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拉棉花糖的兔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20:03: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之前参加的综艺节目刚放完,齐涉江本人争议不少,也有了那么一批被颜值吸引的粉丝。
      
      加上大家对夏一苇和齐涉江的关系,好奇心正是最盛的时候,报道放出去后关注者还不少。
      
      齐涉江承认自己就是Jesse,媒体竞相转载不提,他那句“接下来想去说相声”也引发了一波讨论。
      
      ——齐涉江在综艺节目里但凡有梗一点,就算没什么才艺,凭他的长相也没什么争议了。
      
      【嗯……齐涉江还是那么好看,不过听到最后那句,我居然笑出声来了。】
      
      【这是即兴的吗?我看记者都懵了,可能心里在想:人设为什么突然变了】
      
      【说个笑话:幽默诙谐齐涉江。】
      
      【卧槽,这是齐涉江出道以来说过最好笑的段子,比他在节目里好笑一百倍……】
      
      【宝宝真可爱,都学会自黑开玩笑了,真好笑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
      
      “你看,从媒体到网友都觉得你在说笑!”
      
      这是去演唱会现场的路上,李敬来机场接齐涉江,他和夏一苇早一天就抵达当地了,齐涉江则是刚刚才到。
      
      直到半个小时前,他仍然不觉得齐涉江真想说相声……
      
      他甚至觉得这是齐涉江的一种报复,你不让我做自己,我就和你对着干。至于齐涉江为什么答应来演唱会,他还没琢磨明白,还几乎以为自己被齐涉江耍了,今天可能接不到齐涉江。
      
      当时他想着大家都冷静一点,可刚才碰面后,他想聊一聊,齐涉江竟然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认真,把他吓得够呛。
      
      从事这一行都几十年了,李敬第一次觉得自己口舌驽钝,齐涉江这不知从何而来的奇葩梦想,和他们对他的预期根本风马牛不相及啊!
      
      “敬叔,我一直就对相声很感兴趣,只是你们都不知道。”齐涉江十分镇定,他既不懂这决定对李敬有多震撼,又有从艺练就的心理素质,还有就是互联网对他来说比电视还神秘,压根看不到网友评论,就听李敬念了几条而已。
      
      这勉强说得过去,齐涉江的父母一个是商人一个是艺人,都是见天儿不着家的,齐涉江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爱好,也再正常不过了。
      
      眼下,李敬愁苦地道,“你看网友笑得多开心,就知道你这个想法有多不靠谱了,谁能信,你觉得你像说相声的吗?”
      
      齐涉江沉默了一会儿。他又不是瞎子。
      
      相声并不要求演员一定长得歪瓜裂枣,让人发笑,端正帅气的演员不是没有,只是齐涉江的长相已经到了会分散观众注意力的地步了。
      
      可这不但是齐涉江从前生活的根本,也是在这个时空唯一的慰藉,他实在割舍不下。
      
      默然一会儿后,还是道:“事在人为。”
      
      他是苦过难过的,不信一张脸真能阻止他重操旧业。
      
      ……
      
      齐涉江被李敬带到了后台的休息室,夏一苇正在化妆,年过四十的她依然美艳动人,看上去更像是齐涉江的姐姐,比起齐涉江,五官也更为西化。
      
      一见到齐涉江,夏一苇热情地抱了抱他。
      
      齐涉江略有些不适应,但可能是身体的缘故,他看到夏一苇后心里更多的还是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李敬有点想开口告诉夏一苇,自己刚才得知齐涉江想说相声好像是认真的,但转念一想,没多久就要开场了,还是等到演唱会结束之后吧,不然夏一苇该急了。
      
      夏一苇很欣慰儿子前来,在她看来,这是他们关系破冰的信号。
      
      她坐回去继续完成妆容,同时和齐涉江说话,带着几分调侃道:“我看到报道了,你现在愿意承认是我儿子了?”
      
      她本人关注点更多在齐涉江对Jesse这个身份的回应。
      
      齐涉江则下意识道:“为什么不承认?”
      
      在他那个年代,在他的圈子,台上提及自己成名的父母亲戚是很正常的事,这是一家人互相扶持提携。而且就像李敬说的,最后能不能成还是靠自己。
      
      夏一苇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乖儿子,你改变心意了?!那……以后有节目你愿意和妈妈一起上吗?”
      
      她问出这话后,还有一瞬间担心自己会不会太心急了。
      
      齐涉江:“可以吗?谢谢您。”
      
      他差点没忍住抱拳了。
      
      天啊,小倔驴答应了!夏一苇瞪大了浅棕色的眼睛,要不是化妆师惊恐地制止,她差点流下感动的热泪。
      
      ……
      ……
      
      演唱会业已开始,台上,夏一苇正在表演。
      
      齐涉江和李敬一起坐在VIP席,暂时只有周围少数观众认出了他而已。
      
      节目演了一半之时,夏一苇忽然说道:
      
      “其实今天,我儿子Jesse也在台下。”
      
      夏一苇说出这句话后的三秒内,现场粉丝就给出了热烈反应,她一笑道,“谢谢,相信很多人也知道了,Jesse还有一个名字是齐涉江。”
      
      此时,现场导演也把镜头给了齐涉江,大屏幕上出现了他的半身,他也不经意间抬眼看去,仰着脸时浓密的睫毛搭下来,就像半阖着眼一样,漫不经心地惊艳了观众。
      
      粉丝们尖叫起来,一半因为这是女神的儿子,一半因为齐涉江那张脸就是让人想尖叫。完全是生活装扮,没有任何修饰,但他的五官已经足够赏心悦目。
      
      夏一苇笑盈盈地道:“下一首是支老歌,刚好是Jesse出生那年出的,所以我想请他上来和我一起表演,希望大家能像支持我一样,给他掌声。”
      
      这完全是夏一苇临时的想法,在休息室和齐涉江的对话让她有点乐到飘了,儿子终于不抗拒她的帮助了。
      
      她实在没忍住,想立刻给大家推荐自己儿子。
      
      夏一苇期待地看向儿子。
      
      齐涉江:“……”
      
      不是他临时改变想法,又不想接受夏一苇的帮助了,而是……他哪里会唱夏一苇的歌啊!
      
      然而现场掌声已经响起,工作人员拿来了另一支麦克风,李敬也在旁边按了按齐涉江的肩膀。
      
      谁也没思考过这个问题,齐涉江怎么可能不会唱他妈的经典曲目?
      
      齐涉江的职业生涯中遇到过很多事故,但这样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他慢慢冷静下来,一边往台上走,一边思考如何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
      
      目光转了一圈,落在现场伴奏的乐队上,今晚不止有西洋乐器,还有传统乐器,比如琵琶、三弦、二胡等。
      
      齐涉江是会弹三弦的,夏一苇刚才只说一起表演,也没说就是合唱,他琢磨着是不是可以来段三弦应对一下。
      
      那么需要先把夏一苇话头给截住,主动掌控现场节奏。这也算是齐涉江的本行了,他还没走上舞台,就已经举起了麦克风,正要说话——
      
      提词屏幕上出现了下首歌的歌名与前几句歌词:《何必西厢》。
      
      同时,夏一苇也说道:“现场有年轻人会唱这首歌吗?华夏传统题材的老歌。”
      
      何必西厢?
      
      就这一瞬间,齐涉江改变主意了!
      
      从歌名和歌词就能认出来,这是从华夏古代同名小说创作而来的。《何必西厢》又叫《梅花梦》,最初的体裁是弹词小说,后来在多种曲艺里都有呈现。现在,又被流行歌曲取材了。
      
      齐涉江不会唱夏一苇这个版本的《何必西厢》,但相声演员的肚子是杂货铺,什么都得学什么都得会。
      
      这么说吧,《何必西厢》的弹词、鼓曲、京戏、汴戏……各个版本他都能学,都会唱!
      
      ……
      
      思索间齐涉江已经到了夏一苇跟前,夏一苇握住了他的手,对他一笑。
      
      齐涉江也一笑,从面儿上谁也看不出,他根本不会唱接下来要表演的这首歌。
      
      至于下头乌压压一片的观众,他混不当回事,半点没紧张的意思,几个人也好,几千人也好,各种场面他都见过。
      
      待到前奏一响起来,齐涉江就认出来了,里头有鼓曲的影子,便愈发成竹在胸。
      
      鼓曲是这类民间曲艺的总称,曲种很多,包括了京韵大鼓、梅花大鼓、含灯大鼓、河南坠子、山东琴书等等。
      
      夏一苇混迹娱乐圈多年了,台上十分轻松,还道:“站近一点,别躲啦,现在大家都知道咱们是母子了。”
      
      说相声的哪能让话撂地上,这还是在台上,齐涉江反应能力极快,几乎没思考就接了一句:“站太近我怕咱俩都碎(cei)了。”
      
      台下观众还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哄笑一片。齐涉江的话分明是意指媒体戏称他们母子花瓶一对,花瓶挨花瓶,可不是得小心砸碎了。
      
      夏一苇都没料到齐涉江会接住话头,还开了个玩笑,不过容不得她多想,得开唱了:“我几世修来梅花体,相酬清风饮万盅。淡看生死浓看酒,天地江山逆旅同……”
      
      一开口,倒都是流行乐的味道了,也就伴奏和唱词有曲艺素材,这也不奇怪。
      
      台下的粉丝其实不关心别人怎么说齐涉江,他们是夏一苇的粉丝,就算齐涉江唱功不好,也没什么,这首歌的意义是夏一苇和Jesse合唱啊。
      
      就连夏一苇本人,年轻时花瓶,磨炼这么些年,唱功也谈不上顶尖。
      
      所以,热情的观众心里门儿清,还真没指望听到什么神级现场。
      
      但不指望是一回事,齐涉江不唱又是一回事了。
      
      这看着是合唱的架势,齐涉江和夏一苇手着拉手,夏一苇也一直去看齐涉江,可眼看着齐涉江就是没开口的意思。
      
      事先没说有这么个嘉宾,他们也拿不准节目是不是就这么安排的。那如果就是这么安排的,夏一苇都要唱到副歌了,齐涉江还不张嘴?
      
      “不是梦到情天情地,醒也地老天荒,又何必西厢心魂惊一场。弹词重描梅花梦,落调在画舟相会的回忆中……”夏一苇已经唱完了副歌部分,她也有些惊讶。
      
      刚才好几次她都想停下让齐涉江唱了,但齐涉江没那个意思,麦都没抬起来,她只能好独个儿继续。
      
      间奏,只剩三弦、二胡等乐器的声音。
      
      到这时,齐涉江才开口。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方才一直在琢磨歌曲的风格,伴奏的板眼,在脑海中搜寻合适的曲、词,最终确定。
      
      于是观众们就从大屏幕中看到,齐涉江终于把麦拿起来了,神态自若地开口唱:“纸窗梅影月初升,半榻残篇一灯青。此际浑疑身化蝶,阎浮沤寄羽毛轻。”
      
      一霎间,生生把乐器声压了下去。
      
      通透的声音,曲调充满了传统味道的悠扬,那种老旧的腔调融入了三弦与二胡的伴奏,演唱技法也满是茶馆、戏园色彩的气韵,瞬间把人拉回到百年前的华夏。
      
      但因为歌曲的题材,于是同整首歌又十分契合,甚至像是将其升华了!
      
      现场数千观众愣了。
      
      夏一苇愣了。
      
      从省曲艺团特意请来伴奏的三弦、琵琶、四胡等一干乐师,也愣了!
      
      ……
      
      “这唱的挺有味道啊……这首歌不就是从传统曲艺取材的么,是不是就是原曲?”
      
      “应该是吧,难怪听着挺合的。不是说Jesse唱功不行,我听着怎么不错啊!”
      
      “对,这段加得也好!”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甚至不懂《何必西厢》取材的到底是弹词还是大鼓。现如今听传统曲艺的人太少了,他们只知道这段出现在这里,听着很有味道。
      
      再说,他们虽然不懂曲艺,但是心理预期低啊。
      
      视觉上,就更是享受了,夏一苇和齐涉江母子,两代美人同台。大屏幕开始狂给齐涉江特写,导致许多女观众心瞬间就偏了,举起手机猛拍。
      
      台上的夏一苇内心也在迷糊着,她当年为了唱这首歌去参考过大鼓的唱腔,属于半懂不懂。这是她的错觉吗,她怎么觉得……儿子唱得还挺正宗?
      
      能不正宗么!
      
      这会儿现场仅有的几个正经内行,伴奏的乐师们都晕着呢。
      
      弦师老白在省曲艺团工作那么多年了,刚才齐涉江一开嗓子,不用多,两个字就把他给惊到了。行腔吐字不飘不浮,细腻清晰,浑然不像这个行当的新人。
      
      他们几个乐师都下意识地调整起来,一瞬间完成了从齐涉江跟他们的板眼,到他们去贴齐涉江的调。
      
      齐涉江到底学了多久老白不知道,单说嗓子里这韵味,也必须赞一声祖师爷赏饭。就连站在台上的架势,也让他想到两个字:角儿。
      
      唯一一点让老白有些不明白的,齐涉江唱的韵律乍一听有些像穆派梅花大鼓,唱腔好像还有京韵大鼓的影子,文辞也像是《何必西厢》鼓词里头的,但又有些不同之处。
      
      他听过那么多种鼓曲,也听不出来这到底是哪个流派的,总不能是这小伙子自创的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是半架空哦,有些设定内容是我捏造、移花接木的,为了爽而已,老读者懂我~
    另外,攻上章已经出现了,你们应该猜得到是谁……
    .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yakult思、顾飞温柔贤惠的老婆x12、一只小晚风呀x21、突然超脱x17、冻桃干、总有刁民想害朕x3、hana酱x9、念忆跟大大一起胖、羁年、诶呦、mcy重华x2、品轩、朴忠载君尽x2、阿金、demeter、嘿皮猪、一锅老鸦汤x2、123、爱大大们x2、默恒x2、shar、催更-O-、16943818、糖醋皮卡丘、东禾x2、28861927、just宠受爱好者、步◇裳槿、花里花哨的鱼x2、半袖浮华、稚哩、33666139x2、17042356、催更菌、伯劳、能吃我自豪、顾小酒、君子远姑娘、英俊的豆子、洛落、阿知x2、25664404x2、Sowt、泠儇、只吃小甜饼不吃苦瓜炒、郦陶子、无人与我立黄昏、yidongh、霜枫渔火、俞佑烤鱿鱼x11、心间刀、风的列车、疯起秋凉、夏天、李老师的小月白、归意、懒人~~~~~、黑豆浆x2、云瑾、Crea、长晤、无与伦比的小鹿、背诵道德经一千遍、倦倦、8913224、箫金客、ysss梦寒、遥远星河x4、东华、topryue、逻辑不通、我家门口不养马、由心生、二圈被园长抓去扫鸡笼、温蓝、钺、妤之x2、chirps、干掉主角抢走作者大大x2、燕歌行、五菱、米米的猫x2、16747917x3、甘樂酱~、Eggo、格兰迪、二二二一、酒且斟下、江南雨润细无声、婧夜思、火腿炒鸡蛋、螃蟹、谢怜的小红花x2、玉儿、我还是闭嘴吧、白雪雪丫头、肉食系、简渊、卧槽拜崔总拜娇娇、华山扛把子、夜幕星河、小梅和阿贵、紫黛倾城、棉花糖、旻旻、黙こ、鲭鲭塬尚悚、咲夏、蛋蛋、阿汛、木木同、喵星人、朱雀陵光、温浅的猫主子、一曲篁音、少庄主快醒醒、夜飖、一道光、小宁、政、如果我不怕死、西碳碳、冥火、天然初号机、Ginderfon、梅子、废弃成堆的渣、嘉嘉、fiveonezero败败、徽酥、原来是蜜柚x2、樨楝、烟雨、茶、太太开新文超开心!x10、紫菜、不二仔、拔光白宇的腿毛、哼哼呼嘿嘿、Alicy哟、天上有大鸟、非欢、芙蕾絲、风辞雨x2、查查茶、稻草妖怪、言烛、机米、阿晟、若水牌干脆面、桃乐丝、别号大山雀、A18909694、豆芽大妈、幂幂luffy、幻海澜珊、雁淮、洛川、青鱼x2、Vionica、桫椤请回答、polly、开肉特、0229、惠风和畅、宁猫、丙子、西子、酱、枉汤、Vesper、十七、stories212、小伯劳、我是搞笑的妙妙、宇仔爱吃鱼、你好哇,李银河、芜桐桐桐、乐乐、乔乔、26156873、XDD、周顾、不妙、今天已经吃过药了,可 的地雷
    感谢 麦吉丽米粒、珞苒曦、夏天的猫、吐沫沫的火锅、yakult思、宅女都都、刚刚弄人弄人、16747917、卤蛋、岁意惜华、周厌、总有刁民想害朕x2、徽酥、撸猫技术哪家强、红心KKK、环绯钰、小宇宙与小白菜 的手榴弹 俞佑烤鱿鱼x3、卧槽拜崔总拜娇娇、清风不独眠、青天白日、眼神君、背诵道德经一千遍、青离氏族、总有刁民想害朕、突然起飞、青岚 的火箭炮 墨鸯未晚、青岚 的浅水炸弹Salukax2、我就是玻璃心嘤嘤嘤、hana酱、守べ望、突然超脱 的深水鱼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