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小花妖和灵蚕宝宝虽然弱,但灵敏性非常高,当那个男人回头的瞬间,两只就动作一致地立即飞走了。
      
      荆星阑只看到一片白衣角的残影。
      
      那个星球的人也看到他了吗?
      
      荆星阑向前走到湖边,看到了一座木桥,这是之前没有的。
      
      忙碌了一天的荆星阑席地而坐,打开监控,监控视频中,前面依然是平静的湖面,后面就出现了昨天那个人,他从天而降将一截粗壮的树木打进湖水中。
      
      荆星阑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下却很诧异。
      
      星际不乏战斗力很强的人,根据身体强度,从低到高分为F级、D级、C级、B级、A级和S级,可就算体质等级达到s级,也很难飞起来。
      
      除此之外,还让土生土长的荆星阑的惊讶的是,那木桥竟然是实木的……
      
      不能怪他这么想,星际上植物珍贵又稀少,能存活的树木就算真舍得砍了木质也很差,要经过好几道加工才能做成昂贵的家具。
      
      星际上最大的潮流永远都是复古潮流,有些大家族家里放一套木质家具,就是财富的象征,而曾站在星际金字塔顶端的荆星阑知道,那其中还有不少是假木或者只用木头做了表面装饰。
      
      视频中的人手下那是一根根真正的树木,被毫不留情地按进湖水中,饶是视钱财为外物的荆星阑,也觉得有点肉疼。
      
      随着一根根树干被打入湖水中,视频中白衣人越来越近,直到一张脸清楚地展现在视频中,荆星阑不由呼吸一滞。
      
      西蒙星系在一代代基因的改良中,人的容貌一般不会太差,但复古潮流之中,西蒙星系主流审美观中,最美最帅的人,鼻子不能太高也不能太矮,眼睛不能太大也不能小,追求古老的“中庸”之美。
      
      星际美人排行榜上,前几名被夸上天的都是这样有“古韵”的美人。
      
      现在荆星阑觉得可能他们的审美有点问题。
      
      如果见过视频中这个白衣人,都不会觉得那个被植物包围的古地球孕育出的天然美人,应该是鼻子不高眼睛不大的。
      
      这一刻,只爱理科不爱文学艺术的荆星阑,脑海里竟然浮现出神秘浪漫的成语,那些文学家才当做珍宝的,在荆星阑心里屁用没有的成语。
      
      白衣人脚尖踏在湖中树干上,白衣随风轻荡,清风朗月。
      
      白衣人黑发被微风吹起,一缕黑发拂过脸颊,靡颜腻理。
      
      在这一刻,神奇的,荆星阑觉得那些成语并不是一无是处,他第一次感受到其中的美好。
      
      如果文学老师知道荆星阑此时的想法,大概非常感动,荆星阑却如此自然地接受了,他甚至涌起想写诗的冲动,这一定是一个惊得众人下巴掉下来的想法。
      
      接下来,白衣人离开了,荆星阑直接把监控调到白衣人再次出现,这次他正蹲着镶木板,木桥就要完成了,荆星阑看到那双如玉般的手,敲敲打打,觉得暴殄天物。
      
      这种低级机器人就能干的活,不该是这双手来做。
      
      等最后一块木板镶嵌好之后,他坐在桥尾上小憩,这个时候,就像和荆星阑面对面一样,他忽然看向荆星阑,哪怕知道这是监控视频,在那一刻荆星阑心里也一紧。
      
      视频里的白衣人也愣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荆星阑。
      
      荆星阑有个不合科学常理的想法,白衣人或许也能看到他这边。
      
      他当时这么诧异,可能是看到了他这边的情况。
      
      接下来的视频验证了他的想法,白衣人一直盯着他这边看,没一会儿他身边出现一块白面团,会动的面团和他坐在一起看。
      
      看到惊讶处还会抖一抖,直到他从机甲中跳出来,回头的时候那人立即跑了。
      
      跑了。
      
      是被自己吓到了?
      
      荆星阑摸着自己的脸,左脸上曾因星球爆炸受伤,加上爆炸后的辐射,留下西蒙医学院也束手无策的两道狰狞的伤疤,一只胳膊连着的手是机械手,做得再像,仔细看总能找出和人类区别,是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照镜子都能照两个小时的人,接受不了也是正常。
      
      心里又回归到一滩死水,好像刚才涌起的冲动假象。
      
      荆星阑沉默良久,继续他的工作。
      
      在他被转移到卡丽星球之后,他就知道这将是一个被西蒙星系放弃的星球,他是第一个人来这里的人,但不会是最后一个,在其他人来之前,他至少要有一个自己牢固的地盘。
      
      他来卡丽星球很久了,一直用卡丽星球遗留的房子做实验室,在三个助手的帮助下勉强度日,地震之后,那个破旧的房子彻底被摧毁,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一种重新好好生活的念头。
      
      于是,今天他选了小湖周围的区域,把周边变成平坦开阔的平地,想要在这个地方建一个新的实验室和住处。
      
      如果有可能,不止是一个实验室,可以是一个大工厂。
      
      荆星阑想了很多,而木澍濡这边,两只还呆呆傻傻的。
      
      他们跑到湖边后,过了好久,木澍濡才说:“唔唔,你见过这么厉害的人或妖吗?”
      
      唔唔见过不少一挥手可以将山夷为平地的,可是没见到对灵力的把控精细到那个程度的,也没见过那种灵力好像用之不尽的怪物。
      
      “唔唔!”它表示没见过。
      
      木澍濡喃喃地说:“你说那个人和寒乾尊者谁更厉害?”
      
      那个人本身唔唔感觉不是很厉害,但那个人加上他的怪物宠物的话,唔唔就不知道站在谁那边了,但是寒乾尊者欺负木木,它立即站到了那个人那边。
      
      “唔唔!”
      
      他们其实都没看清那个人,就一溜烟跑了,窥视大能,大能一不开心,他们可能就灰飞烟灭。
      
      木澍濡喃喃地说:“唔唔,这个秘境卧虎藏龙,我们遗漏了一个可能是最厉害的。”
      
      “唔唔!”
      
      不怪他们这样想,修仙到一定等级,可以形成自己的灵府,能出现在任何地方,他们自动把湖中看到的人当成不世出的大能了。
      
      木澍濡犯愁地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在水上建水屋了。”
      
      “唔唔。”唔唔也很不舍,木木做得那么辛苦,小桥上还有它找来的花花。
      
      可是,这么多年他们都知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辛苦白费不算什么,委屈也要咽下去。
      
      幸好他们乐观,没多一会就开开心心地准备晚饭了。
      
      时间还来得及,今天这么辛苦,木澍濡打算好好犒劳自己一番,何况他打算给湖中的大能也送出一份儿,弥补上次的疏忽。
      
      木澍濡带着唔唔去抓了一只野鸡的,采了一篮子蘑菇。秘境中有很多蘑菇,幸好木澍濡曾经喜欢炼丹,学习过怎么分辨毒性,他们才能满载而归。
      
      篮子里是五颜六色、各种形状的肥嘟嘟的蘑菇,和肥嘟嘟的唔唔。蘑菇是他和唔唔都爱的,此时被蘑菇包围的唔唔,就是被幸福包围。
      
      “唔唔!”这将是他首次一次吃这么多蘑菇,今晚是蘑菇宴,它很期待。
      
      除了野鸡和蘑菇,每次必不可少的是灵果,唔唔还在还小溪里抓到几只大虾。
      
      溪水里的虾常年没人收,个头极大,比唔唔还长,比木澍濡的手还大,虾肉肥嫩,晶莹剔透,还带着独有清甜,木澍濡处理的时候唔唔就一直直勾勾地看着。
      
      他一般不太爱吃肉,但河鲜是喜欢的,虾蟹一类它很喜欢吃。
      
      木澍濡生了一堆火,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锅和灵米,在小溪边洗好灵米,开始煮粥。
      
      灵米本身就很香,再加上秘境中的香菇和虾仁,在小火里慢慢地煮,浓厚的香气一点点溢出来。
      
      “这个蘑菇好香呀。”木澍濡用力吸一口。
      
      “唔唔!”唔唔扒在小锅上,一动不动地盯着,被馋到了。
      
      木澍濡被它的小模样逗笑,唔唔不怕火,他也不阻止它,就让它看着,自己去处理另一道菜。
      
      想了想,木澍濡把那个炼丹炉拿出来,然后拿出一个做菜的锅,在炼丹炉里生了普通的火,开始做野鸡炖蘑菇。
      
      野鸡不大,是个小鸡,但唔唔不爱吃的话,只分成两份也不少,野鸡炖蘑菇中木澍濡只加了八角和香叶,秘境中集天地精华而成的食材,本身就足够鲜美。
      
      等待过程中,木澍濡处理了灵果,和昨天一样用叶子做了大大的盘子,这些都很快,比较麻烦的是碗筷。
      
      木澍濡用今天砍下不用的树顶端那里的木头做碗筷,这木头坚硬无比,他用灵力慢慢磨,炖好野鸡蘑菇时,才堪堪做出两个碗和筷子,幸好虽然难,但做出来的碗筷非常漂亮。
      
      这时候,粥也煮得差不多了。
      
      木澍濡洗好碗和筷子,盛了一碗粥,在叶盘上放了一大半小鸡蘑菇,以及一盘灵果,想了想,还是剪了几朵带叶子的花,装点了一下。
      
      木澍濡一手端着粥,一手端着菜,唔唔顶着灵果,两只慢腾腾地在桥上向前移。
      
      他们还是有点害怕的,紧张之中还有一丝丝期待,对那个怪物铁人他们也非常好奇。
      
      走到桥尾,他们把食物放下,好奇地向湖水看一眼,那个怪物铁人竟然还在!
      
      除了那个怪物铁人,还有怪物铁人的孩子们,好几小小的铁人走来走去!
      
      两只看傻了,紧盯着湖面,那几个小铁人虽然怪异,但看着看着就得有点可爱怎么回事?
      
      它们小小的个头,却力大无穷,拉着比它们身子大好几倍的箱子,轻松向这边走。
      
      它们好像在盖房子?怎么有那么稀奇古怪的房子?
      
      两只看得津津有味,连害怕都忘了,所以当那个男人出现,直接看过来的时候,两个都吓了一跳。
      
      “您、您好。”坐在桥上的木澍濡,立即站起来,恭敬地行了见前辈的礼,忍不住偷偷看向那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荆星阑:他身边有一个白面团。
    唔唔:你才是白面团!
    木木:白白的,面面的,也确实是个团子!
    唔唔哭着说:今天雨下得好大,和依萍去找爸爸要钱那天一样大。
    收到小红包了吗?求继续留言,么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