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狗哥 ...

  •   那应该是赵屿见过最狼狈的城里姑娘。
      远远看去,女孩头发湿哒哒的,裤腿上全是泥点子,身上泥水遍布,应该是摔了。她嘴唇被晒得干裂,脸色也十分难看。
      
      身边五大三粗的汉子们笑起来。
      “箱子都那么气派,大小姐咋就这个样子哟。”
      
      杜恬抿嘴,忍住了笑,心里委实松口气。
      
      陈小莉走了三个小时山路,还摔了一跤,简直绝望到没脾气。好不容易进了村子,众人看猴儿一般的眼神,让她恼火又难堪。
      村长家二妞儿咬着指头,问她:“你就是纪大小姐吗?”
      陈小莉挥开她:“滚开,我不是。”纪黛宁那个娇气作精,在后头让张永丰给她换鞋子呢。
      
      听她讲不是,二妞儿耸耸肩,抻长脖子继续眼巴巴往后看。
      很快,她看到了爹和哥嘴里念叨了两天的大小姐。
      二妞儿瞪大眼睛,张着嘴巴。
      
      少女穿着一身妃色裙子,海藻卷发垂落,裙子长度到小腿,她那双鞋不知道怎么做的,质地透亮,里面嵌着扇贝装饰,鞋底竟然凝固成蓝色湖水模样。
      女孩子脚小巧玲珑,足尖樱粉,见这么多人看她,她偏头眨眼一笑。
      
      二妞儿红了脸,躲在哥身后。
      她小声道:“哥,她好漂亮。”
      二妞儿哥哥李壮脖子都是红的,他本来以为电视机里女明星够好看了,没想到天外有天。
      
      黛宁撑着下巴,照旧坐在椅子上。
      这回抬椅子的不再是村民,而是爷爷的保镖。
      她是娇气的纪黛宁,不管重来几回都是,破落的小村子没有水泥路,她不会委屈自己。
      
      张永丰在给村里的孩子们发糖。
      黛宁似有所觉,抬眸往田边一望,看见数双惊艳的眼。
      她看见这一年村姑打扮的“纪恬”,还有十八岁的赵屿。黛宁有种摸出手机把他们落魄样拍下来的冲动,好在她记得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她看“纪恬”几眼,又把目光落在赵屿身上。
      
      “他们叫什么?”她问村长。
      村长眯眼一看:“女娃子是杜寡妇家的恬妞儿,男娃是老赵家的狗娃,大名叫……”
      李壮闻言,连忙道:“爹,赵屿。”
      “哦哦对,赵屿。”
      
      噗!
      恬妞儿!狗娃!狗娃?
      尽管早有准备,山里人觉得贱名好养活,可是黛宁依旧没想到那个数年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赵屿,这一年如此接地气。
      
      黛宁心里爆笑,忍住没再看“狗娃”,指挥张永丰他们给自己搬东西。
      
      田里的赵屿直起腰,后知后觉明白,这位才是让村子传得沸沸扬扬的大小姐。
      少女美丽精致,只远远高高在上看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赵屿看着她漂亮的衣裙,又低眸看看自己沾满湿泥的小腿。
      
      肚子叫了两声催促他,赵屿收回目光,继续干活。
      
      田埂边的杜恬,手悄悄握紧裙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不太舒服。
      
      ~
      
      黛宁早就知道穷山僻壤条件差,可是没想到这么差。
      
      参观完村子里“最好的”房子,她小脸皱巴巴的,一点儿也不开心。
      杏花村的村长叫李爱国,家里有村里唯一的两层平房,是年前修好给大儿子李壮将来娶媳妇用的。
      
      乡下人舍不得住的“好”房子,在黛宁看来,没有一点儿可取之处,连纪家别墅的卫生间都比不上。
      哪怕水泥地板上铺好毯子,窗帘和大床也换了,黛宁动动鼻子,嫌弃道:“什么味儿,好臭。”
      
      张永丰无奈道:“大小姐,农村人养猪……”
      
      黛宁推开窗户,果然看见村长家后院儿栅栏里几头大猪和数十只小猪仔拱来拱去。
      哪怕前世惨死,黛宁也没在现实见过活猪。
      
      它们是村长家的“宝贝”,黛宁处于风口,那股味儿飘过来,比毒蛇猛兽还要让人难忍。
      
      她一双猫眼蹬圆,半晌说不出话。
      
      钱叔有点儿想笑,他说:“大小姐,你就不该来这样的地方,村长家条件是最好的,如果你后悔,我们回去吧。”
      
      “不行,不回去。”黛宁关上窗,“晚点我问问,看哪家不养猪。”
      
      钱叔拿这个小魔女没办法,他点头:“大小姐饿不饿,我去让人做饭。”
      “快去快去。”黛宁倒在自己带来的床上,用枕头捂住自己耳朵,生无可恋。
      
      外面猪叫声凄切。
      她一定要换个房子!
      
      中午吃饭时,路过李爱国家的人全部探头探脑。
      “村长,你家吃啥呢?这么香。”
      
      李爱国捧着红苕干饭,坐门槛儿上,也往里看,那股香味儿勾人,李爱国吸溜一下口水:“纪小姐他们在吃饭,我不知道。”
      李家人看来,纪小姐这派头,说是皇帝出行也不为过。
      
      她带了一个管家、两个厨子、四个保镖,起初还有八个搬运工,现在搬运工走了。城里的厨子做饭可真香!也不知道大小姐吃的什么好东西,李爱国想着,再看碗里的干饭索然无味。  
      
      二妞儿馋得不行,一直张望,可她胆子不大,不敢过去。
      
      张永丰出来道:“小朋友一起过来吃吧。”
      二妞儿回头看她娘,她娘连连摆手道:“算了,二妞儿不懂事,万一冲撞了纪小姐……”
      张永丰露出一口大白牙:“没关系,大小姐有事问。”
      
      李二妞跟着张永丰进来,坐在桌子上,她目光一下被桌上的菜吸引。小小的李二妞根本没法移开眼,她家过年都没有这么多菜!
      不说远处的十来道肉菜和果盘,摆在小女孩面前的菜,叫做桂花蛋,颜色金黄,香气带着甜糯,用鸡蛋、淀粉、白糖加水搅匀炒成。
      
      黛宁说:“别看着,吃!”
      
      李二妞再也忍不住,用筷子夹一个放嘴里。她嘴巴胀鼓鼓的,表情很奇妙,然后转变为惊喜。
      
      黛宁看得一乐。
      
      她等小女娃吃得差不多,然后问她:“小妹妹,你们村哪家人不养猪?”
      
      钱叔没想到大小姐还惦记这件事,颇哭笑不得。
      李二妞眼中茫然片刻,不明白大小姐为什么问这种问题,她道:“大家都养猪。”
      
      顿了顿,她想起什么似的。
      “狗哥哥家里不养猪,他家猪前两年卖了给他爹看病,现在猪圈空着呢,平哥哥要上学,他家没人砍猪草。”
      
      黛宁撑着下巴,觉得耳熟:“你狗哥哥叫……”
      
      李二妞嘴角沾着米粒,含糊说:“狗哥哥叫赵屿。”
      
      黛宁:……
      她看看一屋子人,想到如果不监视男女主,他们有进展自己也不知道。她毕竟是来坏人姻缘,还是看着点儿好。
      
      为了远离村子里的猪,黛宁忍痛道:“钱叔,我要去赵家住。”
      
      钱叔好头疼。
      
      ~ 
      赵屿把镰刀放下,又在院子冲干净脚底板的泥,这才走进屋子。
      
      堂屋里,六岁的小女娃赵安安在摆碗筷。
      她虽然六岁了,可是瘦小,像只小猴子,一点儿也没有小女娃的圆润粉嫩,平时家里的鸡都是她在喂。
      
      赵屿摸摸妹妹脑袋:“安安,爹娘吃了没?”
      
      赵安安说:“大哥你回来啦,我们在等你,二哥在喂爹娘。”
      她人虽小,却十分懂事。
      “大哥你快坐,我去喊二哥。”
      
      赵屿道:“我去。”
      
      他走进爹娘屋子,空气中一股药味儿,还有难闻的霉味。旧被子下,有一双中年夫妇,男人躺着,口眼歪斜,女人有气无力靠坐在床头。
      贫穷和疾病,让他们看起来老态龙钟。
      
      床边一个少年在耐心给他们喂饭。
      
      赵屿说:“小平,我来吧。”
      
      赵平今年十二岁,见哥哥回来了,他很高兴:“哥,不用,我喂完了。”
      说罢他亮起碗给赵屿看,果然空的。
      赵母问长子:“累不累?”
      
      赵屿弯起唇:“不累,娘。”
      
      赵母十分愧疚,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全部变成赵屿身上的担子,把才长成的男人肩膀压弯。
      她忍住眼泪和心疼,道:“你和弟弟妹妹去吃饭吧。”
      
      赵屿应了声,拿过一旁的碗,和赵平一起出去。
      
      兄妹三人坐在饭桌上。
      桌上只有三碗干饭和一碟榨菜。
      
      沉默吃饭间,赵平突然道:“哥,我听说村里有人给大小姐搬东西,得了一千八呢!”
      
      赵屿筷子顿住,抬眸看他。
      
      赵平说:“我十二岁了,有力气,我也想去试试。”
      
      赵屿摇头,语气平静:“不许。”
      
      赵平涨红了脸,到底不敢反驳他哥,没吭声。赵屿看一眼小妹:“安安,看着你二哥,不许他去。”
      
      赵安安点头。
      
      饭后赵屿又下田去,他一个人得保证五个人的口粮,唯一庆幸的是今年收成不错。
      
      赵安安在院子里喂鸡。
      赵平看看小妹,兀自往外走。
      
      赵安安脆生生道:“二哥!”
      
      赵平说:“安安你小声点!别让哥知道了,我就是去看看。”
      他拉过小妹,诱哄道:“你想不想哥不那么累?”
      
      赵安安点头。
      
      “二哥去帮大小姐搬东西,不会出事,放心吧。等二哥赚到钱,大哥就不会那么累了,他手上一条血口,你看着难过吗?”
      
      赵安安犹豫起来。
      
      “就这样,你看好爹娘。”赵平一溜烟跑了。
      
      ~
      下午八卦传开,人人都知道大小姐出手大方。
      这下没去的后悔得不行,听说大小姐还有行李在山外,都抢着要去。
      
      黛宁嗑着瓜子儿,站在二楼看。
      人群里,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他胳膊腿瘦小,人也矮,挑着黛宁的东西,艰难穿梭在人群。
      黛宁认识他。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是赵屿的弟弟,叫赵平。现在的赵平又黑又瘦,像个难民,远不及几年后跟着赵屿那般风光。
      
      她不喜欢赵家人,所以看着也不觉得可怜。
      
      十二岁的赵平走得摇摇晃晃,黛宁看得眼晕,没曾想下一刻,赵平摔倒在地。
      箱子里噼里啪啦一阵响。
      赵平愣了片刻,脸色唰一下惨白。
      
      他知道搬的东西越重,钱越多。少年贪多,但箱子里全是瓷碗,一摔就碎。
      这一个变故,让所有人都愣住。
      
      村长有点无措,看向黛宁,生怕大小姐发火。
      钱叔皱眉,小声道:“大小姐,你看……”钱叔心软,心想这只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自己还没说什么,小孩脸就吓得惨白。瓷碗也不值几个钱,不如算了。
      
      黛宁眼睛一眨:“让他赔。”
      她漂亮得过分,说话却像个不留情的小魔女:“谁让他不小心。”
      
      她本来就不是来攻略赵屿的,折磨折磨赵屿一家怎么了!
      “钱叔,算好账,一分都不能少。”
      
      脸色惨白的赵平,此刻已经快急哭。他不该不听哥的话过来搬东西,现在钱没挣到,还闯了大祸。
      
      刘伯跑得气喘吁吁,喊田里干活的赵屿:“快过去!你弟闯祸了!”
      
      赵屿闻言,连忙走上田埂,鞋子都顾不得穿,往村长家走。
      
      

  • 作者有话要说:  首发一万字~
    抽100人发红包,好久不见,见到你们真开心~
    这次是个乡村爱情故事(不是)
    其实是有钱又娇气的大小姐,一边在穷山僻壤炫富,一面勾引了穷困早熟老干部正经男主的故事。
    让我看看,眼熟的宝贝们都在不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