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国宝失窃案一 ...

  •   Y市的夏天异常燥闷。
      
      太阳带着要把人皮肤烤炸的气势,源源不断地朝着地面输送热量。
      
      可即便如此,依旧是有络绎不绝的人在Y市博物馆大门外排队等待参观。好在馆内还算凉爽,有冷风吹不说,还有气质干净面容英俊的讲解员小哥哥。
      
      “您好,请问您需要讲解服务吗?”叶澜带着志愿讲解员的工作牌,在新一波参观游客进到大厅时主动上前询问。
      
      叶澜今年大三,他参加了Y大和Y市博物馆的合作项目,申请并通过了考核,成为Y市博物馆的大学生志愿讲解员,今天是他第一天志愿服务。
      
      刚进门的游客们看到了这样一个清俊的小哥,连忙点头。叶澜带着他们去柜台购买了讲解票,一一给这队游客分发了讲解器,接着就带着他们往展厅走去。
      
      队里有个小姑娘,一直猛盯着叶澜瞧。排队检票进珍宝馆展厅的时候,她终于没忍住扯了扯叶澜的袖子。
      
      “诶,小哥哥,你是不是那个叶澜啊。”
      
      叶澜挑眉。
      
      “就是那个叶澜!以前还拍电影的那个!”
      
      叶澜眼神恍惚了一下,接着低头笑了笑。还未等他说些什么,进展厅的队伍便排到了他们。他对小姑娘抱歉一点头,然后就带着队伍走到珍宝馆展厅入口处开始介绍。
      
      “现在呢,我们站的位置是Y市博物馆的珍宝馆入口。197x年,Y市建筑队在现在的西二环余家村施工,发现了这处荆代墓葬,墓葬保存完好,藏品丰富。墓志铭显示,这座墓葬就是被誉为荆朝柱国的大将叶添之墓......”
      
      展厅为了藏品的保存,温度很低。猛然从高温的室外环境下来到这处地下展厅,感觉还好,可站得时间稍微久一点,就感受到了寒意。不过叶澜声如玉罄,那温润的声音通过无线电,由讲解器的耳机传到各位游客的耳中,驱散了寒意,只留清爽。
      
      珍宝馆除了贴墙的展柜外,还有几座矗立于大厅中央的独立展柜——那里存放着的,都是国家一级文物,绝不外借展览。
      
      “现在我们看到的这座展柜,里面存放的便是叶添的印。此印的奇特之处在于,它是由一块煤精石制成的规则的正二十六面体,其中十四面上有印文,字数多达47个。”
      
      叶澜说完,稍微退后了两步给游客们近距离观看。这枚印是他在做讲解员培训时印象最为深刻的文物。印面上印文阴刻部分沾有红色的朱砂,阳面则是黑色的煤精,红与黑的对比厚重大气。
      
      且,那十四面印文每面都是叶添的一个职位。由此可见叶添的滔天权势。
      
      “据史书记载,延武四年,柱国叶添的官印在战乱中散失。之后他的亲信之人便为他刻了这一枚集所有官印于一身的煤精印。得了此印,叶添从未离身。”待这队游客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留念后,叶澜又为他们补充介绍道。
      
      哪知话音刚落,他便听到了一声带着嘲意的娇俏女声。
      
      “蠢货,那是延武三年,不是四年!”
      
      叶澜脸上的微笑凝固。这是他第一天讲解,虽然他确信自己已经把材料上的讲解词背得滚瓜烂熟,说真的他还是很紧张,就害怕讲错。
      
      他屏着呼吸,打量了一圈他服务的游客,却发现他们脸上都挂着“好帅好厉害”的表情......
      
      呃......所以那声音是哪里来的?
      
      “东张西望的样子好蠢......”又是一声带着嘲笑的叹息。
      
      声音来自他的头顶,叶澜循着声音有些僵硬地抬头,突然发现上一秒还空无一人的煤精印玻璃展柜顶部,此刻却坐着一位身着绣着暗红色云纹黑色直裾的长发少女。
      
      少女长发未绾,如瀑般自然下垂。她一手托腮,嘴角散漫地勾起,眼神里全是骄矜。此刻她左腿搭右腿,脚上的云头高缦鞋一翘一翘,像是对他的嘲弄。
      
      叶澜揉了揉眼睛,再抬头看,那少女依旧坐在展柜上嘲弄地看着他。直觉告诉他这是幻觉,不然怎么可能凭空出现这么一大活人。但......
      
      “......展柜上不能坐人......”他咽了咽喉咙,自己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和那迷一样出现的少女开始对话。
      
      “噗!”少女嗤笑了声,身形嗖得一下窜上天花板消失了。
      
      叶澜愣了两秒,后退两步,腿一软,差点坐地上——如果不是有好心的游客扶着他的话。这这这......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还能和他说话,莫不是......女鬼?!
      
      仿佛是可以窥见他心中所想,耳边突然又响起了声不满的“哼”。
      
      叶澜闭上眼睛深呼吸,自己缓了两秒后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都如之前那般平静正常。而围在他身边的游客们脸上都带着疑惑和关心的表情。
      
      “帅哥,还讲不讲了呀?”
      
      “......你刚刚是在和谁说话......什么......不能坐在展柜上......”
      
      “小伙子,你脸色怎么这么白。难道是生病了!要不要紧啊?”
      
      展厅的空调开得极大,而叶澜抬手一抹额头却摸了一把汗。他惊魂未定地又环顾了下展厅四周,哪里还有那少女的身影。再看看他服务的这队游客,他们脸上只有对他的关切,一点惊恐都没有。
      
      难道只有他能看到那......女鬼......?
      
      ----------∞∞----------
      
      “哎呀,你这个女娃,吓人干嘛啊!”贴墙角的一处展柜里,一个腰间别着酒壶的老翁从一个酒壶展品中走出来,招呼着芷姚。“我们搓麻,三缺一,来不来啊?”
      
      话音刚落,又冒出了两个人影——一个倒挂在天花板上,可端看那人相貌,倒是个偏偏如玉的贵公子;另一人正从展柜里站起来,一副心宽体胖的模样,身上穿着绣着通宝暗纹的长褂,像是个钱庄老板。
      
      “老马和老杜这段时间被国博借去参展,我们连一桌麻将都凑不起来了!哎!”那钱庄老板样的男人摇头感叹。
      
      “他们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呢......”到挂着的美青年状似惋惜地叹了口气。
      
      “这可是国粹啊!”老翁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原地盘腿坐下,解下腰间的酒壶给自己灌了几口,接着又不死心地继续询问芷姚:“丫头,真的不来?”
      
      “......”芷姚表情嫌弃地盯着这三位雷打不动的雀友,以沉默表达立场。她醒来的时间不长,但也不算短,并不能领会麻将的精髓。
      
      芷姚对过去的事情忘了不少。但她依旧记得自己是荆国的德阳长公主,脑子里最后的场景是她从城墙上一跃而下以身殉国。而再等她睁眼时,她便出现在这方四周都是玻璃的小小空间里。
      
      至于她为什么会附身于这方煤精印之中,她也不明白。
      
      周围和她一样的“人”告诉她,这里叫做博物馆,他们都是同一批被挖出来的......文|物。
      
      想她堂堂一国长公主,走哪不是众星捧月绝代芳华,如今竟落得龟缩于这方玻璃展柜供人观看的下场!
      
      受限于印本身被保存在展柜中,芷姚不能离开本体太远,她的活动范围只在自己展厅之中。如果能出去走走看看就好了。
      
      倒是今天那个新来的讲解员,他不仅听得到她说话还看的到她本人?
      
      芷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望向那个有些虚弱却继续为游客讲解的背影。
      
      啧,这狗胆子!
      
      ----------∞∞----------
      
      晚上七点,傍晚时分,夕阳悬在空中,依旧炙烤着大地。柏油马路的路面上都出现了海市蜃楼现象。
      
      叶澜从博物馆出来时,只觉得自己瞬间进入了蒸笼。但好在他在学校外还有一处公寓,可以让他不用回没有空调的宿舍。
      
      回家的路上他直接点了份外卖。今天这个天气这个心境,他并不想做饭。
      
      回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掉身上的汗气。淋浴时,他不免由会想起了今天下午发生在珍宝馆中的怪事。
      
      怎么会有人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呢?不仅如此,她还可以和他对话!
      
      难不成是他因为他中暑所产生的幻觉?
      
      不,他几乎从早晨开馆就一直待在馆内服务游客,基本上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外头的暑气。还是因为他昨晚熬夜复习华国五代史那门课,导致睡眠不足?
      
      叶澜闭上眼摇了摇头,关掉头顶的花洒,走出淋浴间从一旁架子上取下条毛巾给自己擦干。简略的擦掉身上的水珠后,他又扯了条干浴巾,随便围在了下身,便直直从主卧的浴室里走了出去。
      
      哪知他刚跨出浴室的门,便看到自己的床上坐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身穿黑色直裾,check;
      
      她有一头长及脚踝的黑发,check;
      
      她的侧脸和下午他在珍宝馆煤精印展柜上看到的那个少女一模一样,check!
      
      CHECK!CHECK!CHECK!
      
      叶澜觉得自己的呼吸消失了。他失措地向后退了两步,脚上的步子稍微大了些,那张松松垮垮围在他下身的浴巾直接掉了下来。
      
      与此同时,那少女听到了响动,也循声转头望了过来。
      
      “......”
      
      “............”
      
      面面相觑数秒之后,少女面朝叶澜,双手紧紧捂住眼睛,可指缝间的距离大得简直能夹住一个鸡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流氓!!!!!”
      
      为了保卫自己的隐私,叶澜一把将掉到脚边的浴巾抄起,直直朝那少女的头上扔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开文啦~~
    本文有新文转发微博抽奖活动!!奖品是故宫胶带网红款~~
    鱼鱼的微博ID:马猴烧酒鱼狗子
    V文时开奖!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