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鬼族后裔 ...

  •   少年陆御九把自己拜入清凉谷的过程结结巴巴复述了一遍。
      一个闲散无名的鬼修在凡间游历时,爱上了一个凡家女子。他告别鸣鸦国,与她相伴厮守。
      女子产下陆御九,却在月子里落下了疾病,身体愈见衰弱,在陆御九三岁时撒手人寰。
      人要成功化鬼,只有六分之一的可能,那鬼修第一次尝到死别离之苦,悲痛难当,竟抛下稚子,殉情而去。
      陆御九母亲家中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妹妹,将陆御九拉扯到八岁,眼看待嫁年纪将过,因为她带着个半大孩子的缘故,始终无人问津。
      小陆御九初懂人事后,从别人那里听到了几句闲言碎语,自知是自己拖累了姨母,便懂事地挑了一只小包袱,说要去寻仙问道,便辞别姨母,独身一人离家而去。
      在盘缠用尽前,他来到了清凉谷。
      带他入门的师兄未曾细心检验过,才纵容这个小鬼修进了清凉谷。
      而陆御九更是丝毫不知自己血脉有异、绝非正道所能容。等到他十二岁时,鬼族血脉觉醒,他却已是将清凉谷当做自己的家,多次盘算离去,终是不舍。
      
      陆御九怯怯求道:“……徐师兄,我不欲为祸正道,只是想寻一个安身之地。”
      徐行之一脚跨在溪石上:“你倒真是够胆,血脉觉醒后还敢留在清凉谷?清凉谷温雪尘的名声,你不知晓?”
      “只是耳闻……”少年陆御九垂下了脑袋,“温师兄向来对非道之人极度厌憎……”
      徐行之:“岂止是厌憎二字而已。你今年多大?”
      陆御九乖巧答道:“十四。”
      徐行之吐出一口气:“你出生那年,正值鬼族鸣鸦国猖獗狂妄、为祸四方之时。雪尘他幼年亲眼见到父母遭鬼族残杀,惊悸痛苦,诱发心疾,以致体质孱弱,不良于行。他拜入清凉谷修习仙术,为的就是报仇雪恨。他那般体质,能做到清凉谷大师兄,你就该知道,有多大的恨意在支持着他走下去。”
      
      徐行之犹记得鸣鸦国覆灭那日,温雪尘以法术驱动五行轮.盘,在鬼修间穿梭,每到一处便带起一片淋漓血雨。
      温雪尘自小体弱,心事又重,一头乌发过早地染上了霜色。在战斗结束后,他摇着轮椅自尸山血海中走来,任凭腥血纷落,将他灰白的头发染成一片血红。
      沿着他脸颊流下的血水中,掺杂着几滴眼泪。
      同样浑身染满鲜血的徐行之走上前去,一手替他推轮椅,一手将所持的折扇一晃,一把绘满小碎花的伞就挡在了温雪尘头顶,也挡住了他的眼泪,挡掉了周围弟子投向他们的视线。
      
      没有人比徐行之更能理解温雪尘对于鬼族之人的憎恶。  
      
      陆御九脸色煞白:“徐师兄,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
      徐行之挑眉:“你知道什么了?”
      陆御九禁不住发抖:“我会即刻离开清凉谷……”
      “谁叫你离开清凉谷了?”徐行之颇觉好笑,“我的意思是,你以后千万小心,不要再随意动用鬼族术法,万一被温白毛发现就惨了。”
      陆御九:“……”
      温,温白毛……
      
      清凉谷谷主扶摇君钟情棋道,是个闲散性子,万事不关心,谷内诸事都是由温雪尘一力打理。清凉谷又不同于其他三门,等级尊卑极其分明森严,温雪尘又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在这群外门弟子心中宛如神明,乍一听到有人叫温雪尘的外号,陆御九被惊吓得不轻,竟是反应了一会儿,才听明白徐行之的话。
      他咬紧了唇畔:“徐师兄的意思是,我还能留在清凉谷吗?”
      “为什么不?”徐行之拍拍他的脑袋:“想想看,身为鬼修,却能守持仙道,多好啊。”
      陆御九既惊且喜:“徐师兄,你不会告诉温师兄吗?”
      “告密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意思的事情。”徐行之就着水筒喝了一口水,又用袖子擦一擦筒口,才递给陆御九,“当年我刚入风陵山时,也参加过东皇祭祀大会。我跟应天川的周大公子因为几根豪彘刺的归属打了起来。周大公子当时被宠坏了,可跋扈得很,我又学艺不精,右臂被他给打伤了。师父后来问及我为何受伤,我便说是我自己碰坏了,不关他的事情。”
      陆御九抱着水筒,眼巴巴地问:“为什么?”
      徐行之笑嘻嘻的:“我若是当初告密,师父惩处他一番也就罢了,我白白挨一顿揍?我才不吃这个亏。”
      陆御九:“……然后呢?”
      徐行之:“两年后的东皇祭祀,我找了个没人的山旮旯,亲手把他揍了一顿。”
      陆御九:“……”
      ……记仇的人真可怕。
      
      讲完了自己的故事,徐行之伸手拍了拍陆御九的脑袋,说:“记住,别把你的身份告诉别人啊,这个秘密有我们两个知道就可以了。”
      徐行之对他这么放心,陆御九反倒有些无所适从。
      他试探着问:“徐师兄,你不怕有朝一日……”
      徐行之取回自己的水筒,掌心翻覆,把水筒重新化为竹骨折扇:“怕什么?有朝一日你会生出异心?有朝一日你会背叛清凉谷?”
      陆御九抿着嘴巴不敢说话。
      徐行之轻松道:“这种事情到时候再说吧。至少现在你替各家弟子断后,足够义气,我又何必为了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把你从好不容易找到的栖身之所赶出去?”
      言及此,徐行之凑近了些,稍稍收起了吊儿郎当的表情,道:“不过,陆御九你听好,若你将来要对清凉谷拔剑,我必会奉还;我只能保证,我的剑不会比你先出鞘。明白吗?”
      陆御九不由得挺直了腰板,极认真地点点头。
      徐行之伸出小指头:“约好了?”
      
      陆御九伏下身,亲了一下徐行之的小拇指尖。
      徐行之一愣:“……这是……”
      陆御九微微涨红了脸颊:“这是鸣鸦国的最高礼节,是承诺的意思。”
      徐行之失笑,顺手扯下了陆御九颈上佩戴的罗标。
      陆御九被扯得往前一栽,眼里水汪汪的,似是不解。
      这罗标,参加东皇祭祀大会的参赛弟子人人都有一枚,罗标里埋设着一丝灵力,与徐行之颈上的珠玉碎链相通,可以监测到每个弟子的灵力驱动情况,从而分辨判断他们是否身处险境、需要救援。
      参赛的弟子一旦受伤,为保安全,便不能再继续比赛。
      秩序官徐行之履行自己的职责,把罗标叠了两叠,塞进陆御九的怀里,又反手拍了两下:“今年你的资格取消。把伤养好,两年后再来。”
      
      东皇祭祀大会在鹿望台举办,各门参赛弟子两年一度,齐汇在此。
      四门各自占据东南西北四殿。天色已晚,前往搜罗祭祀之物的弟子们已纷纷返回各自的宫殿休息,养精蓄锐,只待明日再战。
      清凉谷弟子的休憩处在南殿,把受伤的陆御九交还过后,徐行之就向拨给风陵山弟子休息的北殿走去。
      远远地,徐行之看到了两道并肩而坐的身影投映在北侧的绣殿罗堂前。
      
      徐行之心有所感,走上前去,果然是小九枝灯和小重光。
      两人坐得不算近,一个正用摘来的芪草编戒指,另一个正借着殿内透出的烛火微光,手持毫笔,在一卷竹简上写着些什么。
      徐行之走近,咳嗽一声。
      闻声,两人齐齐抬起了小脑袋,格外可爱。
      重光的一双桃花眼亮晶晶的,像是望穿了万千秋水,终于等到了想要望到的那个人。
      相比之下,九枝灯就显得淡漠得多。
      他招呼道:“师兄回来了。”
      徐行之问:“怎么不回去睡觉?”
      九枝灯把竹简和笔都收进随身的盒套里,答:“等师兄回来。”
      
      说着,那一脸冷肃的小孩儿想要用放在地上的佩剑撑住自己的身体站起来。
      可脚甫一挨地,他便低哼一声,蹲下身去,本来冷淡的表情微微扭曲。
      徐行之皱眉:“怎么了?”
      九枝灯咬一咬下唇:“没事。”
      徐行之啧了一声,蹲下身去,捏了捏九枝灯根本不敢挨地的右脚脚腕。
      九枝灯站立不稳,倒进了徐行之怀里。
      血嗡地涌上了他的面颊,一张苍白冷淡的面孔此时添了好几分慌张。九枝灯强作无事,试图从徐行之怀里挣扎起来:“……无妨,只是坐麻了而已,缓一缓便能好。”
      徐行之笑笑,把他扶正,转过身去,就地一蹲:“上来。”
      九枝灯脸愈加红,捏住衣角的手指松了又紧:“……师兄,不必。”
      徐行之背对着他调笑:“怎么,觉得师兄背不动你?”
      “不,不是……”九枝灯金鸡独立地站着,难得结巴了起来,“师兄,这样……不成体统。”
      徐行之:“什么是体统?师父不在,师叔也不在,我就是这里的体统。上来。”
      九枝灯的决心下了又下,终于羞涩地爬上了徐行之的后背:“辛苦师兄了。”
      一旁的重光眼巴巴地看着九枝灯环住了徐行之的颈项,颇不服气。
      他拉了拉徐行之的衣角。
      徐行之回头:“怎么?”
      重光咬住唇,委屈道:“……师兄,我的脚也麻了。”
      
      最后的结局也不难想见,两个人同时趴在了徐行之后背,各占一边。
      两人都清瘦,一同背起来也不费劲。
      确定这两只都在自己身上挂稳了,徐行之才迈步往内殿走去。
      但才走了一会儿,背后就有骚动传来。
      两个孩子气的家伙刚开始只是在背上你一下我一下地挤兑对方,后来开始动手互掐,到后来也不知道是谁下手狠了,两人甚至开始伸脚去踹对方的小腿。
      徐行之不得不站住了脚:“……你们干什么?“  
      重光不服气道:“师兄是我的。你往那边去。”
      九枝灯:“不去。我的。”
      徐行之哭笑不得,打断了他们的争吵:“……两位,两位,师兄难道是什么好东西吗?被你们抢来抢去的?再吵就让你们自己下来走。”
      于是世界总算安静了,徐行之背着他们,朝一片辉煌灯火中走去。
      
      那灯火渐黯下去,眼看着浓缩成了一点微光,又猛地亮了起来。
      徐行之眼皮一颤,睁开了眼睛。
      他仍在蛮荒中。
      或许是在蛮荒里做梦要耗费更多的精力,徐行之周身乏力,胳膊酥软得要命。
      好不容易爬起半个身子来,他才发现周望竟然在他房间里,她背着一双巨刀,靠墙抱臂而立,面上还隐隐有些不满之色。
      徐行之忍住头脑的昏沉,出声询问:“你怎么在这儿?”
      周望指指外面:“封山的人来救他们的主人了。这次他们打得发了疯。孟大哥叫我在这里看好你,免得出事。”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徐师兄依然是父爱全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