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敛意决(一) ...

  •   是年春末,美景已逝,落花流水,都只是文人墨客梦里一景,反反复复的零落飘散,终于在京城残余的旖旎风光中,写进了话本册子中。
      
      纯英公主年方十五,圣上有旨,与位于极北之地的夙城城主结为姻缘。
      少女繁匀青为解救父母,走进繁华京城。
      
      是年,度华年完成了多年前的那个承诺,重新回到夙城,只为另一个诺言。
      他辗转多年,再次回到这里,突然发现天空飘起了熟悉的雨丝。撑伞入雨幕,淅淅沥沥,穿过时间与记忆的声音,令人沉醉。
      
      半月前
      
      如果不是真的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繁匀青也不会想到要去京城。
      
      “表面上有红色斑点的蘑菇……这能吃吗?”
      
      繁匀青面前堆着才从树下摘来的蘑菇,正在一个一个的翻看。
      
      她觉得自己有些倒霉,出一趟远门又没有钱,好不容易凑了一点盘缠,却没想到在路边茶摊歇息的时候,被人顺走了。
      
      这里不知道离京城还有多远,然而她已经快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本来还想去向人讨要一些饭食,可这一天的路程全是在荒无人烟的野外度过。
      
      于是只能找找野外有什么可以吃。她本来想着要是能抓到一只兔子什么的就好了,可惜抓不到,这个时候她看到了树下茂盛生长的蘑菇。
      
      繁匀青从小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但繁家是一个很大的家族,住在一起,他们只是其中的一个分支,最不惹人注目的一小支。虽然家里一直不怎么富裕,但从小父母就很宠爱她,几乎从来不让她做重活,以至于繁匀青就像一位贵族小姐般,没有什么野外生存的经验。
      
      她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吃这个蘑菇,这时候从北边不远处的一小片树林中,传来稀稀疏疏的脚步声。
      
      繁匀青心里一惊,听着脚步声有些沉重,难道说是什么猛兽?
      
      她压根没想过这荒外可能会有除了她以外的人,于是当机立断,从地上捡了一块防身用的石头,然后蹭蹭地爬上树。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它的主人就现了身。繁匀青趴在一根粗壮的枝头上,拨开层层密密的树叶,正好看到一个身着白衣的男人拎着一柄白色的伞走出了树林。
      
      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男人俊美的脸侧轮廓。只可惜繁匀青向来都不是一个会欣赏优雅与美的人,再好看的男人其实在她眼里看来,都和地下那一堆蘑菇没什么区别。
      
      不过……繁匀青吸了吸鼻子,仿佛闻到了一阵阵香气从下面飘上来,在她的周围打转。
      
      仔细一看,男人手里好像拿着两个煎饼果子,正在一边走一边吃,香气正是从那里飘来的。
      
      繁匀青一边掂量着手里的石头,望着男人手里的煎饼果子,移不开眼睛了。
      
      男人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
      
      繁匀青跳下大树,一脚将沾了血的石头踢到一旁,也没管头上破了一个洞的男人是死是活,将他还捏在手里的煎饼果子扯了出来。
      
      她迫不及待地低下头咬了一大口,终于感觉自己有了点生气。
      “谢了啊哥们!”繁匀青拿着煎饼果子美滋滋地啃着,还没忘记给那个倒霉的人道一声谢。
      
      好心的哥们毫无反应,繁匀青开心地从他身边踏过,继续往京城的方向走。
      
      或许穿过那片树林,就可以看到京城了吧?
      繁匀青专心致志地啃着煎饼果子,朝男人出来的那个树林走去。
      
      她没有发现,树林有几双眼睛,掩藏在枝叶中,不声不响地注视着她。
      
      繁匀青走进树林的时候,手中的煎饼果子刚吃完。
      
      这时候,树林中突然传来几声交错的嚎叫,繁匀青心里一惊,抬头正看见周围两三个黑影朝她扑来。
      
      那些黑影来得又快又突然,繁匀青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连防身的姿势都没有做出——它们就已经冲到了她面前,用白森森的獠牙指着自己的猎物,一股腐烂的恶臭气息迎面扑来。
      
      繁匀青被吓得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白色的身影堪堪从黑影的缝隙中挤了进来,将繁匀青抱起,在原地飞旋一圈躲开黑影的袭击,那些森冷的光正好从白色的衣角擦过,空气中响起锦帛撕裂的声音。
      
      繁匀青抬起头,正好看见一张颇有些熟悉的脸,只不过这张俊美的脸有一半都被鲜血覆盖,看上去有些可怖。
      
      叼着一块白色衣角的黑影向前翻滚了一圈,在泥土地上稳住身形。它意识到突生变故,于是长长地嚎叫了一声。
      
      这声音像是一道指令,周围的黑影此起彼伏嚎叫起来。繁匀青听见男人在她头上轻笑一声,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从口中喷了什么东西出去。
      
      那东西带着一道暗色的光,在空中划过的弧度,恰好贴着几个黑影飞了一圈。
      
      男人一手环抱着繁匀青,一手将伞横过,刺进趴在他们面前发出信号的黑影的身体,下手又快又狠,丝毫没有犹豫。
      
      他如同拔刀一般利落抽伞,几乎同一时间,周围准备扑上来的黑影、面前准备攻袭的黑影,全部都倒了下去,扑在地上的落叶堆中发出沉闷之声。
      
      整个过程快得令人无法反应过来,只是一个呼吸间男人就解决掉了五六个黑影。
      
      繁匀青在男人飞转之时就下意识抓住了他领口的衣服,男人将她稳稳妥妥地放在地上时,也没有松手。
      
      因为她完全被男人的身手震惊了。
      
      一滴血沿着他弧线优美的下巴,缓缓滑落,打在繁匀青的脸上。
      她睁着眼盯着他,一动不动,仿佛被他深深吸引住,在极致的迷醉中,受到了蛊惑一般忍不住伸出手,朝他的脸伸去。
      
      “阿牙啊,你会做伞么……”
      “伞?”
      “嗯,做一把伞,我俩一块在伞下,躲避一方天雨。”
      
      眼睛突然模糊了起来,这般不知名的悲伤涌上,却又熟悉得仿佛亲身经历过。
      
      她松开紧紧抓住的男人的衣服,不由自主地摸到自己的胸口,那里仿佛缺少了什么,变得空荡荡的,又仿佛是忘记了什么。
      
      男人没有躲开繁匀青朝他脸伸过来的手,而是半闭上了眼睛。正当她的手要碰到男人,这时候林间一道暗色的光划过,有什么东西朝两人飞了过来。
      
      男人抬眼略微皱眉,用手指接住朝他们飞来的东西,然后放入口中。
      
      他的脸色十分镇静自如,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繁匀青恍恍惚惚地看着男人的动作,眨了眨眼,其实这个时候她还是有些懵懵的。
      
      男人看着她呆呆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无奈,叹了一口气,伸手擦去落在她脸上的那滴血。
      “真是……变得一点也不像了啊。”
      
      繁匀青回过神来,惊慌失措中想要推开男人,但是没有推动,反而让自己连连后退了两步。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差点做了什么,男人像是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一般,让她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
      
      “啊……我……”繁匀青侧过染上红晕的脸,不敢抬头看男人,这个时候连话都有些无法清楚表达。
      
      男人似乎也从某种迷惑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正了正色,脸上挂着有些和善的笑,对繁匀青说:“刚才是在下无礼了,但事发突然才不得不冒犯了姑娘。姑娘可还好?”
      
      他虽然笑着,但不管是神色还是语气,完完全全没有之前那句话中的半分情感。
      仿佛就是一瞬间,无形的面具再次回到了他的脸上。
      
      繁匀青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微小的变化。或许是听到男人先开口,态度温和有礼,让人感觉十分可亲,她稍微放松了一些,但还是不敢抬头:“没、没事……”
      
      这时候繁匀青看到了自己手里捏着的煎饼果子,刚才她那被饥饿支配了的想法,让她用手里的石块砸伤了这个男人并且抢走了他的食物。男人只是受了伤,非但没有死,还好好地突然出现并且救了她。
      
      早知道就不要干那种事情了。这个时候繁匀青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找个地缝钻进去。
      
      男人并不知道繁匀青内心的波澜起伏,也不知道她正在对自己进行着“哀其不幸”的批驳,听她说没事也就不再多问,点点头道:“那就好。姑娘家一个人不太安全,尤其是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下次还是多加小心。”
      
      他的声音有些奇怪,但繁匀青没有注意到这点。男人挂着满脸的血,擦也不擦,说完这句话后,就想转身离去。
      
      完全没有提起这一脸血的来历,也没有说起繁匀青手中不该属于她的煎饼果子,仿佛彻彻底底的忘掉了自己被人从树上砸伤的事情。
      
      但是繁匀青看到了他手中还在流淌着暗色血液的伞,眼睛微微一亮:“等等!”
      
      男人停下脚步转头,面露疑惑。
      
      “你这把伞……你刚才用这把伞杀了人?”繁匀青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兴奋地跑到男人身边,“太厉害了!我以前听说过有人以伞为武器,如刀剑般锋利可伤人……没想到今天居然可以看到真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背后的东西取了下来,像是献宝一般,让男人看:“你看你看,我也有一把伞啊,但是都不能像你那样……”
      
      男人低下头一笑,似乎因为她的夸奖而有些腼腆:“我杀的,并不是人。”
      
      他看到繁匀青手中雪白色的伞,不动声色地做了一个推拒的手势,让繁匀青没有继续将伞打开:“姑娘这把伞,看来颇为珍贵,还是不要,随意在外人面前展示。”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观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