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是总裁大人[古穿今]》苹果鱼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4-18 00:10: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国宝失窃案二 ...

  •   段子上说遇到这种事情时,遮羞先盖脸,网友诚不欺他。
      
      叶澜几乎是连滚带爬滚回浴室,只是浴室里也没再放什么衣物,他就是再出去,也就只能裹着随时可能摇摇欲坠的浴巾。
      
      说到底,正在外面的那个霸占了他卧室床铺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莫不是他真中暑了脑子还在梦游?
      
      他把在门口,手握着门锁,听着门外的动静。
      
      不,这是他的家,侵犯了别人权利的明明是外头那个他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人的......东西?
      
      叶澜不知道要如何界定外头那位小姐的......品种。
      
      确定外面没有什么声音、并且自己的浴巾也围得很紧之后,叶澜有一次扭动门锁,从浴室里走了出去。
      
      然而——
      
      霸占了他大床的少女依然坐在原处。她手上拿着他方才扔她脸上的浴巾,看着他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个死人。
      
      “你到底是谁?”叶澜拧着眉问。到底是他的幻觉,还是......他最不希望出现的情况?
      
      “敢这么衣衫不整地直视本宫,你还是第一个。”芷姚高傲地抬起自己的下巴,用仿若是在看蝼蚁的眼神看着叶澜。她顿了顿,声音立时威严了起来。“敢把用于围□□的布子扔本宫脸上的,且还没有被赐一丈红的,你也是第一个!”
      
      “......女鬼?电波系女鬼?”叶澜听了芷姚这尬到尼轰国少年漫都不愿意收录的话后如此猜测。这话说得也太中二了,他只听着就觉得脸烧。“还是我的幻觉?”不过他的中二期早就过去了,哪怕是幻想,他也不至于会幻想出这么羞耻的台词吧。
      
      芷姚虽然听不懂“电波”是什么鬼,但她却明白“女鬼”是什么意思。
      
      “竖子无礼!胆敢这么污蔑本宫!”
      
      叶澜翻了个白眼。
      
      “现在女鬼还知道一丈红,难道也看甄嬛传?”他小声咕哝。
      
      “你别以为我听不到!”芷姚愤怒地拍着床垫。
      
      叶澜稍微放下了点心,他小心翼翼地从浴室门边挪到自己的衣帽间,准备去里面先寻一套衣物换上。那女鬼中二是中二,但是技能到目前为止好像也就只有那几句不痛不痒的嘴炮。
      
      也是奇了怪。古代小说里的书生遇到的女鬼都是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戏码,到了他这里就成了“本宫赐你一丈红”?他有那么倒霉嘛!
      
      家居服还未换好,卧室里突然传来了手机铃声。他一边扯着上衣下摆把套头短袖穿好一边奔向床脚从刚刚脱下的裤子口袋里掏手机。
      
      掏手机的时候,突然听到清脆的一声响——什么东西从他口袋掉了出来砸到了他的脚,又滚落到了地板上。
      
      叶澜弯腰想要将那东西捡起,只是在指尖还距离那东西几厘米时,他突然看清了那个掉下来的硬块是什么——
      
      那是......煤精印啊卧槽!
      
      是Y市博物馆珍宝馆里,专设了一个独立展柜的国家一级文物——荆国大将军叶添的煤精印啊!
      
      黑底红字,与正坐在他床上的那位少女身上的服饰颜色完全匹配。
      
      叶澜冒出满头的冷汗。他不敢再去触碰那个掉在他床脚的印,腿软地后退了两步,最后真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想起下午初见那女鬼时的情形——就是他带着游客来到叶添印的展柜时,她才突然出现的。
      
      难道那女鬼就是附身在这枚印上的......怨灵?
      
      而且,这样的国宝,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口袋?难不成是赝品?!可即便是赝品,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裤子口袋啊!!
      
      “喂!”坐在床上的芷姚见叶澜突然像是要被吓尿了一般坐在地上。她有些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她还没说什么呢,现代人的神经未免也太脆弱了吧。
      
      芷姚从床垫上站起又跳到地上。她往叶澜身边走,想要搞清楚这男人是突然撞了什么邪被吓成了这样。没想到她每向他走一步,他都手脚并用地向后退一步,直到他背抵墙根退无可退。
      
      “你怂不怂啊?”她的语气不能更嫌弃。
      
      可他怎么可能不怂?他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自小就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三好学生,社会主义价值观倒背如流,突然发现自己家里出现了一个本该好好待在博物馆的国家一级文物,面临着要把牢底坐穿的重罪!
      
      怎么可能不怂?!
      
      芷姚对着叶澜翻了个白眼,在地上随便扫了两眼,便发现了自己的本体,那枚煤精印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床脚。
      
      “呀!我怎么掉到地上了。”芷姚皱着眉,有些不满的“呀”了一声。“你赶紧把我捡起来,然后再给我准备个盒子好好保存。”她一手叉腰,一手伸出食指抵着自己的下巴,这模样若在外人看起来那是无比的娇憨,可是在此时的叶澜眼里耳中——
      
      这就是,催命的亡符。
      
      “感觉你也不是很富裕,简单的檀木盒子就行了。但是里面要放上好的天鹅绒软垫。”芷姚还在给叶澜提要求。
      
      他把他的命给她行不行啊?
      
      “你快点行动啊!”芷姚催促着。
      
      叶澜却死都不想要去碰触那枚煤精印。这东西他碰了就有指纹,日后他就是再还回去,估计也只能把死刑变无期。
      
      “你......你你......”他有些哆嗦着对芷姚说,“你自己为什么不捡起来?”
      
      “哈!”芷姚双手叉腰仰天大笑一声。“你是不是傻?见过能自己把自己抱起来的人吗?”
      
      两人僵持了老半天,最终以叶澜认输,被迫接受灵异事件真的存在为结局。他从洗手间柜子里翻出了一副从没用过的绿色胶皮手套套在手上准备去捡那枚煤精印。
      
      芷姚好奇的立在一旁看着他穿戴装备。她还从未见过这般质地的手套。
      
      “你这手套挺不错呀。”芷姚对着手套点了点下巴。“回头也给我整一副来带着玩。”
      
      叶澜带好手套,扭头看了眼芷姚,眼皮直跳。
      
      “这手套以前你是用它来做什么的啊?”芷姚又问。
      
      “......刷马桶。”叶澜说着,弯下腰就要去捡拾那煤精印。
      
      芷姚虽是个古代人,但这并不代表她不知道“马桶”意味着什么。
      
      “臭小子,你找死!不许带那个碰我!”她尖叫着怒吼。情急之下她那一口一个“本宫”都被丢到了脑后。
      
      只是......叶澜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捡起煤精印捏在手里就准备去找盒子。
      
      “......啊~”这时候身后的芷姚又发出了声极具有误导性的怪声。“你这个流氓!快放开我的腰!”

  •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这是昨天17号的更QAQ白天还有一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