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瞎了,但我火了[娱乐圈]》清风来麟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13 0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二瞎 ...

  •   如果说,刚才那段熟悉的音乐响起来时,他还能说服自己,那不过是巧合,可现在呢?
      
      不,现在他更应该关心的,应该是,按了半天都没动静的手机里,为什么会突然传来那个人的声音,不是吗?
      
      如果他胆子小一些,恐怕会觉得在自己身上出现了灵异事件了吧?可是,凌白并不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只不过,那个人的声音,也的确让他丧失了大半的勇气。
      
      说不出是放不下还是念旧,当初他们闹掰后,他并没有删对方的号码,巧的是这么多年,对方竟然也没换号码。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凌白才意识到了一个他之前忽略了的问题。
      
      那就是,即使家里停电了,外面的光也不可能全部消失不见,再者,锦绣家园入住率很高,如果突然停电了,怎么可能会听不到邻居的吵闹声呢?
      
      凌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又猛地睁开。
      
      四周依旧是漆黑一片,黑得如同墨汁一般,一点光亮都没有,浓稠得如同绝望中开出了恶意的花。
      
      他看不见了。
      
      当一切的不可能都被排除后,剩下的,就只有一个结果了。
      
      如果这个结论是对的,那之前的那些想不通的事,自然而然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因为他看不见了,所以以为停电了,但实际上,此时他或许仍置身于灯光之下,只不过他自己感受不到那明亮的光而已。
      
      因为他看不见了,所以他以为手机坏了,但实际上,手机是照常亮了的,只是他看不到,所以瞎按一气,倒是将那个存在手机里却四年没碰过的号码拨了出去。
      
      凌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突然身处在了冰天雪地之中,彻骨的寒冷,从骨头缝,一直吹到了他的身体里,一寸寸的让他麻木下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他听到那边的人同样在沉默片刻后再次说出的话时,第一反应就是:挂掉电话!立刻!马上!
      
      凌白的手指尖都凉的如冰了,想要去按停通话的结果,就是一个不小心,让手机从僵了的手指间直接滑落,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漆黑的世界里,那个人的声音,瞬间消失不见。
      
      这一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凌白,你让我等太久了……”凌白慢慢的,慢慢地蹲下来,伸出冰凉的手,在地上摩挲着,寻找着手机,与此同时,他的耳边似乎还停留着那个男人轻轻的叹息声。
      
      亲昵,又陌生。
      
      天鸿大厦,董事长办公室里,红木办公桌后面那个男人,此时眯着眼睛,死死盯着手上已是再无声音的手机,表情冷厉得可以吓哭小孩子。
      
      “老板……”徐秘书下意识咽了口唾液,金丝眼镜后面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
      
      跟在董事长身边已经有两年多了,可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胆敢直接挂断董事长的电话呢。
      
      别问他是怎么猜出董事长被人挂了电话,虽然他没有听到手机那边的人说了什么,可从董事长刚才还算温和的表情,以及现在盯着手机那副几乎要冒出黑气来的表情来推断,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显而易见了。
      
      额,不小心见证了公司大老板的这种丢人事件,他不会被迁怒吧?
      
      徐秘书心中惴惴不安着。
      
      应岑琛这时候也终于将目光从那个手机上移开了,他果断地将手机丢到了一旁,然后那双狭长眸子挑剔地落在了面前的徐秘书身上。
      
      心情不好的他倒是没有迁怒自己的手下,但他也没有放过对方,应岑琛直接点评了对方刚刚送过来的资料,那是天鸿集团旗下珠宝公司选择的代言人的备选资料。
      
      “继续刚才的话题吧,你说,你送过来的这份资料上的艺人,就是天鸿珠宝新一季的代言人备选人选?这份资料是谁选的?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做事?天鸿珠宝向来走的是奢华高级感的路线,你把这些资料拿回去,让宣传部那些人再好好看看,上面这几个人,跟天鸿珠宝的路线是否贴合,如果他们不打算好好做事,我不介意换一批愿意做事的人。”
      
      说完,应岑琛就示意他过来拿回那份资料。
      
      果然……徐秘书就知道宣传部那边送上来的人选不会让董事长满意。
      
      不过,他只是秘书室里的秘书之一,也就是负责一下跑腿的事,宣传部那边会不会挨喷,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那老板,没事我就先出去了。”徐秘书拿好东西后说道。
      
      “等一下。”本来应岑琛已经扬手让他离开了,可徐秘书刚走出几步,又被叫住了。
      
      “我问你,你现在有女朋友吗?”下一刻,应岑琛的神来一笔,就让徐秘书的小心脏猛地一跳。
      
      哈?为什么老板会突然关心他的个人问题?
      
      这一瞬间,徐秘书的大脑快速运转,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个可能。
      
      难道……他其实有什么主角命,董事长有个貌美如花的妹妹,忽然看上了自己,想要自己做应家的“驸马爷”?
      
      如果是这样,那他是坚定地拒绝呢,拒绝呢,还是拒绝呢?
      
      如果拒绝了,虽然可以让家里的小母夜叉高兴于他的忠贞,但是,在公司里,会不会被老板穿小鞋啊?
      
      结果下一刻,应岑琛就打破了他的妄想。
      
      这位业内大佬,天鸿集团的主宰者,此时竟然严肃着他那张脸,用面试员工的姿态,询问着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如果你有一个女朋友,你们之间因为某个矛盾分手了,突然有一天,你接到了许久不见的她打给你的电话,可你刚刚开口,对方就挂了你的电话,你觉得,会是因为什么?”
      
      好吧,现实生活果然不是YY小说,徐秘书啧了一声。
      
      结合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这明显就是一看就是钻石单身狗的董事长在跟自己取经呢啊!
      
      虽然他的财力、实力甚至是智力都不如董事长,但在情商上,徐秘书自觉自己居然胜了一筹。
      
      按捺住那一抹隐秘的小得意,徐秘书想了下,回道:“老板,如果是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因为对方余情未了但又觉得丢脸吧。”
      
      “丢脸?”
      
      “曾经的情侣,可能彼此之间还有一些感情,却偏偏只有自己按捺不住先示弱了,大概会觉得丢人吧,也担心对方会看低了自己。”徐秘书想了想,补充道。
      
      “我明白了,谢谢你,你可以出去了。”应岑琛若有所思,片刻后,就十分干脆地说道,颇有用完就丢的意思。
      
      徐秘书也不敢继续留下来了,开玩笑,被迫知道了一些老板的私事,万一老板一会儿心情不爽了,不是等着吃挂劳吗?
      
      徐秘书出去的时候顺手带上了门。
      
      偌大的办公室里,此时已是安静下来。
      
      “觉得丢脸吗?”应岑琛手指关节轻轻敲击着桌沿,一声接着一声,一声快过一声,就犹如他此刻的心情。
      
      很快,他的目光就再次落在了丢在桌子一角的手机上。
      
      手机屏幕黑着,就在不久之前,那里曾经有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忽然亮起来,看到那个号码打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加快的心跳,告诉了他自己,即便四年过去了,他依旧对那个人有感觉。
      
      也许,他不应该再等下去了。
      
      当初两个人闹掰,他以为,对方会很快回头,毕竟,那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很少生气,即便生气了,用不了多久也会自己平复了心情,很少给他找什么麻烦。
      
      但同样也是这样一个人,却在他最难的那个时候,无情的直接转身离去,再没有回头。
      
      他以为,自己各方面的条件都是上乘的,那个狠心的人虽然绝情,但并不傻,即便走了,迟早也会想明白,会回头的,可是,对方真的没有回头,一走就是四年。
      
      这四年里,他甚至一次都没有梦见过对方,不,确切的说,他现在已经很少再做梦了。要不就是工作到很晚,睡眠少的可怜,要不就是累极了躺下,一觉睡到大天亮。
      
      不怎么做梦,自然也就梦不到对方,也说不上这种借着工作来排解痛苦纠结的做法,到底是更加深了他对过去的美好回忆,还是减轻了他对对方的思念。
      
      应岑琛抿紧了薄唇,望着那只手机,眸光复杂极了。
      
      或许,是前者也说不定。
      
      此时,他的脑海中就在不断回放着刚才接通电话后的所有细节,对方当时并没有说话,对吧?
      
      如果对方刚才打过来的那一通电话,是真的用了很大的勇气,那么,他现在就这么放下了,难道还要再等几年,然后去等对方下一次鼓起勇气打来的下一个电话?
      
      想到这里,应岑琛表情严肃,犹如对待一个待拆的□□包一样将手机拿过来,死死盯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好一会儿,才终于下定决心,回拨了过去。
      
      回拨过去的那一刻,应岑琛听到了自己心头有什么东西骤然碎掉,整个人都跟着轻松了下来。
      
      那是他固执着的自尊。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就在应岑琛给自己继续默默做着心理建设的时候,手机那边却传来了熟悉又让人痛恨的机械女声。
      
      关机了?
      
      应岑琛自嘲地扯了下嘴角,果然,这次还是自己自恋了啊,对方既然都能够狠心的在四年前头也不回的离自己而去,为什么自己还要对对方心存期待?
      
      将手机再次扔到旁边,这一次,应岑琛同样也抛开了心中的那一点波澜。“算了,晚上继续吃宵夜好了。”何以解忧,唯有暴食。
      
      “老板,您的车已经备好了。”两个小时后,在办公室里加班看完了所有报表的应岑琛,西装笔挺的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司机兼保镖直接陪着他往下走。
      
      这时候的天鸿大厦,依旧有一些窗户还亮着灯,不过,再过一会儿,这些灯光也会陆续熄灭,大厦内的高级白领们会结束加班,回归自己的住处。
      
      走出大厦的大门,上车前一刻,应岑琛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大城市的夜空,往往看不到几颗明亮的星星,灰扑扑的颜色,与应岑琛此时的心情倒是十分搭调。
      
      就算他们没办法如往昔一样在一起了,起码现在,他们还能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不是吗?
      
      这样,也好。
      
      “……个屁。”凌白,等你回头那天,我一定剥夺你至少一年内做饭的权利,就算是自己想暗搓搓在酒店里腌咸菜都别想了!
      
      一想到此刻凌白那家伙或许正美滋滋的吃着什么自制的美食,应岑琛就差点绷不住他那张严肃认真的脸。
      
      因为阴错阳差与昔日恋人通了电话的凌白,却并不像应岑琛所以为的那样美滋滋,此时的他,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表情茫然,整个人都是木然的。明亮的阳光顺着窗户那里倾洒进来,将他笼罩在一片光明之中。
      
      可属于他的那个世界里,却是黑暗一片。
      
      “叮咚,叮咚!”
      
      门铃已经响了有一会儿了,但凌白却置若罔闻,坐在那里,整个人都陷入到了自己的情绪里,无法自拔。
      
      “哎哟,我的凌哥哎!你可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打你电话也不接,拍门也不应,连按门铃都没反应,你怎么坐在这里发呆啊?凌哥?”
      
      拿着钥匙跑进来的青年,正是助理小王,他本来焦急的表情,在看到坐在那里的凌白后,顿时放松了下来。
      
      不过,下一刻,他就觉得凌白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劲了。
      
      “你怎么了?没睡好?”走到凌白面前,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手,发现凌白依旧是那副呆呆的样子,又是有些担心,但又有些好笑。
      
      “你现在看起来好呆啊,是不是昨晚做噩梦了?哟,你这灯也还开着呢,白天还开灯啊?”
      
      “你说……昨晚?”坐在沙发上的凌白忽然开了口,沙哑的嗓音顿时吓了小王一跳。
      
      如果说,刚才小王还有调侃对方的心情,那么现在,这种心情已是荡然无存了。
      
      “凌哥,你没事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小王沉声问道。
      
      凌白这时候已经从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虽然看不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王,可对方的声音是真切在那里响起的。
      
      他心情越发沉重,问道:“现在几点了?”刚才对方说昨晚没睡好,难道他直接在沙发上坐到了第二天?
      
      之前他可是答应了瑞瑞,下午去幼儿园接瑞瑞的,可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又该怎么去接瑞瑞?
      
      “现在啊?我看看……”小王虽然有些好奇,为什么凌白自己不看对面电视旁边的钟表,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十分了。”
      
      凌白再次确定了自己已瞎。
      
      “小王,”凌白忽然开了口,且一开口就抛出了一个大炸弹,“我看不见了。”
      
      “哈?你说什么?”助理愣了下,以为自己耳朵出了什么问题。
      
      “我昨天回来后,突然就看不到了。”凌白苦笑道。“如你所见,我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因为手机摔坏了,之前没办法给你跟陈哥打电话。”
      
      “你、你说的是真的?你、你真的看不见了?”小王忙又挥手在凌白面前来了几下,发现凌白的那双眼睛果然黯淡无光,对方那副表情也很严肃,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顿时就急了。
      
      “哎哟我的凌哥,这可是大事啊,你咋还这么淡定啊?”
      
      “现在!立刻!跟我去医院,别的事都先别管了!”说完,就去给凌白拿外套,勉强套好后,就扶着凌白往外走。
      
      “手机……对,手机已经坏了,哎,等上了车我给陈哥打电话吧!”小王叹道。
      
      幸好出去的时候没有碰到什么住户,这让小王松了口气。
      
      虽然凌白现在只是个十八线,不温不火的,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万一被人传到网上,在这种节骨眼,那就是添麻烦。
      
      在去医院的路上,等红灯的时候,小王趁机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
      
      “陈哥,对,是我,小王,什么?你问凌哥?我正要跟你说呢,凌哥出事了!什么事?是眼睛,他的眼睛突然看不见了,我正要带他去医院呢,对,现在就在路上,距离锦绣家园三公里的地方不是有个医院吗?我带凌哥先去那里……好,放心吧,我会小心保护凌哥的!”
      
      挂掉电话后,红灯转绿灯,小王一踩油门,汽车就飞驰了出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