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她有小白 ...

  •   莫笙在五岁便去乡下,回来前方家还是将她曾经住的房间给空出来,只是年月有些久,里头置放的东西几乎没有一件是莫笙熟悉的,当然,那时她也没什么记忆。
      
      因为路上遇到的插曲,莫要一进门就和佣人打好招呼给莫笙接风洗尘,于是莫笙一进门就被拉到浴室喷上各种奇怪的东西给洗个通透,瘦黄身板穿上一件嫩粉色的花型睡衣,显得有些怪异不搭调。
      
      林嫂在衣柜里挑来挑去,最后觉得太太应该真的没太关注这个大女儿长势了。
      
      衣服穿在她身上不仅不搭调,还显得宽松异常,明明12岁是个小姑娘,穿着本该适合的尺码却像套上大戏服般,她咧着唇一笑,有些尴尬,“挺好看,不过如果能再小点就好了。”
      
      莫笙看着她也跟着一笑,一副完全不挑剔的样子,还没来得及换上熊熊头的棉拖,她打着赤脚在满是粉色房间里左看右望。
      
      “小莫笙,你在找什么呢?阿姨帮你找找。”
      
      莫笙对着她摇摇头,坚持自己去找,粉色衣柜翻开,里面一水儿的各式衣服,但翻来翻去还是没看到,她又跑到粉色纱窗那去找,也没有看到,最后她歪着脑袋准备去床底找。
      
      林嫂赶忙拉住她准备趴下的身体,“我的莫笙哦,你找什么?是不是找你那个小白猫呢?”
      
      莫笙又是看着她,接着点点头。
      
      林嫂发现这孩子不太爱讲话,可能因为刚从乡下来有些怯生,或者说毕竟是在乡下呆着,有可能还不知道怎么交流呢?
      
      当年送走时多么白皙灵气的可人呀,现在回来剪个短头发都能当个小子了。
      
      她示意莫笙在房里等着,她则下楼找年小筠,到了浴室没看到年小筠倒听见莫要似乎在和人讲电话。
      
      “嗯,刚到,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哦,好吧,那早点回来,让他们也有时间熟悉熟悉。”
      
      莫要走出时,看到林嫂正打算往阳台走,他想了想,“阿笙刚来,你没事的话就陪着她,待会儿给她送碗红豆粥。”
      
      “好的,莫先生。”林嫂接过话,便小跑到阳台,看到年小筠正抱着小白猫在晒余晖,她一嗤,“这日头都下山了,你是打算风干它啊?”
      
      “我这叫给它放风,看看这大好的夕阳。”
      
      年小筠是方妤的小表妹,平时没事就喜欢往方家跑,今天得知有个大外甥女回来,特意留在方家准备看看来人。
      
      显然有些大失所望,在她母亲的口述里,当年这个大外甥女出生可是相当轰动,长得圆润可人不说,据说还命格不凡,可刚才她看到的明明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瘦不拉几还土黄土黄的乡下丫头,哪有什么不凡的?
      
      果然传言都是夸大其词,想到这她忍不住揉了一把眼下的小猫咪,发现这小猫咪长得才真是圆润可人。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别晒啦……楼上那位来找猫了。”林嫂用手指着楼上。
      
      年小筠“哦”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递出小猫咪,那猫咪呼呼叫了几声,似乎也有些不舍。
      
      林嫂将猫咪抱上楼给了莫笙,发现莫笙眼睛里像开了花,对着猫咪又是亲又是抱,她突然才想起莫先生的另一句交代。
      
      “明天带那只小白猫去打个疫苗。”
      
      走出房门时她和莫笙交代了一句,结果这小姑娘就抱着猫咪在兴起的玩,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她说的话。
      
      她忍不住摇头,这到乡下的素养真不比城里,这要是方令小少爷总会规规矩矩的回个好。
      
      下楼看到年小筠正在收拾行李,她挑着眉头,“你这是不打算等太太回来了?”
      
      年小筠才二十岁,生得玲珑细腻,与方太太别致的清雅有些不同,大概是年纪还小的缘故,说话总一阵风一阵雨,有时候还没个轻重,当然也是把方家当成自己家了,来去自如,自在随心。
      
      方妤打小就对姑妈的这个女儿尤为疼爱,也就任着她的性子,所以林嫂知道就算自己这会儿要留她用晚饭,她未必会答应下来,不如就随她自己的主意。
      
      “那你路上小心点,到家记得给回个电话。”
      
      此刻天色有些沉黑,方妤姑妈家离这里还有三十公里的路,年小筠借了把车钥匙,随即一阵风的就走了。
      
      安顿好莫笙,林嫂询问她的意见后又煮了一碗海鲜面,到点喊几次她没下楼,就拿着绿色餐盘配两个小菜给她端到房间去了。
      
      她又蹲在地上找那只小白猫,见林嫂进来也不说话,伸着指头对着她,一会儿又指着床底,那意思似乎要让她下去找猫?
      
      林嫂把面条搁在房间门口的柜台上,“好,我去找找,你先去吃面好吗?”
      
      莫笙点点头,看她把围裙解下丢到沙发凳子上,毕竟有些年岁,腰力不如年轻时的矫健,林嫂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把自己压在与地面贴平的床底,莫先生之前特意订了矮床,怕的就是她这个小身姿上下不方便,于是床底就留着不到十公分的间隙。
      
      按说,猫咪不应该会躲进这里。
      
      林嫂爬起来,见莫笙一口面都没吃,都快坨了,“你先吃面,我给你先找找。”
      
      莫笙摇头,又指了指床底,林嫂有些为难,“我可以给你找,但你要先吃面,可以吗?”
      
      林嫂与她谈条件,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开门吵闹的声音,片刻,一个婴儿哭声传来,接着方妤喊道,“林嫂,林嫂?帮我给觅宝抱杯牛奶……”
      
      林嫂本能做出回应,但低头又看到莫笙默默看着自己,她一苦,“太太回来了,你先吃面,我等会儿马上来给你找,好不好?”
      
      莫笙皱着眉看着她,又摇了摇头,没接受她的安抚。
      
      林嫂在方家快十几年了,事有轻重缓急她还是分得清,没管莫笙答应不答应,她径自下楼去厨房给觅宝温水泡牛奶。
      
      等方妤终于哄好小觅宝入睡,两人皆松了一口气,林嫂把小宝贝抱去儿童房,到厅里看到方妤坐在沙发那里卷着脚,面色有些惊恐的喊,“这哪里跑来的小野猫,林嫂,你赶紧把它赶出去啊……”
      
      方妤的体质有些敏感,秋冬春夏换季总有些鼻炎,接触不对头的东西还很喜欢皮肤过敏,所以她一向都很害怕毛体动物,哪怕是一直小老鼠都能让她惊魂不定半天,何况是一只伏匍在黑暗里的小白猫。
      
      林嫂也看到沙发另一头的小白猫,正想上前去抱起,方妤大喊起来,“不要接触它,身上细菌多得很,你最好是去找个袋子把它套起来,然后明天给扔远一点的地方去。”
      
      林嫂刚想接话,方妤又说,“把它跑过的地方用消毒水喷一喷,哎……它跑走了。”
      
      那只小猫扑棱棱跑到沙发后面,不时后头响起爪子摩擦的声音,方妤恨得拿把扫把准备撵它,刚走几步时,就听见林嫂在后面虚喊,“太太,这猫……是莫笙养的。”
      
      自打莫笙五岁被送下乡,方妤见她次数一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八岁那年出的那件事……
      
      方妤一愣,才注意到站在楼梯口正看着她们的莫笙。
      
      莫笙歪着脑袋看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女人,心底闪过阵阵念头,最后又什么都没想。
      
      女人很吃惊,张着唇站在那没说话,不似梦里一袭飘然仙衣,右手拿着扫把倒似能一言定生死。
      
      莫笙确实有些紧张,这么多年她似将她全然忘记,连那眼睛里的陌生都明显得让人觉得刺疼。
      
      林嫂在她耳边低语,“太太,莫先生交代我给她安顿好,我想先生和你打过招呼了吧?”
      
      方妤仿若从梦中惊醒,她刻意晚回本意就想莫笙大概吃完饭便躲房间了,于是有些尴尬,“是……是的,我一时间有些忘记。”
      
      楼梯到大厅不过一方地毯的距离,旋转阶梯顶上是一盏灿黄晶亮的琉璃灯,方妤站在大厅中央的沙发前,那只白猫跑到窗帘口拉扯,帘上吊挂的翠珠被摇响,幸而遮掩住她如鼓的心跳声。
      
      “赶快把猫给她送去房间里……” 没有亲昵呼唤,也没有嘘寒问暖,方妤低声的话连莫笙都没察觉自己低低叹了口气。
      
      抱回那只小白猫时,方妤正巧面对着她,眼神一落,她轻笑道,“猫咪真可爱,早些去睡吧。”
      
      时隔几年,这是她第一句对她说的话。
      
      没注意莫笙定定站在楼梯口,方妤旋即转身去了卧室,林嫂嘱咐道,“那去睡吧。”
      
      夜晚,方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挨到凌晨三点,在一旁的莫要被她翻得给燥醒,起夜时顺手给觅宝喂了奶,准备再度回床时被身后头发凌乱的方妤吓得差点叫出声。
      
      “妤,你这是怎么了?”
      
      方妤眼泡肿着,神色萎靡痛苦,“我睡不着觉。”
      
      莫要翻着被子摊好,坐在床上拧开一盏小台灯,低着眼看她,“在想莫笙的事吗?”
      
      她点头,也将自己裹进被子里,“不知道为甚么,我特别不愿意看见她。”
      
      我特别不愿意看见她……
      
      莫笙看着小白蹲坐在窗台上歪着脑袋发呆,她异常困顿又认床没法入睡也只能睁着眼睛干熬,熬着熬着她听见楼下传来对话声,听到的这句话让她更加睡意全无。
      
      她翻身动静有些大,小白似乎感受出她的难过,一跳一爬就到她的身间,听着它熟悉的呼噜声,莫笙心安的闭起眼。
      
      还好……她有小白。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