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成功学小课堂开课啦!》水骑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02 14:29: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蜉蝣(一) ...

  •   腊月里荧惑冲撞紫微宫,朝野哗然。钦天监的监正是个六十岁的老头,平时走路颤颤巍巍,此刻倒是老当益壮一马当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悲痛的涕泪横流:
      
      “后宫有妖邪犯帝座,引动天象不祥,恐有大祸,陛下就听老臣一言吧!”
      
      先是荧惑,后是后宫,又兼犯帝座,任谁也听得出来这句话说得是谁。孟筠忍不住在心里暗叹一声,知道每年一轮的事儿又要来上一遭。
      
      监正还在地上放声大哭,身后百官也群声嗡嗡,交头接耳。年高德劭的左相适时挺身而出,接过重任,言语沉痛的继续劝说龙椅上的九五至尊:“陛下,楚贵妃干预朝政,违背天理人伦,如今上天都降下凶兆,陛下不可不察啊!”
      
      左相的话语还未落定,朝中顿时哭声一片,明显是有备而来。文臣们哭天抹泪跪成一片,口口声声请陛下明察是非,以江山社稷为重,不要被奸妃所迷。
      
      还没等武将们反应过来,先机优势早就被占得干干净净。最先开口的钦天监监正哭着哭着就从地上爬起来往柱子上撞,口口声声喊着要以死进谏,群臣大惊失色,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然血色奔腾。孟筠看着这老头果然一头磕在柱子上,鲜血横流的昏倒在地,一时只觉得非常搞笑,也就真的忍不住弯起嘴角笑了起来。
      
      还好他坐在最高处,轩旒阴影遮挡下,谁也看不清他的神色。
      
      他咳了一声,和颜悦色并习以为常的开口打圆场:“诸位爱卿这是何必呢?诸位都是国家栋梁,若是今天在大殿上出了事,难道要天下人来怪罪朕吗?”
      
      他吩咐身边人让太医赶紧来把昏过去的监正抬走。在皇帝义正辞严的打岔下,武官们终于找到了一丝反击的空隙。
      
      当即便有武威大将军率先发难,出言痛斥以左相为首的一干文人是酸儒误国,贵妃娘娘当年跟随陛下从乱世中起兵,称得上一句智计百出,战功赫赫,是难得的铁血巾帼。他们一群文人对军事战法丝毫不懂,只知道搬弄口舌,鼓动是非,于国于民都毫无助益,才是真正的国家蛀虫。
      
      “若不是贵妃娘娘,谁能不费一兵一卒的取下五荆关,西戎那边又怎会轻易投降?!” 武威大将军厉声道,“当时你们不发一语,摇头称难,此时倒来摇唇鼓舌,我倒要问问左相,当年要不是贵妃娘娘,你今日可还有命站在这里大发宏议吗?!”
      
      左相面不改色,当即反击:“楚贵妃自然有功,但于治国□□方面却一窍不通。陛下病重时曾让楚贵妃代批奏折,结果江南水灾的灾情却在她的干预下更加重了!我倒要问问将军,这数十万灾民的身家性命,将军在乎过吗!”
      
      朝堂上吵成一片,双方群情激奋,将并没有什么改变的话来来回回换着花样的说,直吵得孟筠头脑嗡嗡作响。他揉了揉太阳穴,看够了戏之后当机立断的宣布退朝,此事隔日再议,随即立刻拂袖而去,不留给任何人拦下他的时间。
      
       
      
      这一年很不景气,雨雪风霜,灾难频发,但无论如何日子总还是过下去。小炉上煮着茶,也温了暖酒,在火上咕噜噜的,很有一番冬日的情趣。楚白萍为孟筠解开外袍换上便服,笑着捧起一盏茶递到他手中。茶里加了梅花,有非常清浅的香气。
      
      孟筠尝了一口,笑道:“这水的味道很轻,是雪水吗?”
      
      楚白萍微微低头笑了,就算是默认。从孟筠的角度看过去,她脖颈纤细洁白,无限动人。即使是冬日里穿着厚厚的锦袍,仍然身形绰约,轻盈如仙。
      
      孟筠心中一动,放下茶盏,将贵妃拉到自己腿上坐着。他将头埋进楚白萍的肩颈之间深深一嗅,果然是熟悉的清冷香气。
      
      是梅花与雪的味道。
      
      楚白萍脸红了,只垂着头安安静静地坐在他身上,动也不动。有很多传言都说贵妃擅长邀宠献媚,才可以独揽圣心,但楚白萍其实是一个非常内敛的人。她总是安静本分,有时候看起来甚至有点呆呆的。
      
      她轻声回答:“我知道陛下一直喜欢梅花与雪的味道,所以特意调制了这个茶方。只要陛下喜欢就好。”
      
      孟筠抱紧了她,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我当然喜欢。因为萍萍的心意是最珍贵的。”
      
      “妾只求能为陛下分忧。”楚白萍温顺的说。
      
      孟筠笑了笑,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走向卧榻:“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哪里还有什么忧虑呢?”
      
       
      
      帷帐前的博山炉里,蒸腾起的香气仍旧是淡而清雅的,带着一点微不可查的苦,是梅花与冰雪的味道。凤禧宫里温暖如春,床褥柔软如云,舒适的让人想要就这么睡下去,可博山炉中腾腾散发出的香气总带着点冷意,让人于昏头昏脑间保持着最后一点灵光。
      
      孟筠在床上滚了两下,却仍旧不想睡。他今天的心情并不好,身体也已经疲累,头脑却万分清醒。有一些事沉沉的压在他的心头,他想说给楚白萍听,却需要一个引子。
      
      这个引子太长了,又太黑暗。孟筠本来想一辈子保留这个故事,将它沉沉的压在心底。但此时此刻,他若想获得楚白萍的帮助,又不得不说。
      
      楚白萍看出了他在忧虑,安慰似的贴紧了他的身体。
      
      “妾愿意为陛下做任何事。”她娇声道,眼神真挚,“陛下不需要告诉我为什么,如果我做得到,我就一定会为陛下肝脑涂地。”
      
      一片蔼蔼的香雾中,孟筠轻轻地笑了。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从凌乱的织锦中坐起,懒懒的斜靠在床头,说: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