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第 42 章 ...

  •   “我为什么会想不开,要专门跑到这种地方来折磨自己呢……”
      
      坐在半山腰处沾染着潮湿湿气的冰凉木椅上,楚枫气喘吁吁、抱着头崩溃不已的自言自语。
      
      楚悠站在一边回答:“你说爬山看水很有意思,所以拉着我们过来了。”谁知道楚枫体力竟然差到这种地步。
      
      早在刚开始走不过十分钟的时候,楚悠就伸手接过了楚枫手里提着的各式各样零食水果,隔三差五的还得走两步回头看一眼,一脸无奈的看着叫苦连天的妹妹。
      
      楚枫崩溃道:“我竟然信了漫画里的邪,以为爬山看日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画出来才几笔的事情,真的走过来试一试,才知道像她这样整天宅在电脑前画漫画的宅女,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这么高难度的考验,腿都要断了。
      
      楚悠看着旁边一直没说话,额头隐隐有汗珠冒出的谢安,说:“看来小安也累得够呛。”
      
      “谢安比我还宅,我好歹偶尔还会出门买东西、逛逛街什么的,他根本就是在画室里生根了。”楚枫没力气的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恨不得翻一个白眼然后一觉直接睡过去。
      
      “两个年轻人体力这么差可不行啊……”楚悠担心的说:“回去之后你们都跟我一起去晨练。”
      
      “不要啊……”楚枫崩溃哭喊:“本来我就缺觉睡了。”
      
      而且晨练什么的,听起来就好辛苦。
      
      “你把谢安拉过去咯,他肯定不会拒绝的。”楚枫拉出了自己的挡箭牌。
      
      谢安忽然被推到台前:“?”
      
      楚悠说:“不要什么事情都立马往小安身上推。”
      
      “切~”楚枫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偏心”,然后忽然被从后背吹来的冷风冻得一个哆嗦,“嘶……”的一声抱着胳膊原地打了个冷颤。
      
      楚悠见状便道:“好了,起来动一动,出了汗再坐在这里吹冷风很容易感冒的。”
      
      楚枫抓狂的“啊啊啊~”叫了几声,气愤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恼火地跺了跺脚。
      
      谢安也跟着无声站了起来。
      
      楚枫对谢安说:“谢安,你要是累了就要说出来哦,不要太逞强了。”
      
      楚悠忍不住吐槽:“你……”怕不是楚枫自己想要休息,所以借口说要照顾谢安所以各种趁机偷懒磨蹭。熟知楚枫撒娇耍赖性格的楚悠说:“你不是说打算在山顶住一晚吗,按照现在这个速度,我们恐怕天暗了都走不到。”
      
      “诶……”楚枫难过的叹了口气:“看来这个任务对我们来说太困难了,还是下次——”
      
      楚悠的语气里并没有什么胁迫的意味,但足够让楚枫住口了:“哥哥我一大早起来给你们俩准备东西、准备材料,又开了四个多小时的高速过来,就因为你说想看日出。”
      
      楚枫泪目:“呜……”
      
      看楚枫实在是走得困难,楚悠伸出手,朝向楚枫身后的背包:“给我吧。”
      
      楚枫感激涕零:“哥你真好。”明明手里、背上都有一个负担了,还帮忙把她的那份也拿走。
      
      楚悠又手臂伸向谢安:“小安。”
      
      谢安看了看楚悠此时的模样,缓缓地摇了摇头:“不用。”
      
      楚枫最一旁捂着嘴“呼呼呼”的怪笑着:“看来我们的谢安同学也是个男子汉呢~懂得心疼人。”
      
      楚悠好笑道:“说什么呢。”
      
      三人离开遮阳避雨的小屋,继续启程。楚悠走在最前面,楚枫慢吞吞的缀在后头。谢安一步步紧跟在楚悠的身后,目光不由自主看向了楚悠的身影。
      
      今天的楚悠穿着一身休闲的运动服,深蓝色的外套随意又自然的系在腰间,给人一种与截然不同的时尚感,整个人显得非常年轻有活力,惹得谢安一路上偷看了好几次。
      
      眼神顺着楚悠的后背流转到腰间,又从腰间挪到了腿腹。大腿旁边自然摆动着的修长手掌骨节分明,如其主人一般斯文儒雅。谢安不自觉产生了想要仔细观察的念头,可惜,还不待他将整副画面牢牢记在脑海中,他的脚尖忽然撞到了什么东西,下一秒,膝盖一软,整个人直接往前失重扑了过去。
      
      “咚”的一声重响,伴随着楚枫吓一跳的尖叫,楚悠后背一紧,慌张的目光忙转身往后看。
      
      怎么了?!
      
      谢安吃痛的倒在硬实的石阶上,白皙如雪的手指扣着污泞的地面,抹着一层青黑色的泥渍。膝盖似乎是直接硬生生磕在了台阶的尖角处,尝试着站了几次都无力的倒了下来。
      
      楚悠吓了一跳,深怕谢安撞到了脑袋,三两步跳下七八层台阶,冲到谢安面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问道:“摔到哪儿了?!”
      
      楚枫啪嗒啪嗒飞快跑上来,一脸焦急的说:“我看他好像是膝盖先跪倒在地上了,然后身体着的地。”
      
      谢安在楚悠的搀扶下缓缓转了个身,抬起掌心一看,手掌的手肘部分被磨出了一层青红色的擦伤,泥泞之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鲜血渗出。
      
      这荒郊野外的细菌太多了,万一感染了可不好。楚枫反应很快,她动作迅速的从楚悠手里的袋子中取出矿泉水,拧开瓶盖拉过谢安的手说:“我先给你冲一下。”
      
      谢安一言不发的承受着这一切,除了嘴唇微微抿得比平时更直了以外,面无表情眼神毫无波动,一点喊痛的意思都没有。任由兄妹俩在自己身上动作。
      
      楚悠低头看了一眼谢安的膝盖,裤子弄脏了,看不出里面的情况。和谢安说了一声之后,他伸出手动作小心轻柔的将裤腿卷起,露出下面白皙瘦长的小腿,然后一直将裤腿拉到了膝盖上方。
      
      这里伤得比手腕还重,磨破了两个一元硬币那么大的皮渗出血来估计还只是小事,关键是那迅速蔓延开来的青黑,刚才真的是撞狠了。
      
      忍不住心痛又气恼的看了谢安一眼,在看到谢安出乎意料仍是一脸古井无波的时候,楚悠先是一愣,接着就是更加难以克制的生气。
      
      “你不痛吗!!”
      
      楚枫低着头专心清洗谢安受伤的伤口,心想自己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然后耳边传来谢安没什么太大情绪的“痛”之后,楚枫眼眸微微睁大,忍不住瞥了一眼谢安此时的模样。
      
      立马明白自己哥哥为什么会用那种生气的语气讲话了。
      
      楚枫皱着眉,心想谢安真的是太不关心自己了,伤成这样一般人怎么也会有点反应吧,为什么可以这么若无其事的承受。
      
      “痛就好好说出来!”
      
      “说出来又没用。”谢安垂着眼眸淡淡的道。
      
      他并不是故意顶嘴,只是阐述自己所知道的事实。
      
      楚悠不满的皱眉,张开嘴的瞬间,刚想好好的教导谢安一番,话到嘴边,猝然回想起了什么,又猛地收声,没把方才想说的话说出来:“……”
      
      他差点忘了,谢安直到六七岁为止,都一直生活在亲生父亲没完没了的暴力之中、生活在不管怎么哭喊求饶都没有人帮助他的地下室里,就这样在地狱中度过了他生命最初的岁月。
      
      怕是心里已经形成了习惯,就算再怎么喊痛,疼痛也不会减轻,状况也不会得到改变吧……
      
      望着谢安平静的眼眸,楚悠忽然感觉心口一阵阵的抽痛,那种产生在生理上的反应让他非常难过,忍不住张开手臂去用力拥抱谢安,谢安身体微微一颤。
      
      楚枫诧异的看着自己哥哥,不明白怎么了,楚悠难受的说:“怎么会没用,只要你向我们说出自己的感受,我们就会像现在这样过来帮助你。不要再自己一个人撑着了,知道吗。”
      
      谢安感受着身上温暖而又厚重的怀抱,不知为何,似乎隐约理解到了楚悠的意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嗯。”
      
      “能站得起来吗?”谢安腿上的伤他们手头现有的东西根本没办法治疗,只能离开现在的山路,去某个地方另外想办法。
      
      楚枫拿出手机查了一下地图,和哥哥说:“再往上走一段路就有缆车了,可以直接上去山顶的旅馆。”
      
      楚悠皱眉算了一下他们的来时路,走了起码有三个小时。就算下去要轻松一些,那怎么也得花一小时。
      
      于是楚悠便道:“上去还有多久?”
      
      楚枫用眼睛大致估算了一下距离,迟疑着说:“半小时吧?”
      
      楚悠就伸手取下自己背上的包裹,交给楚枫,和她说:“你在后面慢慢走没关系,我先带谢安上去。”
      
      楚枫连忙点头:“不用管我,你们小心点。”
      
      “有事打电话。”楚悠拉好谢安的裤腿,然后弯下腰,蹲在地上,对谢安说:“上来吧。”
      
      谢安望着楚悠的后背微微一愣,有些踌躇。
      
      “放心吧,没事的。”楚悠劝说道:“很快就到了。”
      
      谢安却不是很敢去做这种长时间、大范围肢体接触的事情,怕自己会突然走到一半感觉到难受,然后下意识推开楚悠。
      
      这已经是他的老毛病了。
      
      楚悠想了想,以为谢安是出于男子汉的自尊心,不高兴被人背着。于是笑着道:“原来你想要公主抱?那我可得加把劲了。”说完,故意张开了怀抱,作出想要去拥抱谢安的动作。
      
      楚枫站在一旁眼冒精光,捂着嘴激动身体扭了起来。
      
      谢安窘迫的红了脸,连忙羞涩的说:“不、不,还是背着吧……”
      
      于是楚悠哈哈的笑了起来。
      
      谢安最终还是乖乖的趴在了楚悠的背上,温暖的,宽厚的,充满了力量感的后背。  
      
      “疼吗?”楚悠手臂抱着谢安的大腿,小心翼翼避开伤口处。
      
      谢安轻轻地摇了摇头。
      
      比起手上、膝盖上的伤,此时谢安更在意的是被楚悠触碰着的位置。注意力集中在手心上,反倒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
      
      “如果受了伤就能被你关心的话……”
      
      那么他这些年忍受过的痛苦,是不是就是用来交换可以和楚悠遇到的机会呢?
      
      楚悠心里一直在想着事情,所以错过了谢安刚才的喃喃自语,山路崎岖他不敢边走边随意回头,问道:“什么?”
      
      谢安低声说:“没什么。”
      
      半个小时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没有楚枫走一会儿停一会儿的干扰下,楚悠一口气背着谢安走了二十多分钟的山路,终于到了半山腰的缆车站。
      
      谢安被楚悠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离开楚悠怀抱的时候,谢安身体前方的温度抽离开来,变得冰冷。那一瞬间,谢安感到了一丝不舍,甚至想要伸出手继续抱着楚悠。
      
      他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习惯和楚悠肢体接触,甚至变得有些迷恋了。
      
      山风吹得很冷,但楚悠却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在冒汗。在付款买票的时候,楚悠顺便问了一句工作人员有没有什么治疗用的药,售票的小姐很热心的替楚悠挨个朝其他工作人员问了一遍,然后给楚悠拿来了一卷绷带和一小瓶酒精。
      
      楚悠感激的接了过来,连道了几声谢。小姐姐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楚悠和谢安,说了句“没关系,路上小心”,并友好的提醒山上很冷,如果明天想要看日出的话,最好多穿几件衣服,而且晚上旅馆里有温泉可以泡。
      
      谢安跟在楚悠身后坐进了循环往复不断运动着的缆车,入座后,他对楚悠说:“还是第一次。”
      
      楚悠目光刚才正落在谢安的腿上,心想谢安此时肯定很痛,然后说:“嗯?”
      
      “坐缆车。”
      
      楚悠笑着道:“是吗,以前没有爬过山?”
      
      “学校后面的小山坡算吗?”
      
      “那个应该不算吧。”楚悠哑然失笑。
      
      谢安坐在椅子上,侧着头,视线望着身边悬空着的景象。巨大无比的树只能看得到一点点树顶,川流不息的瀑布也变得没刚才爬山时看到的那么威武强大了。
      
      他还从来没从这种角度看过山,因此不知不觉看入了迷,一声不吭的观察着四周。那集中精神的模样,让他的双眼显得非常有神。
      
      因此,也就没能看见,楚悠与他私底下相处的时候,那无声脉脉注视着他的柔软目光。
      
      缆车很快就到了,楚悠先一步下了车,回头伸出手搀扶了谢安一把。目光往四周观察了一圈,很快找到了一个写着“出口”、“旅馆请往这边走”的牌子,带着谢安从缆车站走了出去。
      
      一出站门,眼前风景骤然变得大不一样起来。没有了蜿蜒曲折的山路,也没有遮挡视野的群山,豁然开朗的平地山顶让风力变得更加猛烈,吹得人耳朵生疼,可那种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气概却足以叫人忽视这一点点的麻烦。
      
      太畅快了。
      
      楚悠下意识的深呼吸了一口气,神情舒畅的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回头看了一眼谢安,拉着谢安的手,带着他走向了不远处的旅馆。
      
      “再坚持一会儿。”
      
      一走进门内,那猛然提高好几个摄氏度的气温叫楚悠不自觉神色一缓,楚悠让谢安先在门口的大厅找一个沙发坐着,然后自己走到前台,过去开房。
      
      “您好。”旅店前台的小姐微笑着对楚悠鞠了个半躬。
      
      “三个房间。”
      
      前台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然后抬起头,脸上挂着抱歉的神色,和楚悠说:“不好意思先生,现在只剩下两个房间了。”
      
      楚悠挑了挑眉,心说不至于这么倒霉吧:“没房间了?”
      
      一般开在这种山顶上的旅店,怎么会客满成这样。
      
      “昨天下了一天的雨,很多客人选择了续住。”
      
      所以他们此时旅馆里,正好有三天的客人住在这。
      
      楚悠微微蹙眉,他道:“是标间还是大床房?”
      
      “都是大床房。”
      
      楚悠:“……”
      
      “您需要吗?”
      
      楚悠回头看了一眼安静坐在沙发上的谢安,心里无奈叹了口气,说:“开吧。还有,听说你们这里有温泉开放?”
      
      “是的,就在我们酒店后面的不远处,您出门之后往外走很容易能找到。”
      
      前台小姐动作麻利的给楚悠办理了入住手续,没一会儿就将房卡和身份证交还给了楚悠:“晚上六点到八点有免费的晚餐供您食用,早餐则是在早上的五点到八点,祝您入住愉快。”
      
      “看日出什么时候出来等比较好?”楚悠问道。
      
      “冬天太阳出来的比较晚,您吃好早餐六点的时候再过去也来得及。”前台微笑着说道:“我们有专门的观景台设置在酒店外面,您到时候不妨去那边等待日出。”
      
      “好,谢谢。”楚悠拿过房卡,低头看了一眼上面的房间号,然后转身走向谢安。
      
      “抱歉,只剩下两个房间了,晚上可能得让你和我挤一下。”楚悠不好意思的对谢安说道。
      
      “没关系。”谢安面对楚悠,永远都是这么的好说话。
      
      “先回去换一身衣服吧,然后再去上药。”楚悠手里拿着酒精和绷带,想了想,又说:“或者先去泡温泉也可以,晚上山顶没什么可以玩的,外面又冷,出去呆久了也不太好。”
      
      “嗯。”
      
      “那就先回房间休息一下,等小枫过来。”毕竟谢安的衣物都放在楚枫那边的包里。
      
      楚悠照顾起人来很有一套,让谢安坐着休息的时候,他忙前忙后烧水、倒水,有条不紊的忙碌模样,看得人很是安心。似乎只要有楚悠在的场合,那么不管什么事情他都能替你妥善解决。
      
      “幸好只是破了点皮,没什么大碍,这样的话还是可以去泡温泉的。”楚悠去前台要来了防水胶布和红花油,蹲下身来小心翼翼的替谢安上药。往伤口上倒酒精的时候,他小心翼翼抬头注意看谢安的神情,深怕会让他太痛,但即便是这么刺激性的治疗,谢安也只是微微抬了抬眉,一个字也没说。
      
      楚悠说不出是松了口气,还是更担心的叹了口气,伸手拿过绷带和胶布替谢安包扎,然后拧开红花油的盖子,倒在手上替谢安按揉青肿了的部位。
      
      “疼吗?”
      
      肯定很疼吧。
      
      谢安“嗯”了一声。
      
      “以后走路小心一些,你这么迷糊,真担心你什么时候又受了伤。”楚悠垂着头轻轻抱着谢安的小腿,一只手认真按捏着伤口旁边的部位。
      
      “悠哥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因为漫画中没出现过类似情节,因此谢安并不知道。
      
      楚悠说:“……你是说帮忙治疗?这个看情况吧。”
      
      “情况?”谢安歪了歪脑袋:“别人受伤,优格就不帮忙治疗了吗?”
      
      “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会帮他上药擦药吧。”楚悠笑着道:“不是很奇怪吗?”
      
      一般除了家里人,也没谁会在另外一个成年人受伤的时候,这么蹲着身子去给他们上药包扎甚至是按摩了。
      
      谢安就默默看着楚悠那双含笑的眼睛,表情越来越柔和。
      
      又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楚枫收到楚悠的短信后,直接进来旅馆敲响了楚悠他们的房门。楚悠轻轻放下谢安的腿,拿纸巾稍稍擦了一下手上的红花油,过去开门。
      
      楚枫走进来,把谢安的背包放在了桌子上,看着谢安膝盖上的伤,对谢安说:“你还好吗?”
      
      “嗯。”
      
      楚枫这才放了点心,然后看着谢安那露在外头的小腿,忍不住半调戏半羡慕的说:“你的腿也好看了吧。”就像是艺术家用大理石雕刻出来的完美腿型,不骨瘦,不肥圆,又修长,又纤细,弧度也刚刚正好,简直绝了。
      
      皮肤光滑的像是个女孩子,凸出来的那颗裸骨也着实性感,配上堪堪一握的洁白脚腕,楚枫忍不住盯着看了好几眼,越看越觉得好看。那赤.裸裸的目光几乎就像是个变.态痴汉一样,楚悠在一旁都忍不住开口打断道:“小枫,你这样小安会不好意思的。”
      
      “不好意思?谢安?”楚枫回头看一眼自家老哥,说:“他会不好意思,那老天都会高兴的笑出声来。如果被我看两眼他就会害羞啊,那我还真应该多努力一下。”
      
      楚悠听后,目光看向了谢安,见谢安若无其事的端坐在沙发上,的的确确是没注意到楚枫那过分的目光,无奈地摇了摇头。
      
      然后楚枫观察了一圈此时所在的房间,眼神在那白色的双人大床上来回注视了好几眼,忽然露出了姨妈笑,捂着脸扭着身子,看上去激动得不行。
      
      如果人类脑海中的画面可以具现化的话,那此时整个房间早已经被她布满了红色的“囍”字,然后洒满了漫天的花瓣了。
      
      她对哥哥说:“你们俩等会儿要去泡温泉?”
      
      楚悠说:“嗯。”
      
      “现在过去人最少,正好适合你们俩、慢、慢、泡。”楚枫不知为何,在“俩”与“慢慢”几个字上可以加重了语气,像是在图谋着什么恶作剧一般,贼笑着看着楚悠,然后凑过去对谢安小声耳语,贼眉鼠眼道:“等会儿记得和我说感想哦,可不能吃独食。”她要收做题材,日后拿出来用!
      
      谢安问:“什么的?”
      
      “当然是和我哥住一块‘坦诚相见’、‘共度良宵’的感想了。”楚枫一脸的贼笑,用“你别明知故问啦”的表情看着谢安,对他道:“到时候别因为太紧张所以夜袭我哥哦。”
      
      谢安:“……”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楚枫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住,蹦蹦跳跳欢快的出了房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贼心虚太敏感了的原因,楚悠真的觉得自己妹妹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听出让人面红耳赤的歧义来。叫他总是忍不住跟着想歪,让原本“寻常”的事情也因此变得在意起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