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穷小子 ...

  •   过几天,黛宁准备出发。
      
      她让两辆载着物资的大卡车先行,自己和爷爷告别。
      纪老爷子摸摸孙女儿柔软卷卷的发,很是舍不得:“这就对了,我们家宁宁这么好看,别学那些坏学生,这样很可爱。”
      
      小女娃幼时,简直萌死人不偿命,对比起干瘦的同胞弟弟纪墨珏,好看得不得了,以至于这么多年,老爷子依旧对黛宁最好。
      
      黛宁心中有几分酸涩,她想多陪陪爷爷,不管剧情多强大,爷爷是唯一没有讨厌和放弃自己的人。
      可时间不等人,要摆脱爷爷惨死的命运,她不得不离开。
      
      黛宁挥挥手,嗓音甜蜜:“我很快就回来啦!”
      
      老爷子站门口,看孙女的车远去。
      
      黛宁坐在车里嚼泡泡糖,开车的钱叔突然说:“大小姐,您好朋友在招手。”
      
      时间过太久,黛宁想了一会儿,好半天才想起来“好朋友”是谁。
      她十七岁的时候,的确有个好朋友,一个小康家庭的女孩子,微胖但嘴甜,叫做陈小莉,黛宁对别人不好,对陈小莉是没话说。
      可这人实打实是个白眼狼,几年后到处诋毁自己名声,说自己多么刻薄歹毒,好像还和女主成了好朋友,也不知道下场如何。
      
      黛宁眼中一丝玩味。
      
      “停车吧。”看看陈小莉要做什么。
      
      车子已经开出一小段,陈小莉见黛宁没有下车的意思,只好自己气喘吁吁追上来。
      她拉开车门,和以往一样抱怨道:“黛宁,不是约好昨天一起看……”
      
      话音一落,陈小莉僵住,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女孩。
      
      面前洋娃娃一般精致漂亮的女孩弯起眼睛:“看什么?”
      陈小莉心乱如麻,不敢相信这是纪黛宁!她、她怎么变得这么漂亮!
      
      她压下酸溜溜的心思,更加不满:“看展览会啊!”
      
      原本黛宁约好和她看展览会,结果黛宁没去,平时这些活动都是纪家大小姐付钱,黛宁不去,陈小莉舍不得钱,自然也没去。
      
      黛宁支着下巴:“哦,忘了。”
      
      陈小莉下意识想发火,可是看着眼前这双透亮的眼睛,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有种预感,仿佛翻脸,自己和黛宁的“友谊”就完蛋了。
      
      “你要去哪里?”
      
      黛宁瞅着她,觉得挺有趣儿,道:“杏花村度假。”
      
      陈小莉心思一动,尽管不知道杏花村是什么地方,但是大小姐去的地方,怎么都是好地方。
      她眼珠子一转:“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我陪你去吧,还可以照顾你。”
      
      黛宁差点儿笑了。
      “你要来照顾我?”有了后几年阅历,才发现陈小莉浅薄的心思根本不够看,什么都写脸上。
      
      “是啊。”
      
      黛宁说:“好呀,可是你爸妈不会担心吗?”
      
      陈小莉:“我打个电话回去。”
      
      黛宁不阻止,她看着陈小莉爬上车,兴冲冲的模样。陈父陈母也爱贪便宜,陈小莉前前后后从黛宁身上得了几十万好处,他们巴不得女儿和大小姐交好,还夸陈小莉聪明。
      
      黛宁憋住笑:“出发吧。”
      
      ~
      车子开了一天半,途中找宾馆休息了一晚。
      随着越来越偏,几人换乘三轮继续前行,陈小莉终于觉得不对劲。
      
      “我们到底是要去哪里?”
      
      黛宁摸出一包瓜子磕,她这个人小气,分给钱叔小张他们,却不分给陈小莉:“杏花村呐。”
      
      陈小莉坐立不安,但是极力忍住。她安慰自己,大小姐不可能自找苦吃,一定有个世外桃源等着她们。
      
      直到下午,一场雨突如其来,地上湿滑泥泞,而她们要进山了。
      陈小莉有点儿怕,可来都来了,总不能什么好处都不要就回去吧!
      
      几个人坐在三轮上,只有黛宁有软垫。
      
      钱叔率先下车:“大小姐等等,我马上回来。”
      
      黛宁哼着歌儿,心情不错,小腿凌空晃晃。雨水落在她嫩生生的小腿上,年轻小伙子小张说:“大小姐别这样,会着凉。”
      黛宁应一声,摸摸小张头,把腿拿回来,小张脸一下子爆红。
      
      陈小莉很焦虑,四处看,可是这地方怎么看怎么像那种偏僻的大山。她摸出手机一看,信号都没有!
      
      “我们要进山?”
      “是啊。”
      
      陈小莉怀疑得很,这地方怎么进去?走路都得打滑!
      
      没一会儿钱叔回来,还找来了两个提前等候的山里人,他们抬着一把做工精致的小椅子,顶上有蓬,可遮阳,可挡雨。
      “大小姐坐。”
      
      陈小莉眼睁睁看着黛宁坐上椅子,忍不住问道:“我呢?”
      
      黛宁噗嗤一笑,她长得甜,嗓音也脆如铃:“你走路哦。”
      钱叔说:“抱歉,我们只准备了大小姐的,陈小姐也可以选择回去。”
      
      说实话,钱叔一直不喜欢陈小莉,这个女孩年纪轻轻,心思倒是不少,大小姐看着跋扈,但在陈小莉面前没少吃亏。
      
      小张叫张永丰,为人老实忠厚,身材肌肉鼓鼓。
      他跳下来,拎起大小姐的备用鞋子,也没觉得让陈小莉走路有什么不对。他也走路呢,再说了,只有大小姐这样漂亮娇滴滴的人,才一看就走不得路。
      
      陈小莉咬牙,委屈得不得了,跟在他们身后。
      
      走了一个多小时,陈小莉裤子上全是泥点子。她后悔极了,很想回去,可是一看来时的路,峭壁嶙峋,山路百转千回,她十分绝望,只能继续咬牙前行。
      
      反观小椅子上的黛宁,吃着零食,张永丰还时不时讲话逗她开心。
      
      她高兴就往张永丰嘴里塞一颗奶糖,明明在陈小莉眼中,逗狗一样的情形,偏张永丰浑然不觉,耳根一直红着。
      
      陈小莉绝望地看着前面望不到尽头的路。
      
      这哪里是什么世外桃源,简直穷山恶水,国家原来还有这么穷这么糟糕的地方吗?
      
      ~
      书中的杏花村的确糟糕又落后,糟糕到什么地步呢?假设买媳妇都没钱那种。
      
      也因此,村里谁家适龄的闺女,和另一家适龄的儿子结合,就是延续后代的唯一路径。
      村里人世代种地,但因为地势偏僻,连六零年国家的乡下生活都比不上。
      作为一本男频文,或许是为了逆袭升级的爽感设定,这样落后的地方,没有国家补贴,仿佛与世隔绝,就靠未来的男主拯救。
      
      直到几天前,村里来了好几个穿着衬衫的男人,他们衣服那么白、那么整洁,抬了无数个密封箱子进村长家商量什么。
      村里人探头探脑,猜测有大事即将发生。
      正值农忙时节,没想到村长家水稻都不再收割,一家人跑去收拾新盖的平房,那些漂亮的箱子,全部被抬进平房里。
      
      村长家是第一个盖平房的,其他人家都是瓦房,平房还没来得及住,现在似乎要让出去。
      
      村民好奇极了,逮住村长家二姑娘。
      “二妞,你爹干啥呢?你家房子那么好,谁要住进来?”
      
      二妞吸溜着鼻涕:“俺爹说有个大小姐要来家里住,俺哥和姐待会儿都要去给大小姐搬东西。”
      二妞儿脸颊晒得黑红,道:“爹说大小姐家很有钱,咱们要在水泥地上铺毯子,俺看过她的毯子,摸起来好舒服。”
      可那么好的东西,竟然是给大小姐踩的。
      
      杏花村就这么几十户人家,八卦当天就传开。有个金贵的城里大小姐要来他们村子!据说每个帮她搬东西的人,至少能得到两百块钱!
      
      两百啊!
      他们杏花村卖一百斤米,都不到两百块,不管真的假的,下午男女老少都争着去给大小姐搬东西。
      
      村民路过杜寡妇门口,好心喊一句:“你家恬妞儿也可以去,搬得多还可以加钱。”
      
      杜月香摇摇头:“恬恬体弱,算了。”
      
      在房间里缝衣服的纪恬,忍不住皱起眉。她穿越进这本书里,已经小半个月,本绝望这个村庄贫穷落后,谁曾想在这个破地方,竟然会有几年后了不得的大人物——
      十八岁的赵屿。
      
      在这本书的后期,谁见了赵屿,都得恭敬称一声赵爷。
      
      纪恬向来不是自怨自艾的人,她觉得穿进未来大佬身边是天意,当即斗志满满。抱上赵屿大腿,还愁未来没有好日子过吗?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纪恬,纪家私生女,毕竟现在她随母姓,叫做杜恬。
      
      杜恬放下手中衣服,忍不住思考,书里赵屿年少时,来了个这么金贵的大小姐吗?和未来赵屿的发家史有没有关系?
      
      毕竟男频文,对崛起前期的事情交代不甚清楚,杜恬冷静下来,打算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特意换了自己最好的一身衣服,浅粉色连衣裙。
      杜恬早就发现,自己和村里姑娘不一样,她长相清秀水灵,母亲也十分文雅,只不过母女两个都文雅,在农村不太好过。
      
      她路过田埂,一眼看见一个身影在田里收割水稻。
      
      少年裤腿高高卷起,他赤着脚,额上全是汗。刚刚下过一场雨,这会儿烈阳高照。
      少年肌肤被晒成小麦色,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十分结实。他年轻勤快,动作也利落,走过的地方,水稻成堆拢起。
      
      所有人都去帮大小姐搬东西了,可他没去。
      
      杜恬心里松一口气,柔声喊道:“赵屿哥。”
      少年抬头。
      
      他眉眼清隽,脸颊上被水稻割出一道浅浅的新伤,神色疲惫。少年擦了擦汗:“恬妞儿,什么事?”
      
      杜恬道:“叫我杜恬就好。”
      她实在不习惯杏花村的人喊这么土的称呼,男孩喊XX娃,女孩喊X妞。
      
      杜恬见他没有去搬东西的打算,把带的水瓶递过去。
      “没什么,给你送点水,你喝吧。”
      
      “谢谢。”赵屿没有拒绝,他确实渴坏了。大山像一座无声的牢笼,把他关在里面,他家五口人,爹是个瘫子,娘积劳成疾,小弟今年十二岁,在村里上初中,回家要照顾爹娘和小妹,至于小妹,今年才六岁。
      
      一家重担压在少年身上,他即便聪明有理想,可是这样脆弱的家,他一走,其他人不知道能不能活半个月。
      
      赵屿割了一上午水稻,总算喝上水。
      
      杜恬看着他滚动的喉结,干脆坐在田埂上:“我陪你说说话吧。”
      
      赵屿垂下眼睛,不置可否。继续卖力干活,他自然也听说了帮大小姐搬东西能拿钱的事,可两百块钱不是长久之计,别人家除了搬东西的人,还有其他壮劳力,他家只有他,不如把水稻收了,晒干谷子,等家里有了存粮,他再出去找工作也放心些。
      
      杜恬说什么,他没听进去。
      
      对于肚子饿的人来说,好看的姑娘不如一个香喷喷的馒头。下午会更热,现在得抓紧时间干活。
      
      赵屿不说话,吵嚷声远远传来,身边收水稻的人纷纷直起腰,看着大路那边。
      “好热闹,那个就是大城市里的小姑娘吧!”
      
      杜恬愣了愣,赵屿也抬起头看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前100发红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