莫名其妙的好运气。小乞丐跟着老鼠跑了出去,他之前明明饿的走不动路,这时却能跑的飞快。他一路追到小树林里,却猛地被一截树根绊倒了。
      
      所幸雪下得很厚,他摔了一跤,倒也没有跌断骨头,只是腿上擦破了一大块皮,顺腿往下流血。等他爬起来再一看,老鼠的影子都没了。
      
      他唉声叹气,一下子头晕目眩,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又摔倒下去,可这次他看见了一块玉佩。
      
      那块玉佩落在雪地里,羊脂白,肉眼根本无法发现。只是他正好跌在旁边,这才被他瞅见。他伸出手将玉佩死死捏在手心里,仿佛拿住了一块烧红的银碇,顿时烫的他浑身都在抖。
      
      小乞丐从雪地里狼狈的扑腾起来,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腿伤,转身就往城里跑。这块玉的成色极好,他想,当个一二两银子总不成问题,然后就能让他饱饱的吃上一顿,甚至挨过这个冬天。
      
      他刚一转身,便猛地撞进一个人怀里。那衣袍很柔软,还熏有清淡的香气。
      
      那人扶住他的肩头,力道柔和,将他稳稳的从怀中拉开。小乞丐刚站稳,还未来得及抬头,就发现自己在那人一看就很贵的玉色外袍上留下了一个肮脏的泥印。
      
      他发起抖来,低着头,心想一场毒打是肯定免不了了。
      
      不过还好。他握紧了手中的玉,心想,我有这块玉,我拿去当了钱,就能给我自己治好了。
      
      然后他就听见头顶上,一把温雅好听的男声说:“小兄弟,你手里那块玉,是我掉的。”
      
       
      
      孟筠讲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停住了。他仍惯性地抚摸着楚贵妃的长发,心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这是一个可怕的节点,楚白萍忧心如焚,忍不住抬起脸来悄悄望他。然而陛下的面容上竟带着不自觉的微笑。这样一个灰暗的故事里,他的笑容在这一刻突然变得真实,眼睛里都闪着柔润又怀念的光。
      
      于是她知道,这一定就是这个故事里,最重要的转折点了。
      
       
      
      很长一段时间后,寂静中,孟筠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来。他的声音一改之前的沉缓,首次带上了真正的温和声调。
      
      他说,那个小乞丐怕的要命。面前这个人一看就很有钱,又是个成年人,想要和他对抗,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这块救命的玉佩是一定要交出去了,就算玉佩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可是谁又能证明呢?
      
      希望破灭的时候,反而比从来没有希望更难以忍受。
      
      在绝望至极时,人往往会做出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来。小乞丐想着,反正自己也是要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在巨大的失望和愤怒下,他猛地抬起头来,大声喊道:“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吗!”
      
      “再说了,是我把玉佩从雪地里捡起来的!你自己根本就找不到!现在你就这么把东西随便拿走,没有这样的!”
      
      他一边喊,一边止不住的流下眼泪。北风一吹,他脸上仿佛被刀割了一样疼。
      
       
      
      男人却没有发怒,他反而笑了。
      
      这是一个非常好看的人。他笑起来的时候,小乞丐都忍不住愣了一愣,心中天大的怨气都被笑容暂时抹去了一瞬。
      
      男人从怀里掏出一块丝帕,为他擦掉眼泪。那块帕子用上好的丝绸制成,比他从前偷到的员外的钱袋手感还好,仿佛是春天里他随手扯掉的柔软花瓣。
      
      这位俊美的公子笑着说:“是我考虑不周,忘了答谢你。那么,你想要什么呢?”
      
      这下小乞丐却犹豫起来。
      
      他要什么呢?
      
       
      
      他很饿,很冷,腿上又受了伤,凝成了一大块血冰。他需要的东西太多了,每一个都不能放弃,因为每一个都有可能将他置于死地。
      
      本来玉佩当来的银子可以满足他的一切需要,但是这个有钱人,他貌似宽厚,其实却吝啬的要死。卑贱的乞丐,在他们眼里或许只是戏弄的目标。
      
      想到这里,他不由又怨恨起来。
      
      他狠狠咬住自己的嘴唇,心乱如麻。
      
      选什么呢?到底哪一个更好呢?
      
       
      
      “这样吧。”男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我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
      
      小乞丐心中一喜,正要接话,又听见他别有深意的的重复了一句:“愿望有三个,你要仔细想好,不要浪费。”
      
      这句带有暗示的话语惊醒了他因饥饿而混沌的脑子。骤然一个想法冲进小乞丐的脑子里,几乎让他全身血液都燃烧起来。
      
      他从小混在乞丐堆里,好的东西一点也不知道,但下九流的事儿,倒是清除的很。偷抢赌骗,他几乎生下来没多久就会了。他从小就很会赌,现在他又想去当个赌徒了。
      
      但这个想法还是太过疯狂,以至于他说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发着抖。
      
      他说: “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去城里的醉春堂吃顿饱饭!那是咱们孟城最好的酒楼,之前王爷都在里面吃过饭呢。”他舔了舔嘴唇,又加了一句,“我就要那桌王爷吃过的菜!听说一桌菜就好几百两,都是山珍海味,比你那玉佩还贵呢。”
      
      这是他心里所能想到的,最奢华最顶级的享受。他用这个来试探面前这个男人,他说的愿望到底能达到什么层次?
      
      而带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去醉春堂,这是不可能的,还没进门就会被小二赶出来。所以面前这个人必须先为他买一身合适的衣裳,甚至为了面子,还得把他的伤给治好。
      
       
      
      这个要求很过分,但男人微笑了:“只是这样吗?这倒不难,我们走吧。”
      
      说着,他解下身上雪白狐裘,毫不怜惜的用身侧利剑裁去三分之二,随意的便丢在地上。
      
      他将剩下的三分之一披在小乞丐身上,为他系好衣带。那狐裘暖和的像是火堆,却软和的像雪一样。
      
      他抱起这个小小的孩子,将他放在马上,毫不在意满身恶臭污泥弄脏了他的衣裳:
      
      “我们走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