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拉棉花糖的兔子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11 20:07: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齐涉江不是专业的大鼓演员,还真没自创过鼓曲。老白之所以听不出来,是因为他刚才唱的那一段,听着有大鼓的影子,但其实根本哪种鼓曲都不是,而是子弟书。
      
      比起鼓曲,他觉得子弟书的唱腔和这首歌更加般配。
      
      “子弟书”是往日京城八旗子弟里首创的曲艺形式,因此而得名,题材、曲词上比较文雅。
      
      在齐涉江那会儿,会的人就极少极少了,基本消失在大众视野,几乎等同失传,他也是机缘巧合,才从一名没弟子的老艺人那里学来。
      
      子弟书唱腔繁难,那老先生都不是皆尽掌握,会的都教给齐涉江了。可惜齐涉江还没来得及收徒,就一命呜呼了。
      
      子弟书虽然失传,但它有个别称,叫“旧日鼓词”。
      
      什么意思呢?这里的鼓词指的就是鼓曲。
      
      后来的京韵大鼓、梨花大鼓、河南坠子等,在创始时继承了部分子弟书的节拍、韵律、曲本和文本,所以子弟书才别称“旧日鼓词”。
      
      子弟书可以算这些鼓曲的半个前身了,二者之间极有渊源。
      
      鼓曲《何必西厢》原词很多内容,包括唱腔其实就改自子弟书。
      
      ——所以,不是齐涉江的唱腔像大鼓,而是大鼓像齐涉江所唱的子弟书!
      
      至于弦师老白所谓穆派梅花大鼓的影子,那就更简单了。
      
      子弟书和鼓曲发展过程中都吸收了戏曲的元素,齐涉江从小就正经坐科学戏的,一个流派,能没影子么?
      
      到了歌曲末尾,齐涉江又续了两句:“稗史观来尽节义,新词填去尽多情!”
      
      同样是出自子弟书,到此时他和乐师们好像已经达成了无形中的默契,互相配合,虽然素不相识,但曲本是有定式的。
      
      到了末字,乐器只剩三弦,伴着齐涉江悠然的尾音,圆润清亮的弦音滚滚落下。
      
      老白收手,竟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同时看到聚光灯下,齐涉江竟是回头对他们的方向轻轻颔首示意。
      
      老白等人也回以微笑,虽然大家一句话也没交流,却完成了一场漂亮的合作。
      
      ……
      
      演唱会结束,齐涉江本来想去找弦师聊聊天,但被夏李二人拖在后台了,逃不过。
      
      毕竟夏一苇和李敬都对齐涉江的表现很震惊,他们觉得齐涉江的状态简直就像脱胎换骨!
      
      夏一苇出道这么久,她完全可以感受到齐涉江站在舞台上的那种气场,泰然自若。
      
      相比之下,她刚出道那会儿绝对比不上,摸爬滚打好几年后,她才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至于涉江的唱功,大鼓演唱她懂得有限,只想着涉江可能是练习过,她更在意的是——这么说亲儿子可能不太好,但涉江以前的表演是没什么灵性的。
      
      但今天,截然不同。
      
      难道这就是一夜之间开窍了?
      
      待到李敬告诉夏一苇,齐涉江是真心想说相声后,夏一苇又懵了一下。
      
      “涉江,看出来你喜欢这些……曲艺了,但是相声不太适合你吧。”夏一苇比较委婉地说,“你可以出专辑啊,刚才那几句就唱得很好。”
      
      齐涉江反对,“那不是我老本行啊。”
      
      夏一苇:“你入行没半年,老本行是学生吧。”
      
      齐涉江:“……”
      
      齐涉江:“……对,我的意思是,我真心喜欢的事业。”
      
      夏一苇连连摆手,“你刚刚参加节目时,还说要不靠我自己做个演员,你梦想也变太快了,再说吧。”
      
      李敬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他更含蓄,“那咱们边走边看。”
      
      齐涉江听罢,只能道:“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日久见人心,今天时间比较晚了,但会有让他们看到的时候。
      
      夏一苇和李敬面面相觑,这孩子样子是很真诚,但他们实在难以想象齐涉江去说相声的样子……
      
      ……
      
      夏一苇的演唱会没有官方录制版本发布,有的观众用手机录了些片段放到网上,其中当然也包括夏一苇和齐涉江合唱版的《何必西厢》。
      
      一开始,还全都在复读关山主唱张约的金句,一溜都是:【听完了,长得真好!】
      
      也有齐涉江的粉丝一拥而上,把舞台灯光下的素颜爱豆,从头发丝到眼睫毛,唇色到手指,仔仔细细地夸奖了一个遍。
      
      后来慢慢有人觉出味来了,才弱弱表示:【我怎么觉得,唱得确实不错,这段我觉得很带感啊。】
      
      【我也觉得诶,这段是给整首歌加分的,而且感觉挺正宗的。】
      
      大家毕竟对齐涉江有先入为主的印象,觉得好听,也还是底气不足。
      
      但是,绝大多数人不懂大鼓,弦师那种内行都认不出这不是大鼓是子弟书,就更拦不住一些半懂不懂的人发言了:【说正宗的笑死人了,这是哪里买的散装唱腔,都听不出来是哪种大鼓了,四不像。】
      
      不过这都是少数,多数人,要么粉黑难辨地表示【老规矩,你们听歌,我舔颜】,要么就是探讨起齐涉江开场前居然又自黑了一把,还捎带上了亲妈。
      
      ……这怕不是夏一苇给儿子找了个写手,想把他形象扭转吧?
      
      .
      .
      
      菠萝传媒大楼。
      
      今天的工作是拍写真,有夏一苇的面子在,至少没人为难齐涉江。
      
      对于摄影师来说,这也不是第一次拍齐涉江了,齐涉江在公司最早一套图就是她拍的,她全程见证了齐涉江短短几个月的星途。
      
      正因为不是第一次合作,摄影师已经把齐涉江的特点摸得很清。但是,今天的齐涉江还是让摄影师有些惊讶,整个人好像变了不少。
      
      不是五官上的变化,而是气质上微妙的变化,仿佛整个人沉淀了不少,但绝不是沉下去成了灰尘,神态间反而更有灵气了,盯着镜头看的时候,眼睛亮得吓人。
      
      她想了很久,可能是以前齐涉江有时看上去丧丧的,现在难道是心结解开了——内部消息,听说他和夏一苇有分歧——所以这才神气了起来?
      
      而且她总觉得齐涉江好像还更有亲和力了,以前也客气,但就是家教好,有礼貌那种。现在就不大一样,具体要她总结,也没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抠。
      
      齐涉江精神头也很足,这可是拍照啊,搁以前拍一张小小的照片,都死贵死贵的,现在一会儿就拍好了,而且拍了好多张。
      
      他甚至有点意犹未尽,后来有工作人员找他合影,他都极为配合,还夸人家拍照技术真是棒。
      
      ……
      
      终于结束了所有工作,齐涉江喝了些水,和工作人员都道了别,坐在和李敬约好的地方,等他来接自己。
      
      李敬当然不是日常都亲自接送,而是他要带齐涉江谈工作,加上齐涉江等待的功夫,距离他说自己大概会到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齐涉江拿出手机来,想给李敬打个电话,但是盯着手机半晌后,他犯起难来。
      
      糟了,忘了打电话在哪了……
      
      齐涉江继承的记忆太零碎了,不包括手机的使用方法,而对于一个八十年前穿过来的人来说,这玩意儿实在太复杂了。
      
      齐涉江实在没有使用手机的基础,从旋转号盘电话直接跳到智能手机,太过颠覆了,要掌握的知识太多了,好容易找到说明书,上头还尽是简体字。
      
      之前好歹记住了怎么开机解锁,居然又忘了进通讯录。
      
      四下里一看,对面刚好有个路过的年轻人正停步讲电话,齐涉江索性走过去,想请教一下。
      
      那年轻人也就二十多的年纪,长得倒是帅气,一边讲话,浓黑的眉毛挑起,显出几分张扬,就是头发有些乱,还穿着拖鞋,好像随性过头了。
      
      这人也注意到齐涉江走过来,目光忽然变得有点诡异,打量了他好几眼。
      
      齐涉江站在他前头一点,想等他打完电话。
      
      年轻人又扫了齐涉江一眼,忽然捂住手机,皱眉道:“干什么?”
      
      齐涉江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看自己,既然他问了,就上前几步,有点不好意思地对他一笑,说道:“劳驾,想请您帮个忙。”
      
      他一笑起来,五官就更加生动了,叫人难以拒绝。
      
      对方的面色却更加古怪了,居然还诡异地盯着他停顿了半晌,才缓缓道:“你说。”
      
      齐涉江把手机递出去:“您知道怎么进通讯录吗?”
      
      年轻人:“……”
      
      齐涉江真诚地看着他。
      
      “……X。”三秒后,年轻人蹦出一个字,转身就走,还对着手机道,“没什么,刚有人找茬。”
      
      齐涉江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水平可能有些低,但这年轻人脾气也太炸了吧。他正想着是不是另找一人,就看李敬现身了,顿时松了口气。
      
      李敬到了近前,开口就问:“你和张约说话了?他怎么那表情?”
      
      齐涉江含糊道:“刚刚手机有点小问题,我想问他。”
      
      李敬无语,“你倒是不记仇。”
      
      齐涉江:“记什么仇?我没见过他吧?”
      
      他那些记忆里没有,而且那人看他的样子也不像老相识啊。
      
      李敬诧异地道:“你们当然没见过,但是你不记得了?网上那句‘听完了。长得真好。’就是他第一个说的啊。这家伙就是这样,他经纪人都放弃治疗了。”
      
      齐涉江差不离理解了意思,这才有点明白。难怪那人看他的样子那么古怪,难怪会以为他在找茬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谁说维修攻??
    .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NEKO、岁意惜华、whitesakura、yakult思、苦逼女王、顾飞温柔贤惠的老婆x2、hana酱x2、背诵道德经一千遍、夜飖、阿尧超凶的、一只小晚风呀x3、阿知、德尔菲神谕x2、惠风和畅、星羅、XDD、我是小蘑菇、玉儿、染白白白、桃乐丝、不如跳舞、晨风晓露、嗜甜如命、梨子sama、咸鱼冻梨酱、比茄多耳钉x4、雁淮、游商、冷漠路过、突然超脱、小夜子、啊片不毒、桫椤请回答、卧槽拜崔总拜娇娇、念小漠、璂宝、阿闲、撸猫技术哪家强、小宇宙与小白菜、南柯、进退维谷、闲敲棋子落灯花、酒鬼宝宝的粉丝、清蒸佐酒、喵喵喵向你的菊花、Della、猪猪、馥世、乐乐、宇仔爱吃鱼、最圆满不过、愛吃脆皮鴨的鱷魚、裴池暝、听祀、奥利啾和穆小根、fiveonezero败败、欣缘、骆闻舟、梅子、不见天、cc、叶不修不羞x2、黑身、娃娃哈、盖浇饭、浅心、木木_(:з」∠)_ 的地雷 少女蓝、夏客、最圆满不过 的手榴弹 俞佑烤鱿鱼、夏天、黙こ、洛小氿 的火箭炮 hana酱 的深水鱼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