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第 43 章 ...

  •   
      站在温泉外的更衣室里,楚悠褪下外衣,露出里面精壮的上身。抱着柔软厚重的衣服,作出正在拿篮子装衣物的动作,眼角余光却总是不受控制的往谢安方向瞧。
      
      谢安就像生活在静谧世界中的优雅白鹤,他的目光、举止、氛围,给人带来的印象都是“寂静”的,像是一幅无声的电影画面。旁若无人的站在柜子前,有条不紊的脱去身上的衣物,露出白皙的臂膀和微微凸起的脊梁骨,纤瘦的身材仍带着一丝未彻底长开的少年感,谢安解开了腰间裤子上的纽扣。
      
      深蓝色的内裤边露入眼帘的瞬间,楚悠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了。
      
      身后仍旧不断传来谢安触碰布料发出的轻微声响,楚悠眨了眨眼,回忆着谢安那平静如水的眼眸。心想,谢安这样心思率真、不染尘埃的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事情。既然谢安都不害羞、那被谢安喜欢着的他又有什么好害羞的。给自己做了一会儿的心理建设之后,被扰乱的思绪渐渐转换回了平日里的楚悠,轻轻松松脱好了衣服,拿着毛巾去面对身后不知何时正站在原地等着他的谢安。
      
      面对谢安那么单纯的眼睛,楚悠实在是无法容忍自己用污秽的目光去看他,笑着说道:“走吧。”
      
      如楚枫所说的那样,现在这个时间点,根本没什么人会过来泡温泉。热腾腾的水汽扑面而来,脚底踩着由一块块鹅卵石铺成的地面,四周被竹子做成的围墙挡着,整个场景看上去闲趣雅致别有风味。
      
      温泉外有沐浴用的地方,楚悠和谢安走到长排列开的水龙头前,一人找了个小凳子坐下。楚悠把毛巾搭在腿上,伸手去拿沐浴露和洗发露,见谢安手上有伤,不方便碰水,楚悠对他说:“要我帮忙吗?”
      
      谢安停顿了片刻,理解楚悠的意思后,点了点头。
      
      于是楚悠就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搭,挤着洗发露站在谢安身后,拿着喷头给谢安清洗:“脑袋后仰一些……对,就这样。”
      
      谢安坐在位置上很乖,一动不动的任由楚悠施为着。楚悠的动作轻柔小心,看向谢安的目光更是温暖无比。注意着不让泡沫掉进谢安的眼睛里,楚悠笑着对谢安道:“平时就感觉你的头发很软了,现在加上泡沫就像是在摸棉花糖一样。”
      
      “是吗。”
      
      “头发也能体现出一部分的性格,小安脾气那么好,看来也不是没道理的。”楚悠含笑的声音在谢安头顶响起。
      
      “优格的头发也是这样吗?”
      
      “没有像你那么柔软。”楚悠指尖轻轻摸索着谢安的头皮,对他说:“只是很普通的头发。”
      
      “不会的。”谢安目光往上看,试图看见楚悠的面庞,可惜视野范围内根本找寻不到楚悠的存在,于是对楚悠说:“我很想摸。”
      
      楚悠问:“头发吗?”
      
      “还有手也是。”在山上的时候,谢安就是不小心看楚悠的手掌看入了迷,结果不留神摔倒了。
      
      楚悠面上不自然的一红。
      
      “嗯,嗯……”
      
      被一个男人提出想要抚摸头发和手,这种事情如果是平时,楚悠肯定会觉得既诡异又嫌弃,但如果是谢安,如果是偷偷暗恋着他的谢安说出这话,楚悠却觉得能够理解。
      
      谁会不想触碰心上人的手呢?
      
      如果谢安能够再敏锐一点、机灵一点,或许就能够从楚悠接下来的反应中,读懂楚悠潜在的话语、了解他那已经被攻陷了的心情。楚悠吞吞吐吐、害臊的说:“你要是……想握手的话,我不介意……被你握住。”
      
      光是说出这段话,都让楚悠心跳加速,用了巨大的力气。楚悠紧张的站在谢安身后,深怕谢安此时回头,就会看到他慌乱闪烁的目光。但幸好,谢安没有,而他则是连忙拿过喷头盖住谢安的额头,对他说:“好了,我要给你冲头发了,眼睛闭上吧。”
      
      谢安无声的照做了。
      
      洗完头之后,还有身子,替谢安清洗后背的过程中,楚悠都不知道这一段时间到底是怎么过去的。宛若做梦一般,大脑飘乎乎的全靠本能行事,眼睛里、脑子里,装满了面前雪白的后背,和那光洁挺直的后颈。
      
      他匆匆忙忙帮完忙之后,忙不迭的赶紧回到自己位置上,毛巾故意挂在头顶、恰恰好遮住他侧脸红透了的耳根,拼了命的挤沐浴露,像是跟它杠上了一样,往自己身上抹。
      
      他这个人……真是不知羞!太se情了……
      
      谢安坐在他身旁伸出手就能轻松揽在怀里的位置,心平气和面容娴静地清洗着身体。避开触摸到之后会疼痛的膝盖,弯着腰去够小巧可爱的脚趾,全神贯注的模样显得格外认真。
      
      楚悠目光瞥了一眼之后,忽然停住动作,伸出手,缓缓握住谢安的胳膊肘,谢安微微一顿,转头看向楚悠,面有不解。
      
      楚悠拉起谢安的手肘,跟他说:“这里也磕青了不是吗。”
      
      谢安抬起手侧过来看了一眼,说:“是诶。”
      
      楚悠无奈道:“自己感觉不到吗?”
      
      谢安点了点头。
      
      “你啊……”楚悠放下握着的手臂,仔细观察了一圈谢安的正面。这一看,还真给他找到了不少被他忽略了的伤口。
      
      指尖点上了谢安白皙精瘦的胸膛,指肚摩挲过锁骨和左胸,皱着眉按着谢安的细瘦的腰侧将他身子轻轻转了过来,说:“这么多地方都青了。”
      
      楚枫之前说谢安撞了膝盖之后,整个人扑在了地上。既然手心都被磨出了血,那身上肯定也一同撞到了石阶上。
      
      目光不断在谢安的身上流转,甚至想要拉开谢安的双腿去看内侧还有没有别的受伤的地方。谢安猛地缩小了身子,面色通红不敢置信的看着楚悠,眼中神色闪烁不定,手臂下意识护住了□□和大半身体,没多久,身上就泛起了一层薄红。
      
      楚悠被谢安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收回了按着谢安大腿的手掌,整个人往回缩了过去,目光看向谢安。
      
      谢安的表情就像是受了委屈、马上要哭出来了一样,可怜兮兮的望着楚悠,双眼湿漉漉的模样……
      
      简直像是在叫人过去继续欺负他般,充满了引人犯罪的味道。
      
      楚悠连忙道歉:“对不起!”
      
      谢安咬着下唇默不作声的压抑了许久,然后眼眶中盈润着水光,对楚悠摇了摇头。
      
      “我真的只是想要看一看你其他地方有没有受伤,我不是——”楚悠焦急的解释,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会说这句话,其实已经隐晦透露出一点什么不得了的意思了。
      
      谢安小声说:“不是的。”
      
      楚悠紧张道:“什么?”
      
      “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碰我……”谢安声若蚊蝇:“我以为,悠哥的话,没关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丝毫不痛的触碰,会让他变得那么奇怪。内心从未如此躁动过,心脏像是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一样。楚悠那温柔的指尖就像是团看不见的烈火,将他肌肤烧得滚烫,全身细胞在颤栗着刺激他的大脑,好像有一股声音在蠢蠢欲动的怂恿着他,让他迫切渴望着什么、冲动想要去做些什么。
      
      谢安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那是一种类似于害羞的情绪,让他露出了反抗的意图。
      
      楚悠听后,表情空白了一瞬间,就像是被伤到了一样,受伤的看着谢安。
      
      “是,是吗,你不喜欢我碰你,那个,我……”楚悠前言不搭后语,思维有些混乱,他匆匆忙忙的说:“我知道的,我知道,听医生说你一直是这样,那个,对不起,我一时之间忘记了……”
      
      谢安无声的摇了摇头,半晌后说了句“没关系”,然后又拿起毛巾清洗着小腿,像是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插曲:“我自己来就好。”
      
      楚悠眼神复杂,呆滞着坐在椅子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就算谢安对自己有好感,但是擅自去扒开别人的腿,去触摸对方的胸膛和腰肢,到处摸来摸去,这种行为怎么想怎么不对吧!!!
      
      楚悠拧开龙头,用手掌汲水扑打到面庞上,以此期望能用让头脑清醒一点,然后又一次和谢安道歉:“真的对不起。”
      
      “悠哥不用对我说这种话。”谢安声音恢复了平静:“我相信你。”
      
      楚悠听后心情更复杂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担当不起谢安的信赖。毕竟就事实而言,他不止一次对谢安产生过“不礼貌”的想法。不管是触摸也好、拥抱也好、近距离相处也好……他总是很容易产生遐想。这种念头就像是本能一般接连不断的冒出来,不管怎么去控制也消灭不掉。
      
      谢安肯定就没有用那种心思去看待过他吧,毕竟是什么都不太懂的小孩儿,喜欢说不定也就是小孩子之间那种纯纯的爱恋而已。
      
      背后忽然感受到一股柔软的触碰,楚悠脊背猛地绷紧,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小、小安?!你在做什么?!!”
      
      谢安搬着椅子坐在楚悠后面,手上拿着毛巾擦拭着楚悠宽厚紧实、线条优美流畅的后背,说:“我帮你洗。”
      
      虽然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事实,但楚悠还是声音有些揭斯底里崩溃的说:“……我知道,我自己来就行。”
      
      按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真的存在感太强烈了,就像是下一秒变回拥抱上来一样令人在意,或者说,是楚悠根本克制不住的不断让自己往那方面想。
      
      “没关系。”谢安平静的说:“我已经洗好了。”
      
      楚悠在内心大叫:是我有关系啊啊!!
      
      楚悠崩溃而又苏爽的握着沐浴喷头,感觉背后酥麻一片。骨头几乎要在谢安的手掌抚摸下被融化了,他咬牙切齿的用手按住脸,内心哭笑不得。
      
      这天然又单纯的小家伙实在是太会捉弄人了,用一副纯洁无瑕的目光看待周围的一切,做出来的事情却如同小恶魔般折磨人,自己还丝毫没有自觉。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