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记忆回溯(二) ...

  •   接下来的话徐行之已然听不清楚。
      那股植物清香沿着他的七经八脉钻入,催软了他的手脚,耳畔孟重光的呢喃低语化成了一湾春水,叫他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他又做了一个怪梦。
      在梦里他变成了一尾鱼,和一只香饵缠绵悱恻。香饵柔软又温暖,像是活过来了似的,在他的尾巴上小心翼翼地亲吻,徐行之也并不饥饿,只和它盘旋玩闹,任他在自己的鳞片上细细揉蹭。
      等到他回过身来时,香饵竟已经延伸出无数细小触手,吸住他的身体,把他往无尽的渊流里拖去。
      徐行之想要挣扎,但是触须细软坚韧,他很快被缠得酥了骨头,被那触须拖入一丛柔软的珊瑚之中。
      
      徐行之惊醒过来,腰膝处酸软难当,小腹处稍稍一窝就是一阵胀痛。
      徐行之把手搭在腹上,仿佛还能感受到一条条软须在内顶撞蹦跳。
      
      ……他不知何时已经回了卧房,躺在床上,双脚都被套上镣铐,动弹不得。
      而孟重光从后面紧紧环抱着自己的腰身,睡得很甜,一阵阵热风吹到徐行之后颈上,痒得很。
      
      看来,今日自己晕厥后主动找孟重光说话,又半真半假地交代了前来蛮荒的意图,孟重光便认为自己是在示好,自己与他之间的旧账已然一笔勾销,是以才敢这么放肆胡来。
      
      窗外照例看不出天色几何。
      徐行之抹一抹额头冷汗,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孟重光听到了一点动静,不自觉收紧了手臂:“……唔,师兄……”
      徐行之被他勒得慌,试图把他的手摘开,然而孟重光的胳膊看似纤细,却浑如横炼出的钢铁,拽了半天,动也不动。
      徐行之刚才在梦里便有过这种动弹不得的体验,现在又体验了一遍,感觉委实不大妙。
      他艰难地在桎梏中翻过身去,想从正面把孟重光推开。
      在他转身的间隙,孟重光好死不死地拥紧了徐行之,往前凑了凑。
      
      ……徐行之的唇畔擦过了一处温软。
      
      唇肉的擦碰叫孟重光猛地睁开了眼睛:“……师兄?”
      徐行之有些尴尬,手臂横担在孟重光胸口上,将他往后推了一推:“喘不过气了。”
      孟重光却主动把额头贴了过来:“师兄不喜欢这样吗?”
      徐行之:“……”
      师弟,请你自重。
      孟重光却是一脸的纯真:“这样师兄就不会冷了呀。”
      徐行之的确是极怕冷的,孟重光这样紧紧搂着他,除了动不得外,倒真是暖意融融。
      孟重光的体温不烫人,也不阴冷,温度刚刚好,熨帖又舒适,像是一件剪裁得过小的冬衣,把内里的徐行之裹挟得无处可逃。
      不过,既然徐行之不喜拘束,孟重光便将手臂的肌肉放松了些,说:“师兄,你再多睡一会儿。”
      
      徐行之总算躺得舒服了些,他小幅度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腰,眯着眼睛看向床顶。
      徐行之不闭眼,孟重光就直直望着他:“怎么不睡?”
      徐行之:“……外面有光。”
      蛮荒没有太阳,只有一盘常年挂在西边天幕上的光轮,像是月亮,但光芒廉价得像是一颗随时会融化的水果糖,因而蛮荒中没有白夜之分,从早到晚都是一律的阴惨惨,有光,却也不算强烈,时间像是永远定格在了阴天的傍晚。
      刚才的唇角擦碰让徐行之清醒了不少,再加上现在半点睡觉的氛围都没有,徐行之尽管疲倦,却没有入睡的欲·望。
      
      片刻后,室内光线却一点点消失了,直至被彻底吞没。
      徐行之惊讶,回过头去,只见藤蔓爬动,窸窣有声,在窗边结成一张密密的植物网,把窗外的光一寸寸搅碎,隔离在外。
      室内沉入一片幽深的黑暗中。
      
      孟重光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询问:“师兄,这样好吗?”
      徐行之已经看不清孟重光的脸,但他小奶狗一样讨好的音调却莫名叫他心软了几分;“挺好。”
      孟重光的嗓音软乎乎的:“我乖吧?”
      徐行之几乎要笑出声来了:“还行。”
      孟重光央求道:“那……师兄能抱抱我吗。”
      徐行之:“……”
      “就一下。”孟重光胡搅蛮缠,“就当是奖……”
      
      话音未落,他就被徐行之单手拥紧入怀,似乎是怕他以为是假的,徐行之的左手还在他背上拍了一拍。
      徐行之体寒,左手触到他后背时,冰凉的温度叫孟重光打了个哆嗦,被摸到的地方麻痹了一瞬,又火焰似的燃烧起来。
      他僵在原地,又惊又喜。
      
      徐行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抱了上去,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如果不抱一下,孟重光又会胡思乱想,到时候再闹腾起来,拿九枝灯说事儿,就没完没了了。
      他轻声命令:“别闹。睡觉。”
      孟重光没说话,抓住徐行之的前襟,只管把脑袋一味朝徐行之胸口埋进去,不吭声,倒真像是一只家养的小动物。
      徐行之被他这样贴身蹭着,也不觉得烦,反倒被他蹭出了几分睡意,不出一刻钟便沉沉睡了过去。
      
      待徐行之陷入梦乡,孟重光才从他怀里钻出来,动作极轻地握住他的手,让他的手心紧贴在自己发顶之上,主动地蹭动着,舒服得直眯眼。
      ……脑袋、后背、肩膀、脸颊。不管是身体的哪里,只要是师兄来摸,他都很喜欢。
      
      而徐行之又梦见了小孟重光。
      或者说,是原主的记忆在他睡眠时再次闯入了他的脑海,记忆承接着上一回的断点,继续展开。
      
      ……注意到颈间珠玉上的异常闪亮、来到太华山上时,徐行之的腿还是软的。
      一想到那种节肢生物在温雪尘掌心蠕动的画面,徐行之的后背就一个劲儿往外冒鸡皮疙瘩。
      但看到拖兵曳甲、迎面奔来的几家弟子,他就什么心思都没了,几个箭步抢上前,随手抓住一个和他一样身着白衣的风陵山弟子:“出什么事了?”
      那几个身着各家不同服饰的弟子一见徐行之,便像是见到了母兽的小兽,慌慌张张奔来,把徐行之围在正当间。
      那弟子已经慌得唇白面青,抖得停不下来:“徐师兄……徐……徐……”
      徐行之擒住他的前襟,一扇子抽上了他的脑袋:“说话!”
      弟子带着哭腔,膝盖放软,几乎是吊在了徐行之身上:“我们只想取肥遗的褪鳞……没想到会惊醒它……”
      徐行之眉心一拧。
      
      太华山高达千仞,其间有异兽肥遗栖居,六足四翼,以鲜血为食,常年多眠,却又异常敏感,一旦被人吵醒,便要狂性大发,誓把侵犯者啮杀不可。
      林间传来慑人心胆的异兽怒吼,声若雷霆,一排树木轰隆隆倒下,腾起飞尘狂烟,澎湃的灵气冲撞让这些年轻的外门弟子两股战战,莫不敢言。
      徐行之将人粗略清点一番,问道:“林间还有人吗?你们共有几人来取鳞?”
      那弟子左右张望一圈:“似乎缺了一人,他,他说他要殿后……”
      徐行之勃然变色:“我不是告诉过你们,若是触怒异兽要赶快跑?这些上古怪物是你们这些外门弟子随便打得的吗?”
      他驭起灵光,足下生风,径直朝林内冲去。
      
      接近灵力爆散的中心地带,徐行之看见一个清凉谷打扮的年轻弟子,正被那六足四翼的蛇形巨兽的一只爪子擒住。
      肥遗周身布满闪亮坚锐的鳞片,肥硕的蛇头高高昂起,鼻息间不住喷吐出细小的火焰。
      它把巨大的蛇口对准了那个不住挣扎的少年。
      眼看少年要被肥遗当做蜡烛给点了,徐行之于虚空间踏行两步,单手将手中折扇闪电般抛掷而出。
      折扇在空中化为一柄三尖两刃的陌刀,狠狠刺向肥遗脑后。
      刀尖在碰触到肥遗的瞬间,铿锵一声,碎裂成几截。
      肥遗周身甲壳锋锐,这一击自然算不得什么,但只消把它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就足够了。
      
      徐行之右手翻转,几截断刀便悉数回到他手中,聚合成一把折扇。
      几个瞬间,徐行之便胆大狂妄至极地一脚踏在了肥遗的巨首之上,把它的脑袋踩得往下一堕,随即,他沿着它粘腻恶心的脊背向下疾跑几步,测算出七寸位置后,折扇又化为鱼肠剑。
      徐行之催动全身灵力,剑锋一荡,将肥遗七寸处生生削下一大块皮肉来!
      肥遗吃痛,狂吼起来,自然松开爪子,前来扑咬徐行之。
      
      少年自肥遗爪间落下,徐行之眼看他要撞上一块岩石,鱼肠剑瞬间化为白绢,凌空如箭甩出,恰好将少年自上而下裹紧,再反手一拉,被当粽子包了的少年便飞起身子,直接撞入了徐行之怀里。
      人既已救到,徐行之便没有必要再同这怪物纠缠。
      他挟着少年,朝前飞去。
      那肥遗见了红,吃了痛,哪里肯轻易罢休,怒吼一声便追了上来。
      它看似笨拙肥大,跑起来却迅捷如雷霆,它每往前踏一步,徐行之就被震得气血翻涌一次。
      
      ……真他妈难缠。
      徐行之正绞尽脑汁思考着脱身之法,便感觉一股异常的力量波动自怀中传来。
      背后的肥遗陡然厉声咆哮起来。
      徐行之定睛一望,竟见一只身躯只剩下一半的腐烂骨虎从地下冒出,死命咬住了肥遗的尾巴,任凭肥遗将它咬得血肉横飞,它也不为所动。
      这只诡异骨虎的出现,为他们赢得了逃跑的时间。
      
      徐行之心下一惊,不由得低下头去,看向怀中。
      怀中少年被白绢裹得只剩一双眼睛,但那双眼睛却泛着狐鬼似的青绿色。
      白绢中的几处已经被他身上伤口涌出的鲜血染透,可他仍咬牙驱动着那只不知道死去多久的骨虎,让它死命缠着肥遗,绝不松口。
      ……他浑身都冒着再清晰不过的森森鬼气。
      
      直到飞离肥遗的追缉范围,徐行之才有空停下来歇口气。
      他将白绢从少年身上撤下,化为一只竹筒,去一处清溪边汲了些水。
      那少年身上伤势不轻,又虚耗过度,此刻离了徐行之,也是寸步难行。
      从刚才的垂死一搏中回过神来,少年自知自己刚才妄自催动鬼修法力,暴.露了身份,一时间煎熬难耐,垂首绞着已经裂开的青衣衣边,恨不得把脑袋窝进胸口里去。
      徐行之把水筒递给他,单刀直入地问道:“你是鬼修?鸣鸦国的后裔?”
      少年不敢去接,亦不敢吭声。
      
      徐行之冷静道:“据我所知,鸣鸦国早在六年前已经覆灭。”
      少年紧张得快哭出声来了:“徐师兄……”
      徐行之也不给他任何缓冲的余地:“你身为鬼族后裔,为什么要进入清凉谷?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受伤的少年惊慌失措地滑跪在地,仰起脸来:“徐师兄,我不是故意混入仙门之中的……我只是父母双亡,没有地方可以去,偶然碰见清凉谷招收有灵根天资的外门弟子,我就……”
      
      少年生了张挺可爱的娃娃脸,抿起唇的时候,脸颊一侧还有一只深邃的小酒窝。此时,他的眼睛已经从淡青色转为了黑色,圆溜溜的,里面盛满单纯的恐慌。
      从刚才他的举动,徐行之判断出,这只是个刚刚修炼了一点点鬼族术法的小鬼而已,而且极有可能是人鬼混血相生,孕育出的双脉之胎,即能一体双修,既能修行鬼族异术,也能修行正道仙术。
      大概是因为他这种特殊的体质,收他入门的清凉谷才没有发现异常。
      
      他刚才为触怒肥遗的众家弟子殿后,虽说此举无异于螳臂当车,相当愚蠢,但正因为他这份义气,徐行之对他并没有多大恶感。
      他弯下腰,语气平缓问:“不急,慢慢说。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咬唇,声音几不可闻:“陆……陆御九……”

  • 作者有话要说:  给徐师兄刷一发tag
    #关爱后辈健康成长的四门总爹#
    顺便给重光刷一发。
    #八一八我那四处留情的多情师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