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源之水》灰白长桥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12:16: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夏罗尔乌伦奥克与魔法 ...

  •   暗影箭已经在死灵法师的手里凝聚了。
      嘲笑囚笼中的野兔是极好的娱乐,毕竟在这场死灵法术的表演中,面前的猎物是他唯一的观众。
      但如果那是好不容易捕获,不小心就会毁掉笼子的雄狮,那最好的做法就是让它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然后再去把这陷阱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那长剑中的诅咒早在王都检查这个男人时就已经由他设下,也只有他才能发动。作为一位法师,任何事都务必要思虑周全。所以他在那长剑中设置的是能让超凡魔物都失去抵抗的多重复合虚弱诅咒。果然,即便是这个男人出乎意料地能够激发斗气,在这样的诅咒下也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罢了。他用施法手势配合着咒语,让骷髅碎片层层叠叠地覆盖上男人的身体,那些骷髅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被打碎,来完成“白骨牢笼”这个魔法。而只有幽暗山谷这样水元素沉郁的地方,才能让这个魔法更好地成型,为此他已经在这里等候三天了。
      卡姆洛伯爵的消息清楚地指出了目标的路线,他才得以早早开始准备。魔法师的战斗就在于准备,当考虑到了一切并施以对策后,战斗的结果也就注定了。
      他还记得,当初就是因为眼前这只猎物杀死了他几头阴影魔狼,惹恼了他,才让他没能尽快逃出王都附近,被那个男人用长矛贯穿,濒临死亡。然而卡姆洛伯爵却偷偷地派人带走了还没有完全死亡的他,用特殊的仪式让他变成了忠诚的尸巫师。现在看来,这事倒也不赖,他终于要亲手完结这场“狩猎”了。
      
      法术纹路开始从地面浮现,层层叠叠。
      白色的光芒四面八方地亮起。
      尸体巫师愣住了,这完全不是他的布置。他仔细地搜索着自己的记忆,辨认着魔法——
      “法术无效化”率先发动,他事先在自己身上准备的魔法加持瞬间消失。随后是“死灵驱除”,他身为半个不死者的尸体巫师,只觉得无论是□□还是魔法都在飞快销蚀。
      “清醒之光“、”强化术“、”强效诅咒驱除“、”强效法术陷阱破坏“接连生效,凯赛尔几乎是在瞬间就恢复了自由,一剑向他斩来。他身上的触发卷轴”逃脱术“也即刻生效,让他的身影瞬间消失,然后——落在了几个魔法阵的最中央。
      那些纹路他从未见过,无疑就是它们干扰了传送,没有让他离开,反倒更加深陷其中。白魔法“麻痹术”从不远处发出,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下一个瞬间,他的思考就停止了。他那早该腐朽的头颅已经被笼罩着淡淡白光的长剑劈成两半,身体也彻底僵硬地倒在地上。
      
      魔法师的战斗就是如此,准备决定了一切。很显然,他并不是那个准备足够充分的人。
      夏罗尔乌伦奥克一步步从另一侧的林间走来,看着一地战斗的狼藉与尸巫师的残骸。
      “是你做的?“凯赛尔紧紧盯着他。
      “嗯。”
      夏点了点头,“三天前,我就发现了一只传讯鸟携带着消息在王都方向与我们的前方往返。我用法术窃取了信息,得知了他的准备,然后来这里针对他的准备做了一些对策。”
      “为什么不和我说?”
      “一方面,如果你不知道,我的计划更容易成功。另一方面,你也不一定会信任我。”
      凯赛尔又冲到女佣兵面前,检查伤势。女佣兵的身体透出不正常的苍白,大半个身子有着被腐蚀、烧伤的痕迹,但至少胸口还在起伏。
      “刚才的白魔法也让她身上的负面效果被驱除了,她现在只是虚弱休克而已。“夏解释道。
      “你会治疗法术吗?“凯赛尔问。
      “不会。只有神官和主教有那种力量,我只有药物学的知识。“
      凯赛尔把女佣兵安置到一旁的树下,看了夏一眼,点了点头。
      
      队伍最终还是重新聚集了,凯赛尔解释了发生之事,死灵法师想要杀的不是队伍的人而仅仅是他。
      不少人颇有意见,提议要把他逐出去。但乌鲁说这件事情起因不是凯赛尔,人们也无话可说,毕竟无论是提供车马还是组织队伍都是由乌鲁带头,既然他愿意让凯赛尔留下,其他人也就闭上了嘴。
      一个小女孩倒是摘了细藤,编织成了头冠送给凯赛尔和女佣兵,毕竟是他打败了那些骷髅;女佣兵由乌鲁的仆从麦拉照顾,醒来一会,又睡下了。
      惊慌逃走的车马也找了回来,人们最终还是又组成了南去的队伍,少了两个人,大约是逃的太远,没能找回来。
      
      傍晚,人们支起篝火,又开始每天的闲聊与歌唱。凯赛尔自知不受欢迎,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围着篝火,只在自己帐篷前搭了几根木头,想支起一个火堆。
      今日的战斗,他的衣服沁满汗水,路过溪流时简单冲洗了一下,现在想要烘干一些。然而谷地潮湿,他接连磕碰燧石也难以生火。
      就在他还在将燧石摩擦得咔嚓作响时,一只不怎红润,修长、干燥的手在他的木头上轻轻触碰了一下,火焰一下子升起。
      夏理了理斗篷,在凯赛尔对面坐下。
      火焰发出轻微的破裂声响,两人沉默了一会。
      “今天的事,多谢你。“凯赛尔开口打破了沉默。
      如果不是夏罗尔乌伦奥克早做准备,他应该已经成为谷地潮湿的尸体了才对。
      “嗯。“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有人拜托我,来保护你。“夏罗尔乌伦奥克盯着火焰说道。火光下,他的面容乍一看平平无奇,细看又好像有些与众不同。
      “保护我?“凯赛尔愣了一下,又挠了挠头。
      “到底是谁,我最好是不说。”夏摇了摇头,又问:“你记不记得我第一次找你的时候问的问题?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被逐出来?”
      “你不觉得那样冲进陌生人的帐篷很不妥吗?”凯赛尔这次好言好气地问道。
      “是有一些。但请我来帮助你的人与我关系很好,我本以为你既然值得他特异拜托我,应该和他关系很好才对。既然我们是一路人,我便没有太在意。”
      “但是我们并不认识啊。”凯赛尔叹了口气,“算了,也没什么关系。”他的心里倒是有些好奇,什么样的来历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家伙。
      “至于你的问题……这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叙述清楚的。“
      凯赛尔在火堆旁用几根粗细适中的细长木棍插进泥土,固定起简易的架子,清洗过的潮湿衣物就随意地悬挂在架上靠着火堆的热量烘干。
      他只穿着着亚麻布料裁剪的单衣,即使有火焰的热量,还是难免感觉背后寒冷。
      “在那之前,你先来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早就知道那把剑上有问题了,是吗?“
      “如果感受不到剑柄上浓郁的法力波动,那就不算是一个称职的法师了。那股力量就像是被注入清水的一股污流,在我看来非常明显。不过那并不是致死性的力量,所以武人的危机预感并不会提醒你。“
      “原来如此。”凯赛尔终于对某件事得出了结论,“还在王都时,在他们把剑还到我的手中时就已经决定要解决掉我这个太过锈蚀的齿轮。把我从这架巨大的机器中清除出去是不够的,只有彻底消失,才不会有影响其他部分工作的危险。”
      “所以,”夏略作思考,“那个男人说的基本都是对的,是因为你妨碍到了王都的人们实现他们的欲望,所以你被设计削职赶出王都。”
      凯赛尔沉默了一会,只是伸出粗糙宽厚的手在火焰前感受着温度。
      “什么都不做,却想要在流动的水中保持静止,这是不可能的。”他很是平静地说。
      “必然有一个人比其他人都急切一些,做出了最初的谋划,其他人才能推波助澜。那是谁?”
      “你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
      “好奇。此外,知道这些也有助于我更好地帮助你。”
      “帮助我?那又能让你得到什么呢?”
      “我不一定非要得到什么。一定要说的话,即是对我自己做出的承诺负责,也是寻找乐趣。”夏此时正用一根树枝拨弄着火堆。
      “那么你找到你的乐趣了?“
      “以目前的情况看来,是没有的。不过会去承担王国卫队长这一职务的人必然也是一个枯燥的人,这我还是有所预见的,因此也没有特别失望。”
      “所事如何不能反映为人如何。”
      “我们没必要在这个话题上纠结。总之,抵达红之城后我们就分道扬镳,我还要去游历其他地方。继续我之前的问题,到底谁才是始作俑者,这件事你是否知道?“
      “三皇子。拉克希罗。“凯赛尔很是无所谓地说道。但他看见夏罗尔乌伦奥克的神情满是惊讶。
      “你好像很惊讶?“
      他又转念一想,突然也愣住了,又是疑惑又是惊讶的怪异的表情在他脸上浮现。
      “他就是那个让你来保护我的人?“
      夏的情绪重新平静了一些,思虑下他大约觉得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
      “是。“
      为什么是三皇子?那么那个死灵法师又是谁派来的?他既要陷害凯赛尔,却又要把自己和事情撇清,又派出人来杀他——又派出人来救他?这自相矛盾。
      “我想我们需要一同将这事理一理。“夏提议道。
      凯赛尔望着面前的灰袍法师,点了点头。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