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源之水》灰白长桥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12:11: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死灵回忆 ...

  •   凯赛尔拉紧了手上的长弓,手臂上本来已经有些凝结的伤口在肌肉的鼓胀下又一次裂开,绑带上的红色阴影缓缓地扩散。
      一条黑色的影子闪过,他也随之松开紧绷的弓弦。利箭划破阴森的林地,一声锐鸣。他听到箭矢没入皮肉的身影,那条黑色的影子也随之失去了原本的诡异优雅,在枯枝烂叶中一阵翻滚,最后停下。
      眼睛血红的一匹黑狼,浑身的毛皮却不像是动物,隐约有种金属的光泽。那支箭就插在它的额头侧,没入皮肉,甚至隐约要从另一侧穿出。突然,狼的尸体发出一声怪异的轻响,化作了污秽的黑色烟雾,顷刻便消失在空气中。
      几声长嚎四面八方地响起,凯赛尔不用想也知道,很快,来的就不是这样一匹黑狼,而是近十匹。但他还是拉紧了弓,眼神依旧锐利地四方扫视着。
      红眼的黑狼四面八方地涌来,刚进入凯赛尔的视野便已经有一匹随着锐响中箭倒地,化作黑烟。几匹狼的速度极快,黑色的影子携带着恶臭与风压扑向凯赛尔。他调动了能调动的所有知识、力量与灵敏,在避开两匹狼的扑咬后还是无可避免地被撕咬手臂、下腿,弓箭也被一匹狼用身体撞下。
      凯赛尔用未被攻击的右手飞快地抽出背后的猎刀,狠狠地向仍撕咬着他左手的黑狼的头颅刺下。头部被破坏后,黑狼瞬间炸开,化作黑色的烟雾,凯赛尔在激烈战斗中呼吸急促,难免吸入了几口,只觉得一股腐败的气息灌入了胸口,一阵眩晕。
      只是瞬间,群狼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大量伤口,小腿骨折,肋骨似乎也在一头黑狼的冲撞中断了几根。他失衡摔倒在地上,群狼就那样围成一圈,鲜红眼睛,却不再攻击。
      凯赛尔听见不远处有人迈步走来的沙沙声,一个黑色法师袍的枯瘦中年男人踩着树林里潮湿的落叶走来。
      “弄坏了我好几只阴影之狼的居然只是个猎户。“男人打量着凯赛尔,”用来作为它们核心的黑水晶每块都比你的价值更高。“
      
      黑色的狼群在男人到来时纷纷让开了道路,枯瘦的男人走到了凯赛尔不远处,隔着一点距离打量着他。
      “用人当素材做出来的仆从当然没有野兽来得方便,不过为了收回一些成本,你就成为我的苍白傀儡吧。“
      冰冷细窄的声音从枯瘦男人口中吐出,随后他便开始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各种各样怪异的素材,有的只是一些粉末、碎块,却也有的像是什么东西的尾巴。在他眼里,伤残不能动弹的凯赛尔已经是个死人了。
      “噗嗤。“
      刻着花纹的长矛从男人的胸口穿刺出来,钉死在地上。看得到他眼神里的惊诧、恐惧、挣扎,他胡乱地抓挠着长矛,但始终没能让自己脱离出来。没几秒,他的身体已经瘫软下去,只是偶尔还抽动一两下。
      一圈的阴影之狼一个接着一个破碎成黑色的污秽烟雾,地面上只剩下些不知是不是它们留下的残渣。
      周围似乎开始刮起了风,越来越猛烈,原本阴森的林间此时满是疯狂变换着的树木影子,枝干摇晃得像再过几秒就要彻底折断。
      凯赛尔看到几只巨大的狮鹫从空中俯冲而下,他只在为数不多几次去往帝都的道路上见到过这种巨大而威武的野兽,大约是王族派去南方的信使。
      领头的狮鹫上翻下一个英武的男人,身着亮银色的盔甲与深蓝的披风。他走到凯赛尔面前,伸出一只手来,身上斑驳的光影变换,宛如某个神明。凯赛尔伸手去抓,却突然发现身下的土地开始下陷,越来越深,枯枝烂叶翻涌着,那只装备着银色盔甲的手也越来越远,永远也触碰不到——
      
      惊醒。
      周围还是空荡荡的帐篷,帐门上系着的布片安好地悬挂着,没有人来过。
      想起刚才的梦,凯赛尔不由得捏紧了拳头,随后又放松下来。
      他发呆一会,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那段经历是真实的,就是因为那一次被王国卫队从死灵法师手中救下,原本是王都外一个小村镇中独行猎人的凯赛尔才会去往王都,加入卫队。他想起的是夏罗尔乌伦奥克腰间鼓鼓囊囊的皮质口袋,那个死灵法师也有那样的口袋——从凯赛尔后来在王都的经验看,不少魔法师都有那样的口袋,用来收纳他们的施法素材。
      夏罗尔乌伦奥克,他是一个法师。
      
      几天的行程都无事发生。
      凯赛尔沉默地随着队伍往南行进。那个自称为夏的法师也一直在队伍中,不过这两天都没有来打扰凯赛尔,大约是前几天那次谈话的缘故。
      对陌生人说出那样的话似乎也有些冷漠过头了,这不是他从前的风格。大约也是这次王都的事太令他失望了吧。
      没过多久他们就要进入幽暗山谷了。这段在深蓝山脉中穿行的路程虽然名字听上去有些阴森,但实际上很久以前就已经没有魔物或是什么强盗出没了。南北行走的商人都由此来往,车马早就在山谷中轧出了一条泥土裸露的路。
      树木开始层叠地蔓延开,光线也渐渐黯淡下来。鸟虫的鸣叫稀稀疏疏,似有似无,深绿与棕黄组成了这幅有些过于沉闷的油画。
      队伍中的人似乎也被这种气氛感染,安静下来,默默地走着,人与马的脚步,车轮的摩擦滚动。
      虽然明知道这条路是安全的,凯赛尔却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本以为是这里沉闷的气氛感染了他,但很快他就知道不是了。
      道路前方,地面突然开始隆起十数个鼓包,稀碎的土壤破碎声音响起。接着,一只只血肉全无的苍白手指从泥土里伸出,撕扯着土地,好让身体从土里出来。
      骷髅。
      十几具不死者持着古旧锈蚀的宽刀长剑,就这样出现在了队伍前。
      有些人还愣着,脸色发青,脚下停止,不知该做什么——他们不论身份如何,几乎都没有真正见到过不死者出现在眼前。直到一声女子的尖叫,恐慌才如同洪水决堤般爆发,人们向着来时的方向没命地奔逃,马匹也恐惧地向着林间奔去——那是商人乌鲁的货物,还有队伍中人们的各类行李。
      但也有人不是。
      女佣兵提起长剑,咬咬牙,奋勇地冲了上去;但在他冲锋之前,凯赛尔已经用更快的速度解开了包裹着黑色钢剑的布匹,抽出利剑飞快地向前冲去。
      他的身上微微亮起一层白色的光芒,速度完全超出了正常人所能达到的极限,女佣兵明明更加靠前,却是他先与白骨骷髅交战。
      骷髅挥刀斩来,凯赛尔稍一晃动便已经避开,猛地侧身一撞,硬是让骷髅散碎成了好几部分,四散飞出。他又一挥剑,钢铁与骨骼的嘎吱碰撞声音响起,又一具白骨骷髅四散崩裂。
      女佣兵也对上了一具骷髅,但实在无法和凯赛尔那边摧枯拉朽的阵势相比。被那光芒笼罩着的凯赛尔如同天神,十几具骷髅就像是枯枝烂叶一样在他的剑下崩碎。
      只是片刻功夫,让南行队伍恐惧奔逃的骷髅就已经变成了一地骨骼碎块。女佣兵柱着长剑,大口喘气。
      凯赛尔也在以相比平时更大的起伏呼吸着,但看得出来战斗并没有给他太大的负荷。
      “我知道你很强,但没想到有这样强。”女佣兵赞叹地望着凯赛尔。但是凯赛尔心中想的是这古怪的骷髅,如果不是有人布置,不可能会平白无故从大路中央冒出来。
      是为了拦截向南的队伍?
      不对。
      一团黑色的法术能量拖着长长的尾巴从背后击中了女佣兵,她只是因为肺部收到冲击而哼了一声,就已经飞出倒地,再不醒来。凯赛尔看到了那团黑暗飞弹,但他无法去阻止——几只破碎的骷髅手臂正纠缠着他的双脚,像是被地面吸附一样沉重无比,让他难以行动。
      想也不想,他挥动长剑,想要斩碎这些骷髅手臂。
      但他一股无力感突然蔓延开来,他的剑只是击中了骷髅手臂,却已经没有半分力气了。不仅如此,他身上的白色光芒也在这股诡异的无力感中淡去,最终消失。
      这股无力感是从他使用了多年的那把剑上传来的。
      
      黑色的人影从林间不紧不慢地走来,面容遮挡在宽大兜帽的阴影中。
      “是斗气?啊,只有在锻炼中反复地磨练自己,在战斗中不断感悟的武人才能激发出的□□与精神的超凡力量,真是少见。”
      沙哑的声音带着讥讽的味道,黑色长袍的人影就像是看着陷阱中无力挣脱猎物的猎人,享受着掌控局面带来的快感。
      凯赛尔感觉脑袋里有某种锐利的东西开始疯狂的跳动——是记忆,是这沙哑的声音,他不是第一次听到的声音。
      那一个梦境,死灵法师——
      那人摘下兜帽,苍白枯瘦的面容,发白的眼球,脱落的毛发。但即便容貌变化巨大,凯赛尔还是知道这就是那个应该已经被长矛刺穿死去的死灵法师。
      那天的梦,也许就是他本能的示警。那是在王都外围的森林,上一任的王国卫队长救下了他;但这一次,在这阴森的幽暗山谷,在这渺无人烟的深蓝山脉,他有的只是自己。
      
      如果自己已经没有抗争的能力,那就只有,死。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