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反派小狼狗(穿书)》溪果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22 12:42: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兮鸠到了思雀所居住的泉如院之后便开始高热不退,好在因为思雀打小身体就不大好,她的院子常年住着几位专为她调理身体的大夫,是以也不用去越朝门看相烛的脸色了。
      
      屋内的烛火渐暗,蜡烛已经只剩下一团不知形状的干凝的烛泪,白色的棉线已经只剩下一小截黑色,外面天色渐渐明亮,微弱的光线在院中一片雾色之中蔓延开来,屋檐砖瓦坠着晶莹的水滴,在微光之中反射着白色的冷光。
      
      思雀搬了张凳子坐在床边,托着下巴看阿皎给昏睡过去的兮鸠喂药,因为思雀平常稍不注意就会有个头疼脑热的,所以阿皎对于喂药这项服务十分熟练,没有浪费半滴药,全给兮鸠灌下去了。
      
      看着那黑色带着点褐色的药汁,思雀就觉得嘴里泛苦,中药特有的味道熏的她觉得脑袋有点晕乎乎的,下意识将身上的狐狸毛滚边的披风裹紧了些。
      
      正值早春,魔教又是在山上,外面的雪都没融完,还是有些冷的。
      
      喉咙一阵痒,她又低低的咳了两声。
      
      “小姐该休息了。”
      
      在思雀的为数不多清晰的记忆里,阿皎并不多话,是她指哪打哪的,想必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说这么一句话的。
      
      毕竟思雀自从昨天垂死病中惊坐起,急急忙忙就跑到越朝门把人抢回来后,便一直没有休息,看着大夫为兮鸠诊治,让大夫帮忙给兮鸠换了身衣服,简单的擦洗了下身子,又催着阿皎去煎药,不知不觉就是一整夜了。
      
      作为一个称职的侍女,阿皎不会去好奇为何三小姐要带这么个人回来,但她从小便跟在思雀身边,对她这种不爱惜身体的行为还是有些不赞同的。
      
      思雀当然也感觉到身体中涌上的那股疲惫,但她同时脑子里又十分清醒。
      
      这一切太不真实了,但是却又太过真实了。
      
      仿佛一场梦一般,她在病床上闭上了眼睛,却在这里睁开了眼。
      
      但床上那睡得并不安稳的少年,又确确实实是存在的,他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还有大夫一条条列出来的内伤、外伤,听的她都觉得疼了。
      
      真实的、直观的感受让她的感触更深,小说中描述反派的过去时,只是几句话带过他曾经是魔教的药奴,却因为长得太好看而被有着特殊爱好的相烛看上了,折磨了他将近两年才用尽手段得逞了。
      
      ——没错,昨天就算她不救兮鸠,他也暂时不会让相烛得手。
      
      他会弄伤相烛,暴怒的相烛将他手脚打上了铁链子,让他如狗一般被囚禁着,他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也是这天之后,他会被相烛用来尝试那些平时不会给这些“自愿”来当药奴的人服用的药,正是那些药,让兮鸠后期喜怒无常,喜杀嗜血,成为一个让天下头疼的大魔王。
      
      思雀猜想那些药可能对人的神经有所损害。
      
      ——这些都是她救下他后才推断出来的,当时只顾着要去救人,书中的时间线并不是那么明晰,更别说这些跟主角无关的情节了。
      
      虽然是很早之前看过的一本小说,但她还能回想起一些后期对这位大反派的描述,美的惨绝人寰,一身魔功无人能敌,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邪肆狂妄,十分带感。
      
      而现在,小可怜boss正躺在床上,拧着眉陷入了梦魇一般,不断的冒着冷汗,双手紧抓着被子,咬着因为病痛而渐渐失去颜色的下唇,发出像受伤的小兽一般的呜咽声。
      
      思雀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汗涔涔的,却不让人反感,安抚的摸着他的脑袋,像在抚慰一只受伤的小狗狗一般,“没事了,没事了,你现在很安全。”
      
      女孩的声音软糯,小孩子戏言一般,一点信服力也没有,但奇异的,听着思雀的低声安慰,床上的少年安静了下来,渐渐陷入了沉睡。
      
      但在思雀打算抽出手时,发现手被他紧紧的攥着,根本没办法抽出来,若是强硬一点,他又开始皱眉头了。
      
      罢了,就让他握着吧。
      
      思雀打量着少年,他安静的躺在床上,上好的颜色,稚嫩的面容,仿佛年幼的妖精一般,人畜无害、稚嫩却足以魅惑人心。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要救兮鸠,大约是出自于当初看那本小说的时候对反派的喜爱?
      
      ——毕竟那个年纪的女孩子都会比较喜欢坏坏的,又很好看的男孩子,总是幻想着自己是特殊的那一个。
      
      不过实际上如果她知道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个人正在受苦,而她有能力去拯救,她也不会坐视不理,这不是一种圣母,其实是一种自私的救赎罢了,如果不救,她的良心会不安。
      
      若是说因为他会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就要提前将这个威胁扼杀在摇篮里,思雀是做不到的,就像面对婴儿时期什么都还没有做的希特勒,即使他是希特勒,可他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罢了,稚子无辜。
      
      至于以后……
      
      思雀打了个哈欠,扑腾着爬上床,伸着手让阿皎帮她把披风和外衣褪下,钻进被窝闭上了眼睛。
      
      ——等她睡醒了再说吧。
      
      什么?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也等她睡醒了……再说吧……
      
      阿皎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床上盖着同一床棉被的一大一小两个小孩,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走出房门不久后拿着另一床棉被过来,覆在了他们俩身上,然后才走到门口,环手抱胸倚靠在门框上,闭目养神。
      
      兮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安然的睡过一觉了,清醒后发现笼罩着他的不是从门缝中透出的丝丝寒风和那冰冷沁骨的墙壁,而是温暖的被窝,骨缝里的寒冷被一丝丝暖替代,舒服的令他在醒来那一刻又想再睡过去。
      
      这一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是紧绷着神经的,生怕一点点放松,那个男人就会趁虚而入,而他就会跌入万丈深渊。
      
      其实□□上的折磨算不了什么,但再好的玩具也有玩厌的那一天,他已经见过许多被那人玩厌的“玩具”,如破布一般丢弃,或是被送到普通药奴不会去的药房中,再出来时,已经是一具尸体,随意用草席一裹,就丢到后山如废弃物一样的被火焰吞噬最后只剩下一捧灰烬。
      
      那个男人,是没有心的,一旦没有了新鲜感,他会死的比谁都快。
      
      所以他这么坚持,不是害怕即将遭遇的事情,只是害怕自己会离死亡更进一步。
      
      毕竟,只有活着才有无限的可能。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兮鸠低头就能看见贴着自己怀里睡着了的小姑娘。
      
      她的小脸圆润,因在睡梦中小脸上浮现两团红晕,浅粉色的小嘴微张,像只在吐泡泡的小鱼,手掌中软的像是棉花一样的触感是她肉嘟嘟的小手,她另一只手则抓着他身上的衣服。
      
      她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药味,混杂着一种甜甜的奶一般的味道,却不难闻。
      
      他分辨的出来,他们身上盖的被子,是在他大哥房里那种有上好的棉花和柔软的棉布制成的,而不是他从小到大在柴房盖的那种冷硬的黑棉制成的被子,他的衣服也被换过了,喉咙有些干哑,但身上的伤比起之前都好受了不少。
      
      他还记得,是她从相烛那里把他带回来的,半梦半醒之间,耳边那轻柔的软绵绵的小嗓音,想必也是她。
      
      在魔教,能够有着这样一个单独的院子并且能够从相烛手中抢人的,像她这样大的孩子,他的印象中,只有一个。
      
      名为思雀的三小姐。
      
      可她为什么要救他?
      
      自他有记忆开始,人都是带着目的去做事情的,他们贪婪而不知足,得到了一样东西又会肖想下一样,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
      
      那她呢?
      
      她的目的是什么?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
      
      少年的脸上带着与他年龄不符的阴鹜,他舔了舔唇,暗淡的嘴唇瞬时便覆上了一层水光,殷红的嘴唇如冬日里墙角盛开的一抹梅色。
      
      为了活下去。
      
      他想。
      

  • 作者有话要说:  小九九:为了活下去,我决定以身相许o(*////▽////*)q
    我:你住手!我女儿还只是个孩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