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源之水》灰白长桥 ^第88章^ 最新更新:2019-10-31 00:52: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8、交错 ...

  •   此时在菲尼尔伯爵华丽气派的书房中小心翻找的两位贵族,毫无疑问已不是本人,而是冒充者——埃诺克与夏。
      他们都有相当不错的侦查能力,如果有人从走廊经过立即就能够察觉、提前做出应对,因此在翻找情报时也不用缩手缩脚,从书桌底部的暗格到书橱顶部的储物箱都被他们仔细翻遍。虽然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彻底检查整个房间,但已有不少文件书信被挑选出,放置在桌面。至于屋内的一些防卫、保护魔法阵,在他们进来时就已经被夏用一些法术粉尘通过破坏关键节点的方式解除干净,他也没忘记顺带讽刺一番奥拉落后的法术水平。
      “你看,这位菲尼尔实在非善类。这些是他收集的大贵族的把柄、秘闻、弱点,都在那个书橱顶上的箱子里。嗯……这些东西似乎不是给他自己使用的,痕迹还很新,少数带有日期,都是半年内的消息。要么是定期销毁,要么是定期寄送到别处。”
      “可能是要送去辛特兰。”夏低着头阅读手上的几封信件,内容都经过些许掩饰,但总体而言并不难破解。大约是防止途中不幸被一些窃贼、强盗之类的人拿到手,引发麻烦。隐藏这些信件的书桌抽屉虽然特意设置有复杂的防护魔法,需要按一定方法才能打开,但其对于夏而已好比一把好锁之于一名顶尖锁匠,有无差别也不大。
      “菲尼尔伯爵是辛特兰放在奥拉内部的软钉子,他的身份很多贵族都知道,这些东西也就没什么特别的。”夏随意地拨了拨纸张,大多只记录了一些无趣的情报。
      “都是他准备送去辛特兰的信,同样大抵都算得上崭新。嗯?这封好像是辛特兰送回他手里的……?”
      “我看看。”夏一把从埃诺克手里抢过了那封信件,眉头紧皱。
      “……不久后,我会派人将那件东西送到你的手中。它的效用我已经在上一次的信中和你解释清楚。
      “这也是你在奥拉的最后一次任务……那之后你就可以开始计划脱离奥拉,回到辛特兰了。王室会给你足够合理的回报,你也会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东西。好好利用它,策划一次足够大的表演。
      “此外,还有一件小事。有一只老鼠从辛特兰逃到了奥拉。他是一名体格较为高大的黑发男人,习惯蓄须,善用长剑,一定经过伪装。用这张画像去发布悬赏,找出那个人,确保他死亡。”
      “……没有署名。”埃诺克侧目瞧了一眼夏,青年牙齿紧咬,目光阴沉。
      “当然不会有署名。”夏冷笑一声,“不过我还是会找出这个人,确保他付出代价。”
      一张粗糙的画像被粘在信件最后,寥寥几笔,已经勾勒出了其人神韵。黑发,炭色的短胡须,英武浓厚的眉毛,分明的面部,右侧眉上有一道伤痕。目光沉静,似从世上最沉重的高山最深处凝聚。
      夏只是瞥了一眼,便飞快地挪开视线,仿佛那是一块烧红的铁,只是看见就能将他灼伤。
      “不看么。”埃诺克挑着眉毛问道。
      “不用。我迟早会看见他,面对面地看见。”
      埃诺克呵呵一笑:“那么我就先收着。万一你没能认出他,那就归我了。”
      夏白了他一眼,懒得搭话。
      魔法钟微微颤动,发出了清脆的咔哒声音。较细的指针水平,指向数字九。钟表这种东西需要魔法石作为动力,造价高昂,只有富人才有财力购买,也是地位象征之一。
      “时间快到了。”埃诺克挠了挠头发,重新带上金狮面具。夏点了点头,同样戴上那只银色兔子面具,正走向门,脚步却陡然像是故障的机器般停住了。
      他飞快地转身看向埃诺克,将手指竖在薄唇前。
      一连串的脚步声缓缓响起,由远及近。有人来了。
      埃诺克立即会意,神色凛然。他放松意识,让直觉带来一些本能启示——与魔法师不同,高超的武士大多会有下意识的精准直觉。一说是因为虽然人类达到一定层次后都会获得本能的感知,但对魔法的追逐必须要保持理性,因而渐渐失去了这种能力。
      夏看见埃诺克的目光一点点变得严峻。他皱了皱眉,这个魔族人几乎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但他感觉到的,门外分明只有一人而已。
      他思绪一闪——是那个人,跟在那个管家身边的黑衣剑士。
      夏动了动嘴唇,但没发出声音:“刚才的人?”
      埃诺克点了点头。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已经发现他们两人是伪装成贵族的人了么?情况并不好……为了潜入这里,他们的武器都交给了后院的隆德与莱依斯藏匿,而那人却拥有武器。一名剑士失去了剑,能发挥的力量至多不过三成。埃诺克的确很强,毕竟是传说中那位苍之剑圣的徒弟,到现在为止还从没有人能与他抗衡,按夏的估计,即便是凯赛尔的剑术与他相比恐怕也略逊一筹。但门外的人也绝弱不到哪里去,否则埃诺克不会露出如此慎重的神情。
      脚步声突然停止——就在门前。
      “早让你留着那块魔法石了!”埃诺克朝着夏挤了挤眼睛,只动嘴唇,无声地抱怨道。
      “现在不是数落我的时候!”夏瞪了他一眼,“你有计划么?”
      “我吸引他的注意,你用魔法石偷袭他。”埃诺克撇了撇嘴,“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他肯定已经达到了不低的层次,能察觉得到我们是两人一起。他不会那么大意的。”
      “这间房间里有能够用来作为武器的东西么?”
      “没有。墙上的两柄剑只是装饰,如果灌注斗气立刻就会碎裂,还不如没有。”埃诺克摇头,“不过这间房间有窗户,如果走投无路,我们也能够从窗户逃出去。你现在即便没有魔法也不算弱,不管那是谁,都不大可能强行留住我们。希望后院的两个家伙足够聪明,能够摆脱干净嫌疑。”
      “不行!”夏突然摇头,甚至差点发出声音。
      “什么?”埃诺克不由得睁了睁眼,“怎么了?”
      “……不知道。但是不行。一听到你说要逃出去,我就突然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夏紧紧握拳,“不行。我们得待在这里。”
      埃诺克实在无法理解,眉头挤在一起:“你能感受到直觉?你原来不是魔法师么?按道理应该已经思考过多,没有这种能力了。而且我的直觉也没提示从窗户走会遭遇危险。”
      “踏……”
      两人的目光立刻又望向了那扇门。那是一声极轻的脚步声,听得出其主人的犹豫。两人屏息凝神,足足有十数秒,呼吸缓慢,甚至不以唇语交谈,随时准备战斗。
      然而,当脚步声再次传来时,却是在渐渐远去。愈发轻微,直到彻底无法听见。
      埃诺克有些难以置信,语气低沉、声音微小:“他……走了?”
      “看样子是的。”夏长出一口气。
      “怎么回事……他没发现我们?应该不会,否则他为什么要停下?”
      “或许他知道是我们两人在房间内。但他并没发觉我们的真实身份,因此犹豫之后没有进入房间。你也说过,从那个管家的态度看,你代替的人地位不低。他大约是不想冒这个险。
      “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埃诺克低长地应了一声:“嗯——或许吧。无论如何,我们该赶紧离开了。以防万一——也许那个人是去请菲尼尔伯爵亲自来检查我们的身份。”
      “原路返回,心智魔法的效果应该还有残留,那两位守卫不会感到异常的。”夏说道,“这封信我要带走。我已经检察过了,上面没有带有定位魔法。”
      “随便。等菲尼尔发觉异常,我们早就已经在普里尔之外了。再说,在聚会结束前他应该都不会再回来东侧别馆,就算我们一点都不去理会这烂摊子,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两人离开房间时,走廊已经是空无一人。埃诺克重新伪装出一位大贵族应有的气势,夏则低着头走在他身侧。一路上的侍卫、路过的仆从别说辨认出他们的身份,甚至不敢正眼去看。大门就在眼前,夏暗自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哦?蒙尼科尔殿下?晚上好。”
      陌生的嗓音从一侧传来,如同一句魔咒,束缚住了两人的脚步。体态圆胖的菲尼尔伯爵从装饰华丽的楼梯上缓缓走下,面带微笑,双眼挤成了一道细缝:“您迷路了么?表演与点心都在小花园中,这里只是我平时休息居住的地方。”
      那位黑衣剑士此时就跟在他身后,戴着蓝灰色狼面具,目光刻板肃穆,气质沉静内敛。
      “……是我的这位挚友,对你的宅邸装饰很感兴趣,要我带他来欣赏一番。”
      戴着面具的埃诺克抬了抬手,向着菲尼尔伯爵示意。夏在心中狠狠骂了埃诺克一句,而后向着菲尼尔伯爵微微鞠躬:“的确是我的要求。如果打扰到您,实在抱歉。
      “与西海公爵的府邸相比,我这简陋的庭院实在算不上什么……这实在令我不胜荣幸,怎么会是打扰。”菲尼尔伯爵微微点头,“不过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舞会过后,殿下同这位先生可以尽情游览。
      “至于现在,不如我们就一同前去中央大殿吧?”
      菲尼尔伯爵笑眯眯地说道,温和开朗的神情中找不出一丝杂质。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