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咬我耳朵呀》烤糖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20 23:5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开学复读日 ...

  •   时栖盯着聊天页面上的照片发呆,就是能感觉到,他身体很不舒服。
      很安静地趴在那里,头发软塌塌的,有种终于休息下来的疲惫感。
      
      寇醉最近这一个多月,到底在忙什么。
      
      时栖正要点开大图再仔细看他后背,突然图片消失了。
      只有一行——“孔超”撤回了一条消息。
      
      时栖:“???”
      孔超:“总归是男生后背,我发裸的照,不太好。”
      
      时栖:“……”
      看都已经看了。
      
      孔超:“你和寇醉,是青梅竹马吗?”
      时栖盯着“青梅竹马”这四个字看,坦白说:“也不算吧,我们都没当过同学,就是长辈关系好,每年都能见到几次,怎么了?”
      
      孔超好像要问她什么,又有点犹豫,上面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时栖叫阿姨给她榨了杯西红柿加酸奶汁,喝完后,收到孔超新消息。
      
      孔超:“他昨天和我说了一些话。”
      孔超:“就是。”
      孔超:“你有男朋友了?”
      孔超:“你们在一起三年了?”
      孔超:“真的假的?”
      
      时栖:“??????”
      时栖:“??谁”
      
      孔超:“寇醉说叫时光。”
      时栖:“…………”
      
      时光——是她家的狗。
      她爸三年前带回来养的。
      
      寇醉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蹲在它旁边,五指伸进它的长毛里抚着它,眼角眉梢的笑意很深,“恭喜你啊时栖,和你长得很像。”
      
      寇醉这个人怎么说呢,不正经,爱撩骚,还很气人。
      
      时栖回孔超:“寇醉还和你说什么了吗?”
      
      孔超:“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我帮他脱衣服拔罐拍照。”
      孔超:“他给我指后背位置,教我拔了两个,这东西还挺简单。”
      孔超:“聊了两句,说你有男朋友。”
      孔超:“然后他就睡了。”
      孔超:“睡醒了,让我帮他穿衣服。”
      
      时栖很想问问寇醉的胳膊怎么抬不起来了吗,但转念一想。
      假如寇醉让孔超帮他脱裤子,好像也不奇怪。
      
      时栖叼着吸管,最后发出三个字:“是真的。”
      
      **
      
      八月一日,复读开学日。
      
      二十八中校园,还未开学,排排绿荫的校园里一片安静。
      
      时栖每次遇到校园里安静时,心都不安,“妈,我好像迟到了。”
      董薇竹沉着冷静淡定从容,“高考状元来复读,老师校长差一点就八抬大轿迎接你了,你还怕你班主任训你?”
      时栖一想也是,附和说:“说得对,我可是香饽饽。”
      
      时栖穿着交钱时发的蓝白校服,背着书包,拄着拐杖,跟在董薇竹的身边,一蹦一蹦地说:“妈妈,我觉得我好像蹦出腹肌了。”
      董薇竹举着太阳伞,姿态很优雅,“你那叫小肚子。”
      
      二十八中离海近,才两公里,空气里有海水的咸湿味儿。时栖呼吸着海水味儿,感慨说:“这学校的食堂应该不错,海鲜肯定肥。”
      董薇竹斜睨她一眼,“宝贝儿别想了,我不会让你住校的,腿好了也不让你住校。”
      
      时栖嘀咕,“你没有正当理由,我会和爸爸告状的。”
      董薇竹笑了,“谁说我没有正当理由?”
      
      “什么理由?”
      “你不在家的话,”董薇竹宠爱地,踢了一脚时栖的瘸腿,“妈妈不就失去人生乐趣了吗。”
      
      董薇竹女士最大的人生乐趣就是欺负她。
      时栖受到莫大伤害,想躺地上碰瓷。
      
      董薇竹叮嘱说:“正好寇醉和你一个班级,栖宝你有事就找他。你啊,就是固执、贪玩、易冲动。寇醉那孩子聪明、绅士、心细、比你成熟、稳重、会办事、有胆识、懂人情世……”
      时栖悲伤地打断,“我就知道。”
      
      董薇竹:“?”
      时栖偏头望向一树夹竹桃花,面露哀色,“寇醉才是你亲生的。”
      
      **
      
      时栖蹦到A区教学楼,听到了老师激情高昂的声音。
      各复读班的班主任都在做开学复读的动员演讲。
      
      时栖被安排在二十八班。
      本来二十八班在三楼,三楼有四个理科复读班,但是时栖腿脚不方便,整个二十八班就被安排在一楼。
      
      时栖跟着董薇竹在一楼走廊里,听迎接她的和蔼可亲的地中海主任说:“时同学,你有任何困难都随时和我说。我和你爸妈都认识,你也不用把我当主任,就把我当你叔。或者食堂饭不爱吃了,也跟叔说,我让你婶给你做好,中午给你带来。”
      时栖乖巧点头,“谢谢叔。”
      
      刚说完,听到有班级传来老师的激情动员声, “今天是你们复读的第一天,从今天开始,就给我把每一天都当在战场上过!受得了的就留下,受不了就现在出去找你们爹妈把你们领走!”
      主任脸上有点点尴尬,笑着的嘴角僵硬,“这个班级的复读激励气氛是这样的,这位老师……”
      董薇竹看出主任的不自在和犹豫,解围说:“听着是个负责老师。”
      
      说罢,里面老师哐哐摔着黑板擦,掷地有声地说:“早上六点早自习开整,晚上十点晚自习完事儿!一周六天课!进了我蔡源的复读班,就给我高度紧张起来!”
      时栖违心地配合,“我就喜欢听这样的老师训话,听完像打了鸡血一样,学习特别有劲。”
      
      主任松了口气,把刚才说的话说完:“……就是时同学的班主任。”
      时栖:“???”
      
      教室里又传来训话,“你们都已经过了一次高中生活,就别想着再享受什么校园生活!上课聊天传纸条的,下课拉手谈恋爱的,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的,我抓着一个退学一对!”
      
      时栖浑身忍不住地打了个颤抖,颤栗袭卷四肢。
      有点想退学。
      
      董薇竹还有几句话要和主任说,两个人移到窗边低语。
      时栖蹦到班级后门口,踮起单脚的脚尖儿探头往里面看。
      
      讲台上,她的新班主任,四十岁的模样,偏黑,太阳穴很凹,颧骨突出,有个鹰钩鼻,俩嘴角紧抿下垂,长了一副很凶的面相。
      教室空调运作的风声呼呼吹,班主任满脸严厉地扫视这些落榜的学生,时栖注意到趴桌子低头的学生基本都抬头看向蔡源,只有一个人没抬头。
      
      那位学生坐在最后一排里侧靠墙的位置,没穿统一蓝校服,穿着件黑色卫衣,单这衣着就和班级其他同学格格不入。
      除此之外,坐姿毫无精神,靠着墙和椅背的九十度拐角坐着,肩膀软塌塌的。眼睛也没什么精神,半睁半闭着。
      
      寇醉。
      
      时栖站在后门窗处,正好能看见寇醉侧脸。
      
      寇醉拿起桌子上的咖啡色保温杯,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仰头喝水。
      有小片茶叶粘到他唇上,他舔了下嘴唇,把茶叶卷到口腔里,牙齿轻磨嚼着茶叶。
      
      全程都对班主任无动于衷。
      班主任掰开一根粉笔,朝寇醉的脑袋掷了过去,寇醉似有察觉,稍偏了下头,躲开粉笔。
      
      然后,他轻笑了声,抬头看班主任,很轻地说了句话。
      隔着门,时栖听不到他说了什么,只看到班级男生女生都笑着回头看他,班主任面目绷得很紧。
      
      时栖凭借多年的对寇醉的了解,想象到寇醉刚才拖腔拖调说的话可能是——“老师,您刚才差一点,就弄疼我了。”
      
      不知怎么的,时栖被自己的想象弄红了脸。
      寇醉这人也,太不要脸了。
      
      主任和董薇竹说完话,把班主任叫出来,介绍认识时栖和家长。
      时栖脸还红着,礼貌地喊蔡老师好。
      
      蔡源之前就知道有高考状元要来他班级,但却没像主任那样脸上有笑,而是皱眉看时栖。
      时栖很老实地穿着校服衣服,但没穿校服裤子。她的脚也不方便穿裤子,穿的是过膝的裙子。
      
      蔡源打量时栖的着装以及时栖的拐杖,很一视同仁的意思说:“时栖同学,你迟到了。”
      
      时栖脑袋里嗡一声响,感觉未来十个月可能很难熬。
      就像孕妇孕吐反应严重和难产的十个月。
      煎熬。
      
      时栖偷瞄她妈,果然没看到董女士脸上有心疼,取而代之的是有两分幸灾乐祸的微笑,好像差一点就要捂嘴笑了。
      时栖乖乖地低头认错,“对不起老师,我下次不……我没有下次了。”
      
      蔡源点点头,端详时栖几秒钟后,又道:“我的班级,不允许早恋。我对早恋的定义不是十八岁,而是校规班规,只要在我班级,就不允许。”
      时栖想变成蝴蝶飞走,嗫嚅着表明立场,“老师,我肯定不处对象。我主要是,怕别人追我。”
      
      走廊里莫名突然安静。
      
      主任轻咳了声,“蔡老师,你和学生说一声吧。”
      蔡源点点头,和董薇竹与主任说了两句话,进班级敲黑板交代,“都别唠闲嗑了,咱班来了新同学,大家鼓掌欢迎一下。”
      
      时栖拄着拐杖,一步步往班级门口蹦,越蹦越近,突然莫名地就心跳越来越快。
      连着感受到自己的脸都烧了起来。
      
      班级里忽然传来一个喊声,“啊,是那个高考状元吗?”
      紧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议论声,“高考状元居然来复读?高考状元?”
      还有一个兴奋惊喜的人喊,“寇哥,你脑袋最好使了,你猜猜高考状元为什么复读?”
      
      整个班级都在议论时栖,时栖不知道寇醉对此给了什么回答,拄着拐杖,蹦进了班级。
      
      班级的议论声突然停止,瞬间鸦雀无声。
      班级四五十个人的视线,都汇聚在时栖身上。
      
      隐隐约约有倒吸气的声音,有人低声喊美女,还有人感慨着骂操。
      时栖不自觉地就脸红了,脸红得像红苹果,脑袋垂得极低,“你们好,我叫时栖。”
      
      时栖说完稍稍抬头,余光看向寇醉。
      只是余光,看不见寇醉脸上的表情,只有个影影绰绰的好像往书桌里扔东西的动作。
      
      班级很静,静得时栖犹豫她是不是应该像个战士一样扔掉拐杖。
      
      接着,她听到了全班如雷般的掌声。
      有人吹口哨,有人起哄,刚才的死气沉沉好像都是假的。
      
      蔡源骂道:“行了行了,你们这会儿倒是有力气了。时栖同学你坐吧,就坐讲台前面这儿。”
      
      时栖红着脸蹦过去,忍不住琢磨寇醉的反应。
      
      感觉上,寇醉可能会拖着腔调说:“栖宝长大了啊,以前初潮都和哥哥说,现在这么大的事,都不和哥哥说了。”
      再或者,他似笑非笑,“时小栖,你脑袋被飞机膀子刮了吗?”
      
      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时栖停住,回头小声请求说:“老师,要不我坐最后一排吧?不然我上课的时候如果来回进出,可能会影响到同学们上课。”
      
      蔡源面无表情,“上课的时候还允许你来回进出?当自己家呢?”
      “你就坐第一排吧,正好你还矮。”

  • 作者有话要说:  寇哥对栖宝说的第一句话会是啥呢!!!
    另外,蔡源老师,一个男配女配般的第三配的存在:)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詹 3个;醉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是阿哥鸭 27瓶;易丢丢 20瓶;阿詹q?w?q 10瓶;晓禾才露尖尖角sunshi 9瓶;慕安淮、啾啾、子雅呀!、宸小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