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咬我耳朵呀》烤糖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19 23:5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神仙打架 ...

  •   时栖坐在拉杆箱上抬头,看面前这位和她距离极近的、55天没有见过面的人。
      他眼周有点熬夜的青痕,但不明显,一点不妨碍他此时魅力的散发。
      
      寇醉脸上噙着笑,眼里有光,轻佻得靠她很近。屈膝弯腰,平视她,距离她大概一块蛋糕的距离。
      呼吸太近,好像有气息在交错。他呼吸间,有很甜的,甜甜圈的味道。
      
      时栖看到寇醉轻挑了下眉,两瓣唇缓缓张开,似笑非笑地好像要说些什么不正经的话。
      
      时栖迅速先发制人,“寇文说。”
      寇醉张开的嘴慢慢合上,歪了下头,示意她继续说。
      “……你把家里当厕所。”
      
      寇醉表情顿了两秒,若有所思起身,轻笑了声:“那这个厕所,好像还挺豪华的。”
      
      时栖仰头看他一眼,然后飞快地低下了头。
      他和她对寇文说的这话一模一样,这种默契,令她没忍住地,低头笑了。
      
      突然她脑门被有点冰的手指推了下,头顶寇醉的声音,又有那么两分拖着腔的不正经,“栖宝怎么突然笑得这么开心,是因为,什么呢?”
      时栖抿住嘴,耳朵发麻,已经预料到他下一句拖腔拉调的话——“是不是,看见哥哥,所以这么开心的?”
      
      得阻止。
      时栖摆出认真诚恳的表情说:“因为我发现,你好像……”变丑了。
      
      秦艳娇之前见过寇醉,体委孔超没见过,他忍不住了,打断道:“时栖,这位是?”
      寇醉回头看他,同时手臂随意搭在时栖的肩膀上,懒洋洋得像没骨头,含着有点哑的嗓音说:“我么,我是时栖的小舅舅。”
      
      孔超面露质疑。
      寇醉笑说:“同龄,但我辈分大。”
      
      时栖拽寇醉腰上的衬衫,“你又乱说。”
      时栖对孔超重新介绍,“他叫寇醉,是我大侄子,我辈分大而已。寇醉,来叫声小姑姑听。”
      
      寇醉有点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没和她争执下去,揉着眼睛笑说:“行,小姑姑。”
      顿了顿,寇醉侧头看她,“麻烦小姑姑,给大侄子唱摇篮曲吧?就那首。”
      
      时栖直觉不妙,就听到寇醉用他特有的好听音色轻磁地唱道:“睡吧,睡吧,我亲……”
      寇醉唱的气息很轻,带着沙沙音,很不正经要搞事情的坏样,时栖连忙打断,“说来惭愧,孔超,其实这位很像是在夜场工作过的人,是我孙子。”
      寇醉斜睨着她,“孙子?”
      时栖装聋。
      
      秦艳娇旁观了好一会儿,抱着时栖的拐杖突然唱,“掀起你的裙子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腿,你的右腿是瘸又瘸呀,好像那蹒跚的小瘸子。”
      时栖:“……”
      
      寇醉视线落在了秦艳娇身上,看到她抱着的拐杖,再看时栖坐在拉杆箱上的姿势,以及时栖的裙子。
      他眯着眼,目光很幽深,好像在盘算着什么。
      
      时栖下意识捂住裙子警告,“寇醉你敢掀我裙子,我是会告状给你姑的。”
      寇醉抬眉看她,“那你自己掀?”
      时栖低头嘟哝说:“寇文教我,遇到流氓要报警,我要报警了。”
      
      寇醉不知道怎么想的,忽然轻笑了声,“瘸了?”
      时栖嘴硬,“没瘸。”
      “没瘸啊,”寇醉拖腔拖调地说,“没瘸走两步?”
      
      **
      
      网红咖啡店,时栖和秦艳娇坐在一起,孔超坐在对面,寇醉去打电话了。
      
      孔超就是那种看见伤就想问出原因的人,“时栖,你腿是怎么弄的啊?”
      时栖低头捅咕她的包,默默把耳机绕成圈塞进包包的夹层里,抬头说:“就是一个小意外,体委,改天我再和你详说啊。”
      
      孔超连连点头,“行行行。”
      但是表情还是有点憋得慌,好像还有其他想要问的问题,几次开口想问,忍住了。
      
      寇醉打完电话回来,一瞥时栖,“头发短了。”
      时栖装作才想起来的样子,从包里拿出充电器递给他,“哦对,我去磊哥那儿剪头发了,充电器给你。”
      暗暗深呼吸,说谎,“还有你耳机也落在磊哥那儿了,但是耳机我好像放车里了,过两天还给你。”
      
      “行,”寇醉眼神看起来又有点心不在焉,无具体着落点,但语气还行,“我朋友半小时后到,聊会儿吧,喝什么?我请你们。”
      时栖微笑道:“谢谢你,大侄子,已经点完了。”
      寇醉也微笑,“不客气,外甥女。”
      
      秦艳娇点了一堆咖啡和甜点,专心拍照,拍吃的,也自拍。
      节奏是拍一百张,再挑十张出来,用不同app调滤镜,最后从这十张里挑一张发朋友圈。
      秦艳娇旁若无人地搞着,谁都没打扰她。
      
      时栖想起她还没取毕业照片,问孔超,“班长什么时候回国,我照片还在他那儿。”
      孔超琢磨两秒,“你要大合照吗?我可以先把我的大合照给你。”
      
      “那多麻烦啊,不用的。”
      “不麻烦,这有什么麻烦的。”
      
      时栖和孔超车轱辘话的双双客气,寇醉喝了一杯黑咖啡,看起来稍精神了些,托腮看时栖,“腿是怎么弄的?”
      时栖松了口气,然后如法炮制,“就是一个小意外,改天我再和你详说。”
      
      寇醉显然没有孔超那么好应付,手指敲着桌子,“所以,是受伤的原因,有点丢人?”
      时栖抬眼瞪他。
      
      “上房还是上树了?”
      “或者,睡睡觉,从床上摔下来了?”
      “还是,你被狗追摔倒的?”
      
      时栖抿了抿嘴,“寇醉。”
      寇醉双手托腮看她,“嗯?”
      
      时栖用劲说:“你会孤独终老的。”
      “那可惜不能如你所愿了,”寇醉扣着桌子笑,“你看看外面,那些偷拍我的小美女们。”
      
      外面排队的女生在偷拍寇醉,已经进店的女生,也都在偷拍寇醉。
      寇醉习以为常的莫不在意。
      
      秦艳娇发完朋友圈,终于有空插入,“外面的小美女们,可都没我们栖妹漂亮呢。是吧,体委?”
      孔超终于被cue到了,立即表明立场,“时栖最好看。”
      时栖高兴,伸手和孔超击掌,“眼光超棒,看好你哟。”
      
      寇醉听得耳朵微动,笑了笑,没说话,敲铃要第二杯黑咖啡。
      咖啡冒热气,寇醉看着热气问:“都收到哪个大学通知书了?”
      语气是问他们仨人。
      
      孔超说:“我警校。”
      “我学医,”秦艳娇问时栖,“时栖,你报的是北大还是清华?”
      
      时栖心说她复读,但是不想说。
      而且寇醉都没怎么回家,联络也断了,估计都不知道她是状元。
      
      “我这么个人才,”时栖学着寇醉的不着调语气说,“去哪儿都是顶尖。”
      
      时栖之前就有事要和寇醉说的,不仅仅是她复读的事,可是现在有秦艳娇和孔超在,人有点多,很隐私的话,就不方便说了。
      
      时栖决定把寇文拉出来溜溜,咬着寇醉小碟子里的甜甜圈说:“寇文让我问你,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寇醉轻斜她一眼,“瞎忙。”
      
      时栖在桌子底下攥手,“寇文还让我问你的新电话号。”
      寇醉挑着半边眉毛,声音很轻,“哦?”
      
      就是这样,每次他这样的时候,时栖好像都能听到他未说出口的好几句话——“寇文什么时候这么闲了?”,“寇文真的要我号码?”,“时栖你露馅了”。
      
      时栖低头坦诚,“好吧,这些都不是寇文问的。”
      她轻叹,“其实寇文是让我问你,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如果有的话,他会支持你的。”
      
      “你这么说的话,”寇醉歪头看向孔超,勾着眼尾笑,“小帅哥,帮我个忙吧?”
      时栖自告奋勇,“我也能帮忙。”
      
      “你帮不了,”寇醉极其温柔地说,“是要帮我脱衣服和穿衣服的忙。”
      “……”
      
      时栖提醒寇醉,“我一个月大、你七个月大的时候,我们就光屁股躺在一张床上了。”
      寇醉瞄时栖的胸,轻描淡写又意味深长地说:“小时候的,和长大了的,一样吗?”
      
      时栖胸偏小,她差一点就要说一样了。
      但是当务之急,是骂他,“你是流氓吗?”
      
      “大概是吧,”寇醉轻翘着尾音笑说,“突然发现,对栖宝来说,小时候的,和长大了的,好像还真是一样的。”
      
      **
      
      晚上,时栖坐在房间的白色地毯上,准备明天复读开学日要带的东西。
      
      周围摆放着书包、笔和笔记本、保温杯、书和习题,以及寇醉在她六年级时送她的哆啦A梦毛绒玩偶。
      蓝胖子笑得眼睛眯着,嘴巴张得老大,举着右手像在和时栖打招呼。
      
      时栖拿起蓝胖子,想揍他,又收回手,给坐到屁股底下。
      再从包包里拿出寇醉的黑色耳机,时栖出神地瞧着。
      
      收拾没多久,微信响,孔超发来消息说:“时栖,你这个朋友,是干什么的?”
      时栖没懂孔超为什么这样问:“怎么了?他后来让你帮他什么忙了?真脱衣服了?”
      
      孔超:“……真脱了。”
      时栖:“??????????”
      
      孔超:“不过没干别的。”
      时栖:“??那是干什么了”
      
      孔超:“他后面好硬啊。”
      孔超:“他趴在床上。”
      孔超:“我站着。”
      孔超:“让我。”
      孔超:“给他。”
      
      时栖看得屏住呼吸,心跳加速,急得打字:“发整句行不行!!!”
      
      孔超:“拔火罐。”
      时栖:“………”
      
      时栖:“你说什么硬?”
      孔超:“他肩膀和后背很硬,好像有脊椎病,或者受风?我不太懂。我给你发他后背的图片啊,你看不看?”
      时栖舔了舔嘴唇,很没节操:“看。”
      
      半分钟后,孔超发来一张寇醉趴在床上的照片。
      
      背后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圆火罐瓶。
      他本来很冷白色的皮肤,被吸进了火罐里,在火罐里形成一个个深红到紫的又圆又鼓的突起。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开学啦!!!没想到我有一天会期待开学:)
    ——
    感谢为我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饼干给你吃 49瓶;易丢丢 30瓶;田 5瓶;宸小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