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瞎了,但我火了[娱乐圈]》清风来麟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2-12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瞎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   一辆低调的保姆车,从锦绣家园门口径直开进来,一直开到了九号楼的楼下。
      
      啪嗒,车门打开,一双白色休闲鞋随后落在了地上。
      
      地面上的几片枯叶,被黄昏的风吹起,划过米色的外套,飘向了远方。
      
      荡起的衣摆下,蓝色牛仔裤包裹着一双笔直的男人的腿。
      
      窄窄的细腰,宽肩却并不夸张,不到一米八的身高,愣是带给了人一种视觉上的修长挺拔的感觉。
      
      而这些,都不如男人的那张脸来的让人望之心情愉悦,那是一张俊秀的脸。五官漂亮,气质温润,攻击性不强,包容性满满。
      
      按理说,这样的人,即便是在娱乐圈里,也该是有一号才对。可事实上,与他出色外表跟气质相对的,是他始终处于一个不温不火状态的事业。
      
      经纪人陈学珉就曾经说过:凌白,你这么好的脾气,这么好的天赋,怎么就不红呢?
      
      凌白低头看了看自己提下车的两大袋子东西,又看了看同样手里满满都是购物袋的助理小王,心中忍不住地想:不红就不红吧,起码现在他赚的钱,要养活自己跟瑞瑞,还是绰绰有余的。
      
      “凌哥,你一次买这么多东西,吃的完吗?”助理小王用屁股拱上了车门,掂量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购物店,里面满满登登的都是食材,忍不住就呲了牙。
      
      凌白瞅他一眼,笑眯眯地说:“怎么,是你以后都不打算过来蹭饭了?还是我的手艺没办法堵住你的嘴了?”
      
      小王嘿嘿傻笑:“也是,我一个人就能干掉起码三分之一。”
      
      虽说他是助理,主要是服务凌白这个艺人的,可论起做饭来,凌白一个能干趴下他十个,平时就算是跟着剧组去外面住,在自己没法做饭的情况下,凌白都能利用有限的食材,做出一些爽口又卫生的小菜来。在这方面,小王是绝对拜服在凌白的锅铲之下的。
      
      两个人边往说着,边往里走,这时,有一对夫妻牵着小孩子从里面走下来,看到凌白时,那个男人忍不住瞅了他一眼,却因为想不起他是谁,摇摇头走了。
      
      偏偏被牵着的小孩子走出老远了,还忍不住回头看凌白。“爸,爸,你看,是那个小道士!我想让他教我法术,爸!妈!”
      
      “啧!原来是那个演员啊,我说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
      
      “你是说演小道士那个演员?之前我好像听说他被人包养了,是不是真的啊,跟这样的人住一个小区,我总觉得有点别扭……”
      
      “嘘!小声点,不怕被人听见啊,再说还当着咱们儿子面呢,少说几句吧……”
      
      那三个人虽然走远了,却有这样的嘀咕声随着风传过来。
      
      助理小王顿时沉下脸来,好心情荡然无存,看一眼往门里走的凌哥,凌白的侧脸轮廓更清冷一些,此时表情淡淡的,似乎并没有被这样的话打击到。
      
      “凌哥,他们说的话,你就当是他们放的屁无视了吧,他们懂什么啊……”如果凌哥真是那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混到如今这样好不好?
      
      偏偏好脾气好天赋的演员被打压,被人泼脏水,公司还嫌麻烦不愿意兴师动众的给撑腰,而某些空有一张脸甚至脸都不如凌哥好看的人,却借着金主迅速上位……
      
      凌白的声音这时候在楼道里响起了。
      
      “我没生气。”他说。
      
      如果为这种事就生气的话,他早就已经气死了,哪里还能过上如今开开心心养儿子的生活?
      
      这时候电梯门开了,凌白大步流星的往里走,快到走进电梯门里的时候,忽然就一个踉跄,幸好被小王手疾眼快的用肩膀给撑住了。
      
      “凌哥,你没事吧?”
      
      凌白他摇了摇脑袋,刚才那一瞬,他眼前忽然一黑,但此时,那种感觉已经消退了,也许是之前太累了吧。
      
      “没事。”
      
      他甚至还有心情对着小王说道:“刚才的事其实你也不用太生气,大多数人都是人云亦云,其实想一想,那些骂我的人,他们所有人加起来的工资,都未必有我一个人的多啊,当演员赚的钱里,也许就有一部分是挨骂的钱吧。”
      
      “额……”凌哥,你这也想的忒开了啊。
      
      小王再次默默叹了口气,该怎么说呢,这或许就是小透明的悲哀吧?粉丝没多少,连黑子也都快绝迹了,只剩下一群吃了黑子洗脑包对凌哥隐约有些印象却大多是不好印象的路人。
      
      这种情况下,除了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凌白家在六楼,两个人刚走出电梯门,小王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把东西放门口就成。”凌白将自己手里的袋子放到地上,一边掏钥匙,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啊,是我哥们打来的电话,今天我们有个聚餐,凌哥,你这边要是没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啊。”小王看完手机上的信息,说道。
      
      凌白忙道:“忙你的事要紧,这次去剧组你忙前忙后的辛苦了,一会儿我给你发个大红包。”
      
      “嘿嘿,那我就等着凌哥的红包了!”将自己手里的东西也放到了602的门外,临走前助理小王又叮嘱道:“对了,凌哥,晚上最好别吃正餐,陈哥让我提醒你的,说这几天要拍个广告,需要你控制一□□型,那样拍起来好看。”
      
      凌白虽然有些心痛今天买回来的那些食材无法立刻食用,但还是认真保证道:“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因为凌白这个艺人一向省心,小王一听到他的保证,就顿时放下心来。
      
      他没在这里多耽搁,很快就离开了,凌白则掏钥匙开门。
      
      在开门的时候,凌白的脑袋忽然再次嗡了一下,就像是有人用棒子在他的头顶猛砸了一下似的,但是“挨打”的地方并不疼,只是有些发懵。
      
      视线进而模糊,让他手里的钥匙捅了好几次才捅进了钥匙眼里,凌白忍不住抿紧了唇,觉得自己前段时间赶拍剧组的戏,的确是有点太疲劳了,这次回来应该多休息一下。
      
      吱哑,门在这个时候终于开了,凌白拔出钥匙,提着几袋子东西,踉跄着往里面走。
      
      空荡荡的房间里,在灯被打开的一瞬间,就显露出了孩子没在家的那种寂静。
      
      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客厅里,明亮的灯光,不知道怎么的,照在墙壁跟家具上竟然带着一点惨白,凌白眯着眼看向吊灯,在他眼中,那吊灯也模糊成了一片,白花花的,看不清楚。
      
      这种感觉有点不对劲……
      
      凌白再次晃了晃脑袋,于是,那种恍惚不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
      
      他将食材提着放到了茶几上,剩下的两个袋子里装着的,是他特意给瑞瑞买的礼物,他打算拎到卧室去。
      
      瑞瑞是他三岁的儿子,这个秘密,很多人都不知道,当年他曾经小红了一把的时候,圈内的狗仔都没扒出这件事,如今他已经落到了十八线,那些狗仔就更是不会紧盯着他不放了。
      
      如今认识他的人里,就只有经纪人陈哥跟助理小王知道他有儿子这件事,他们都是他信任的人,跟着他好几年了。
      
      因为幼儿园的活动,瑞瑞要明天下午才会回来,凌白决定先去卧室睡一觉再说。现在他这个状态,别说是做晚饭了,就是吃现成的,怕也撑不住了。
      
      从客厅到卧室这么一小段路,走到最后,凌白甚至需要扶着墙来支撑。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低血糖……”凌白头靠着墙,喘着粗气,脑袋里嗡嗡的声响,让他甚至没办法正常思考了。
      
      这种情况下,打电话给助理或是经纪人,才是正确的选择,可是,凌白却在摸手机的那一瞬间,眼前忽然一黑,陷入到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这黑暗来的太过突然,饶是凌白心理素质不错,此时也忍不住慌了神。
      
      “怎么回事,停电了?”
      
      锦绣家园是高级住宅区,能住在这里的基本都不差钱,这边如果是要统一停电的话,事先都会贴出通知,回来的时候可没看到什么停电通知啊。
      
      不过,事无绝对,万一是意外事件导致的停电,也是有可能的。
      
      凌白这样安慰着自己,但视线所及之处都是完全的黑色,这让他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恐惧来,那或许是人类对黑暗本能的排斥。
      
      让他稍感庆幸的是,刚才那种模糊的感觉,此时倒是减轻了不少,凌白背靠着墙站稳了,才掏出了手机。
      
      叮咚,叮咚,手机按键发出往常就有的声音,但奇怪的是,声音响起的同时,凌白手里的手机屏幕却依旧是黑漆漆的,并没有如他希望的那样亮起来。
      
      这让好脾气的凌白,也忍不住有些心烦气躁起来。“怎么回事……”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就在这个时候,漆黑着的手机忽然微微震动,同时响起了一阵低低的音乐声。
      
      那是一段纯音乐,耳熟到凌白一听到,就直接愣在了那里。
      
      他甚至没来得及去想,为什么屏幕黑着的手机,会突然发出这样的声音。只是在恐慌,为什么他的手机里会突然传来这样的音乐,难道说,是那个人打来了电话?
      
      不,这个念头一浮起,就被凌白按了下去,骄傲如那个人,大概是不会在四年后主动打电话给他的。
      
      三秒后,音乐声停止,手机那边忽然传来了浅浅的呼吸声,就在凌白也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时,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略有些失真的声音里,仍带着让凌白一听就忍不住眼眶一酸的温度。
      
      “凌白?”
      
      凌白拿手机的那只手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