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他果然也可以看到这边,荆星阑心想。
      
      他不了解对面星球的文化,不知道白衣人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只能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
      
      而木澍濡和唔唔,终于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他五官立体,眼神坚毅,抿着略微干燥的唇,左边脸上交叠着两道疤痕,冷漠而傲然。
      
      他们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这个前辈可真是一个好人啊。
      
      如此干脆就给荆星阑颁发了一张好人卡。
      
      如果荆星阑知道此次见面,木澍濡和唔唔对他最直观的感受,是他是个好人,大概很无语。
      
      不管从哪方面说,他和好人都差得有点远。
      
      木澍濡是真心觉得这个前辈不错,他们不管在沃雪派还是在宗门外,见到比较厉害的前辈,无一不是散发着威压的,让人清清楚楚地知道他的地位,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
      
      有的是威慑,有的是警告,也有的是炫耀。
      
      这个前辈这么厉害,竟然这么平和。
      
      他们不那么害怕了,木澍濡想了想,饭菜移到桥最外边,按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离开了,但有点不想走,而且前辈这么好的人,应该不介意他们看看?
      
      荆星阑看到了桥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这人是要在自己面前吃饭?
      
      木澍濡看看前辈,再看看桥上的饭菜,是不合胃口吗?不然为什么不像秘境中其他大能一样收下?
      
      木澍濡说鼓起勇气说:“很好吃的,您尝尝?”
      
      他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点信心的,毕竟从五岁他就做饭给他自己吃了,而且秘境中的食材是被灵气蕴养出来的,味道好极了。
      
      荆星阑:“……。”
      
      这个白衣人长得这样好看,不会是脑袋有点问题吧。把饭菜放在他那边的桥上让自己尝尝?
      
      或许只是虚假的客套话?
      
      看着荆星阑有点复杂的神色,木澍濡疑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像是不想吃的样子,难道是自己放的位置不对?
      
      是了,不该放在桥上的,前辈怎么能拿这么远的地方的东西,应该送到前辈面前。
      
      那,放到湖水上?
      
      木澍濡端起一盘灵果,弯腰把它放到湖水上。
      
      湖水就像是一面双面镜,荆星阑和木澍濡分别在镜子的两端,木澍濡将叶盘放到的湖水上,荆星阑看到的就是他将叶盘递向自己。
      
      那个叶子做的,很好的看盘子在自己面前晃荡,荆星阑沉默着,额头有冒青筋的迹象,这个白衣人在故意馋自己?
      
      他到底多大了?幼稚鬼吗?
      
      以为天然食材的饭菜他没吃过吗?虽然现在他是每天喝营养液度日,可是蔬菜他也吃过的,以为真的馋到他吗?
      
      就在荆星阑对这幼稚的行为很无奈的时候,那盘水果出现他面前的湖面上。
      
      荆星阑:“……。”
      
      他用力眨眨眼,那盘颜色看着就非常可人的水果依然在,在小湖中,随着湖水微微晃荡。
      
      木澍濡看着那盘灵果消失后,则是很开心,刚才真的是他放的位置不对,他找到了原因,前辈收下了灵果,木澍濡继续把那盘小鸡蘑菇放好。
      
      接着是粥,一碗粥,上面放着一双筷子,木澍濡放到湖水上,轻轻一推就消失了。
      
      木澍濡坐在湖边看,唔唔也从爬过来,一般来说,收下了礼物,他们应该是被认可了。
      
      前辈那边也有一个小湖,说是小湖,那也太小了,在木澍濡心里就只是个小水洼,他做的食物就被前辈收在小湖上。
      
      前辈看了很久,他身边的怪物铁人才弯腰,把饭菜拿起来,送到前辈身边。
      
      可是前辈一直看着也不吃,是不满意吗?
      
      木澍濡想了想,觉得可能是不想一个人吃饭,于是他和唔唔一起把他们的饭菜端过来,陪前辈一起吃。
      
      荆星阑其实还在震惊之中,他眼前的饭菜还冒着热气,是真是存在的,真的从另一个星球,通过一个湖直接传到他这边了。
      
      他再次看向那个神奇的湖,湖那边的白衣人看到他,双手拿着筷子举向他,然后开始吃饭了。
      
      荆星阑:“……。”
      
      他继续盯着这明显不输于西蒙星系的食物,充满自然生机的食物,绿色的叶子上面托着汁水溢出的四种颜色的水果片,星际的水果价格高昂,一般人吃不起,吃得起的会沉迷于那干巴巴的水果的酸涩。
      
      他不沉迷,可眼前的水果看着就让他口舌生津。
      
      另一个盘是肉和香菇,肉他吃过不少,可是这勾人的香气是星系从未有过的。
      
      还有一碗粥,荆星阑不明白,为什么粥可以这么香,不是应该寡淡无味的吗?
      
      之前最不缺钱,吃过星系各种美食,觉得自己不会被诱惑的荆星阑被打脸了。
      
      他已经变成这样了,应该不会有人大费周折地用这种方法害他了吧。
      
      荆星阑端起碗,触手光滑,木质温润,一瞬间荆星阑就知道这是多珍贵的木材,星系根本不可能有的木头。
      
      真奢侈啊。
      
      荆星阑暗自感慨一声,喝了一口粥,然后他根本就停不下来了,粥里超大颗的虾仁,紧实Q弹,吃着非常满足,一大口下去满足了空虚的胃,还有滑滑的香菇,温热的粥滑过食道,暖和身心。
      
      水果更不用说,完全不是那种干巴巴的酸涩,嚼一口就是满口清甜的汁水,香气馥郁,干涸的喉咙被彻底滋润。
      
      在遍地黄沙垃圾的干燥荒漠,吃上这样一顿饭,他觉得就算这是断头饭,也值了。
      
      整个星系谁吃过这样的食物,他绝对是唯一一个。
      
      看到前辈开始吃,木澍濡彻底放下心,和唔唔两个也欢欢喜喜地吃起来,你一口我一口,边吃边看向前辈那边,前辈一定是很喜欢吧,不然怎么吃得这么快,他们才刚吃了一半,前辈那边就风残云卷地结束了。
      
      木澍濡更加满足。
      
      从小到大,他做的饭只有他和唔唔吃,根本没机会看到其他人吃自己做的饭,这是第一次,原来看到别人吃自己做的饭,还吃得这么样满意,会有小小的幸福慢慢滋生。
      
      荆星阑吃完后,亲手吸了碗筷,把碗筷放回了湖中。
      
      碗筷价值连城,他已经吃了白衣人的饭了,再不能贪这碗筷。
      
      他盯着碗筷,也想知道他是不是也能送东西去白衣人那边,碗筷刚放到湖水上就消失了。
      
      荆星阑眼眸微闪,他伸手触碰湖水,湖水微凉,也只感觉是普通的水而已,没什么异常,再向下,手碰触到了浅水湖湖底的石子,他的手伸不过去。
      
      碗筷出现的白衣人那边,他愣了一下,神色复杂地看过来,荆星阑蹲在湖边正好对上他的脸,一脸淡定,并不后悔把碗筷送回去。
      
      他不知,其实木澍濡一脸复杂的原因,碗筷又被送回来,这不是以后还要吃的意思吗?
      
      虽然只是初来乍到,想借此打个招呼而已,但前辈都表达了这个意思,以后吃好吃的的时候,多准备一份也没问题。
      
      这个世外高人,竟然很爱吃?他以为大能们不屑口舌之欲呢。
      
      木澍濡刚拿起碗筷,就听那边前辈说:“藏起来,不要出声。”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前辈的声音,声音还在他脑海回荡之时,他条件反射般就掐了一个隐身诀,湖水中不见了他和唔唔身影,但他们其实还站在桥边上。
      
      荆星阑这边,来了两个人,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一个满脸怒容,不难猜出鼻青脸肿的人就是这个满脸怒容的人揍的。
      
      “大师,魏修然这个家伙竟然要逃走!”开口的是那个满脸怒容的人。
      
      “辛章,你这个莽夫,你凭什么打我!”开口的是那个鼻青脸肿的人。
      
      他们都是荆星阑的助手,曾经挤破脑袋才进入荆星阑的实验室,成为他的助手。因为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助手,荆星阑被放逐到卡丽星球后,他的三个助手也受牵连,一起跟着来了。
      
      荆星阑面向湖泊站着,暂时没说话。
      
      当时他是闻名星系的机甲大师,被称为机甲之父,星际军部各位将军,各个星球的皇室见了他都恭恭敬敬,希望能从他这里得到一个专属于自己的机甲。
      
      荆星阑亲手带的助手,也是各大家族眼里的肥肉,能成为荆星阑的助手的人,每一个都不简单,不管是家世还是本身的实力。
      
      谁又甘心跟着他待在这里呢,荆星阑从来没想过他们会甘心留在这里。
      
      “能走就走吧。”荆星阑淡漠地说。
      
      “大师!”辛章急了,“不能让他走!”
      
      魏修然满脸惊喜,他没想到荆星阑会让他走,他跟在荆星阑身边好多年了,很了解他跟本不是一个好人,他不敢想荆星阑会放过他,所以才打算偷偷溜走。
      
      也是,荆星阑现在还有什么资格狠,他再也不是那个“创神者”了,魏修然看着眼前几个不入流的机器人,眼露嘲讽。
      
      “辛章,你听到了吗?连大师都让我们走。”他嘴里说着大师,可一点敬意都没有,“你也赶紧想办法走吧,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辈子就废了!”
      
      辛章是个急性子,他体质等级高,一脚踹到魏修然的身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你特么忘了当时为了进实验室,你爸是在大师面前是怎样卑躬屈膝的,忘了你当时说了什么了吗!”辛章气大喊,“你说你会一生一世效忠大师的!”
      
      “我!”魏修然被踹得脸上一震扭曲,想到当时自己信誓旦旦的话,一时找不到话反驳,“我效忠的是机甲之父荆星阑,不是这个手废了的荆星阑!”
      
      他故意盯着荆星阑那只假手看,就如直接往人心窝上戳刀子,辛章怎么能不生气,自从大师那只手坏了后,他们小心翼翼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提起,而魏欣然竟然就这样盯着。
      
      说了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毫不遮掩地盯完,他竟然还趁他不注意再次跑了,不给辛章再踹他的机会。
      
      “让他走吧。”荆星阑叫住气不过要去追魏修然的辛章。
      
      “大师!”辛章气红了眼睛,大吼着:“那个狗东西,我不会放过他的!”
      
      他和那些落井下石的小人有什么区别!
      
      “如果你能走也走吧,辛家应该有办法把你带出去。”荆星阑说。
      
      “我不走!我和祁鸿畅都不走,我们留下陪大师。”辛章梗着脖子固执地说。
      
      辛章气冲冲地离开后,荆星阑走到湖边,没一会儿,那边冒出一个小脑袋和白面团。
      
      “大师……”
      
      不了解故事背景,只凭几句话,木澍濡其实没听太明白,但他知道这一定不是一件好事,他也听到别人对前辈的称呼是大师。
      
      荆星阑说:“以后如果有其他人在,不要出现。”
      
      木澍濡点点头。
      
      一时间之间有点沉默,木澍濡努力想打破沉默,“啊,对了,大师我可以在这里盖房子吗?”
      
      荆星阑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他没权干预。
      
      他沉默片刻,忽然看向白衣人,招过来一个小机器人,看到白衣人瞬间闪亮亮,他说:“喜欢小机器人吗?一棵树换一个小机器人怎么样?”
      
      荆星阑手边是一个最小的机器人,小小的个头,矮脚粗腿,面无表情的呆萌,他话落,小机器人对着木澍濡歪了歪脑袋。
      
      木澍濡捂住胸口。
      
      

  • 作者有话要说:  荆星阑:你喜欢小机器人吗?
    木木:我喜欢,你放心把它交给我,我会好好养着他,给他做好吃的,给他做衣服,还会经常送它回来见他的娘亲大铁人。
    荆星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