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源之水》灰白长桥 ^第89章^ 最新更新:2019-11-05 00:53: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9、舞会的钟声 ...

  •   阵阵钟声响起,虽然是清脆的小钟声音,却悠扬极远,毫无疑问是魔法阵的功劳。聚会上的客人们相互委婉邀请,聚集向中央大厅。
      水晶吊灯璀璨夺目,大理石地砖被打理得如同镜面,映照着璀璨的光。墙面绘有精致却又不过分复杂的装饰花纹,穹顶上为舞会而特意装饰了彩色长帘,色彩鲜艳。
      贾卡尔侯爵没有再去刻意与人交谈,而是留在了靠近大厅边缘的位置,安静地观看。大厅四周都有斟满酒或是果汁的银杯,也有一些经过仔细挑选、更适宜走动之余食用的小而精致的甜点。舞会大厅呈圆形,分上下两层。上层只有边缘走廊,大约是四分之三的环形。尽头是装饰华丽的阶梯,从两侧延伸倾斜向下,在对称轴交错成一个较小的平台,如同一枚巨大的戒指环绕中央的水晶吊灯。缓冲之后,再继续延伸,整体呈现出交叉形状。这种设计算得上经典,南北两国的贵族宅邸都常有使用。
      侯爵的目光透过黑猫面具,聚集在大厅的东侧入口,看着一行五人缓缓走入大厅。其中三人径直走向交错阶梯,一人在前,两人跟随左右。他的嘴角在面具的遮掩下挑了挑——菲尼尔伯爵总算出现在了客人面前。这次的聚会上能够代表公爵、侯爵,或是亲自前来的人不下十个,按理菲尼尔应该候在花园门前恭敬等待他们的到来才对。
      病态的国家。贾卡尔在心中冷笑,他早该消失了。在两国的间谍战中坐收渔利,竟然还能存在如此之久。舞会即将开始,是时候了。
      他刻意用左手随意地端起身旁的一杯酒,轻轻抿了一口。不远处,两位原本在交谈的贵族随即微笑着结束了谈话。不久后,一位贵族称想起重要的事,无法继续参加舞会,先行离开,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宅邸大门。
      不远处,菲尼尔伯爵已经抵达一二层阶梯正中的交错平台,站在扶手前向着客人们得体地行了一礼——不过因为他站得比所有人都高,这一鞠躬恐怕没能有太多恭敬。体格高大的两人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人穿着者侍卫轻甲,戴着队长头盔,正是不久前在后花园向佣兵们宣布任务的护卫长;另一人身披黑衣,面戴蓝灰色狼面具,气质沉静内敛,腰间挂着以布条封住的长剑。无人知道他是谁,只能猜测大约是菲尼尔伯爵新雇佣的贴身侍卫。
      另一边,两位戴着面具的贵族一抵达中央大厅便迫不及待地与菲尼尔分开——当然,他们心中如此想,行动上依然保持了伪装出的优雅淡然。
      菲尼尔伯爵开始了自己的致辞。出于尊敬——无论是表面上的还是发自内心的,大多数贵族都将目光投向交错阶梯。不过埃诺克和夏对他的发言丝毫没有兴趣,他们正在考虑的是如何尽快从这里脱身。
      “现在还不能离开,一是对菲尼尔伯爵的不敬,如此反常的行为会引起怀疑;但同样不能待得太久,一旦有熟悉这两个身份的贵族前来搭话,恐怕立即就会发现我们的异常。”夏压低声音在埃诺克身旁低语道,“在菲尼尔说完他的废话找借口后离开,这是较为合理的做法。”
      “现在还不会有人来同我们交谈。”埃诺克同样低声回答,“不过舞会开始后,对舞蹈没什么兴趣的贵族就会在四周无所事事地闲逛起来了。
      “说起来,如果是要避开他们,我倒有个不错的主意。”埃诺克轻声笑道。
      他话刚说完,夏就已经知道了他所谓的主意。
      “你想都别想。”夏哼了一声。
      埃诺克在面具下笑起来:“呵呵,你不会舞蹈么?没关系,以你现在的身体协调度和控制力,只要配合我,顶多让人觉得你是新手,或是状态不佳。”
      “我已经拿到了那封信。如果要选,我宁愿冒着被发现的风险直接离开。你也说过了,他们是没办法留住我们的。别想拿隆德和莱依斯说事,我说过他们的死活我根本不在乎。”
      的确如此。莱依斯始终是在追逐他自己的未来,其中的遭遇也是必须面临的风险。夏也不觉得那位没有天赋的法师会束手无策。
      “唉,真没意思。”埃诺克失望地叹了口气,但目光依然透着些狡黠。
      “……那么,希望各位舞会愉快。”菲尼尔伯爵完成了他简短的致辞,再次鞠躬。这也宣布着舞会正式开始,直到九点,在最后的压轴宝物展示中结束。很多人都在猜测菲尼尔伯爵究竟意欲为何,是要将那件值得为此举办一次聚会的宝物找到一位买家,还是借此机会做什么事。聚会上怀有主意的绝不止贾卡尔、埃诺克与夏,此次前来的不少高名望人物都有着自己的打算。
      埃诺克与夏终于等到了菲尼尔结束致辞,确认了中央厅大门的位置便要离开。身为应邀前来的客人而言这绝不算礼貌,甚至可以说有些冒犯,但聚会的举办者也没理由阻止。
      不过他们还是无奈地停下了刚刚迈出的脚步。就在这短短的路途中,一位佩戴中央盛开着白色玫瑰面具的女人来到了两人面前。清澈见底的浅棕色眼瞳,带有黄金发饰的棕色长发,手中端着一杯剔透的葡萄酒,自然而然地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埃诺克还准备以沉默应对,保持着自己的气度,安静注视。
      女人声音微弱地笑了起来。白玫瑰面具只遮盖住了她面容的上半部分,能清楚地看见她微微翘起的嘴角。
      “果然。”她压低声音,确保只有自己与面前的两人能够听见,“你们伪装得不错。”
      埃诺克一直自认是相当冷静从容的人,此刻依然从身体深处一震,背后缓缓渗出冷汗。在他一旁,夏低着头,看似没什么反应,但低垂在地面的目光也陡然变得有些锐利起来。
      “……你的话,我听不明白。”
      女人听见这样的回应,显然更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她大约是担忧眼前被揭露身份的两人有过于激烈的动作,先是安抚:“没必要紧张。我不打算揭穿你们,甚至还会帮助你们。”
      她拨开垂落颈侧的棕色发丝,淡淡一笑:“至于我是怎样发现的……显然,你们不是贵族派来的。”
      “我是‘你’的母亲。现在,你依然不准备问候么?周围的人可都渐渐开始看向这里了。”
      西海公爵之妻,蒙特尼尔的继母,“白玫瑰”迪米莉。
      埃诺克先是一愣。他不由得暗自在心里苦笑——被他取代的蒙特尼尔的母亲竟然就在聚会上,现在还撞了个正着,这不可谓不倒霉。他当即微微屈身行礼,不经意间看见了夏抽动着的嘴角,显然正在努力压制笑意。
      该死,这回轮到自己了。埃诺克深吸一口气,再次看向面前的“白玫瑰”女士:“你就不担心“我”的下落么?”
      “我当然会担心。担心你们没有做得彻底。”“白玫瑰”的目光冷了几分,“告诉我,‘你’现在还活着么?”
      “我们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那么做。”埃诺克微微皱眉,这下子,事情变得复杂了。
      “蒙特尼尔。我终于想起来了,是西海公爵安纳森的次子。”夏低声说道,“紫石群山以西按理都是那位公爵的领土,包括西南的亚埃拉城。”
      西南是奥拉最辽阔的一片领土,但同样也是最贫瘠的一片领土。西南的边陲沙漠,以及西部臭名昭著的蛮荒之地,都不算适宜居住之地。只有紫石群山周边的平原,与地处西南、与边陲沙漠只隔一道尼索乌山脉的亚埃拉河流域还算得上富饶。西海公爵虽然称谓中带着“海洋”,实际却常年居住在干旱的紫石宫殿之中,多年未曾离开“阶梯之城”费尔伦特。
      “还算有些见识。”“白玫瑰”淡然说道。
      “西海公爵安纳森的长子米尔克斯传闻柔弱无能,却深受安纳森的喜爱,毫无疑问会是下一任西海公爵。而‘你’鲁莽放荡,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且不安于现状,对公爵的位置有些想法。”夏低声说道。
      如此一来,多少也能理解“白玫瑰”此时的态度了。夏将目光投向“白玫瑰”,发觉她果然也同样在看着自己。
      “看样子你已经明白了。”“白玫瑰”轻轻啜了一口杯中果酒,“我们之间并不需要多说什么。我只能如此告诉你:不允许在一切结束前离开。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段会有点拖沓,但我不准备简略,菲尼尔聚会也算一个重要转折。
    ---
    还是一样,这些聚会流程都是我瞎扯的。。
    ---
    因为有了些存稿,更新暂时变稳定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