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世怨恶 ...

  •   雾起夙城,又见故人颜。
      
      “重云啊——重云呀——覆冰山——”
      
      高亢的戏腔穿过茶楼,音潮扑面而来。
      
      不知是不是被突然惊了一下,度华年端着茶杯的手微抖,竟洒出一片晶莹的茶水,有些从桌上飞溅在他的白袍上,落下斑斑驳驳的痕迹,模糊了袖口处滚边的银丝。
      
      “吾生挚爱——就此长眠,不相见——不肯忘!”
      
      茶楼里听戏的人喝起好来,外面路边摊上的食客们也听到那自茶楼中传出的戏曲,也都忍不住大声叫好。
      
      从茶楼的门口远远望去,只见台上唱戏人一点伶仃的身影。旁边说书人案板一响,唱戏人盈盈一礼,慢慢退到了幕后。
      
      “就说那度家公子,悔挚爱不复,于是亲手打造一口冰馆,将其置于冰馆中,负冰馆于重云冰山之上,自此后,踪迹了无。”
      
      从那之后,繁家度家不复兴荣,这世间没有了那手段歹徒、心思狠辣的繁家家主,也没有了温意融融、心善无暇的度家公子。
      
      留给后人的,也只是寥寥几语——
      “度家少主锦乐祭典初见家主,心之所向,前问曰‘吾可与汝共伞执?’”
      
      台下的一众人唏嘘感叹,有人忍不住问:“也就是说,那度家公子爱人的棺材,现在都还在重云山之上?”
      说书先生挥了挥扇,半眯着眼道:“自是如此。他二人故事距今不过百年,百年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那段感情深藏于岁月中,就如冰山之上,被风雪埋住的冰馆,一并尘封了起来。”
      
      百余年说长不长,对于历史不过是一段光辉;说短也不短,那便是一个普通人的一生。多少红颜旧,风华泯灭,徒留世间一点茶余饭后的消遣。
      
      “度家擅长打造武器,名声世人皆知,然现在流传于世的度家兵器所剩无几,千金难求。只听说传闻,度家公子为爱人打造出度家最后一把闻名天下的武器,伞中剑‘雪藏’!自此度家不存,也再无武器出世。”
      
      这夙城的人谁没有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度家?虽然已成为过往,但每每说起时,总让人心生敬意,不过还是惋惜更甚。
      
      度华年听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抬起手招来小二。
      
      “哎哟,客人您可是把茶洒出来了?”店小二一过来就看见度华年湿掉的衣袖角,忍不住咋乎起来,“要不要我给您重新上一壶?”
      
      “不必,结账。”度华年半垂着眼睫,脸侧优美的弧线一直延伸到领口,沉静凸显出他整张脸的俊美,衬着周身的气质,叫人有些移不开目光。
      
      店小二盯着这张脸,眼珠子一转不转,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一拍脑袋陪着笑:“您稍等,我去叫老板来。”
      
      度华年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低着头收拢衣袖,拿过靠在桌边的一把伞,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店小二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注意到那把伞上,没有水渍。
      
      未歇的小雨从朝至暮,来往的客人都随身携带伞,就算是靠在一旁晾着,也不可能像这位客人的伞一般干净,光洁的伞面几乎没有一丝水气。
      
      店小二摸着头,只能归结为是这位客人的伞材料太好,今日真是长见识了。
      
      一会儿老板来结了帐,度华年起身,拿着伞转身出了茶楼。
      
      店小二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看着男人优雅挺拔的背影远去,靠到正在默念着什么的老板身边,小声说:“老板,那位客人说话好生奇怪。”
      
      老板正在算账,被他打断思路,有些不爽地皱起了眉,但心里好奇更多一些:“怎么的?”
      “刚才他给我说了两个词,听着声音怪怪的,不像是我们平常说话那样。”店小二咂摸着那种感受,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老板觉得没趣:“说不定人家只是有点风寒,嗓子不太利索,这有什么奇怪?”
      
      “不是那种,我就觉着,那声音像是他们戏班子弹奏音乐一般,铮铮铮的。”店小二急着描述那种感觉,却因为见识不足没法说清楚,“我不太懂那个怎么说的,但就是不像人的声音。”
      
      市井小民庸俗,虽然说不出来,但听到这里时老板似乎突然反应了过来,脸色微微一变。
      
      “别多嘴了,下次见到这种人,埋头做你的事情,别去看,也别去问。”老板面色严肃,警告道。
      
      见老板忽然间严肃,店小二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老板,他……”
      
      “近来皇帝要将公主嫁与我们夙城的城主。”老板压低了声音说,“听说城主百多年未露过面,也不知道是不是私底下换过几轮了,有人还说那城主并非是人,这百年来城主只是那一人。”
      
      “怎么可能有人活百年?”店小二呆住了。
      
      “就是说呀!”老板瞥了一眼门口远去的清雅身姿,“好多人对这神秘的城主颇有兴趣,就想前来一探究竟。最近这城里不大安宁,来了许多外面的人,各种奇奇怪怪的都有。所以说管好你的眼睛,管住你的嘴巴,不要乱说,也不要乱看!”
      
      店小二明白了过来,顿时一个激灵,连忙站直身体,连忙点头。
      “记住了!给我放机灵点!”老板再三交代后,又转回柜台后。
      
      度华年走到茶楼门口,抬起头看见灰雾蒙蒙的天空,却不急着撑伞走出去。
      
      身后茶楼,说书先生的声音尚未停歇,远远的随着低缓的音乐飘来,仿佛将席卷那孤独的背影。
      
      “我等庸人怎知当年大家风采?泛泛谈来,不过知意他二人一段风月。只说缘不尽,相逢且相爱。”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发表,希望大家多多指教。感谢观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